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原来情深不浅 > 第726章 老来得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是两年,沈老爷子去世。沈昊松想把奶奶接到身边,但是却被老人拒绝了。沈林修带着奶奶住在北城,而沈昊松和沈思瑜在英国重操旧业,开了投资的公司。

  “思瑜小姐,你已经怀孕5周了。这段时间要注意加强营养,还有夫妻生活是绝对不可以的。”David语速放慢,一脸严肃的对沈思瑜交代着,然后手中的检查报告递到了她的手里。

  沈思瑜木讷着接过,完全缓不过来神,直到身上被拥的紧了,呼吸有些急促。沈思瑜才回头来看沈昊松。重重的一吻,沈思瑜的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丫头,谢谢、谢谢你……”沈昊松双滣顶在女人的头顶,微红着眼圈,此刻他找不出更华丽的言语来表达心情。

  David露出笑容,双手抱肩仰身靠在了椅子上。作为医生,沈昊松是他的成就,David更为能真正的帮助这对夫妻而浅浅的感动着。

  “记得定期过来做孕检,其他要注意的事情,我会让助手书面传真给你们。”

  David起身伸过一双大手,跟沈昊松牢牢的握在了一起。David擦过沈昊松的身体,一只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然后淡笑着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沈思瑜反应了好久,终于相信了眼前的一切。

  “我真的已经是妈妈了吗?”她仰头看沈昊松,眸子里也是充盈着晶莹。沈昊松揽着她的手臂松了一下,显得小心翼翼,他低头用鼻尖贴上了沈思瑜的脸颊,“丫头,我发现我此生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娶了你。”

  沈昊松心里喜悦伴着疼痛,因为他知道沈思瑜这几年真的很不容易。对外诸多的猜测,沈思瑜傻傻的不去解释,所以在丰城的商圈里,大家还是依旧认为问题是在她的身上。在内,沈思瑜放弃了她的事业,也丢下了她的母亲,这不是每一个女人都可以轻易做到的。

  胸口又是一阵收紧,沈昊松把额头顶上了沈思瑜的发顶,两滴眼泪夺眶而出。

  ……

  这段时间,沈昊松的喜悦是不言而喻的。隔三差五就以各种名义给国内的司振玄打一通电话,无论谈什么话题,沈思瑜发现,他最终都会把话风转到沈思瑜的怀孕事情上来。估计是司振玄前后两个千金给他打击太大,以至于沈昊松恨不得好好的报复回来。

  相比下,沈思瑜就没有那么好过。当初顾安童怀萱萱的时候,年纪并不大。而沈思瑜如今都奔三的人了,身体上总觉得笨笨的。尤其是肚子在五个月之后,她连弯起手臂够身后的头发都觉得吃力的要命。更别说弯下腰来捡东西。

  “你别动。”

  沈思瑜坐在梳妆台前放下了手臂,从镜子里看了一眼,沈昊松正急匆匆的朝自己走过来。

  沈昊松放下手里的公文包,动作十分熟练,他一只手托起沈思瑜的长发,另一只手摸了木梳,在后边自下向上一拢。木梳在女人的头顶一插,接过沈思瑜递过来的皮筋,三下五除二的卷了一个利落的发髻。

  沈思瑜就这么在镜子里看着他,如果不是发生在眼前,沈思瑜想象不到,曾经那么骜不驯的男人也会有这么温柔的一刻。

  怀孕之后的沈思瑜,变得丑了很多。好像整个人随着肚子里的小家伙一起发育,无论是胸还是整个身体。眼看就要六个月了,她已经完全摸不到自己的腰了。不仅仅这样,脸上浮肿着,全天都像是哭过一样,眼底红红的一片,又像是睡不醒。

  沈思瑜讨厌这么丑的自己,但是沈昊松却越看越喜欢。

  “要我说,头发剪了吧,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呢,我不在的时候,谁帮你梳头?”沈昊松低头,在沈思瑜发顶上轻轻一吻,动作极其的小心。

  “不剪!我这个样子已经够丑了,如果头发再剪了,我都会嫌弃我自己的。”

  沈昊松不想再劝,沈思瑜怀孕以来一直都嫌弃自己,无论自己怎么解释也是没用的,“奶奶说,看你这腰身,应该是个儿子。而且也不丑啊,很美。”

  沈思瑜转过身来,嘟着嘴有些不高兴,“为什么是儿子?我很想要一个萱萱和柔柔那么乖巧的女儿的!”

  生个漂亮的女儿大概是每个母亲的心愿,能一起穿漂亮的裙子,能一起聊一些八卦的话题,而且不都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是爸爸的小情.人?

  而且沈思瑜闲来无事的时候也分析过,如果生的是个儿子,保不齐要成为沈氏下一个接.班人,一想到早些年沈昊松那不可一世的嘴脸,沈思瑜心里就有点害怕。

  “不行!不行!一定要是个女儿!”

  “好,那就生个女儿。而且我听说女儿多半长得像爸爸,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沈思瑜歪头,一拳砸在沈昊松的胸口,“你什么意思?像我就不能放心吗?”

  沈昊松浅笑,“像你,找我这么体贴的老公。像我,找你这么温柔的老婆,像谁都好。”

  沈思瑜浅笑,把小脸靠在沈昊松的怀里,“好吧,那生男生女都是好的。”

  ……

  一声啼哭从手术室里传了出来,沈昊松一双手紧紧的攥在了一起,“生了。”

  沈昊松的心里突然有些异样。哪怕是在沈思瑜怀孕的这九个月里也从未有过。

  那一声稚嫩的,撕心裂肺的哭泣声,一下子牵了男人的心。

  就像身体被什么拽着一样,脚步自然而然就奔了过去。

  手术室的灯一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门被打开。

  “我老婆怎么样?有没有哭?”

  David摘下脸上大大的口罩,给了沈昊松一个会意的微笑。

  他接生过这么多的孩子,沈昊松是第一个,开口问的是孩子的妈妈。

  身为医生,他觉得沈昊松是个好男人。

  “放心,他们都很好。而且剖妇产都是打麻药的,沈思瑜现在应该还不知道痛苦,一会麻药过了可能会痛一段时间。不过都过去了,9个月她完成任务了。”

  沈昊松嘘出一口气,脸上神采飞舞了起来,“儿子还是女儿?”

  “儿子。”

  ……

  果然是个儿子,沈思瑜尽管也喜欢,但是心里还是不免有小小的遗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