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糟糕,忘带抑制剂了[星际] > 44.第四十四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雪迟挂断视频。

    最终还是要咬着牙从地上爬了起来。

    每走一步都像是行走在刀尖上似的。

    好不容易走出洗手间,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完了。

    虽然疼到眉目都蹙成一团儿,但是严雪迟还是尽可能的保持着小幅度的移动。扶着墙, 每一步都要思考许久。

    “先生, 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已经看见病房的时候, 严雪迟见着有护士一路小跑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不需要。”

    “您看起来状态不好。”

    严雪迟咬了咬牙。

    只希望她赶紧走。

    说一两句话还好, 要是说的多了,声音中肯定会暴露什么。

    “真的不需要。”

    严雪迟说完之后偏过头去面对着墙,依旧是踱着步子,一点点的移动。

    整个人几乎要爆炸一般。

    几乎站不稳。

    护士见此本着职业道德精神,赶忙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严雪迟。

    然而刚没触碰到,却是被拍开了。

    这种时候触碰,每一处感官都会被无尽放大。

    根本碰不得。

    “不用管我, 算我求您了。”

    几步之遥的距离,却是极其漫长。

    钻进门之后,严雪迟见着护士还要跟进来, 道了声抱歉之后愣是把人按在了门外。

    关上门之后, 严雪迟再也站不住了, 双腿一软,整个人跪伏在地上。

    骇人的震感戛然而止。

    一时间严雪迟很想骂人, 却又莫名有点儿委屈。

    虽然炼狱般的疼痛减轻了,但依旧是堵着,还是疼的要命。

    “过来, 帮你取下来。”兰瑟尽量绷住表情, 晃了晃手中的钥匙。示意严雪迟再往前走两步。

    严雪迟艰难的支撑起身体, 从地上缓缓地爬了起来。

    这一次刚挨到床边,也顾不得会不会压倒治疗仪器,整个人直接跌了上去。

    离得近了兰瑟才看清,整个人颤抖的厉害,眼眶也是红着,泪水不受控制的往外溢出。

    声音想必也是……

    虽然是美景,但到底是伴随着痛苦。

    兰瑟没敢多看,赶忙将锁打开。

    然而几乎是瞬间,手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被打湿了个彻底。床单上也没能幸免,断断续续的形成了一滩小小的水洼。

    信息素的味道,还混合着别的。

    严雪迟下意识的整个人绷紧,死死地咬着兰瑟的胳膊。

    虽然是咬着东西,但带着哭腔的闷哼还是会不受控制的冒出来。

    似乎嫌他断一只手还不够,非要另一只也跟着陪葬才算。

    面对被咬出血的皮肉,兰瑟也只是稍微蹙了蹙眉,拿过床头上搁着的抽纸和毛巾,迅速处理完现场。

    毕竟意识到自己玩过火了,再做挑衅的举动,基本等于自寻死路。

    失神的感觉过去之后,严雪迟一直趴着没有动。

    脸深深地埋在被褥里,好在身上总算是不抖了。

    “霍克先生,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伤的不够重?”缓了好一会儿,严雪迟才哑着嗓子抱怨了一句。

    虽然是肯说话了,但头依旧是没抬起来。

    “抱歉,是我做的过火了。”兰瑟说完之后,指尖先一步触碰到了他的耳垂上。

    见他不反抗,才缓缓的摸上头发,像摸小动物似的,动作尽可能的轻柔。

    “想怎么发泄都可以。我都能忍受。”

    “你也尝尝这种滋味?”面对抚摸上头发的五指,严雪迟下意识想把它拍下去。

    然而严雪迟最多也只是动了动手指,连胳膊都抬不起来。

    这种脱力的感觉,比以前任何一次体侧训练之后来的都要淋漓尽致。

    不过被摸头的感觉……倒也不讨厌。

    “如果这样能让你消气的话。”

    “……”

    严雪迟没接话。

    不过说来,原本就是意外。

    这种事情适度怡情,本来一切都控制在适度范围内。

    但突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以至于事情一路朝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说来也不能全怪兰瑟。

    要是全一股脑的报复回去……先不说他现在这幅伤势能不能经得住。只是未免显得过分无理取闹了些。

    最后严雪迟还是有些气不过,艰难的侧翻过身子,一口咬向那只在自己头上作孽的手。

    突如其来这一下子令人猝不及防。

    虽然是吃了痛,但兰瑟还是忍住没说什么。

    咬是真的咬,加上刚才的那一下子,已经两个血窟窿了。

    这么过了好一会儿,严雪迟才悻悻的松了口。

    兰瑟见着他眼眶还是红的,生理性的泪水倒是已经停止了大半。

    用手帮他抹去泪痕,低声问道,“还疼吗?”

    “你觉得呢?”虽然表面上说是泪眼朦胧都不足为过。

    但态度却是强硬的很。

    要不是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估计两个人现在已经打起来了。

    “需不需要帮你揉揉?”兰瑟说完之后只觉得盯着自己的目光更锐利了几分,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歧义,“我的意思是……帮你……”

    兰瑟意识到多余的解释已经是越描越黑,干脆不提这茬。

    “抱歉……不过我原本以为你会直接把我领一只胳膊也拧断,没想到只是咬了两口。”

    “如果有力气,断的就不止是胳膊了。”虽然没办法动弹,但严雪迟绝对不会放弃嘴皮子上的功夫。

    兰瑟没急着接话,只是隔着碎发,在他耳垂上落下了一个吻。

    “抱歉,这些东西明天我就扔掉,以后保证不会再使用了。”

    “其实也没那么难受……”说这句话的时候,严雪迟又将头埋在了枕头里,没敢去看兰瑟,“虽然听上去可能有那么一点难以接受,但是我……接受能力大概比你想象的程度大得多。”

    “就是在人前走路未免有些太难堪。”

    “也不用全部扔掉……”

    兰瑟听到之后一时间不知道是该惊讶还是什么。

    安抚和道歉的话都冒到嘴边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有点惊讶。

    但与其说惊讶,不如更多的是惊喜。

    明面上看不出来。

    内心居然如此的如火如荼。

    “觉得不太能接受对吗?”严雪迟见他没接话,又埋着头补充了一句,“我缓一会儿,能站起来的时候就走。”

    “别妄自菲薄。只是有点惊讶。”兰瑟见着他要动,先一步伸出手按在他肩膀上,“说实话,还有些惊喜。毕竟刚才我以为……你生气了。”

    “的确生气了。”

    “视频当中的时候,明明是能关掉的对不对?”

    兰瑟听完之后整个人愣了一下。

    被发现了。

    “……”

    “虽然是订制的,但原理上不会变。如果不能透过视频操控,这种东西就没有安装遥控的意义。”

    “为什么那个时候不关掉?”

    兰瑟一时间有点儿懵。

    这种东西的许多用法他自己都不太清楚……

    “……抱歉。”倒不是不想解释什么,而是一时间受到的冲击力有点大,以至于难以彻底消化。

    一方面连好好接吻都不会,一撩拨脸上就跟染了薄霞似的。

    另一方面,却是对这些东西颇有研究和实践经验。

    “以后如果再这样,会提前和你商量好,设定好底线。不会再出现今天这种意外。”

    “……”

    其实说完之后,严雪迟不禁有些后悔。

    毕竟是最最隐秘的一面。

    而且现在和对方,还是毫无瓜葛的状态。

    不说合法意义上的。

    连着名义上的都没。

    甚至连“寻.欢.作.乐”的玩伴都算不上,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真正意义上的行为在两个人之间还没发生。

    完全是一时脑热的信任。

    其实严雪迟很担心贪欢过后,就不止他一个人知道了。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严雪迟沉默了很久,还是决定问点儿什么。

    “怎么了?”

    “……”

    “没事。”想了半天,严雪迟还是没想好怎么开口。

    兰瑟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察觉都了什么,“不管严先生之前经历过什么,遇人不淑也好,还是其他糟糕的回忆。但我和他们不一样,您的每一面,每一种姿态珍视都来不及,绝对不会说给其他人。”

    语气虽然平淡,但却是意外给人一种十分可靠的感觉。

    严雪迟没接话。

    鼻子却是莫名发酸。

    “没有彻底摆脱家族的桎梏之前,不会再提出任何让你不安的请求。”“不过抑制剂这种东西过量对身体不好,以后可以考虑考虑别的方式。比如我。”

    一本正经的语气说着这种话。

    严雪迟听着有些想笑。

    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大黑天色,严雪迟感觉自己稍微缓过来了些。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

    说完之后,颤颤巍巍的双手支撑起上半个身子,准备从床上爬起来。

    然而这个动作还没做完,就先一步被拽了回去。

    “你走了我怎么办?”兰瑟的声音里明显多了几分不满。

    “什么你怎么办?是护士排不开手,需要我帮你换药吗?”

    “我的意思是,刚才严先生在我面前,发出那么诱人的声音,和摆出令人想入非非的姿态。”“现在翻脸不认人,就想这么走了?”

    “我……”

    “胳膊和手刚才也被你咬坏了。”兰瑟说完之后,又凑近了几分,几乎是贴着他耳边继续说道。

    “要不然,严先生的手借我用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