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邪王绝宠:医品特工妃 > 第428章 彪悍,你挨过打没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28章 彪悍,你挨过打没有

    “母后,你看凤无忧,她就是骗你的!”上官幽兰又一次大叫。

    “你敢骗我!”凤安然怒了:“你敢用楚轩的事情来骗我!”

    相比被骗,凤无忧借用了楚轩的名义,才是她更不能忍受的事情。

    楚轩这两个字就是她心里的禁区,谁都不能用楚轩来骗她!哪怕凤无忧是楚轩的女儿也不行。

    但凤无忧才不会管凤安然怎么想,有这么一点时间的耽搁,对她来说已经足够。

    凤无忧刚才就一直在快步地往凤安然靠近,此时的距离已经足够近。

    她一个飞身蹿上去,早在部队里用了无数次,熟到不能再熟的小擒拿手顺势使出,一手钳住凤安然的手腕,将她狠狠一个过肩摔摔在地上,凤安然给摔的五脏六腑都要出来,可凤无忧并没有就这么放过她,而是上前一步踏在她身上,干脆利落地把她手中的雷爆珠夺走。

    “凤安然,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值得我父后喜欢!”凤无忧说着,狠狠一拳砸在她的脸上:“这一拳,打你不念亲情,害我母皇父后。”

    又是一拳:“这一拳,打你判国背主,涂炭芳洲。”

    再一拳:“这一拳,打你狼子野心,妄图谋害帝女!”

    三拳打过,凤无忧活动活动手腕:“剩下的,都是为本姑娘自己打的。本姑娘忍你和你女儿很久了!”

    说完,拳如雨下,暴风般砸在凤安然脸上。

    凤安然大概一辈子也想不到有一个女人会这么打人,就跪在她有胸口,一拳又一拳地往她脸上砸。

    一侧的萧惊澜几人本想上去帮忙,可是看到凤无忧这动作,齐齐地停下了脚步。

    拓跋烈摸了摸自己的脸,想了一下幽幽道:“萧惊澜,你挨过打没有?”

    这女人,实在是太彪悍了!

    萧惊澜面色一黑,忽然就想起凤无忧一拳砸黑了他眼圈,还有把他踢下床的事情。

    拓跋烈问这话纯粹就是脑抽,问出口就知道萧惊澜肯定不会回答。

    毕竟,哪个男人能承认自己被老婆打过啊。

    贺兰玖和慕容毅也是同样想法。

    可,就在他们已经打算当没听到拓跋烈的话,把这事放过去的时候,却听萧惊澜幽幽说了一句:“不告诉你。”

    瞬间,几人的身形全都踉跄了一下。

    地位到了他们这个地步,讲话都是很有讲究的。

    萧惊澜这句不告诉你,和承认被打过有什么分别?

    一瞬间,拓跋烈狂笑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哈哈哈……

    萧惊澜被打过,还是被凤无忧那个女人打……

    不知,打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像他们现在看到的这样?

    要真是这样被压着打,那……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

    哈哈哈哈……

    萧惊澜话出口了才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白痴。

    可是说出去的话也收不回来,他干脆不理会,只是黑着脸往凤无忧走去。

    凤无忧心里的火气已经积了太久,她一直被凤安然威胁,凤安然还一口一个贱人叫她的母亲,又一口一个杂种地叫她,不给她点教训,就不是凤无忧。

    萧惊澜大步走到凤无忧身边,攥住她的手腕:“别打了,没有时间了。”

    看了凤安然一眼,又道:“剩下的,本王来。”

    凤安然已经被打得动都动不了,剩下的……自然是彻底结果她。

    这个女人心机太毒,又害了凤无忧的父母,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容她活着。

    凤无忧不是没有杀过人,萧惊澜很清楚,当初在檀州,在仙子关,凤无忧能活下来,不是靠嘴说,而是实打实杀出来的。

    但现在有他在,他就不愿让凤无忧去脏了手,所以这件事情,他宁可自己动手。

    “不用。”凤无忧连着打了凤安然十多拳,直把她打得像个猪头。

    实在是,她忍这个女人已经太久。

    若不是她的自私和狠毒,她母皇和父后不会死,芳洲不会灭,她也不会经历这么多的事情。

    更不用说,她这一路上,都在用雷爆珠威胁着她。

    她凤无忧,岂是那么好威胁的人?

    “让她自生自灭。”凤无忧起身,鄙夷地盯着她:“我父后说了要把那些雷爆珠送给她,我岂能不听我父后的?”

    楚轩最讨厌别人破坏他的规则,现在他要凤安然被炸成碎片而死,她好歹也是楚轩的女儿,又怎么能不听从他的遗言?

    萧惊澜沉默。

    凤无忧从草原回来之后,他曾听凤无忧说过天神宝藏里的事情,也不止一次听凤无忧吐槽过那个天神的恶劣性子。

    可是,看看凤无忧现在的所做所为……

    无忧,你确定你和你父后不是一个性子吗?

    “凤安然,你不止比不过我母皇,就连他们的女儿,我这么一个小辈也比不过。就你还想让我父后喜欢?做梦都不可能!”

    楚轩不喜欢凤安然是她心里最大的痛处,楚轩就是看准了这一点,临死都要让凤安然崩溃一把,现在凤无忧又把这一点发扬光大,看准了使劲踩。

    凤安然没能继承芳洲皇位是挺倒霉,可是,这难道就能成为她作恶的资本?

    把所有的一切都归责于她母皇,而丝毫不去想她自己的原因。

    天下大路几万条,偏偏要死钻着一条没有前途的,怨得着谁?

    以她母皇的纯善,以他父皇的性子,但凡凤安然有一丝可原谅之处,他们都不会把她逐出芳洲。

    萧惊澜见她这样,越发确定一件事情,她绝对是楚轩亲生的。

    凤无忧说着这些话,却听聂铮厉声喝道:“上官幽兰!”

    凤无忧一转头,正好见到上官幽兰的身影从滑道中消失。

    “可恶!”聂铮气得要命,他一直站在滑道边上帮着众人进去,因为时间紧急,他也没有工夫去分辨,不管是谁,帮着他们往里跳就行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上官幽兰不知何时竟也凑了过来,聂铮惯性地把人塞进了滑道,这才发现自己塞的是谁,想要把她揪出来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

    凤安然还一脸是血的躺在这里,可是上官幽兰竟丝毫不顾她的母亲,自己跑去逃生。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也只有凤安然才能养得出这样的女儿。

    “我们也快走吧。”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萧惊澜低声催着凤无忧。

    时间真的不多了,那截引线,只剩下最后的一小截,最多再几息的时间,就会引爆那一整罩子的雷爆珠。

    一颗雷爆珠就有那么庞大的能量,这足足几百颗雷爆珠,还不得把这里整个炸塌了不可?

    凤无忧点了点头,确实不能再耽搁了。

    她大步地往滑道入口跑过去。

    在她前面,拓跋烈,慕容毅,拓跋玖,还有聂铮几人,也都没有在这种时候谦虚,一个个地都先一步跃了下去。

    凤无忧和萧惊澜最后,就在他们要跃下去的时候,一脸是血被打得几乎动弹不得的凤安然忽然再一次狞笑着抬起头。

    “凤无忧,我要你陪我一起死!”

    一边说,一边高高地举起了手。

    混蛋!

    凤无忧看清她手里的东西,差点大骂出声。

    她方才明明已经摸过凤安然的腰间,应该没有雷爆珠了才是,若非如此,她也不能那么放心地把她打成猪头。

    可是,她到底是从哪里又弄出来一个?

    “快跑!”凤无忧什么也来不及顾了,只是闷着头往滑道那里跑。

    而凤安然哈哈大笑着,使尽全力,把雷爆珠扔向了装着其余那百余颗雷爆珠的罩子。

    轰!

    一声巨响,罩子瞬间碎裂。

    整个大殿都响起让人牙?的机关倾轧声,爆炸波及罩子里面的雷爆珠,当即,有几个就轰地一声,随之而爆。

    而在同一时刻,那截引线也最终烧到了尽头,随着引线尽头几个连在一起的雷爆珠的爆炸,整个罩子里的雷爆珠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同时燃爆。

    “楚轩……楚轩!”

    凤安然发出凄厉的叫声,最终,被爆炸波及,化为一堆破骨烂肉,又被垮塌下的大殿巨石,尽数埋葬。

    “咳咳……”

    凤无忧剧烈地呛咳着,她和萧惊澜总算在爆炸前的最后一秒平安落入了滑道,而且借助着向下的势能,瞬间滑出相当一段距离。

    就在他们的身后,滑道剧烈震动,紧接着逐段垮塌,几乎就是追着他们在跑。

    萧惊澜将凤无忧抱在怀里,手牢牢按着她的头,免得她碰到洞壁。

    这个姿势,几乎就是他自己做了凤无忧的一块滑板,所有与滑道产生摩擦的人都是他,滑道所有崩落的碎石砸到的人也都是他,而凤无忧不会伤到任何一点。

    也不知落了多久,在凤无忧的意识里,足足的盏茶时间,才忽然咚的一声,一下栽入一片冰凉的地方。

    “唔……”

    滑道的尽头,竟然又是水。

    其实,她早该想到的,芳洲百分之七十的地方都是水,这宝藏又在地底,滑道通往的地方,当然是水。

    这条通道只是应急出口,并非楚轩留给她的那条正常到达的通路。

    凤无忧忍不住想,不知楚轩留给她的那条正常通路会是什么样?应该很方便才是,否则的话,要怎么把那么多的兵器往外运?

    可惜,芳洲宝藏已毁,她注定没有办法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