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余生给你,糖也给你 > 5.检查
    被新队医当成圆心绕了个圈的林教练,接连几天的气压都比往常更低了。

    备战正紧,这次考核的成绩不算太乐观。林暮冬身上的低气压在一群心事重重的教练员中间并不显眼。连柴国轩都把他的态度当成了正常反应,一脑门子官司地对着成绩表犯愁。

    受教练们的状态影响,一众队员的训练也更刻苦了不少。

    叶枝抱着一沓空白资料表走进手|枪馆的时候,馆里正此起彼伏地响着震耳的清脆枪声。

    来了几天,叶枝已经渐渐能适应这些声响,放轻脚步走进场馆,向里面瞄了瞄。

    她一直在按部就班工作,已经记录了步|枪队队员的身体数据,气手|枪这边再怎么都要开始统计了。

    每天这个时候都是教练组的日常会议,只会留下一个教练值班。叶枝这些天已经认全了射击队的教练,和每个人也都顺利地说上了几句话,

    不论是谁管训练,她都有信心能够好好交流,申请到对方的配合,尽快完成工……

    ……作。

    叶枝揉揉眼睛,看向教练席轩挺的沉默身影。

    叶枝尽力保持着原本的动作,倒带似的,悄悄往回退了一步。

    又退了一步。

    她进门一共也只走了三步,退出去并不困难。

    叶枝吸了口气,慢慢轻轻地呼出来,给自己悄悄鼓着劲,往后退出了第三步。

    马上就要顺利地挪出门,她的后脑勺忽然砰地一声,结结实实撞在了不知什么时候被风吹合的门上。

    新一批枪声清脆地响了起来。

    叶枝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抱住差点散落一地的表格,抬手捂住脑袋。

    她的脑袋不硬,撞到门上的声音也不大,被一批击发的枪声一盖,一般人照理根本一点儿都注意不到。

    可今天的教练是林暮冬。

    十九岁就能夺下奥运冠军的天才射手,显然不能算是一般人。

    不等叶枝推开门悄悄溜走,听见身后闷响的林暮冬已经暂时将注意从队员们的表现上收起,回身扫了一眼。

    林暮冬看着她,脸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自带冷峻气场的眉峰轻轻扬了下。

    叶枝捂着脑袋,不敢动了。

    ……

    林暮冬看着门口的新队医。

    在门上被柴国轩贴了“政治坚定、业务精良”,又加了一副红通通的春联之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撞到玻璃门上的。

    大概是撞得实在有点儿疼,小姑娘怀里抱着表格,一手捂着脑袋,干干净净的眸子猝不及防地盈了雾气。

    林暮冬握了握手腕,落下视线。

    他还记得柴国轩的嘱咐。

    柴国轩很重视这个新来的队医,跟他反复提过,不能把人吓跑,不能让队医对队里产生抵触情绪。

    虽然对旁人的态度从来不多在意,对于柴国轩的强烈期望,林暮冬还是不会强行违背的。

    想起前几天对方绕的那个直径长达五米的四分之三圆,林暮冬蹙蹙眉,决定分出半分钟时间,去问问队医的身体状况。

    林暮冬放下手里的成绩册,朝叶枝的方向走过去。

    才走出三步,小姑娘已经贴着门站直,闭紧嘴巴,把几乎就要脱口而出的痛呼声完完整整地咽了回去。

    林暮冬:“……”

    “你们俩干什么呢——你又恐吓我们小叶队医了?”

    刘娴刚开完会,一回来就见到这两个人在这儿进行无声的气场交流,忍不住插了句话,拉开玻璃门进了场馆。

    林暮冬进队的时候,刘娴就已经退役转了教练,亲眼看着他从小冰块长成了大冰山,没别人那么怕他。顺手接过叶枝手里的一摞表格帮忙拿着,领着叶枝朝教练席走过去。

    “别训人啊,好歹人家叶队医还没搞体测呢。”

    头几次来的队医有大张旗鼓搞体测的,都被林暮冬毫不留情轰了出去。刘娴怕他又把人轰走,提前打预防针:“早晚都得让人家队医检查,检查完就省事了。马上世锦赛,再拖不知道得拖到什么时候……”

    林暮冬没说话,也没再看叶枝,翻开成绩册,转回了正在练枪的队员。

    刘娴习惯了跟他单方面沟通的状态,不以为忤,笑笑转向叶枝:我们队全体配合队医工作,今天集体训练,人都在,随便挑着看吧。”

    担心叶枝放不开,刘娴特意给她鼓劲:“谁不让你看你就告诉我,我帮你训他。”

    叶枝好不容易把那阵疼忍下去了,轻轻呼了口气,抬起视线摇头:“不是的。”

    刘娴一怔:“啊?”

    “林教练没有……没有吓唬我。”

    叶枝还记得射击队员不能打扰的规矩,声音压得轻轻的,瞄了瞄林暮冬的背影,解释:“刚刚我不小心撞在门上了。”

    刘娴:“……”

    刘娴有点复杂地看了一眼贴着显眼口号和大红对联的玻璃门,一时有点儿不知道该从哪儿关心起。

    偏偏叶枝也没想过要再补充自己被吓退出去的前因,认认真真解释了一句,又轻轻吸了口气,撞着胆子走到林暮冬身边。

    叶枝悄悄摸出块糖,蹑手蹑脚地放在了他身边的枪盒里。

    林暮冬像是根本没注意,依然抱着手臂,凝神关注着每个队员的射击情况。

    叶枝对这样的交流挺满意,放松地呼了口气,抱着表格离开,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给了你个什么——糖?”刘娴忍不住好奇,凑过去看了一眼,“稀奇,大白兔还有玉米味儿的……”

    林暮冬蹙蹙眉,视线朝那块糖一扫,啪地合上了枪盒。

    他对除了射击之外的事都没什么兴趣,刘娴受柴国轩重托,日常用各种杂七杂八的事吸引林暮冬的兴趣,碰壁的次数多了,根本不生气:“我还以为她不敢靠近你五米之内呢,看来还是挺勇敢的……”

    估计林暮冬是嫌那块糖烦了,刘娴及时屏蔽了关键字,抬头:“她给你这个干什么,因为我刚才误会你,说你了?”

    林暮冬没应声,眉峰轻轻蹙了下,瞳底依然幽深安静,没有一丝情绪起伏。

    “小姑娘。”刘娴早习惯了自己的教练搭档是个哑巴,越想越有意思,忍不住笑了笑,摇摇头,“到底哪儿拐来的……”

    林暮冬抬起头,看向在队员身后轻手轻脚踱步的叶枝。

    射击馆里除了枪声少有杂音,叶枝刚刚和刘娴说了会儿话,现在又去查看队员的身体状态,队员们不注意到新来的队医是不可能的。

    小姑娘似乎全然没有自己会让人注意的认知,还在认认真真地放轻脚步,连呼吸都特意拿手掌微微掩着口鼻,小心翼翼的,生怕打扰了队员们的正常训练。

    可还是接二连三的有人忍不住走神。

    训练馆里常年都是冷冰冰的枪械,忽然多了个柔柔软软的新队医,不可能不引起队员们的注意。

    尤其这个柔柔软软的新队医还格外好看。

    有一个看见的就有第二个,谁都忍不住要悄悄扫上一眼。

    步|枪有枪托,走一瞬神还能扳回来。气手|枪瞄准全凭肩臂腕部的肌肉支持,心一散,手里的枪就自然跟着失了准。

    林暮冬蹙蹙眉,正要训斥,被刘娴匆忙拦住:“忍忍,我跟人家商量过了,就今天一天——不让队医见队员,干嘛不干脆在队医室供张照片算了?”

    她说得有理有据,林暮冬转回视线,把心底那一丝无名的烦躁压下去,敲了两下扩音器。

    尖锐的电流声一瞬响起。

    队员们立刻放下枪,枪口对地规规矩矩站好,朝教练席看了过来。

    林暮冬调大扩音器的音量,声音冷淡:“问到的配合,没问到的照常训练。”

    林暮冬:“再走神,加练一个小时负重瞄准。”

    他的年纪明明不比队员们大出多少,声音响起来,却有不少人都本能打了个激灵,飞快转回了走神的目光,全神贯注瞄起了靶子。

    叶枝比身边的人反应慢一点儿,跟着抬头,视线循声过去。

    林暮冬已经转回身,坐下翻阅成绩册了。

    没有目光交汇,叶枝本能地放松了不少,眨眨眼睛收回心思,认真继续自己的工作。

    队员们的身体数据都要依次记录,对可能有隐患的地方着重检查,对有伤病的运动员进行长期监测,都是队医的职责。

    叶枝在实验室长年累月地做这项工作,眼睛早练得比尺子还准,大略的数据不需要特意测量,瞄上一眼就能准确记下来。在馆里绕上一圈,也就差不多把表格填了个大概。

    “这就完工啦?”

    知道叶枝的来历,却也没想到对方上手这么快。刘娴接过表格翻了翻,看着上面伤病一栏详尽的标注,不由欣喜:“看一眼就行,这么神?”

    叶枝轻轻摇头:“只是粗测,有问题的地方,以后体检的时候就要格外关注。”

    虽然对自己的眼睛有数,叶枝还是严谨地回答了一句,翻出最后一张表格:“还没填完……”

    “谁这么不配合?我帮你把人找来,就让他站这儿。让转圈转圈,让脱衣服脱衣服,你想怎么查怎么查。”

    刘娴心情颇佳,大包大揽打着包票,顺手接过那张表格扫了一眼。

    表格的最后一页还有一整行空着。

    名字一栏,是林暮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