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槐夏记事 > 第六章:一百四的粉底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银行的这位在何槐面前惨遭滑铁卢的客户经理,名字叫做王朝州,从二十五岁读完博士,就被自家爹妈摁在了他们工作一辈子的银行,如今他已经三十五了,十年里,靠着老一辈的人脉还有自身的能力,他分了房子(虽然也交了很大很大一笔钱),也有了家庭,升职加薪稳步走着,放眼望去,一辈子也算是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但是最近,在这明白的道路上,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

    咳……那个啥,官方用语矜持惯了,描述可能有点不准确——总之,这个人生的道路上,出了很大的问题啊啊啊啊!!!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某天早上起床时,王朝州正匆匆忙往嘴里填包子,包子是他妈亲自做的,毕竟他这个年纪了,碍于形象不能端保温杯(这会叫领导觉得他暮气沉沉的),但是日常吃饭可不能马虎,那外头的饭菜,都是地沟油,不能吃!

    以上,来自王妈的原话,因此她做了一冰箱的包子饺子馄饨来投喂儿子。

    但是又不能打扰两口子的生活,所以这种浓烈的爱意,就全部让家里的双开门冰箱承受了,以至于妻子的酸奶一瓶也塞不进去,不得不又引进来一个冰柜。

    正吃着微信朋友圈转发的迷之养生配方包子,却见正在手忙脚乱收拾化妆包的妻子突然转过身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小王啊,我想问你个事儿——”

    “嗷!!!”

    王朝州立刻跳了起来——天知道他媳妇如今是个啥子模样,一双眼睛眼白多眼仁少,身子直挺挺的,说话的语气像极了行里七老八十的客户……

    王朝州不是个胆子大的人,这突然的一吓,让他把手里剩下的半个包子都砸了过去,浓浓的酱肉从妻子妆容精致的脸上滑落,伴随着对方恍惚之后逐渐崩溃的神色——

    “王朝州——”

    早起半个小时才搞定的新款妆面,被一坨酱肉毁了,连带着还有一身熨烫完美的工作服——

    夫妻俩打了起来。

    ………

    这件事最终以王朝州用私房钱买了一条钻石项链作为终结,但妻子仍旧耿耿于怀,觉得他是七年之痒,以至于吃个早饭还看她不顺眼……

    王朝州:……

    冤枉啊!

    他跟妻子说这件事,对方根本不信好不好!

    他委屈的要死,甚至偷偷猜测这是不是妻子想添置新首饰的手段,但是到底也买得起,最后也就算了。

    谁知,过了一个星期,两个人好不容易辅导完孩子的作业,各自给对方揉了揉要爆炸的脑壳,刚准备缠绵一下,就听卧室门“笃笃笃”被敲响了。

    二人面面相觑。

    屋子里除了孩子,就只有他们俩,而孩子进门,是不会敲门的——

    王朝州安抚的拍了拍妻子的手,警惕的开了门——

    门外什么都没有。

    他突然想起之前那件事,一瞬间头皮都在发麻。

    他缓缓回过头来,却见穿着睡裙的妻子不自在的拢了拢睡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然后僵硬的抬起头看着他,还是那副眼白多眼仁儿少的模样——

    “小王啊,你别误会,我就是想问清楚,你——”

    “啊啊啊!!!”

    王朝州不断的蹬着腿儿,惊叫过后想起儿子,又赶紧咬住四个手指头,泪眼汪汪的看着“妻子”,含含糊糊道:

    “这位……大仙,你放过我吧我没害人我什么也不知道呜呜呜……”

    他害怕极了,然而此刻考虑到妻子还在人家控制之下,家里还有儿子,硬着头皮撑在原地不动,只觉得自己伟大极了——

    然而下一刻,却见妻子没好气的把睡袍松了,瞪着眼睛看着他:

    “去你的王朝州,你那是什么表情?”

    妻子想想儿子今年才五岁,相跟丈夫亲热下对方就是这个态度,还离得这么远,好像她是鬼似的;再想起前天因为工作服洗串色了他不停嘀咕;再想想之前莫名其妙砸花了自己的妆……

    河东狮终于破开了封印——

    “你说!你是不是外头有人了?你说啊!是谁?那个女的就这么好,让你看我这里不顺眼那里也挑毛病?!”

    ………

    第二天,王朝州看了看自己脖颈上三道血呼啦查的印子,最终趁妻子不在,抠了一坨她的蓝白瓶粉底液——据说是一百四一瓶的莱蓓妮,很便宜,远比不上她的那瓶雅诗兰黛……吧?

    当然,粉底液太多了没糊开,他最后又擦掉了一大半。

    当天晚上,王朝州回家时,妻子已经面沉如水的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那个眼熟的蓝白瓶,语气幽远:

    “王朝州,你今天干嘛去了?”

    他一愣,求生欲在此刻攀到顶峰,但是——

    “我今天上班啊我还能怎么——”

    “你这个骗子!”

    妻子愤怒道:“你是不是把那个女人带进来了,她还用了我的粉底液——这么贵的东西她都敢一次倒腾一半,她这是挑衅——”

    王朝州连忙扯开衣领——

    “媳妇,媳妇,这是我用的,我用的——今天领导开会,我用来遮一遮伤口……”

    他语气轻柔的说完,眼看着妻子的表情慢慢收回去,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

    “媳妇儿,你之前跟我说你新买的这个是特价一百四……”

    妻子站起来,高贵冷艳的对他勾勾唇角——

    “哦,这个牌子是有特价,不过我从来没赶上罢了——这一瓶,一千四百七。”

    她冷笑着:“你早上那一坨,差不多就去了一半了。”

    王朝州:……

    ……

    总之,经过这几次莫名其妙而妻子没有半点印象的事后,王朝州的家庭地位一降再降——从第三直接掉到了负数。

    他战战兢兢,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人解释这种事——他妈还给他发了好多链接,都是核心主义价值观和拒绝封建迷信……

    而今天让王朝州撑不下去的原因,则是他决定先下手为强,保护自己的家庭!

    于是,在那个鬼又一次控制了妻子,并又絮叨着说出那些话时,他鼓起勇气,从冰箱里端出一碗早已藏起来准备好的、处理过没凝固黑狗血,兜头泼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