[香菜牛肉饺子]的全部小说

钻石婚约之宠妻上瘾 钻石婚约之宠妻上瘾
作者:香菜牛肉饺子
简介:
     第一次相亲,君祎看完了午间新闻,对方打电话给中间人,失约。  第二次相亲,君祎看完一集电视剧,对方发短信给中间人,失约。  第三次相亲,君祎看完一整部电影,对方没有通知任何人,失约。     君祎站起身,整理一下墨黑长发,喝掉面前凉透的咖啡,气定神闲的联系自己父亲:爸,以后您就是跪着求我,我都不会再来相亲——以及,这个许慎,最好不要让我见着他......不巧,君祎这三次失败的相亲,失约的都是同一个人。  不幸,因为这是父辈定下的姻亲,即使相亲失败,君祎还是被逼着同他结婚。******许慎,男,三十岁,A院神经外科二区副主任医师。  他高冷,毒舌,清心寡欲,只有拿起手术刀的时候,才有那么一点人情味。君祎,女,二十四岁,大学毕业两年,社会新闻记者。  她聪颖,热血,朝气蓬勃,怀着一颗赤诚的心去面对所有的一切他冷若寒冬,面对告白失败后痛哭的小护士,表情漠然:心痛?吃点儿硝苯地平,止痛。  她热情似火,面对开跑车抱玫瑰的追求者,扬眉挑衅:我这儿有你脚踏很多条船的照片,要么?君祎与许慎有过三次失败的相亲,她对这个男人厌恶之至。  当他们终于在茫茫人海中相遇,起因是,君祎被碰瓷了。而最让君祎无法接受的,是她遇着危难,竟然要靠他来救她。******  part1  初识。  君祎被领导安排到A院对许慎进行贴身采访。  手术前,一堆女护士挤破了脑袋就为一个能帮许慎穿手术服的机会,这是A院所有女护士的梦想。  许慎冷眼旁观,伸出骨节修长的手指,施舍一般的指向君祎:“你来。”  君祎瞬间收获无数嫉妒的白眼。  part2  婚前。  君祎:这天下男人就算是死绝了,我也不嫁你!  许慎:发这种毒誓诅咒全天下的男人,那我更得娶你为民除害。  君祎:你不要脸!  许慎轻轻一笑:对,我不要脸,要你。part3  婚后。  君祎改稿到半夜,屋里灯光通明。  许慎面无表情的走进君祎房间,抽走她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将她摁在床上,强硬的给她盖上被子,然后关掉灯:“睡觉。”  君祎:“你凭什么管我!”  许慎:“在法律上你都是我的人了,我怎么不能管你?”许慎清心寡欲,偏对君祎性趣高涨。  许慎冷静自持,面对君祎通通瓦解。  许慎说,这个世界上只能同一个人在一起的话,那个人只能是君祎。  所以,他对她的承诺是,许君一生。
天价前妻:宠婚无度 天价前妻:宠婚无度
作者:香菜牛肉饺子
简介:
     【忠犬伪渣男前夫x傲娇伪心狠前妻?一个披着虐文外表其实宠上天的故事】 一 结婚不到七年,七个月都没有,痒了。 他冷漠又无情,他无情又无义,人渣。 没有拖泥带水,没有依依不舍,离吧。 离婚协议他拟,离婚日期他定,可…… 前夫,离婚协议你还没签就失踪了,人呢? 二 阮惜乐说,前夫三宗罪:不举,不义,不爱她。 人们羡慕她嫁给了俊美芳菲,灼灼其华的容家大少,她却觉得这人阴晴不定、腹黑深沉,离婚说不定是种解脱。 但是为什么离了婚,前夫重新出现的时候,好像变了个人似的,眼巴巴凑上来,像牛皮膏药一样,怎么都甩不掉? 而且他不是不举吗!现在一夜七次是什么情况? 三 容楚说,前妻太绝情,屡次把他赶出家门。 失忆之后,容楚最重要的事情是去和前妻复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面对前妻质问失忆前的事儿,容大少爷薄唇一勾,想不起来了! 什么都不记得,偏偏记得对自己最重要的人是阮惜乐。 追妻之路再漫长艰辛也要坚持到底! ※※※ 【小剧场】 重新得手的容楚迫不及待拉着阮惜乐去复婚,阮惜乐拒绝。 容楚脸色一沉:你不爱我了? 阮惜乐笑眯眯的拿出那纸离婚协议:要不然你先签了? 容楚立即撕碎协议,既然就没离过, 何必多此一举? ※ 某日情事中,阮惜乐情动之时喊了一声:兜兜 容楚眼神冷下,骤然清醒,声音里含着滔天醋意:你在喊谁! 阮惜乐眼睛一眯笑起来:怎么你连自己的乳名都忘了? 吃了自己醋的容醋王很尴尬…… ※ 又一日。 阮惜乐问:容楚,你有多爱我。 容楚答:不能多爱你一点了。 因为他所有的爱都给了她……
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萌宝驾到:腹黑爹地俏妈咪
作者:香菜牛肉饺子
简介: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作者:香菜牛肉饺子
简介:
     盛雀歌的母亲被小三上门挑衅,后郁郁而终。 记仇十年,后妈和妹妹费尽心机想攀上那位谁都惹不起的大佬,被她半道截胡。 未曾想这一截,盛雀歌就此英年早婚。 后来她作为龙城律界新人,因两年来胜诉率百分百,被传傍上了大佬。 而大佬,早已婚配。 ? 某日宴会,据说大佬屈尊降贵,追妻而来。 盛雀歌把大佬堵在男厕所门口:“今天不解释清楚,你就别想走。” 周遭响起嘲笑声。 大佬冷眼环顾众人:“你是我娶回家的老婆,谁有异议,来找我。” 围观人群瑟瑟发抖:……试问,谁敢? ? 【采访篇上】 某日 贺大佬作为全球顶级建筑事务所老板接受采访。 记者:“贺先生谈谈中标的新机场方案灵感吧?” 贺大佬:“我太太喜欢。” 记者:“.....那贺先生为何临时决定参与竞标呢?” 贺大佬:“我太太想让我参加。” 众记者:“......” 别问,问就是贺太太一手操控。 ? 【采访篇下】 盛雀歌刚下庭,媒体蜂拥而至,重点却是贺予朝近日绯闻。 记者:“盛律师怎么看您先生与当红小花共进晚餐一事?” 盛雀歌:“没看法。不吃醋。无所谓。” 记者:“……” 盛雀歌冲着镜头一挑眉:“你们不如问他,我和我的当事人见面,他为什么非得跟着?” 众记者:“......” 哦,原来这是个大佬化身忠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