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海贼王之大將为攻 > 59 发生了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无聊,我挂电话去问别人了”

    休假度假他是在开玩笑吗这种事想都不用想,完全是不可能的,说完就要挂掉手中电话虫的萨卡斯基忽然不经意的轻嗯了一声,一根细长白净的食指指尖轻抬着他的拇指,阻止了他将要挂掉电话虫的举动,刹那间倾身上前,身体半贴着萨卡斯基左手臂的reborn,右手食指轻抬着萨卡斯基的右手,单纯的如小婴儿一般的笑容正映入着萨卡斯基的眼中。

    “嘛,你去问别人也得不到满意的答复哟,他们最多告诉你一些出名或者不出名,无法确定是否拥有真实才能的科学家,或者世界政府他们培养的科学家,要不就是未来王国的科学家”

    要确定出名或者不出名科学家的才能只有通过各种实验研究才能知道,相关的实验研究是否是那个科学家所擅长、所了解的也是一件大工程而且将那些科学家聚集到一起,进行研究,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精力、钱财呢

    而世界政府的科学家,完全是世界政府那边的绝对机密完全禁止外人接触的,世界政府的研究所在那科学家有那些人完全是一个谜,这种世界政府的机密的事情,萨卡斯基他一个海军总部中将完全接触不到,没有一点线索,想要找到世界政府的研究所只有通过接触世界政府的最高权利者五老星而那些科学家的才能如何,也完全未知

    未来王国巴尔基摩亚被誉为天才诞生的国度,从那个国家诞生的科学家们数不胜数,那些科学家们聪明的脑袋完全是世界的宝藏,只是根据海军的情报,几年前,未来王国的科学家们神秘失踪了不少,疑似逃往去了别的地方。

    “你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来找我度假不来我可挂了我正在执行任务呢”

    说完波鲁萨利诺愉悦的轻撅起了嘴唇,他这么好的朋友可是不多见了,听听多么明显的提示

    拉着长调又懒散很特殊的声线,那种口吻怎么听都不像有什么正经事,对于这样的提示萨卡斯基好像并没有领悟到,刚准备说话拒绝并按掉电话虫的萨卡斯基,忽然被reborn白净的左手食指轻竖在了有些干燥的双唇上。

    “去度假不会这么简单吧”

    没有张口说话,但是却有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完全和自己一样的声音,这让萨卡斯基有些奇怪的注视着半俯身,离他很近的reborn同时心中不由的暗道了句真是的,为什么又模仿我的声音明明你们二个也是认识的吧

    被reborn用手指示意噤声了萨卡斯基沉默的闭上了双眼,他完全不想看从他手中拿走电话虫,模仿着他的声音和波鲁萨利诺对话的reborn,那种感觉很奇怪,不过模仿的声音还真像

    拿走电话虫等待回答的reborn轻挑了下眉,神情愉悦的看着双手环抱在胸前,闭目神的萨卡斯基,如果他的直觉没有出错的话,波鲁萨利诺对别人和对萨卡斯基的态度很不一样呢

    如果是reborn询问的话,那绝对就是无可奉告的海军机密,但同属于海军中将又与波鲁萨利诺私交甚好的萨卡斯基询问就不同了,所以用萨卡斯基的口吻询问一定会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这样想着的reborn笑眯眯的注视着萨卡斯基,左手不自觉的伸出,慢慢的摸顺着左耳边卷曲的鬓角,半眯着的双眼犹如x光机一样上下的审视着萨卡斯基,以reborn挑剔的审美看来,也觉得萨卡斯基的长相、气质还真是不错呢

    听到这话的波鲁萨利诺神情明显的更为的愉悦了呢,他和萨卡斯基之间果然是默契十足呢

    轻哼一声的波鲁萨利诺慢悠悠的拉着长调问道“要来度假吗这里很有趣的呢”

    reborn摸顺着卷曲鬓角的手指停顿了一下,随后对着萨卡斯基勾唇笑了一下果然有内情,一直让这家伙过去找他

    不用想就知道reborn会用自己的口吻拒绝波鲁萨利诺过去找他度假的要求,闭目养神的萨卡斯基心中有些无奈的向右扭头,真是的,他对于度假完全没有任何的兴趣,波鲁萨利诺那几句话也完全勾不起他的兴趣

    “抱歉了,我要去看书”

    果然和萨卡斯基猜测的一样,reborn很果断的拒绝了波鲁萨利诺的要求,既然模仿就要模仿完全一样reborn自然深知萨卡斯基是不会出去度假的,他要是用萨卡斯基的口吻一答应,不就被波鲁萨利诺发现了猫腻。

    心中有些苦恼的波鲁萨利诺不由的轻叹息一声暗道了句真是的,看书也不来找我哼,不来你就后悔去吧你要找的最有才能的科学家就在这里呢

    “你不来我可就挂掉电话了”

    对于这样的同事波鲁萨利诺也觉得头疼,除了惩处罪恶了海贼,并没有什么能让萨卡斯基产生什么情绪波动,就像战争机器一样没有感情怎么可能,是人总会有感情的萨卡斯基又不是剥夺了感情,只是对于正義毫不动摇的那种信念高于了一切,当然那也是他人格魅力的所在。

    波鲁萨利诺从不怀疑萨卡斯基是否会对自身的正義产生质疑和动摇,哼,犹豫、不果断从来不会出现在萨卡斯基的身上,他就是这样自始至终都会贯彻属于他的彻底的正義

    脑中这样想着的波鲁萨利诺莫名的开始思索起他自己的正義是什么是像萨卡斯基那样彻彻底底的铲除罪恶的海贼还是像那个风头正盛激情满满的学弟一样想着想着波鲁萨利诺心中不由的皱了下眉,嘛,他们二个还真是干劲十足呢不过,总部那些无聊的人为什么每次提起他们三个其中一个,另外二个也会被提及呢就好像他们三个是密不可分的一体

    他们三个身高超过300公分的大男人合为一体脑中莫名浮现出某种模样的波鲁萨利诺不由的撇了下嘴唇,好可怕呢

    就在波鲁萨利诺右手拿着电话虫胡思乱想的时候,他面前严丝合缝厚重的钢制大门忽然缓缓的向着左右二侧分开,波鲁萨利诺不由的挑眉看着他眼前大约九寸厚的钢制大门心中不由的感慨了句真是不错的研究所呢

    毕竟科研实验之类的安全可是最重要的波鲁萨利诺心中也隐隐的有些期待见到那些科学们正在进行的某种堪称人类禁区的研究

    嗡嗡嗡嗡

    随着特殊钢材制造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阵轻不可闻的声音也随着传入二种,波鲁萨利诺并没有按掉右手中电话虫,反而将拿着电话虫的右手插进了口袋内,双手插兜潇洒又随意的等待着大门的全部打开。

    而电话那边,reborn正将把电话虫递给萨卡斯基时,忽然停顿了一下伸出一半的右手,怎么有一点很微弱的摩擦声是他听错了吗

    reborn有些疑惑的看了眼萨卡斯基,见萨卡斯基依旧把头扭向右边,一副不想看到他的模样。

    嘴里一直说着要挂掉电话虫,却一直没有挂,是有什么事想让萨卡斯基知道吗

    思及至此的reborn轻抿起双唇,半侧身而起右腿半跪在沙发上,左腿膝盖半弯曲着抵着沙发,左脚皮鞋鞋尖踩在木质的地板上,随后欺身,胸膛贴着萨卡斯基的左手臂,reborn拿着电话虫的右手环过萨卡斯基的后颈,拿着电话虫的手臂压在沙发上,电话虫便出现了萨卡斯基的眼前,欺身凑到萨卡斯基右耳边的reborn低声问道“你听听有轻微的摩擦声,他是想告诉你些什么吗”

    随着reborn说话间冒出的轻微的热哈气佛过耳朵,以及压的极低很轻的声音让耳朵觉得痒痒的,一种奇特的感觉让环抱在胸前被右臂压着的左手食指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被reborn贴压着手臂的萨卡斯基轻动了下头,同时睁开双眼视线瞥向reborn轻嗯了一下。

    不用这种暧昧的姿势就凑不到萨卡斯基的耳边,但是对这种姿势又颇为不爽的reborn轻轻的问道“呐,会是什么事”

    萨卡斯基完全想不明白reborn为什么会这么愚蠢的凑到他耳边问了这个白痴的问题,斜睨了眼紧抿着双唇眼中有些疑惑reborn后,萨卡斯基又闭上的双眼,轻叹息一声,轻轻的说道“他还没有挂掉电话虫,等下不就知道了,估计是你想知道的事情”

    听萨卡斯基这么一说顿时有种茅塞顿开恍然大悟感觉的reborn双眼微睁大了几分,萨卡斯基说的完全没错他只要耐心等待不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随后reborn又微皱起了眉头,看着近在眼前的乌黑浓密的短发,他什么时候离这家伙这么近的收敛起面部的表情,面无表情的将身体后撤手臂也离开了沙发,右腿从沙发上放下,规矩的挺着身体端坐在沙发上,刚才一定是错觉他才不会做出那种愚蠢的行为呢

    “呵呵”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发笑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