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九星毒奶 > 079 攻略进度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样?你家里怎么决定的?”校训练室中,李唯一双臂架在胸前,一层层的星力涌动之下,撑起了一个巨大的“防暴盾牌”。

    这个“防暴盾牌”很像特警的防爆盾,又大又厚又黑,一层层漆黑的能量层叠在一起,阻挡着江晓一拳拳的冲击。

    江晓知道李唯一不是在和他说话,远处,从门口走进来的夏妍回道:“我家同意了。”

    “嘿!”江晓身上突然浮现出了北斗九星图,第二颗星槽骤然亮起,这代表了他用上了全身的力气。

    ?纾

    覆盖着浓郁青芒的拳头狠狠砸在漆黑的“防爆盾”上,盾牌倒是没碎,然而李唯一整个人却是连连后退,背脊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

    “这‘黑盾’结实啊?”江晓兴奋的说道,“真有太有安全感了。”

    李唯一活动了一下身体,目光直视着江晓的星图,半天没移开双眼。

    要不是亲眼看到,他真的不想承认江晓只有9颗星槽。

    然而事实就摆在这里,这让李唯一再一次对江晓惋惜不已。

    江晓继续问道:“炎弧我知道,夏妍使用过,你那个炎裂什么模样?”

    “这可是室内训练室,我不敢用。”李唯一摇头解释道,“我一脚踩下去可能会把地板踩碎,爆炸开来的火焰可能会把周围的一切都轰碎。”

    江晓眼前一亮,踩地爆炸?

    原地爆炸的穷人版呗?

    和喷子大神不同,李唯一还得踩一脚地面。

    而喷子们是可以直接原地爆炸的......

    李唯一的星图是一个大型盾牌,而且还是鸢盾。

    倒三角形状的骑士盾牌,很像欧洲骑士配备的那种盾。

    而在那鸢盾上,一共有25个星槽,其中有7枚星槽闪烁着幽幽的光芒,2黄铜,5白银。

    他和夏妍一样,都点亮了7个星技,事实上,在他们已经是星云期的觉醒者了,可以拥有8个星技,也不知道两人为何都选择了暂留一个星槽。

    黄铜星技分别是青芒和忍耐。

    白银星技分别是灼炎、爆炎、炎弧、炎裂、黑盾。

    李唯一的家庭并不是很有钱,他的母亲是公务人员,为人正直,不存在贪污受贿这类的问题,父亲又是国家秘密部队的人。

    公务员的工资也就那样,李父赚得可能多一些,但也是有数的,这是一个工薪家庭。

    所以李唯一身上的星槽大都是能够买得到的,典型的青芒、忍耐、灼炎、爆炎,分别来自白鬼和熔岩鬼,都是北江地域的基础星技。

    而那炎弧和炎裂,是来自火山群一带的异次元空间中,由一种名为熔岩鬼将的异次元生物孕育的。

    别看“熔岩鬼”和“熔岩鬼将”只差一个字,但是其实力和稀有程度可谓是天差地别。

    直至现在,夏妍也只是从学校奖励的星珠中吸收到了“炎弧”这一星技,另一个星技“炎裂”到现在都没有吸收到。偶尔在商行里花下重金,抢到了一枚熔岩鬼将的星珠,结果还没吸收到星技,夏妍的确是很生气。

    因为李唯一已经把熔岩鬼将的星技集齐了,“炎弧”和“炎裂”都有。

    尤其是炎裂,这可是群体伤害星技,一脚下去,大地撕裂、火焰爆炸,非常有气势,夏妍对这个星技一直都很眼馋。

    黑盾,就不是北江的星技了,这枚蕴含着“黑盾”星技的星珠,是李唯一的父亲给予他的。

    江晓之前还特意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这个“黑盾”的产地竟然是在俄罗斯......

    虽然只是白银品质的星技,但是数量不多,很是珍贵,防御能力又很强,可以让使用者在自己的身前撑开一个大型的防爆盾,抵挡所有伤害。

    至于能抵挡多少,就由星技的品级和使用者自身的星力决定了。

    一个近战大盾,一个近战大刀,一个远程法系,再加上一个医疗奶爸。

    这队伍的配置,真的是非常完美了。

    虽然李唯一的星图是一面大鸢盾,但他常规使用的武器却是一柄重锤。

    据李唯一所说,父亲的指示,是希望他未来能够拥有一个可以骑乘的坐骑星宠,走重骑兵的路线。

    江晓没有那么宽阔的眼界,他连夏妍的巨刃都嫌弃太沉太重,结果人家父亲直接说出来“重骑兵”这种路线,真的是让江晓微微愕然。

    在江晓的心目中,只有近战步兵这种职业,重骑兵有发挥的战场么?

    这种四人捆绑的小型队伍真的需要一个重骑兵么?

    也许是李父见多识广吧,也许李唯一最终能够化星成武,手拿圆盾、手执长锤,在华夏某些部队里占有一席之地。

    夏妍来到了韩江雪的身旁,非常自然的挽着韩江雪的手臂,看着场上的两人格斗,道:“15天内我们收获的所有星珠,都归个人所有,学校不拿一分一毫。”

    “嗯,这是好事啊,说不定我们都能突破星云期中期呢。”李唯一一边束手束脚的和江晓徒手搏斗,一边回应道,“我觉得学校这项举措很好,不断的挑战极限才能突破自我,天天在学校里训练,没什么挑战性。每个小队、每个学员我们都太熟悉了,打起来索然无味。”

    哦呦?

    索然无味?

    嘲讽我呢?

    江晓抬手给了李唯一一记祝福,趁着李唯一稍稍愣神的一刹那,一拳头砸在了李唯一的鼻子上。

    “嘶......”

    “嘶......”李唯一和江晓同一时间抽了一口凉气,李唯一是鼻子酸疼,眼眶通红,差点哭出来。

    而江晓是心疼,这么帅的小哥哥,可千万别破相,李青梅要是看到自己男友那高挺的鼻梁塌下去了,不得和自己拼命啊?

    李唯一抬起手,不断的摇摆着,示意暂停。

    此时的李唯一不知道是疼还是爽,沐浴在圣光之下感受着酸疼的鼻子,这种感觉特别奇妙。

    “多适应一下,小皮的银品祝福的确有些副作用,你最好尽快熟悉。”韩江雪开口道,“我不希望你在白鬼面前愣神。”

    李唯一捂着自己的鼻子,坐在地上,发出了阵阵舒爽的喉音,颤声道:“好的

    韩江雪眼眸一转,看向了江晓,道:“继续。”

    “哦。”江晓挠了挠头,又奶了一口李唯一。

    趁着李唯一徜徉在美妙的感觉中,韩江雪悄声对身侧的夏妍说道:“小皮和我说了,比赛的时候多次用白鬼星珠添补星力,他的‘青芒’和‘忍耐’很快就会升级为黄金品质了。”

    夏妍面色一喜,接着,又面色一僵,沉吟半晌,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这对我们来说是好消息,但是黄金品质的青芒,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很难解释清楚。”

    “我也怕他表现的太过惊世骇俗。”韩江雪轻声叹息道,“我更害怕他有危险,他的这项能力完全掩盖了9个星槽的弱点,没有哪个国家愿意看到华夏有这样一位新星冉冉升起。”

    “韩国那边有能伪装星图的星珠,别说星图了,就是脸都能换,整个一个换头术。那星珠价值不菲,太难预订了,而且那是金品的,小皮吸收起来太困难了。”夏妍皱眉道。

    韩江雪:“他的星槽本来就少,还要浪费一个在这上面?还不如不亮星图。”

    “你和他聊过这事么?”夏妍想了想,劝道:“他现在成熟了不少,别被他那嘴上花花的模样欺骗了,看看他在校联赛中的表现,他真的很沉稳,很靠谱。”

    韩江雪睁开了双眼,望着远处的江晓,淡淡的“嗯”了一声。

    “别这样,雪雪,和他聊聊吧。”夏妍挽着韩江雪的手臂,微微紧了紧。

    韩江雪突然转头看向了夏妍,道:“三年前,我的父母走了,我觉得我可以,无论小皮怎样淘气,怎样的不争气、不懂事,我都能给他一个安稳的生活,我能够凭借我的能力保护好他。”

    “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能,如果父母还在的话,小皮也许就不用这样畏手畏脚。”韩江雪的声音很轻,轻的让人心疼,还是......”

    夏妍抿了抿嘴唇,安慰道:别这么说,要不是这几年有你护着,他不被人打死,也自己饿死了。”

    韩江雪望着远处舒服的一塌糊涂、软成一滩烂泥的李唯一,又看着气喘吁吁的江晓,道:“小皮。”

    江晓停了下来,转头望来。

    “来。”韩江雪招了招手。

    “哦。”江晓走了过来,疑惑的看着韩江雪。

    韩江雪低头望着江晓,那漆黑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复杂的情绪,伸手按在了江晓的脑袋上,轻轻的揉了揉,柔声道:“辛苦了。”

    江晓彻底愣住了。

    这是他自穿越到这里以来,韩江雪第一次对他这般温柔,第一次亲口说出鼓励与认可的话语。

    之前,无论江晓怎么努力,韩江雪从来都是不动声色,或者不屑一顾。

    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

    攻略韩江雪的进度条又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