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三分野 > 第四十二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2章

    跟徐燕时学了这么些日子的基础编程下来, 向园才明白,什么叫大材小用、杀鸡焉用宰牛刀。

    通俗点说。

    西安分部,目前这点工作内容, 别说他, 向园就这么个把月的时间, 听他讲讲原理,分析分析数据, 她现在差不多都懂了, 而涉及到导航仪的一些设计, 其实也就是专技内容,技术部会有专员负责, 这块以前是高冷跟李驰管, 导航仪的仪表设计也很简单,之前跟韦德合作的几次,总部都有出一些模板, 只需要根据对方的需要和性能测试, 进行小部分调整就可以。

    她学的比较粗浅,前部长老杨压根不懂什么是代码, 人家照样稳稳坐着部长好几年,向园这都算勤奋的, 她学个基础框架,至于剩下的专业技术部分, 再往下学,那水就深了。

    而编程代码大部分时间都用不太到, 除非需要测试导航仪内部的软件系统,才需要写程序。如果这块东西,不是徐燕时在教,向园觉得自己就算花上一辈子的功夫,她估计自己也学不明白。

    徐燕时讲得很简单,顺便还给她普及了一下,卫星点位测定的原理。

    “定位点,其实就跟伞兵跳伞一样,人机分离的时候,从高空往下看,整个大地就是个靶,靶心位置是伞兵需要降落的位置,尖兵落点跟靶心距离一般在十米左右,中等兵,大概十米外五十米内不等。GPS的定位跟韦德系统的定位,差距就在这里。”

    “GPS十米?”

    两人当时在公司,他笑,人往后靠,去开电脑:“韦德的定位,可以精确到厘米。GPS的单位还是米,这就是我那天说的,有些东西,一开始不如人家,不代表现在。”

    向园忽然起了些鸡皮疙瘩,“那为什么大家还愿意用GPS?”

    “GPS的专利是公开的,韦德专利是保密的,很多低成本小公司可以随意复制GPS,入门快。”徐燕时在电脑上随便一搜,百度页面就跳出无数家GPS定位公司,指给她看,“韦德现在公开的商用系统不多,以后慢慢会多起来。”

    恍惚间,向园又想起那天在老庆那里写程序的时候,电视机里忽然播放了一条午间新闻,“韦德卫星导航,宣布将在年底发送第二十颗韦德三号卫星,将于2020年前,完成韦德导航系统的部署……”

    老庆那时还挺感慨的,一脸惆怅地抽着支烟,呆愣愣地看着电视机画面里播放着以前卫星发射那星火冲天的瞬间,喃喃地不自觉对她一旁的徐燕时说了句:“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你现在……”

    “有时间想过去,不如想想将来。”

    老庆恍然醒悟,意识到向园还在场,立马闭了嘴。

    尽管向园露出一种可怜巴巴、那双眼睛闪着求知欲的精光,老庆也狠心地视若无睹。

    向园有一种始终被隔在两人的屏障外,心下有些失落。

    谁料,徐燕时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别多想,以后有空再告诉你。”

    她一点头,结果有空本就是个遥遥无期的词。

    徐燕时一直都没空,忙得跟个陀螺似的。

    想到这,向园回神,没忍住好奇:“看起来你对韦德很向往?那为什么在这家公司呆了这么久?其实我想以你的能力,去哪里都可以吧?”

    “我说为了你你信么?”他人靠着,慢慢吸了口烟,半开玩笑地慢悠悠地丢出一句。

    向园当下惊骇,心中如巨石盘压,这种毁人前途的事情可不想就这么背上黑锅,脸色难堪:“你别开玩笑,再说我才刚来,你又不知道今年我会来这家公司。”总不可能知道她跟老爷子的关系吧?

    绝不可能。

    徐燕时这才笑了下,恢复清冷,眼神也冷淡了:“来这里是巧合,留在这里这么久,不是我不想走,是我走不了。我签合同的时候,公司预付了我五年工资。加上当时想去总部的研发室,每一年都看到了机会,然而每一年都出了岔子,连高冷都说他从没见过我这么倒霉的人。”

    “预付?你当时要那么多钱干嘛?”

    “还高利贷。”徐燕时轻描淡写,倒也不遮掩。

    当年如果去韦德,他估计得不吃不喝攒十来年,才能还上这笔钱,而当时,老鬼他们几个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也穷得叮当响,至于封俊,他当时没问过,也不想问。恰巧,陈珊想挖他,苦于找不到机会,又出了封俊那档子事,显然是调查过他,主动提出提前预付五年工资给他。

    当然集团没有这项业务,也没有这种人情味,他也是后来才知道,那钱是陈珊以私人名义出的。所以他当时尽管想走也走不了。

    “你借高利贷?”向园震惊,“打赌吗?”

    徐燕时靠着座椅,掸了掸烟灰,电脑里程序跑完,他把烟叼进嘴里,快速敲了几下键盘,盯着电脑,挑了下眉:“打赌?”

    向园要解释,可能是她想多了,徐燕时终于告诉她:“是我爸,年轻时做生意欠的,躲了好几年,最后被人抓了,要剁手,我拿钱去赎的。”

    他从小运气就不太好,有些人是锦鲤,他是乌鲤。属于那种做题两个不确定答案,二选一,都是蒙错的那种,所以他对自己非常严格,学习绝对不能一知半解,他知道自己运气没有别人那么好。

    向园大概就是那种从小运气爆棚,答题卡往脚上一丢,随便踩一踩,打出来的分数可能都比同桌绞尽脑汁做出来的卷子分数都高,当然前提是她同桌成绩也不好。

    锦鲤是无法理解世界上还有这种倒霉孩子,能摊上这么个家庭。

    “你妈妈呢?我记得高中的时候,你跟你妈打过电话说的还是英文?”

    “他们俩没结婚。她是个华裔,我爸那时候在国外跑生意,两人就谈上了,怀了我,把我生下来之后就自己跑回国外去了,现在也有家庭了。”

    “所以徐成礼?”

    “我爸为了给我上户口,跟他当时的秘书结婚了,生下了徐成礼,结果秘书卷了公司所有的钱,跟人跑了。我爸破产,欠了一屁股外债。”

    “……”

    这也太惨了吧,向园动容,忍不住一拍桌子:“没事,以后我罩你。”

    ——

    转眼年终,北京下了场大雪,随处可见绒松的雪球。皑皑白雪棉亘千里,寒风如一条巨蟒逶迤在山野,穿过喧嚣的城市,广阔的平原。一路骤风狂雨、拔树倒屋而来。

    陈珊辞职的消息从北京传来。作为徐燕时在东和集团唯一的靠山走了,西安这边流言四起。平日里对徐燕时看的顺眼、看不顺眼的,全然秉着一副看好戏的姿态。以前好歹还有个陈珊在撑着,现如今陈珊都走了,黎沁对他更是弃如敝履。徐燕时本人对这些飞短流长的话语倒不太上心,一门心思扑在技术部的工作上。

    在新一周的部门会议上,黎沁甚至是特意将李驰的事情拎出来,强调:“李驰这件事,也希望你们引起警惕,毕竟你们向部长严格,眼里揉不得一点沙子,也希望向部长能做到一视同仁,底下有员工犯错,该调就调,该开除就开除,可千万别厚此薄彼,我说对吧。”

    随后又明里暗里讽刺了一句,像徐燕时这种靠山倒了的,就更应该夹起尾巴做人,千万别让向部长难做。

    黎沁那态度,也看出来了,陈珊在,没怎么把他放在眼里,陈珊走了,更不把他放在眼里。不过徐燕时现在的状态,真如尤智说的那样,全然是刚睡醒的惺忪状态,对什么反应都慢,也不太在乎,似乎还在慢悠悠地打探这个世界。

    散了会,向园想去找黎沁,还特意绕过所有人,结果被徐燕时结结实实堵在后门,所有人散光,会议室门口只剩他们俩,他抱臂倚着门框,低头瞧着她,“上哪儿去?”

    估摸是又来抓她去一对一教学了,最近这人怎么盯人这么紧迫,“今天休息一天行不行?”

    “不行。”徐燕时直接拽着她的手,不由分说把人拖回技术部,“你的脑子,少学一天,得补两天。”

    ……

    会议室,两人面前各摆着一台电脑,窗外是飘扬的鹅毛大雪,像撕碎的柳絮,在空中乱舞。

    向园气鼓鼓地坐着,面前开着台程序在跑,在赌气。

    徐燕时瞥她一眼,不知道从哪找出一块巧克力,丢过去。

    向园低头一看,还在气他不让自己去找黎沁:“不吃。”

    徐燕时挑眉,捞回来,往自己嘴里一塞,“等会别喊饿。”

    十点,向园真的饿了,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徐燕时整个人松松地窝在椅子上,控着鼠标胡乱一晃,表情冷淡地看着电脑,另只手在键盘上一敲,无情地说:“没了。”

    “……”

    幽幽叹了口气。

    她注意力只能重回电脑,电脑上飞快滚动的代码似乎卡了下,正费解地在找BUG,想问,瞧他那冷淡的模样,又不想主动开口,干巴巴地坐了一会儿。

    “啪嗒”一声,忽然一个黑色的巧克力块蹦到她面前,大约是他扔得有点用力,没掌握好力道,那巧克力弹了两下,笔直朝她胸口扑来,然后稳稳地落在她软绵绵的胸脯上,卡在衬衫口上。

    ……

    气氛尴尬凝滞,徐燕时也没注意,见她僵着脸,丢完东西,下意识瞥了眼,才瞧见这尴尬的一幕。

    他无声无息地微微侧开头,声音发紧:“最后一个。”

    向园低下头,不动声色拿下来,低低地嗯了声。

    向园找了个借口去厕所,双手撑在洗手池上,沉思了片刻,拧开水龙头,鞠了捧水摸了把脸,这才抬头看着镜子,心中的火似乎消了些下去。其实这段时间,两人相处很简单,工作、编程、再聊聊同事。

    徐燕时也不再说些让她脸红心跳的话,大多时候,都挺轻松愉悦的,向园觉得这样的状态很好很舒适。偶尔会被他的一些举动给吸引,他真正吸引她的时候,并不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而是跟尤智高冷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抽烟、或者聊天,单单是站着,那混在男人堆里的从容自如及男人味,认真工作时的孤独寂寞,都非常吸引她。

    最吸引她的,还是他那股聪明劲以及君子深藏若虚的谦卑感。

    向园其实之前想过,如果他再跟自己表白,就怕自己一个耽于美色撑不住了,好在,他近几日表现很绅士。

    ——

    向园一走,会议室冷清异常,窗口开了条小缝,风涌着窗帘在空中飞舞。

    徐燕时难得敷衍了事地敲了几行代码,整个人有些脱力地往后一靠,低着头静了半晌,再次抬头时,随手把电脑关了,转头给自己点了支烟,烟雾弥散,整个人松下来,思维也慢了。

    他想起前几日,在上海,碰见封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