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情难自矜 > 24.第二十四章
    此为防盗章, 购买不超过60%,48小时后, 才能看哦!  终于有个明白人。

    擦, 3......3.P?

    大兄dei,还是你这条评论厉害

    ......

    秦思大致扫了一眼,下面的话更是污秽不堪, 她关上门, 撑着下巴, 突然沉默下来, 在房间里慢慢地来回走动。

    常欣也因为她这一举动, 停止了哭声。

    “思思姐, 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她这么害怕也是情有可原, 比之上一次拍到和顾佟的不同, 孟瑞雪虽是童星出身,可近几年一直被爆出整容, 逛夜店, 私生活混乱这种消息,所以大家对于她被绿, 多数都带有一点看好戏的态度。

    但江昱清的女友宋瑜不一样,她观众缘极好, 又在男友成为影帝的道路上起了不小的推动作用,如果这时候爆出被出轨, 估计全国网友都会站在她那一边。

    果不其然

    操, 秦十八线是想出名想疯了嘛, 小三都敢当。

    渣男贱女呗,男的图女的长得漂亮,女的又图男的在娱乐圈的地位和资源,两者各取所需嘛。

    弱弱地回复一句,我能说我觉得秦思长得并不好看嘛,太妖艳了,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啊啊啊啊,楼上,我做梦都想长成那样子,你竟然说不好看。

    ......

    秦思不知道,纪尽就进了她房间一下,就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

    现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正主出来澄清,然后对比当天的照片来控制舆论,可凭着她现在和纪尽的关系,两个人连一句话还不知道能不能说的下去,就别提让他站出来帮忙了。

    况且他父亲从小就对他管得极严,从不准他弄出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来。

    “思思姐,那明显不是江昱清啊,拍照的人是怎么想的啊,我们要不要......”

    秦思知道她要说什么,烦躁地挥挥手,“白搭,找了第二天热搜也被撤下来。”

    常欣听不懂她说这话什么意思,只是她知道这会不能去触碰这祖宗的逆鳞,否则没什么好果子,于是只能把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

    被放在客厅沙发上的手机,在无数次的震动之后,终于在诺大的房间里响了起来,不用猜也知道是尤齐娜,抱着肯定会被骂的心态,秦思走了过去,接通了电话。

    那头,估计是因为太过生气,竟然没有立马就传来骂声,只是那极速的喘息,暴露了此刻对面人的心情。

    又过了一会,尤齐娜似乎准备好了,尖利又愤怒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来,“我说,秦思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我每天那么忙,还要给你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感情问题,你还真当我是你请来的保姆?”

    秦思不服气地顶了一句,“那不是江昱清。”

    “你说什么?”尤齐娜因为她这句话愣了一下,可明显没有相信,“哧”了一声,“你当我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

    两个中国人,又不是多顶级的流量,还非要跑到国外去开.房?就几天都忍不了?

    “我说了不是江昱清就不是江昱清。”秦思因为她不相信的态度,火了起来,最后竟然口无遮拦,“是炮.友,是炮.友行了吧。”

    说实话,尤齐娜也没怎么见过江昱清,只在一次颁奖典礼上远远的看过一眼,所以单凭一张模糊的照片还真不能断定那就是他。

    娱乐圈腌臢的事情她也看过不少,有的故意为了博取关注,谎造各种谣言的,有的又暗中使绊子,想搞死对家的,数不胜数,只有你想不出来,没有他们做不到。

    也许真如秦思所说那不是江昱清,只是有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故意混淆大众的视线罢了。

    “你等等。”她捂着手机话筒,对秦思说了这么一句,就拿起桌子上的座机,不知给谁打了个电话。

    大概10多分钟过去后,秦思听她在那头说,“江昱清前段时间不知道是惹着谁了,有人想教训教训他,你就被当了替罪羊。”

    这种情况秦思也想到过,可总觉得可能性不大,没当一回儿事,没想到竟然成真了。

    “操!”

    她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还没反应过来,尤齐娜却已经进入了下一个话题,“思思,你跟我说老实话,那男人是谁?”

    秦思拿着手机的手顿了一下,机身差点从手心里滑下来。

    她在和尤齐娜签约前是有过白纸黑字,明文规定的,恋情一定要让经纪人知道,这几年,兜兜转转她也交过几个男朋友,不过大抵都是一种玩玩乐乐的态度,尤齐娜自然也没当真,从来没有干涉过她。

    可这次却不同,她知道秦思虽然比较混蛋,但绝对不会随意带男人进自己的房间,她在自己卧室里什么样,她这个合作了几年的经纪人能不知道嘛?

    “思思,跟我说实话。”

    最后,补加了这么一句。

    秦思原本也没打算瞒她,好的合作伙伴就要坦诚相待,况且她们这一行确实也比较特殊些。

    把和纪尽的事情,除了毕业前的那一次疯狂举动,全盘托出,尤齐娜听着,突然有了另一个想法。

    娱乐圈近几年风头不像从前了,说什么有恋情一定要死藏着,又或者什么经纪人不准自己手底下的艺人谈恋爱。相反很多人都开始接受明星秀恩爱这一举动。

    如果这时候秦思的男朋友是个圈外人,还是个穿着制服的男飞行员必定对她在娱乐圈的形象百利而无一害啊。

    *

    纪尽在母亲柳慧岚的百般催促下,终于在第二天回了趟家,他父亲因为一个项目在外地考察,已经很久没回家了,树影斑驳下的小洋房,只有佣人和一只猫陪着柳慧岚。

    见他回来,柳慧岚很是高兴,烧了许多的菜,专门坐在旁边看着他吃。

    正从厨房里走出来,端着汤的柳慧萍看见这一幕,笑道,“姐,阿尽都多大了,你还当他是个小孩子看着他吃,回头该不高兴了。”

    柳慧岚笑笑,“我自己的儿子我爱怎么看,就怎么看。”

    一张平静柔和的脸上,因为这笑意带了些淡淡的皱纹,可她眉目温婉,笑容娴静,丝毫没有因为这一点岁月的痕迹而显得狼狈,反而添了一些经久沉淀下来的气质,显得人更加的漂亮。

    那种带着大家风范的漂亮。

    其实柳家不算富裕之家,相反,比之一直都是军.人世家的纪家还差了一大截,可姐妹俩长得漂亮,自然都找到了好的归宿。

    纪尽的父亲纪建盛没有走自己父亲的老路,选择了从商,人顾家,也不沾花惹草,柳慧岚跟着他的这一辈子还算舒心,就是因为事业心重,他长年累月的外出工作,很少会陪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家里经常是冷冷清清,见自己儿子回来,柳慧岚自然是格外的高兴。

    柳慧萍见状,还小孩子气,假装生气道,“姐,我看你一人在家,特意从大老远过来陪你,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好了好了,我跟你道歉好了吧?”

    ......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全然忘记了旁边的纪尽。

    纪尽沉默着吃完了这顿饭,就起身,“妈,阿姨,我上去睡一觉,你们聊,晚上的时候再叫我。”

    这时,两个说着话的女人终于停了下来,默契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点点头,由柳慧岚先开口,“阿尽,你坐下,妈有话要问你。”

    纪尽注意到她们的眼神交流,眯着眼坐在了刚起身的那个位置,知道这一顿饭是有备而来,心里倒也不疑惑她们接下来要说什么,只是好奇这两个人怎么会聚到一块了?

    一个过于安静,一个又年龄不小,却很爱玩,就算是介绍女人,也不该是她们两个商量对策啊。

    就在他凝神冥思的这段时间,纪母已经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耳坠,在手中轻轻摇了摇,“阿尽,妈前段时间在家里无聊,就将你常年不住的那个房子给打扫了一下,然后就发现了这个,能告诉妈妈这是哪个姑娘的吗?”

    她手中拿着的是香奈儿的经典珍珠耳坠,只有一个,可见是人不小心遗留下来的,一大一小的珍珠在灯光的照射下,有些陈旧,一看就是很多年前的东西。

    纪尽这几年不说带女孩子回家,就是连女朋友都没交过,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纪母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拿到明面上来问他。

    她看着自己儿子由冷淡,到明显从眼睛里流露出惊愕的神情,又到将那股子情感给压了下去,柳慧岚便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几年来,她不怎么出门就是连两三天的旅游都没有过,如果有女孩子来家,她一定会知道。

    等等,柳慧岚突然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缄口不言的纪尽,八年前的那个暑假,她确实出去过一段时间......

    听到这句话,姜临涛才回了神,有些傻乎乎地回,“哦,尽哥啊,刚回来,在屋里呢。”

    也不知平时在女人面前那样来去自如,游刃有余的男人这一刻怎么变得如此呆头愣脑。

    他侧过身,给秦思让了一条小道,似乎像是欢迎她进来。

    秦思这才将墨镜递给常欣,慢悠悠地往里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