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变身女王陛下 > 第509章 魔法构装机甲(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竞技场的上空的天气仿佛来到了夏季,两颗太阳一远一近地悬在头顶,让原本接近零度的气温瞬间拔高了十好几度。

    近的那颗“太阳”是兰忘制造出来的,这就是他口中的最强异能术——怒日行空,听上去很牛逼,其实就是将异能量凝聚成一个大火球,然后砸向敌人,属于火系异能术中最基础的一种运用。

    这让难怀期待的观众们很是失望,天赋卓绝的兰忘哪怕是放在全世界也是少有的少年俊杰,而能被他称作最强的招数肯定也不简单。

    结果,只是一招平平无奇的火球术。

    “这种异能术,别说是让诺亚全力以赴了,就是一个四级超凡者也能挡得下来。”莱纳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对于兰忘的这一招异能术颇有些不屑。

    “看下去。”麦克凯因说道,他总觉得这一招不会这么简单。

    在所有观众耐心地注视下,兰忘一言不发,全心全意地往头顶的那颗“太阳”里灌注着火元素,而“太阳”也在迅速地膨胀着。

    当时间过去了一分钟,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

    异能者释放异能术大多都是瞬间就释放,需要引导时间的异能术少之又少,像兰忘这种已经引导一分钟的异能术所有人闻所未闻!

    一分钟过去了,“怒日行空”已经膨胀到了十米,竞技场上空的温度上升到了15摄氏度。

    仿佛是有些不满意这个异能量灌注的速率,兰忘浑身火光大作,加快了灌输的力度。

    三分钟后,兰忘的输能还在持续当中,“太阳”的直径已经接近百米,缘灭大师不得已,只能出手另外释放了一个保护罩,他怕之前那个不一定能抗得住这么强大的攻击!

    看台之上,有人难以置信地说道:“这个兰忘的异能量真的是无穷无尽吗?”

    有异能者高手说道:“二度变异的异能者本来就稀少,能平安活到成年的就更少了,这个兰忘一定是生活在一个异能家族里,从小就获得了非常好的医治,顺利地度过了最艰难、危险的童年,现在的他已经是全世界与火元素最亲近的超凡者了,哪怕是接下来的时间他不去xiu liàn,也能在二十年的时间内晋升为七级异能者!”

    “嘶!”

    这个人的话语让他的周围出现了一阵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兰忘灌输能量的举动一直持续了十分钟,“太阳”已经膨胀成了庞然大物,虽然无法判断具体有多大,但是它的直径肯定已经超过一八米了,因为整个竞技场都被笼罩在了它巨大的阴影之下。

    哪怕有缘灭大师布置的防护罩,但是如此巨大的“火球”让他们无法相信任何防御屏障,所以自顾自地又给自己加持了一层护盾。

    唯有华夏这边的人没有什么动静,开玩笑,缘灭大师可是全华夏在防御阵法方面最具权威的高人,他释放的护盾就算比不上绝对防御屏障,也差不了太多,既然缘灭大师都没有说话,那么他们就当然无条件相信缘灭大师的防御法阵了。

    兰忘的表演还没有结束,八百米直径的“太阳”肯定是无法砸进竞技场里的,接下来的他要做的就是压缩。

    压缩的速度比起来释放就要快上许多了,兰忘现在的异能掌控力还不算太强,只能控制这直径不到千米的火球,但凡他能有离辰、苏妍那种异能掌控力,他都可以让火球的直径再扩大好几倍!

    可惜,这个规模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异能量无限但他的精神力有限,而且这一招放完他的元素化也无法再持续24小时了,精神力的大幅度会让他上次和上官恒战斗时一样,要不了多久他就会直接昏睡过去,只不过这个要不了多久是相对于24小时而言,保守估计在释放完“怒日行空”后他照样可以活蹦乱跳一两个小时。

    两分钟不到,直径八百米的“太阳”就被压缩成了几十米大小,略有些椭圆的橘红色火球光芒四射,像是一颗被千度高温燃烧过的铁球,那种宛如实质一般的温度刺痛着每一个人的眼睛。

    诺亚的汗水流满了整个额头,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高温,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紧张。

    这颗火球的能量波动已经超越了他的想象,这辈子的战斗里他只遇到过两种这样的能量波动,一次是在德克萨斯洲的荒野上,他和一位来自国外的七级超凡者战斗的时候。

    那次战斗可以说是险象环生,尽管那位七级超凡者在与他战斗之前就已经受了重伤,但仍然差点击毙了他,现在的情形,和当初何其相似!

    诺亚知道最后的时刻来临了,想要拿下这一场不能有任何的留手,是时候掏出自己的底牌了!

    在兰忘挥手砸下这颗“太阳”的那一瞬间,诺亚仰天暴喝,鲜红色的气浪卷天而起,随后,整个竞技场都被bào zhà的光芒所吞噬,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万年,又仿佛只是一瞬间,bào zhà产生的光芒渐渐消散,土石铺就的地面已经是一片狼藉,地上出现了一个恐怖的深坑,周围全是焦土,诺亚站立在土坑的中心,浑身涌动着鲜红色的斗气,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并没有受伤。

    “怎么……会这样……”兰忘自信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全是苦涩,他做过最坏的打算,或许诺亚可以抗得住,但是没想到诺亚竟然毫发无损,难道斗气士也有元素化之类的招式!

    “这叫血色狂暴。”诺亚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血液的流失让他觉得有些缺氧。

    “这是什么招式?”兰忘知道自己输了,但是认输之前他至少要让自己输个明白!

    诺亚解除了血色狂暴的加持状态,笑道:“这其实是一种禁术,很少有斗气士会使用这种对自身有极大损伤的招式。

    它其实就是让身体超负荷释放斗气,让斗气士获得无与伦比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但同时这个招式的运转也会伤害到斗气士的身体,最显著的伤害就是会导致血管破裂,也可以叫作内出血。

    不过这些血液都会被狂涌的斗气带出体外,所以刚才我的身躯被一层红色的斗气包围着,所以这一招才被称为血色狂暴。”

    “厉害,我服了。”兰忘没有解除元素化,倒不是想耍赖不认输,而是他的衣服都被烧光了,一旦解除元素化那么他将chi o裸地暴露在几百人的目光之下。

    “我认输了!”兰忘对着裁判席高举着双手,喊道。

    逸晨风没有任何表情地说道:“蓝海二中对常春藤联盟第一场,胜者,诺亚!”

    因为地面需要处理一下,所以第二场比赛要等三分钟,也给了两边最后一点时间准备。

    “对不起。”穿好衣服的兰忘回到了蓝海二中所在的看台,心虚地认着错。

    “还装不装逼了?”刘茫没有生气,只是问道:“能上这个擂台的都是全世界最顶尖的天才,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天资聪颖啊?要是你还继续自大下去,以后照样要继续输!

    在你看不起这些和你比赛的人之前多想想你的队友,想想你的失败将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压力?

    这场输了就算了,毕竟实力摆在那儿,下一场要是再因为你骄傲自大而输了比赛,接下来的比赛你都不用上了。”

    “绝对不会再输了!”兰忘咬着牙,恶狠狠地发誓道。

    “第二场,蓝海二中孔摩对常春藤联盟菲奥娜·卡特琳娜!”

    被破坏掉的场地很快就被修复好了,逸晨风已经在通知第二场比赛的两位选手。

    “孔摩,这一场就靠你了。”刘茫拍了拍孔摩的肩膀,难怀期望地说道。

    “校长,这场要是输了我免费给您打三年的工!”和刘茫一样外号财迷的孔摩发出了毒誓,也代表他对这一场比赛势在必得的决心。

    “好!要是这一场赢了,以后的工资翻倍!”这一次刘茫终于大方了一次,孔摩哈哈大小,然后从看台上一跃而下。

    还好缘灭大师反应快,及时给孔摩开了一个洞,要不然他非得撞在保护罩上出大丑。

    “咚”的一声闷响,孔摩落到地上竟然砸出了一个大窟窿,看得非管所的那位土系异能者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劳资刚刚把这地给填平,你特么一登场就砸出这么一个大坑!

    “这是佛门武功里的千斤坠?”无心在看台上看到这一幕,眼前一亮,这个叫做孔摩的光头似乎很有趣啊。

    “多关注一下这个孔摩。”缘灭大师眨了眨混浊的眼睛,说道:“他应该是佛宗年轻一代唯一能与你比肩的少年了。”

    无心没有接话,只是紧盯着场中央的孔摩。

    菲奥娜也从看台上飞下来了,只不过她整个人都包裹在一层不知名金属编织的盔甲里,只有一个脑袋留在外面。

    出于女士优先的想法,孔摩对菲奥娜说道:“给你半分钟的准备时间,有什么招数就使出来吧,要不然可就没机会了。”

    天可怜见,孔摩说这番话真的没有挑衅的意味,他可不是兰忘那种自大狂。身为武者,在对付魔法师、异能者这类超凡者时是占有压倒性优势,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兰忘那样元素化,而且可以维持这么久。

    这么近的距离,孔摩如果暴起发难,这个菲奥娜很有可能会重伤,所以他才好心提醒菲奥娜。

    可惜,菲奥娜认为这是孔摩对她的羞辱,这个光头竟然敢看不起她?!

    “你会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菲奥娜冷冷地向孔摩甩下这一句话,然后开始高声念起了咒语。

    果然是魔法师,孔摩撇了撇嘴,以魔法师那比异能者还要脆的身体,他可以在一秒钟内解决战斗,还好事先提醒了一下菲奥娜,要不然一个用力过猛,估计得出人命。

    有些意外的是,菲奥娜的咒语念得非常快,不到五秒就结束了。

    众所周知,魔法咒语越长威力就越大,魔导书里有些无比强大的魔法需要念诵长达好几个小时的咒语,孔摩不知道一个念诵五秒的魔法能厉害到什么程度。

    “你好了吗?”孔摩打算解决战斗了,给了菲奥娜先手的机会,她自己要是抓不住那可就怪不了他了。

    “放马过来!”菲奥娜面无表情,眼神宛如冰刀。

    孔摩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轻轻吐出一口气:“摩罗。”

    三十三米的漆黑巨像如闪电般猛然乍现,真正开打以后,面对菲奥娜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孔摩没有任何想要怜香惜玉的打算,这个世界上只有苏妍值得他去珍惜,至于其他女人,都是浮云而已。

    留情不出手,出手不留情。

    这是师父在他下山前念叨了许多次的话,孔摩一向很听他师父的话,所以他在化身摩罗法相后又掏出了师父传给他的法器——降魔金刚杵。

    这还是他下山后第一次用这件法器,曾经他告诉苏妍说这法器和孙悟空的金箍棒一样可长可短,苏妍还骂他耍流氓,这一次他要给苏妍证明,降魔金刚杵是真的可以任意控制长短粗细!

    右手一抖,孔摩手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棒子,瞬息之间就从牙签大小暴涨到了五十米之长,孔摩看着地上一脸惊容的菲奥娜,奋起千钧棒,搂头砸下。

    “铛!”

    灰尘漫天飞起,清脆的金铁之声响彻寰宇,所有坐在看台上的观众感觉屁股一震,离得近一些的屁股甚至还短暂地离开了座位。

    “这尼玛一来就是下死手啊!”赵猛等人直接看傻了,一个魔法师哪里承受得起这么恐怖的物理攻击啊?!哪怕是麦克凯因大师,在没有魔法护盾的保护下挨上这么一下也是十死无生!

    “完鸟!”逸晨风脸色煞白,比赛第一天居然就出了人命,这下怎么和常春藤联盟的朋友交代?

    逸晨风苦着脸向常春藤联盟那边看去,奇怪的是他们没有任何表情,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本章完}8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