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穿书)我不需要金手指 > 17.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颂圣门有七座主峰,这七座主峰也自然而然的将颂圣门的弟子按照天赋分成了七部分。千机、御兽、成丹、百药、静女、万符和常胜七峰纵横交错,将一条灵脉簇拥其中。如今灵力稀薄,颂圣门居然能坐拥一整条灵脉,当真是得天独厚了。

    原本颂圣门的七峰之中并无灵脉,是九百年前此地忽然涌出了大股灵力,这灵力涌动了整整七七四十九日,方才沉淀成了一条丰沛灵脉。颂圣门本就是修仙界之中的大门派,得此灵脉更是如虎添翼,如今已然是整个修仙界中实力最强悍的仙门了。

    寒刃山则是颂圣门中极为特殊的存在,其他七峰顾名思义——千机峰主要是修行炼器之术的弟子,故而在门中时常被直接称为“炼器峰”、御兽峰日常饲养孵化奇珍异兽、成丹峰弟子主修炼丹、百药峰精通药理种植百草,和成丹峰乃是一座双子峰、而静女峰上皆为女修,万符峰全峰上下以画符入道、常胜峰上则是一群好战分子,会定期入世,以斩妖除魔为己任。

    从脾气秉性来看,常胜峰简直不能再对容九姝的胃口,而且按照颂圣门的故居,每一个颂圣门的弟子都需要在结丹之后选择自己日后修行的主峰。然而容九姝偏生就哪一座山峰也没有选择,而是自己选择了七座主峰之外的一座灵力并不算特别丰沛的山林开辟了自己的洞府。

    容九姝天生金丹,这其实不算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因为在她无自保能力的孩提时代,那简直和一块为其他人补充灵力的美味的小点心没有什么区别。

    更可怕的是,这块“小点心”还并没有父母在身边保护,而是被不知何人放在了颂圣门供奉的羲皇和娲皇像的手心。

    那一天的清晨,颂圣门的掌门如同往日一样亲自洒扫擦拭娲皇和羲皇的两座雕像,而后就发现了这个躺在娲皇手心之中睡得香甜的小小婴孩。

    颂圣门的掌门隐约感到这个小女孩生来不凡,但是他却并没有对外宣扬容九姝的来历,因为他很快发现,这个孩子虽然在颂圣门长大,可是她的成长经历并不允许颂圣门参与太多。

    这孩子天生就懂得修炼的法门,对于她来说,睡觉和呼吸的时候她都是在修习灵力。没有人教她法术,容九姝就仿佛生而知之,天生就会运用这些灵力——无论是她自己的雷灵力,还是其他的金木水火土各色灵力。

    颂圣门的掌门在发现了,这孩子正在走上一条和他们全然不同的、却可能更加艰辛的道路。而他们相识一场,他除了在容九姝幼小的时候给予她保护,不让她落到那些心术不正的人手里之外,并没有更多的能帮得上她的地方。

    无论是功法还是资源,容九姝几乎都没有用颂圣门的,甚至就连“容九姝”这个名字都是襁褓上早就绣好的,她生来便是金丹,此后更是开始近乎疯狂的增长修为,不足数百年的时间,就已经成为颂圣门中最为强悍的存在。

    后来,容九姝自十八岁开始便游走尘世与修仙两界,她对颂圣门近乎是有求必应,凡是掌门托付给她的事情,她总是会完成的很好。可是,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就是是容九姝绝对不会听谁的话,更不会拜在谁的名下。

    容九姝年岁尚小的时候颂圣门中就没有人知道该如何教导这样的一个弟子,而如今她成了分神尊者,也就的确也没有人敢自称是她的师尊了。

    师徒关系对于容九姝来说既陌生又新鲜,却偏生是所有人都认为的容九姝永远都不会沾染的一种羁绊——修仙将人的生命拉得极为漫长,可是谁都知道,容九姝在人间停留的世间恐怕并不会很久,“成仙”的过程对于别人来说是长久的等待与磨砺,可是对于容九姝来说,却仿佛只是一个过场。

    像是容九姝这样的人,在所有人的认知里,她都应该心中只有大道,而绝不应该为一个什么人停留。毕竟和那些寻常的师徒不同,所有人都觉得容九姝会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太短,短到根本不足以能教育出一个弟子。

    这是颂圣门之中默认的说法,容毅之也深以为然。所以他能接受自己无法成为他一直感激和尊敬的尊者的弟子,可是偏偏有一天,这种认知被人打破了。

    他就不明白了,眼前这个又丑又脏的小崽子,到底何德何能可以入尊者的眼?

    因为想不明白,所以容毅之的目光只能一寸一寸的从林楚身上刮过。然后他就发现,方才那只像是被吓坏了的小崽子一样缩在惊雷剑主身边的小孩子忽而冷冷的抬眼,竟然是毫不畏惧的冲着他瞪了回来。

    容毅之虽然身在千机峰,也是主要修行炼器之术,但是毕竟做了三百年寒刃山门徒,如今更是半个剑修。他的剑上实打实的沾染过许多邪祟的血,也终于使得他这一身杀伐之气颇为骇人。

    就拿他的亲传弟子段意乔来说,哪怕容毅之从未对段意乔横眉冷对过,可是段意乔却还是对自家师尊打心眼里敬畏。

    偏生不仅林楚这个被容毅之针对的小孩子丝毫不怕,就连在一旁的李修北都是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

    段意乔在一旁感受着来自他是师尊那边是凝结的空气,只觉得那位刚刚被惊雷剑主收入门下的林楚师弟尚不知如何,可是他的这位新鲜出炉的小师弟的确是真心有点儿......二。

    是不是天生少根筋的人看起来就会特别勇敢?段意乔快被自家师尊散发出来的威压弄得跪下了,转头却见到李修北还不知死活的想要往林楚那边凑。

    段意乔记得自己“可靠的大师兄”的人设,最终他还是捡起来了那浅薄的同门爱,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段意乔哆哆嗉嗦的拉了李修北一把,好歹让这个刚跨入筑基境的小师弟不至于被师尊散发出来的威压弄得内府激荡。

    虽然威压这种东西是可以靶向定位的,可是终归还是会波及周遭一些。若是非要类比一二的话……威压这种东西其实就和吃了大蒜一样,吃了蒜之后无论怎么小心掩饰,在一定的范围内终归还是会让别人发现端倪的。

    容九姝的修为比容毅之高了整整一阶,此刻也很轻易的就能感觉到来自容毅之那边专门针对她家小徒弟的威压。

    一个炼魂老祖对上一个六岁的小孩子,光是听着就觉得欺负人了。容九姝原本是想要打断这种单方面的碾压,不过看着林楚在发现她在看他的时候就飞快收敛眸中冷意,转而可怜巴巴的望向她的样子,容九姝忽然就觉……还是让毅之好生教训这个臭小子一下吧。

    容九姝没有想到,在此之后,她的日常居然不再是日天日地,而是变成了这个样子。

    ——徒弟每天都在装可怜辣我眼睛怎么破?容九姝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涌动着想要把这个小子揍成球的可怕情绪。

    在这以瞬间,容九姝彻底放弃了走温馨养成小徒弟的路线,转而准备开始先好生将这演技高超的熊孩子摔打一番。

    说好的甜宠呢?说好的最心爱的弟子呢?师父你快把你的剧本捡起来!

    林楚虽然没有将这样的质问说出口,可是那一幅泫然欲泣的表情简直活生生的把容九姝衬成了恶人。

    容九姝回给自己泪眼汪汪的小徒弟一个冷笑,转而威胁道:“憋回去的话你之后一个月还可以呆在常胜峰,你要是哭出来,为师现在就把你送到静女峰去。”

    林楚回忆了一下静女峰上那一群看起来个个温柔贤淑,可实际上却在暗搓搓的想要把他打扮成女孩子的仙子们,他不由的打了个哆嗦,并且飞快收敛了眼中虚假的眼泪,十分熟练的对自己师父讨饶:“师父我错了,还是让我去千机峰吧,我想容……师叔了。”

    颂圣门各峰之间的师承关系比较独立,所以大家默认的叫法就是以峰主的辈分为基准,而后互相称呼。如此一来,身为千机峰主的容毅之虽然是容九姝捡回来的,可是勉强也成了容九姝的师弟了。

    所以,容九姝有时候真的很不理解容毅之,好端端的她师弟不做,为什么偏偏想做她徒弟,以至于每一次都暗搓搓的来找她徒弟的茬儿啊?

    可惜容毅之就是个锯嘴葫芦,任凭容九姝怎么盘问,他都不肯说出其中原因。

    林楚被容九姝带上寒刃山的时候十分低调,可是他们师徒二人再怎么低调,“惊雷剑主收徒”这件事都足以在修仙界掀起轩然大波了。

    容九姝受够了自己的小徒弟成为颂圣门的“风景名胜”,人人都要过来围观一下的日子,索性设下禁制,直接锁了寒刃山的山门。

    没有人知道,容九姝这一道禁制其实是下在林楚身上的——他成婴之日,便是寒刃山门开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