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仅有你令我痴狂 > 第215章 我好想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电影院出来,阳光正艳,秦牧依依重新戴上宽大的墨镜,遮住她暗淡的眸光,在黑暗的遮盖下她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想秦炎离,然后无声的笑,面对阳光她必须强迫自己面对现实,她是要嫁作他人妇的。

    “秦小姐,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今天我有一天的假期,很抱歉,第一次和女孩子约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才合适,所以只能征求你的意见。”眼镜男很是不好意思的说。

    “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还是回去好了。”秦牧依依道,现在任务已经完成,她再无任何心情,如此也好,倘若他擅作主张,她还不好拒绝。

    看得出眼镜男已经在很努力的表现自己,但怎么都是不可能爱上的人,他做再多除了觉得歉疚便再无其他,都是我了婚姻而来,能省略的就省略吧。

    “回,回去啦?是不是我哪里没做好?”听秦牧依依说要回去,眼镜男有点不知所措 。

    “没有,只是有点累,想回去休息。”秦牧依依解释着,和他在一起,满脑子想的却都是秦炎离,真担心自己一不留神说漏了嘴。

    “这样啊,那好,我送你回去。”听秦牧依依这么一说,眼镜男点点头。

    “不用,我在这里坐车很方便,婚期定好了告诉我,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秦牧依依道。

    “那你看五一怎么样?”眼镜男想了一下道。

    “五一?要那么久?”秦牧依依脱口而出,她觉得既然定下来自然是越快越好,在秦炎离还没有任何行动之前就把自己嫁出去。

    现在距五一还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无疑是让秦炎离有可乘之机,到时候怕是嫁也不能嫁,快,必须要快。

    “啊?” 眼镜男愣愣的看着秦牧依依,原本他还担心秦牧依依会不会觉得太急促了,毕竟才不到一月的时间,他哪里知道秦牧依依的心思啊。

    “不是不是,我是说那个时候结婚的人比较多,我们没必要跟人家一起凑热闹不是。” 秦牧依依忙解释道,好在都是为了结婚而结婚的人,不然显得自己太迫不及待了。

    “嗯,也是,要不就这周末如何?后面两周我要去学习,没时间,反正房子,家具都是现成的,需要什么以后也可以再添加,不然就只能等到五一了。”眼镜男思辰了一下道。

    “那行,就这个周末好了。”秦牧依依点点头,今天周二,周末也没几天了,如此很好,给秦炎离一个措手不及,他就算想折腾也于事无补。

    “既然你同意那就这么定了,我现在就着手婚礼的事。”见秦牧依依点头,眼镜男显得很兴奋,毕竟秦牧依依生的美,而且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看上去应该是很贤惠的,他也算是捡到了宝。

    “那婚礼的事就麻烦你了。” 秦牧依依一脸的客气,虽然决定的太仓促,但看得出眼镜男人品还行,如此也不算是太糟糕。

    “不麻烦,你看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我一定会满足你,虽然时间紧迫了些,但该有的还是要有的。”眼镜男客气的说。

    “好的,我回去想想,倘若有需要就告诉你。”秦牧依依礼貌的回应,她自是什么都不需要,她需要的是别人给她一段婚姻,然后筑起她和秦炎离之间的堤坝。

    “谢谢你秦小姐,我没想到你会同意和我结婚,我会很努力的。”眼镜男一脸笃定的说。

    “我相信。”秦牧依依点点头,是,她相信这个男人会是个好男人,只是不是她想要的罢了,如此还真有点对不起人家。

    只愿这事能稳妥的办了,虽然没有爱,但她也会努力扮演一个贤妻的角色。

    和眼镜男分开后,秦牧依依用事先准备好的电话卡拨通了秦炎离的电话,秦炎离不是傻子,倘若她一直玩失踪,他势必要闹腾的鸡犬不宁,为了稳住他必须要有点声音才行,只要把这几天敷衍过去就万事大吉了。

    “谁?”听筒里秦炎离的声音都透着躁意,一天多没声音,去报人口失踪,人家说时间太短没办法立案,气的他想骂娘。

    既然走的时候有跟安媛熙交代,那暂且排除意外的可能,现在通讯这么发达,手机没带并不意味着就无从联系,不联系的原因那只能是故意。

    可让秦炎离想不通的就是这个故意?没理由啊,就算吴芳琳说了什么骂了什么,以秦牧依依的性格也不是走极端的人,那到底原因何在,怕是也只有见到她的时候才能问个究竟了。

    只是,秦炎离不清楚她这种无故消失的状态会持续多久,他已经吩咐下去,满城查找,他就不信查不到蛛丝马迹。

    人就怕一个认真。

    秦牧依依也正是了解秦炎离这一点,在无声音无图像一天后打通了他的电话。

    “是我。”秦牧依依努力抑制住想要喷薄而出的泪,曾经那么熟悉的人,现在却只能在听筒里听到他的声音了,不允许走的路,要果断改行。

    “秦牧依依,你皮痒了是吧?说,在哪儿?是马上给我滚回来,还是我去把你抓回来,还真是让我窝火,是不是看我太宠你了,才敢给我玩失踪。”听是秦牧依依,秦炎离一下子从座椅上弹起来。

    可恶的女人,终于知道给他打电话了,难道就不知道他的担心吗?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心?从昨天到现在30几个小时啊,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他们还从来没有分开过,且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的状态。

    “嗷,我费这么大劲找个地方给你打电话,却换来你的骂,典型的自讨没趣,那我还是挂了吧。”秦牧依依用力的咬唇,她真的很想说,来接我吧,亲爱的你来接我吧,我好想你,我讨厌这样。

    “你敢挂试试?”秦炎离吼道,她无故消失,然后又没声音,他不仅骂还想打,只是够不到而已。

    “就这么想我?”秦牧依依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正常,她知道秦炎离找不到她会是怎样的状态,不过很快就过去了。

    “少废话,说吧,在哪儿?这笔账我会慢慢跟你算。”秦炎离努力克制着,想,确实是想的很,从不曾这样思念过。

    “我参加了一个封闭式培训班,周末结束,当时走的匆忙忘了跟你说,来了才知道这里没信号,我可是跑了很远拿别人手机给你打的,就是告诉你,我周末就会回去,不用担心,没电了,我先挂了。”说完秦牧依依果断的挂了电话。

    不能不挂,再说下去,自己会哭出声的。

    “秦牧依依......”秦炎离再度吼道,可听筒里已经是嘟嘟之声。

    不怕死的女人,竟然不说在哪儿就挂了,秦炎离点击回拨,却提示不在服务区,反复几次,都是同样的回答,他气恼的将手机扔到沙发上。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封闭式学习?没信号?扯吧,秦炎离不认为会这么简单。

    挂了电话,泪早已湿润了整张脸,秦牧依依并不理会,任由它们在脸上肆虐。

    秦牧依依去了最近的公园,这个季节桃花已经谢败,一如她的爱情,花有花期,再久也有谢败的一日,曾经她以为自己的爱情会天长地久,却不成想,花期很短,短到她从不曾在众人面前炫耀过就结束了。

    “老公,宝宝说想吃话梅干了。”

    “好,买,只要老婆和孩子想吃的统统都买。”

    耳边传来这样的对话声,秦牧依依转眸,却见一个孕妇在老公的搀扶下从面前走过,孕妇脸上洋溢着幸福,看那硕大的肚形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该生了。

    秦牧依依竟不受控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倘若她听秦炎离的,直接整个宝宝出来,如此吴芳琳还会反对他们在一起吗?毕竟她怀了秦家个骨肉。

    可惜她肚子里什么都没有,所以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答案。

    后来秦牧依依知道了,就算她怀了秦炎离的孩子,她一样不能做秦炎离的媳妇,吴芳琳容不下她,怎么都不会承认她这个儿媳妇的。

    傻傻呆呆的坐着,便忘了时间,直到包里的手机闹腾不停,秦牧依依才发现天色已晚,自己竟然坐了这么久。

    “妈妈,什么事?”秦牧依依接通电话,多半是跟今天相亲的事有关,还好两个人一拍即合,不然吴芳琳问起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听小林家说了,婚礼就定在这周是吗?”吴芳琳的语调是轻松的,终于如愿的把她嫁了。

    “是的,反正也没什么要准备的,早一点也好。”秦牧依依道,她知道吴芳琳一定和她的想法一样。

    “我会帮你准备一些首饰什么的,总不能显得咱们太寒酸,至于婚礼简单一些就好。”吴芳琳语调很淡,看在秦牧依依配合的份上,她会送她一些东西,也算是补偿吧。

    “好的,我知道了妈妈。”秦牧依依知道吴芳琳那句婚礼简单一些就好是什么意思,如果可以,最好是连婚礼都没有,不声不响的就嫁了,毕竟还有个秦炎离摆在那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