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反派亲妈的锦鲤日常[穿书] > 19 第 1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锦西到了那, 就见汪有财在装货,翻斗车装货,运上一辆外省牌照的车上。

    “汪老板。”

    “哎呦方总”汪有财满脸堆笑, 简直把锦西当成送钱的财神爷, 恨不得把锦西供在案头上,他热络道“方总您来了要么我说你们五色鹿的毛线好呢, 您看这才多久的功夫您发来的所有货都卖得差不多了,这不, 还有不少外地批发商找我进货,只等你这边发货了。”

    锦西笑容如常“是吗那敢情好,我们发来的货都卖完了”

    “卖完了什么时候有新货”

    “是这样, 老板你得告诉下游批发商, 咱们这的货长期处于缺货状态, 要货得早点付定金预定, 否则出货时很容易被人一抢而空, 到时候要是没货可别找我。”

    “五色鹿卖得这么好, 肯定容易缺货啊我这就跟下面的人说,务必把方总的消息带到。”

    汪有财哪里还是前几天的语气简直判若两人。

    “对了,对于提前付定金预定的商家,我们会适量给予优惠。”

    “那敢情好”汪有财笑说。

    说话间,汪有财一直偷偷打量锦西, 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五色鹿竟然是锦西做的牌子, 这个小姑娘年纪轻轻, 从前他都没拿正眼去瞧,谁知却在短短时间内,做成了这么大的品牌,毛线生意虽然不如其他生意听起来那么高端,可他却比谁都清楚,眼下毛线是最赚钱的,他这一斤毛线加价卖能赚三十多,一天出几百斤毛线,一天就能赚好几千,虽然不是每天都有这个销量,可一个月几万是能赚的,这个业绩就是马海毛刚上市时,都不曾有过,而锦西并没有改变马海毛,只是在颜色上下功夫,就把同样的生意翻成花样做得这么成功,实在令人佩服。

    汪有财活一辈子,没见过这样的事,要说他一个月能赚几万,那锦西呢他观察过,她绝不是从广城进的货,而是自己染色配色,她赚的更多,那她的利润有多少五十一斤汪有财甚至不敢猜想,这几家供货商一个月能帮锦西赚十几万几十万,不,甚至更多

    一想到那个想都不敢想的数字,汪有财的心便扑通直跳。

    人和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他自以为自己混得很好,可他一把年纪了,却远远不如锦西这个小姑娘,真是不能比

    “方总,我们之前谈的独家代理的事不知道您怎么想”

    锦西沉吟道“汪老板,你要做的话也可以,但我只能给你本市的独家代理。”

    “那外地”

    “自然不可以,不过外地的商家愿意来你这拿货我们也不做要求,只是外地都会有自己的独家代理。”

    汪有财略一思索,当即同意下来,虽然少了外地的市场,可他没那么贪心,只要能把申城市场吃下,做了独家,于他而言,发家只是早晚的事,或许有一天,他能有数百万身家,或许他能乘着锦西这条大船,去更远的地方探探路。

    汪有财当即同意,和锦西签订了合同,合同上锦西对每个月的销售业绩有要求,指定了一个最低销售额,这个额度对汪有财来说不算特别难达到,如果夏天这种淡季能达到最低销售额,那么秋天之后的旺季更不成问题。

    现在都能卖这么好,秋冬天还了得汪有财越想越激动,竟不由得内心澎湃。

    签订了合同后,锦西收回了款项,便找广城那边订了货,广城那边工厂的货一滞滞销,哪怕知道隔着这么远,款项难收,却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就这样,新货正在不停朝工厂运输,仓库这边工人正日夜不停地做着包装布袋,而锦西也着手去准备商标注册的事。

    这日祁静去家里看孩子,很晚才等到锦西回来,她追上去问

    “你的生意做得怎么样了”

    “还行。”

    “还行是怎么样要不要我去求求我妈,让她帮你扩宽一下销售渠道。”

    锦西笑着看她,她感谢祁静的热心,可她深知,祁静和她的友谊是真挚的,哪怕她从未想过从祁静身上图什么,可祁静的父母未必会这样想,当然,他们不一定有恶意,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锦西不希望她和祁静的友情变质。

    “你有这个心就行,我这边挺顺利的,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是吗”祁静难免讶异,她难以相信锦西能把事情做的那么顺利,毕竟锦西跟她差不多年纪,她虽然已经步入社会,却对未来很迷茫,父母也没打算她真的能做成事业,只希望她人生安稳就行,可锦西不仅要养家糊口,还开始做事业,祁静难免觉得她对自己的要求太宽松了。“你这边的货要是不好卖,我完全可以找我妈帮忙的,其实”

    其实是可以走捷径的,祁静的母亲杨月华是大老板,她完全可以拿着毛线去公司里派发给员工,一个公司那么多员工,每个买几斤下来,一个公司就能销几千斤呢,祁静习惯了事事走捷径,早就忘记了靠自己做事是什么感觉。

    “真的不用了,祁静,我这边根本不够卖的,现在的问题是广城那边的货跟不上,工厂印染量跟不上,完全不够卖的。”

    这话说的祁静当即一愣,不够卖的怎么可能的,现在又不是旺季,毛线的生意有那么好

    “你还没看过我的货吧给你看看”锦西说着,把祁静带进屋子里,为了弄懂顾客的要求,锦西正在学着打毛衣,在她看来,只有自己打,才能明白女人的需要,才能懂得市场需要什么,自古至今,生意场上都是懂女人和小孩的商家得天下。

    锦西桌子上摆着二十多种毛线,祁静看得一愣,说实话今天之前,她一直以为锦西会抄袭其他名牌毛线,毕竟小牌子起步都是靠仿制大牌起家的,她甚至想帮锦西去港城看看,看那边流行什么给锦西带回来打版,祁静不认为自己的想法很可耻,在利益面前,她虽然不会做违法违规的事,可她也喜欢走捷径,应该说,是个人都是这样。

    可她显然估错了,锦西从头到尾就没想过仿制,不仅如此,她还走在了那些大品牌的前面,别的不说,那些大牌子,哪个能把颜色做的这么丰富的

    “这是包装袋五色鹿是你品牌的名字”

    “是啊,我正在申请商标,事实上,我最近打算多申请一些商标,以后留着备用。”

    “真是太好了这个包装看起来很高端,你知道吗锦西港城那边的商家都像你这样,很注重包装和形式,他们善于包装自己的品牌,热衷富裕品牌文化内涵,同样20元成本的东西,人家品牌包装起来能卖几百几千,我们中国的品牌就喜欢做得很乡村化,走量销售,我真的很佩服你,你是天生做销售的行家。”

    锦西笑了,她哪有祁静说的那么好她不过是从后世而来,多活了三十多年,又因为一直做财经记者,有了些许经验,前世她只是一个财经记者,混得不上不下,和大部分中年人一样,一直以为中年很遥远,等到的那一天,才知道,人生的十几年时间,不过是弹指须臾,而大部分人并没有如自己设想的变为英雄斗士,反而渐渐归于平凡。

    在锦西母亲嘴里,她这样拿着不高的工资,又没结婚的女人,简直就是失败。

    “你现在一个能出多少斤货”

    锦西比划了一个数字,祁静惊得瞪大眼睛,“那么多原先不是说”

    是的,锦西原先只预计一个月出货上万斤就不错了,可她现在改变了主意,她的心变大了变野了,她要在今年把五色鹿打造成国民品牌,她要让五色鹿在短时间内为她积聚人生的第一桶金。

    “锦西啊,我怎么觉得我跟不上你了呢你这个生意没做多久就做的这么火爆。”

    锦西也是运气好,不过是有这样的机会,又占据了先机,还有后世人对颜色的基本审美。

    “祁静,你要是想做的话,可以投一些进来。”

    祁静早就有这个想法,只是一直没好意思说,可锦西生意这么好,为什么要叫她投钱

    锦西像是明白她的想法,她笑道“之前就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怕做不成会让你亏本,没把握的事我不想做,也不想因为这点钱影响我们的感情,现在我这边很稳当,我想你投一些进来,咱们把摊子铺大,把毛线铺到周边省市去,找好代理,再找地推帮助代理做推广做活动,总之务必在今年冬天之前把品牌打响。”

    锦西扩张的速度快,她目前的资金远远不够,或许她一个人也能把生意吃下,可那样太慢太慢,再说哪个上市公司是一家控股的锦西的目标不在于眼前这点利润,她有星途和大海要去征服,祁静要是能投钱进来,她扩张的速度会更快,那是再好不过了。

    “你去想想,也可以去工厂和市场上打听一下,不过我只给你俩天时间,不行我就找别人。”

    “好好我知道了”祁静忙不迭应道。

    随着天气变暖,方锦南的腿渐渐好转,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方锦南做了大手术,医生说他的腿要适当做做锻炼,不能一直不动,否则另一条腿都会不灵活。

    找了个好天气,锦西带方锦南出去晒太阳。

    锦西推着轮椅来到花园,方锦北则带孩子去一旁的小公园玩,锦西刚站稳,就见一辆黑色奥迪停在门口,秦宴从车上下来。

    他似乎很喜欢穿风衣,一袭黑色风衣显得他又瘦又高,举手投足间有种别样气质。

    锦西很喜欢看男人穿风衣,不免多看了两眼。

    秦宴敏感地回头对视。

    “刚回来”

    “嗯。”秦宴看向方锦南问“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方锦南抓着单杠站起来,单腿站立,慢慢试着走路,他笑道“你们先聊,我自己走走。”

    秦宴最近似乎很少回来,自从锦西知道秦宴很可能是孩子的生父后,她便减少跟秦宴接触的机会,最近都不让孩子上楼找他玩,如果她的猜测是真的,那就不难理解孩子为什么对秦宴特别亲昵,对廖海蓉也接纳的很自然,小芝麻团虽说是外向的性格,却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可他们对廖海蓉和秦宴似乎天生就有好感,拦都拦不住。

    或许血缘关系真的是十分微妙的东西,锦西不得不感叹,兜兜转转,他们竟然缠绕到了一起。

    “上次听你弟弟说你在做生意,进行的如何了”秦宴问。

    锦西笑笑,语气不咸不淡“还可以,比不上大佬,却也能养家糊口。”

    “那就好。”秦宴俯视她一眼,莫名觉得这两天的锦西有些奇怪,或许是因为他这人特别敏感,对别人的情绪变化总是把握的很准确,也因此才能在商场上无往不胜,他就是觉得锦西跟前几天有些不同。

    是因为什么仅仅是因为廖海蓉误会孩子是他的人对于别人错误的认知,或许会有片刻尴尬,却不会出现这种表现,锦西也不像是个因为他是异形就避嫌的人,那么,原因何在

    当下,小芝麻团跑来了,俩人咯咯咯笑着,很远便听到他们的笑声。

    秦宴心里一暖,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每次面对这俩孩子,他总是心软的不像话。

    “亲蜀黍”

    “秦叔叔”

    在他们跑向自己的瞬间,秦宴打量他们的脸,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他忽然想起廖海蓉的话,廖海蓉说着俩个孩子跟他幼时很像,当时秦宴是不以为然的,孩子幼时应该都是一个样吧他和锦西连见都没见过,总不可能忽然冒出这么大的孩子来。

    可昨晚,廖海蓉那他幼时的照片给他看,秦宴在打量那张照片的时候,竟有瞬间的晃神,那一刻他以为看到了芝麻和团子,还是衣着提醒了他。

    他们跟他幼时真的很像,除了芝麻团的下颌长得像锦西,尖尖的,而他则稍显圆润,除此外,把他们的照片放在一起,很多人肯定分不清谁是谁。

    秦宴惊讶于这种相似度,是缘分还是别的原因为什么这俩个孩子会和他如此相似,而锦西努力划清界限的模样,真的不得不让人深思。

    他一边抱一个,把孩子抱起来。

    “秦叔叔,你给我们读英语吧”芝麻嘟着小嘴亲亲他。

    秦宴唇角微勾,很快另一边脸颊也得到了一个吻。

    “好”

    他就这样自然而然进了锦西家,锦西一直想躲他,眼下却是躲也躲不开,好在秦宴表情如常,看起来应该没有怀疑,说起来原身到底是怎么跟秦宴扯上关系的还是说她多想了总觉得应该找个机会去做个亲子鉴定,如果真被她猜中的,还可以提前想下一步的对策。

    趁她在厨房做饭的功夫,秦宴盯着小家伙问

    “蜀黍问你们一个问题,但是你们要小声回答蜀黍。”

    小芝麻眨眨眼,咧着嘴笑嘻嘻的,早已投入敌军怀抱。“蜀黍,我知道的都会说哦小芝麻记性最好了哥哥比我笨多了”

    团子“”

    实力坑哥没商量的芝麻完全没觉得自己的说辞有什么不对。

    “蜀黍问你们,你们爸爸在哪”

    小芝麻想了片刻,又看向小团子,小团子摇头,很认真地说“没有爸爸,外婆说了,不准找爸爸妈妈不喜欢”

    秦宴皱眉“你们一次也没见过”

    俩人齐齐摇头。

    “难道他没回去看过你们”

    又是齐齐摇头。

    秦宴问了许多问题,得到的结论出乎他的意料,他一直认为锦西要么是死了男人,要么是离了魂,否则不可能这么长时间完全不提她的男人,谁知从俩孩子的叙述中得知,锦西的男人根本没有出现过,俩个孩子从记事起,没有见过自己的生父。

    这可有些奇怪,他并不热衷于探听别人的隐私,只莫名觉得这事会不会有内情

    俩个和他长相相似的孩子,甚至被母亲认作是自己的孩子,这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他的猜测要如何圆场他是在什么情况下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又为何丝毫不知

    又或许,一切都是他的自作多情

    这孩子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秦宴思来想去,面上却丝毫不显,只在之后出差时,鬼使神差地给芝麻团带了两个玩具和几套英语书,他观察过锦西家里很少买玩具,却买了不少幼儿的英语书,她在给孩子做英语教育,秦宴不得不承认她的思想很超前,从前秦宴去港城出差,那边的孩子幼年都学英语,他也打算将来教导自己的孩子多门语言。

    孩子见到玩具很惊喜,又跳又笑,让秦宴莫名觉得满足。

    锦西的表情稍显复杂,似乎并不想他和孩子这样亲近,这让秦宴对自己的猜测有了几分把握。

    就在这时,祁静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杨月华不肯出钱给她做生意,很抱歉她不能入伙了。

    其实祁静很想跟锦西一起做,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锦西不是凡人,以后一定有大成就,奈何她不赚钱,花一分钱都要找杨月华要,而杨月华并不认为一个年纪轻轻地小姑娘,能在短短时间内,就把生意做这么大,当祁静跟她说这件事时,杨月华当即道

    “你什么都不了解就和人合作祁静啊,不是妈说你,你跟她才认识几天做生意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祁静被她说生气了,可她手头没钱,只有点零花钱,根本不够入伙的。

    祁静又说了很多,杨月华却咬定不松口。

    “才投资几万块钱能做几百万几千万的大生意不是妈说,这个锦西也太能忽悠了,做生意没她想的那么简单,你跟她做朋友可以,做生意这事还是算了。”

    不管祁静怎么说,杨月华都不同意。

    祁静跟锦西说这件事时,锦西也没说什么,她也想到了这种可能,杨月华不相信她是正常的,不过眼下锦西的资金回笼了一些,以眼下的资金情况,哪怕没人合伙,也能撑下去。

    “没事,合作不成,还可以做朋友。”

    锦西并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只是一件小事,成年人又不像孩子,今天不跟你玩明天又和好,她虽然有心把生意扩大,但合伙人可以慢慢找,如果她资金回笼的比预计快,不找也行,倒不是必须要祁静入伙。

    下面时间,她努力拉开秦宴和孩子们的关系,可孩子谁都不黏就黏秦宴,见到秦宴比谁都亲。

    有一次锦西给他们讲述父亲是什么时,小芝麻竟然鼓着嘴嘟囔道

    “要是父亲就是秦叔叔就好了”

    把锦西说的当时就不好了。

    其实芝麻团的父亲是谁都没关系,反而锦西和对方也没有婚姻关系,可问题是她真的不想扯出太多麻烦事来,尤其对方是秦宴这样的大佬。

    锦西的生意比想象中做的好,就在下面的一个多月里,锦西把生意铺到了周边城市,开春后毛线的销量有所下降,锦西让工厂推出赠送包,每买一包毛线可以送一小团别的颜色,送的礼物放在布袋里,一起销售,而送的线虽然不多,却足够织一副手套了,眼下很少有销售东西送礼物的做法,锦西的做法一推出,颇受欢迎,毛线的销量在短短两周内,开始攀升回暖。

    到了四月底,锦西算了一下,她已经进账了三百多万。

    二十多元的成本,七八十一斤的利润,锦西第一次得知,如此不起眼的毛线生意也能做成暴利行业,与此同时,锦西包下了某大厦的一层楼,做五色鹿的办公大楼。

    没有一个办公室员工,却包下整层楼,锦西的做法让人看不懂。

    没人知道,锦西远远不满足于现状,哪怕一个月能赚五百万,对她来说也是远远不够的,她要做的不仅仅是在华东地区销售五色鹿,更要在全国打响五色鹿的品牌。

    锦西的目标是在八月前,赚到两千万,而后扩张她的生意版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