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天启预报 > 第六十二章 野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早晨的时候,市立图书馆的地下仓库再次迎来了它的客人。

    教授看上去依旧是往常那一副肉山的样子,艾晴来的时候,他似乎正在读什么有趣的东西,不时发出笑声。

    “来得好早啊。”看到艾晴之后,他合上了书,“是没睡吗?看来昨晚仓库的事儿确实很棘手啊,我还以为你会下午来。”

    “琐事繁多。”

    一夜未眠的艾晴看上去脸色越发苍白,可神情依旧平静:“早点解决了早好。”

    “咖啡?茶?”

    “咖啡,双倍的糖,不加奶。”

    “真巧,我昨天刚到了一点好豆子。”教授愉快地拿出了自己的工具,不过一会,滴漏壶里就传来了咖啡的焦香。

    很快,一杯咖啡放在了艾晴的面前。

    “请用。”

    等艾晴将咖啡喝完之后,脸色似乎好看了一些,放下还带着糖渍的杯子之后,她长出了一口气,努力振奋精神。

    等待调查结果。

    很快,厚厚一叠文书就放在了桌子上。

    “你让我调查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教授拍了拍手,分门别类地将那些合同的副本和产权交易书一类的繁琐文件在她面前摆好:“从十二年前开始,戚问就已经和救主会产生了一些关系,双方有过一定程度的合作,但始终保持着一些界限。

    很遗憾,没有直接的决定性证据。

    不过……据我所知,这些年主要与戚问合作的对象,不,应该说扶持者,应该是阴家才对吧?”

    说着,他又将一本厚厚的档案放在了艾晴的面前,好奇地问:“难道这一次是准备大义灭亲么?”

    “你在说哪国的笑话吗?”

    艾晴烦躁地揉了揉眉心:“当年戚问就是靠着给阴家做代理人才攒到起家的资本,从头到尾不过是做狗,如今还是一条野心膨胀之后栓不住的老狗,就算是他死了,阴家也不会掉一根头发。更何况,戚问那种家伙做事儿,会留下什么把柄么?”

    仿佛对此深有感受一样,教授耸了耸肩,没有再说什么。

    寂静里,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

    在放弃漫无目的地寻找救主会这些年的动向,转向戚问与救主会之间的联系,有了更具体的目标之后,教授的效率提高了许多倍。

    短短的一天之内,就通过各种渠道获得了大量的线索。在结合了这个地下书库中这些年以来所有新海市面上的纸质记录之后,就变成了这厚厚一叠记录。

    大量的产权变动姑且不论,但针对这两年戚问旗下产业的转型和变化,以及明日新闻的特殊渠道,竟然连戚问暗中运行的各个项目都扒拉个底儿掉。

    只不过,调查的结果就连艾晴都有些不敢相信。

    “他想要垄断蓬壶边境的航线和物资供应?”

    艾晴都被调查结果逗笑了,“一个海上边境的通路和物资运输由他来把持?他何德何能?”

    “目前看来,他花了大笔的钱去进行了游说和担保,已经争取到了竞标资格。”教授往嘴里丢了一个马卡龙,大口咀嚼,“倘若背后有人支持的话,未必没有可能。”

    艾晴会意,“你是说阴家?”

    教授微微耸肩,“我只知道,这些日子他往金陵跑得很勤。”

    不得不承认,教授的猜测很合理。

    垄断一条边境航线所带来的收益绝对不止是金钱,背后的隐性利益也庞大的惊人,想象一下,一个孤悬海外的边境中所有的升华者都必须依靠自己进行往来和探索……

    倘若戚家真的能够为阴氏带来如此庞大的利益,那么老太爷未必会计较这些年戚问的疏离之举,倒不如说,两边在尽释前嫌之后,合作地反而会更加亲密才对。

    而戚问也在这一过程中为自己争取到了主动,不再是那个寄人篱下的代理人和白手套,而是至关重要的合作者,完成了从棋子到棋手的转变。

    今非昔比。

    越是这个关头,就越不能乱,倘若想要用救主会的事儿对戚问进行调查的话,那一条老狗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只不过,档案中接下来的内容让她皱起眉头。

    走私。

    走私从来都不是什么大事,或者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灰色产业简直遍布全世界,否则国内那么多水货和廉价的正品又是从何而来?

    只不过接下来这一条记录中所暗示的消息,却令她的神情顿时严肃起来。

    “能够确定么?”

    “当然不能。”教授耸肩,“这种事情也没有哪个知情人会透露,不,所有知晓其中详情的人都已经入土为安了,怎么可能找得到切实的证据?”

    但教授所整理的报告,明确地将这些年以来周边各国的大量失踪人口和戚家的走私路线结合了起来。

    换而言之,戚问可能一直在偷偷地向新海偷渡大量的人口。

    可人毕竟是活的,哪怕是个傻子,每天都要吃喝拉撒,一个大活人出现在一个城市里还不显眼,好几千上万个大活人出现在新海这种小地方。

    鬼都知道有问题。

    可问题是人呢?

    人去哪儿了?

    来到新海之后就人间蒸发了么?

    不,倘若如此的话……

    联想到救主会之后的归净之民,还有他们所豢养地那些边境异种,艾晴心中对那群人的下场已经有所猜测。

    反正去的地方不会是什么幸福天堂……

    看来,这恐怕就是戚问和救主会合作的基础了吧?

    戚问源源不断地为他们的活祭和牺牲提供人口,而归净之民则在暗中以救主会的面目报以支持,不止是资金,甚至某些不方便出面的事情都可以交给他们去做。

    这完全就是当年戚问在阴家的翻版,只不过他是那些诸多手套之中比较白的那一只而已。

    看来他还真是学了不少东西啊。

    就在沉思之中,艾晴的表情微微变化,许久,合上了档案。

    “还有呢?”

    “嗯?”教授似是疑惑。

    “倘若如此的话,你手里必然有什么东西在待价而沽吧?”艾晴平静地看着教授:“你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拿出来。”

    教授尴尬地笑了起来。

    “还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啊。”

    他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一份薄薄地文件袋,按在桌子上,却没有送过来,“虽然这一份情报的重要性并不高,但我觉得,应该是你关心的事情才对,我保证,它物有所值。”

    艾晴的神情依旧冷淡,并不急于许诺报酬,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许久,教授无奈叹息,将文件夹推过来:“你赢了,但这个要单件计费,三倍。”

    艾晴摇头,“我只会给你两倍。”

    “成交。”

    教授颔首,神情就变得愁苦又悲伤。

    文件袋里是一叠医院的病例,市内、市外,甚至包括国外医院的诊疗记录还有具体的入院观察过程。

    时间是八年前。

    地点是新海。

    六个经理人、十一个公司的高层领导以及几十个办事员,全部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引起的不明原因地高热而入院,当时甚至掀起了诸多有关瘟疫地谣言,过了好多年,依旧有人记得当时市面上的恐慌。

    但归根结底,这都是一些不值得一提的小事,这些人也不过都是普通人,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唯一的共同点,不过是曾经在不同地程度上为槐氏集团和戚问的产业进行过效力罢了。

    而时间,正好是槐家正式宣告破产的那一年。

    静静地看完手中的这一篇记录,艾晴闭上眼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让我猜猜看。”

    她轻声说:“那些人最后不是变成了植物人,就是烧成了傻子,对不对?”

    教授颔首。

    “【失魂引】”

    艾晴缓缓地睁开眼睛,神情阴沉。

    毋庸置疑,这是一件利用被地狱异化的病毒所造成的恶性事件,针对人体源质进行寄生和感染的病毒绝对不是寻常的抗生素所能够解决的问题。

    超过十个人的异常情况,本地的监察官本应该立刻针对天文会进行上报才对。不过,如何递交报告难道不是也有讲究的么?

    认真严肃地将这件事儿作为恶性事件进行上报和随便在哪个记录的边边角角里提两句异常情况,完全是两个结果。

    “能够摆平这件事情,前任那个垃圾还真是收了不少钱啊。”艾晴冷笑了一声,敲打着扶手,“看起来将他送到边境还是太仁慈了……”

    通过恶性病毒将所有知情者全部清理的一干二净,不留任何把柄。

    而戚问正式吞下了槐家最后的根基,以近乎掠夺的价格得到了大批的产业,完成了血腥的资本积累,成功地在槐氏的尸体上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海运集团,从一个一文不名地外来商人成为了新海有头有脸的巨富。

    堪称大手笔。

    倘若这背后没有阴家的授意,他又哪儿来的胆子如此肆意妄为?

    教授忽然说,“但这就有一件事情解释不通。”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艾晴忍不住想冷笑。

    无非是为何会在彻底吞并资产之后会留下槐诗一命罢了。

    “这难道不是戚问这条忠犬最贴心的地方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