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利安心中一阵发冷,轻薄的亚麻衣服被汗水打湿。

    他终于想明白了,那些消失的海盗们全都被用来‘修复’这艘幽灵船了……所以才会消失的无声无息。

    他不着痕迹的后退几步,仔细的观察着夹板,过了一会儿,他缓缓垂眸,有些事情不说出来很难被注意到,可一旦发现了一些端倪,立刻就能看出这艘船虽然依然很破旧,但比他们登船之前已经好了许多了。

    “有什么发现吗?”独眼龙不耐烦的看向杰德。

    杰德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这间房子里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这让他们心中的恐惧在不断膨胀。

    独眼龙越发烦躁,一记重拳砸在地板上,刚刚恢复了一些的地板瞬间崩裂,露出的大洞足有之前两倍大。

    朱利安嘴角抽了抽,感觉独眼龙刚刚作了个大死……

    很快,他的预感便灵验了。

    整艘幽灵船忽然激烈的摇晃起来,众人慌乱间返回了夹板,却看到夹板上,一个半透明的虚影在渐渐凝实。

    他头上戴着船长帽,脸上带着一个笑脸面具,这面具十分诡异,明明是笑脸,却偏偏在眼角下多了一滴红色的泪珠。

    独眼龙也不是傻子,眼看对方明显不是善茬,当然不能等他彻底成型,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直接动手。

    对方大概也没想到独眼龙这么果决,没有彻底成型的情况下硬吃了这一击。

    “围杀!”独眼龙可不讲究什么一对一,直接下令让手下一起上。

    所有人都从这个幽灵船长的身上看到了自己逃出生天的希望,一个个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

    朱利安也跟着一起动手,只是他并没有使出全力,反倒是在观察了一阵之后,开始打酱油。

    他施展出了正式骑士的实力,但术士方面却保留了很多,顶多是给自己加个魔甲术什么的,其他那些技能全部含而不发,留待一会儿使用。

    这名幽灵船长在凝聚成形的时候吃了个闷亏,现在缓过劲,抓着独眼龙一阵猛抽,朱利安觉得这家伙大概有点小心眼,吃了独眼龙的亏就一定要报复回来。

    被幽灵船长重点针对,独眼龙心里是又气又怕,对方的实力比他更强,却没有足够的智力来支撑,独眼龙相信,只要给他时间,拿下这幽灵船长不成问题。

    可偏偏这家伙就抓准了他不放,有时候宁可放弃对别人攻击的防御,也要和他以伤换伤,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独眼龙被对方的举动气的几欲吐血,找这么发展下去,不等幽灵船长死掉,他就要先完蛋了!

    眼见自己可能要陨落,独眼龙一狠心,一把抓住一名海盗朝着幽灵船长扔了过去。

    幽灵船长不管不顾的将那人劈成两半,独眼龙却也趁这个机会在他头上砸了一拳。

    幽灵船长似乎并没有受伤这个概念,也不会流血,但他在承受各种攻击之后,他身上那近乎实体的雾气会溃散掉很大一部分。

    时间一长,所有人都看出,只要将那些雾气彻底打散,这幽灵船长也就完蛋了。

    独眼龙的这个举动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虽说绝大多数的海盗首领都默认那些低级海盗就是一些消耗品,炮灰,可被人当做炮灰来使用,和被人扔出去挡刀这可完全是两种概念。

    前者不但有活下去的可能,还有升职加薪的机会,但后者只有一死而已……

    独眼龙见一招奏效,有抓起一个海盗扔了过去,如是再三,当他再次想要抓住一个海盗的时候,却忽然抓了个空。

    他环顾一圈,发现除了他的那几个心腹之外,其他的那些海盗都躲他躲得远远的,就连朱利安也一早闪开了,手上的攻击没停,却也没有向他靠近的意思。

    “你们什么意思!”独眼龙怒吼道。

    没了用来挡刀的海盗,他不得不承受起幽灵船长的巨大压力,说句话的功夫,手臂上就添了一道伤口。

    其余的那些海盗面面相觑一番默不作声,他们不敢忤逆独眼龙,可让他们就这么送死他们也绝对不想去。

    独眼龙气的要死,心里发誓等解决了这幽灵船长,就把这群混蛋全都吊死!

    一场激烈的战斗,才打到一半,成员们就已经四分五裂,朱利安在一旁看的好笑,果然这群海盗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别说什么互相配合,不在背后捅刀子就已经算是一个合格的队友了。

    再加上一个自私自利凶残暴戾的首领,这样的海盗就算没遇到幽灵船,迟早也会完蛋!

    因为独眼龙的举动,除了他心腹外的那些海盗在围攻的时候都开始出工不出力,他们也担心被独眼龙秋后算账,可他们更担心自己练秋后都等不到!

    没了这些人手的配合,独眼龙围杀幽灵船长的计划平添了许多的波澜,虽然最终还是把对方解决掉了,可追随独眼龙的三个正式骑士只剩下了一个,而他自己也失去了一只手臂,实力大减。

    幽灵船长消失后,在原地留下一枚精致的迷你轮舵。

    独眼龙双眼冒光的将轮舵捡起,轮舵迅速的融入他的体内。

    “哈……原来是这样……”他兴奋的狂笑起来,须臾过后又渐渐冷静下来,冷眼盯着其余那些人。

    所有人都知道他这是要秋后算账了,以朱利安对他的了解,他们这些人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朱利安并不是很担心,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这些海盗?

    他现在希望独眼龙越凶残越好,他越凶残,这些海盗就越害怕,他也就越容易煽动起这群人。

    没想到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男人大吼一声:“他受伤了!手下也只剩下一个,只要弄死了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了!”

    另外又有人跟着吼道:“如果现在不弄死他,他迟早会弄死我们!”

    “杀了他!”

    “杀了他!”

    简单的几句话便勾起了这些海盗的杀心,他们都是穷凶极恶之辈,之所以听从独眼龙的命令是因为他够凶,够狠,而且实力超群。

    如今他依然凶残,但实力却已经打了折,想想自己刚才得罪了他,这群海盗迅速得出了结论,只有弄死才是最好的结果!

    剩余的海盗大概还剩下将近十人,这十人能坚持到现在,无疑都是海岛中的精锐,他们的实力无限接近于正式实力,唯一的区别也不过是没能激活血脉力量。

    “你们敢!”独眼龙勃然大怒,他心里是想着以后找机会把这些人都弄死,但却决不允许这群人背叛他!

    在他看来,他的这些手下就是一群渣滓,一群废物,要是没有他,他们只能一事无成,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受了伤,这群人竟然就要反噬,简直是找死!

    双发的大战瞬间爆发,杰德好不容易从幽灵船长的手下活了下来,却在下一刻丧命于一名海盗的手中。

    朱利安也夹杂在人群中,碍于他过去‘凶名赫赫’,这些海盗都在不约而同的忽略他,因此也让他抓住了机会,发现了一个人才。

    “厉害啊。”朱利安脸上不懂声色,悄悄的在雷恩的耳边说道。

    雷恩是出了名的身娇体弱,武力值渣的一比,因此他只是拿了把匕首在旁边晃荡也没人说什么。

    雷恩沉默不语,试图装作没听见。

    朱利安却不想放过他:“真令人意外,没想到这船上还藏着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

    雷恩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往旁边躲了躲。

    朱利安立刻跟着凑了过去:“你不是雷恩吧?不对,应该说雷恩这个人压根就不存在吧?你这口技不错啊,学的是老查理和莽汉乔治?啧啧,要不是我亲眼看到乔治被幽灵吃了,说不定我也会相信了那番话呢!”

    雷恩:……

    他抽了抽嘴角,翻起一对死鱼眼,小声道:“你想干嘛?”

    朱利安眨眨眼:“虽然不知道你是哪方面的探子,不过不要紧,要不要和我合作?”

    “怎么合作?”

    “当然是弄死独眼龙。”朱利安翘起嘴角,语带不屑道:“相信你也看得出来,这群家伙现在是贪欲上头,这才敢和独眼龙死拼,只要稍微冷静下来,说不定就要和独眼龙讲和了。到时候,你这个挑拨离间的人,和我这个外人都要遭殃。”

    雷恩危险的眯起眼:“那你想怎么样?”

    朱利安弯起唇角,眼底浮现一抹杀意:“当然是你我一起出手,直接弄死他,避免他再给我们带来任何麻烦。”

    雷恩垂下眼帘没说话,但朱利安知道他这是同意了。

    他给对方释放了一个魔甲术,在雷恩震惊的目光中,召唤出自己的小鬼,并释放了一个火球术。

    小鬼的攻击力相当的惊人,所有人都以为小鬼的存在就是为了辅助治疗,从来没人想过,它的攻击力竟然如此强悍。

    雷恩同样也被小鬼的举动吓了一跳,但他很快便抓住了这个机会,身影一闪消失在空气中。

    朱利安目光微沉,他知道这个世界是存在刺客这种职业的,但他没想到那所谓的隐身技能竟然如此神奇,简直就像是直接从他眼前消失了一样。

    无论是朱利安还是雷恩,一出手都不同凡响,之前围攻独眼龙的那七个人已经死掉了一般,代价就是独眼龙的肩膀和小腹,各被刺穿了一个碗口大的洞。

    朱利安和雷恩的攻击对他来说是雪上加霜,被大火球糊上面孔的那一刻,他惨叫一声,翻倒在地。

    趁你病要你命!

    无论是朱利安还是雷恩都没有错过这个机会,而且他们俩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一种不那么光明正大的方式——毒!

    朱利安扔出一瓶药剂,绿色的玻璃瓶在独眼龙脚下炸开,绿色的烟雾迅速的将他环绕起来。

    雷恩举起臂弩,□□闪烁着黑黝黝的光芒。他拉开□□的时候满头大汗,显然这□□并非凡品,在□□射出后,仿若穿越了空间一般,直接出现在独眼龙的面前。

    朱利安的药剂让他体内的能量流动变得凝涩无比,雷恩的□□正好趁此机会直接要了他的命!

    当独眼龙被射穿头颅倒在地上的那一刻,他的双眼不甘的睁大,恐怕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死在那个他从未看得起的小人物手上。

    *  *  *

    欧文日记:

    最近又听到了不少关于那艘幽灵船的消息,那艘船的船长好像不太正常,明明拥有那样强大的武器,却整天去打鱼……

    你是渔民吗?

    我完全不明白这人到底在想些什么……真是不可思议!

    我对他越来越感兴趣了,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和他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