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锦西的一瞬间, 牛露露以为自己看错了, 此次她装作冯江涛公司的员工陪她来梅地亚中心, 自以为见了大世面, 却不料方锦西竟然跟来了, 身边还跟着上次的那个男人,奇怪的是, 方锦西竟然坐在几人中间, 而那个叫殷杭的男人跟她说话时, 态度恭敬, 根本不像是她的金主。

    冯江涛顺着她视线看过去,皱眉道:“又是你那个老乡?”

    “她怎么来了?”

    “能来这肯定是为了招标,你知不知道她在哪家公司?”

    牛露露点头, 她深知这次的梅地亚之行,冯江涛是势在必得的,最近她听冯江涛打电话,知道冯江涛的公司出了问题,能否翻身只看这次是否中标了,牛露露当然希望金主能胜利, 却不料方锦西竟然来了。

    “我去打听一下。”

    牛露露说着来到锦西身边, 笑得意味深长:“你怎么来了?”

    “来玩玩。”

    “不是我说你,锦西啊你可是人不可貌相啊,我看你这架势,你已经混到了公司的高层?呦,这是哪家公司啊, 竟然让你做高层领导?”

    牛露露想着,锦西肯定是靠陪/睡混上去的,说不定她的金主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总,否则方锦西这样一个没学历没文化的女人凭什么坐在梅地亚竞标?还被几个员工小心翼翼地伺候。

    说完,还对锦西挤挤眼,状似熟稔地说:“不是我说啊,他对你不错嘛,能让你进公司任职,改天带出来见见?我们家老冯也喜欢结交朋友。”

    锦西头都没抬,语气略显不耐:

    “不用了。”

    “怎么不用啊?”牛露露说完,对锦西边上的员工道:“对了,你们公司老总呢?今天没有跟来?”

    殷杭和姜来表情复杂,俩人对视一眼随即笑得怪异,可他们似乎也被锦西传染了,一句话不曾辩解,但笑不语,把牛露露笑得莫名其妙的。

    被人用这种看傻逼的眼神盯着,牛露露莫名暴躁,当下皱眉道:

    “对了,锦西,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怎么想起来争标王了?”

    锦西没做声,牛露露又笑笑:“你别误会,我可不是探听底价,我就是对你很好奇,随口这么一问,我们家老冯,你知道的,是做保健品的,他这次就是来玩玩,也没当真,我们不是你的对手。”

    锦西笑得很淡,半晌才掀起眼帘,似笑非笑:“露露。”

    “嗯?”

    “你牙上好像有韭菜。”

    “……”牛露露到了洗手间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心里又气又恨。

    没探听到价格,冯江涛自然对她没好脸色,牛露露干笑几声,没探到又有什么关系?方锦西的公司并不是知名大企业,本来就没有竞争力,再加上方锦西这人没什么本事,她要是能中到标,那她牛露露还能睡处男了!

    招标会很快开始了,大厅内十分闷热,所有人都急了一头汗,到了正式开始的环节,所有人都盯着前方,在等央台的员工公布标底,锦西所找的代理公司员工坐过来,跟锦西说明情况。

    “我打听到冯江涛还有国内两家白酒公司的势头很猛,咱们公司的定价要不要再变变?”

    锦西摇头,这种定价方式看似寻常,实则很具考验性,如果仅是怕自家公司不中标就一直往上加价,那么加多少是个头?加到四千万?五千万?六千万?甚至几个亿?如此,标是中了,五色鹿也真的成了标王,可中标背后却难免被人嘲笑,前世就有标王高出第二名一个多亿,值得吗?锦西在翻看过往案例时,只难免唏嘘,中标是为了企业未来发展服务的,切不可本末倒置,锦西的定价完全是考虑了五色鹿未来一年的利润,觉得可以收回成本才放手一搏,如果收不回成本,那她要这个标有何用?陪玩?

    不,她没那么傻!

    “先稳住。”

    工作人员见状,不禁叹气,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锦西这么有把握,就好像这个定价一定能赢,可冯江涛等人也是势在必得的,万一他们出价更高该怎么办?其实锦西只要再多出个几百上千万,就可以稳拿这一届的标王,可她偏偏不愿意改动数字。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路迟正盯着锦西,他不敢相信道:

    “老大,你说锦西到底是哪个公司的?申城来的公司这次只有那么几个,该不会是做白酒的吧?要么是开商场的?都不像啊。”

    秦宴摇头,定然不是那些企业,只是不知道他的猜测是否正确。

    喜宴地产此次前来就是走个过场,这种广告对地产公司来说,效果不大,喜宴地产一向喜欢开发高端楼盘和商业区,有特定的客户群,并不是做广告就能把销量做上去的。

    很快,央台公布了各企业的标底,标底一路上涨,很快从两千万涨到三千万,所有人都捏了把汗,也着实没想到,第一届标王轻轻松松冲过了三千万。

    “这次标王肯定是和央台有长期合作的两家之一。”

    “你是说雁门酒和好太太口服液?”

    “可不是!这两家广告曝光率高,对这次竞标势在必得。”

    “就是个竞标,没什么稀奇的,跟平常广告有什么不一样?央台搞得兴师动众,就好像这标王有什么了不起?说到底还不是自己花钱上去的?羊毛出在羊身上。”

    “话虽这么说,这是第一届标王,没有前例,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就看这两家敢不敢赌了,几千万买个标王,我看不值!”

    议论声不时入耳,秦宴端坐着,手指不时在腿上敲着,看似在听旁人讲话,实则用余光看向锦西。

    今天的她似乎特地打扮过,修身的亮红色西装衬得她肤白胜雪,原本稍显冷淡的五官不禁染了春色,从秦宴这个角度能看到锦西似乎眉头紧皱,正努力思考着什么,浑然不知周围有多少双眼睛正在打量她。

    能来梅地亚的都不是凡人,锦西年轻漂亮,在一种中年老男人中,格外显眼,而她明显是公司的领头人,众人既有遐想又有好奇,想摸清这个年轻的女企业家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秦宴松开领带,莫名烦躁。

    一旁的路迟见了,疑惑道:

    “嫌热?不会啊!最近降温了,我这穿了西装都嫌冷。”

    “你?”秦宴冷瞥他一眼:“不能跟你这种肾虚的比。”

    路迟滞了下,气得要跳起来,他肾虚?他肾虚?他怎么就肾虚了?正常男人都冷得好吗?就秦宴这样的,穿着件骚里骚气的时装版黑气装,单衣一件,竟然热得直拽领带,这搞不好是阳气虚!

    路迟腹诽两声,当下,舞台上的主持人忽然惊呼起来:

    “雁门酒3102万!”

    全场哗然,三千多万!这是什么概念,哪怕再厉害的企业,这也是一年利润的几分之一了,哪怕雁门酒的销售额过亿,可除去七七八八,这三千多万也等于是一年的利润了,问题的关键是,夺了标王就一定能让销售额提高?这三千多万能不能回本还是个问题。

    雁门酒看出三千一百多万的高价,原以为标王已是囊中之物,却不料,很快有一家企业压过他们,雁门酒只翻了个泡,甚至来不及喘息,人们的视线便落到了出价3200万的企业身上。

    太快了!每一次出价对企业来说是都十分慎重的大事,在这,却只让众人的目光停留了几秒,雁门酒还来不及失落,就有人为他们报仇,这位出价3200万的企业很快被人挤下去,好太太口服液的冯江涛亮出底价,好太太的竞标价格是3288万!

    现场一片沸腾,好太太是央台老的合作伙伴,销售量一直很好,可不知为何从去年开始,好太太的销售额一路下滑,今年的销售额仅有去年的一半,为了重回巅峰,好太太也是拼了,给出了目前全场最高价。

    到底为止,众人开始喧哗,甚至有人站起来,好太太和雁门酒都出价了,这次的招标会也该结束了,标王毫无疑问就是和央台合作甚好的好太太口服液,不过这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好太太毕竟是保健品,保健品的利润高是众所周知的。

    “现在只剩来自申城的五色鹿公司还未公布竞标价格。”

    五色鹿?申城的?没人听过,就算有人听过这个牌子,也并没把这个小牌子放在心上,一个刚成立不久的品牌,如同那蹒跚学步的婴儿,众人年纪大的人见了只会说一句:“还年轻。”下意识会有俯视感,在场的老板多是见过世面的,立刻判定这家小公司根本不值一提,出价也绝不会超过冯江涛。

    说起来,五色鹿和现场大部分企业一样,不过是个陪衬罢了。

    这一次的标王已经毫无悬念了,必定是好太太无疑了。

    众人甚至开始恭喜冯江涛,冯江涛松了口气,眉眼间有了胜利的喜色,一旁的牛露露也急忙拉着他的胳膊恭喜,还说了一切讨巧话,冯江涛听了很高兴,没人能理解从巅峰回落的感觉,照此下去,好太太口服液撑不了好久,还好这次夺了标王,一旦广告铺向全国,好太太从城市深入农村,再赶上过年这个旺季,宣传一下过年送礼就送好太太,还怕好太太不火?

    冯江涛吐了口气,颇有扬眉吐气之感。

    然而众人道喜声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却见台上的主持人当下一怔,随即不敢相信地盯着纸上的竞标价格,随着他脸上表情的变化,众人的胃口也被吊足了,见过大世面的主持人露出这幅表情,难不成五色鹿出价并非大家想的那样?难不成五色鹿也给出高价?

    可别搞出这种乌龙,五色鹿这个牌子大部分人连听都没听过,怎么可能杀出重围成为黑马?

    主持人惊呼道:“来自申城的五色鹿公司!底价为3289!”

    众人哗然,随即才反应过来,这价格如同□□一般,使得在场所有人都议论开来,满场的哗然和不确定,满场都是不敢相信地议论。

    他们都没听过五色鹿,不过没关系,五色鹿已经站在标王的位置上,等着他们膜拜了,而五色鹿运气极佳,出标价格仅仅比第二名多了一万!一万!这价格出的太巧,一分钱也没浪费,这价格是怎么定下来的,竟以区区一万的优势赢了一向强势的好太太口服液?

    冯江涛的脸冷了,哪怕知道有人在拍他,他也顾不上面子,惊愕写在脸上,失落是显而易见的,原本是囊中之物的标王,竟然被人拦路夺走,而对方竟然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五色鹿?做什么的?是谁的公司?

    怎么会这样?

    冯江涛捂着胸口,依旧回不过神,牛露露是假装助理进来的,见他这样,急道:

    “冯总,您怎么了?”

    冯江涛缓过神,稳定下来,示意他们别再搞出动静了,他是要脸的,这副神态被人拍下,难免要有媒体大做文章,他很快回过神,和众人一样,笑着在坐席上搜索五色鹿公司,第一排似乎没有满脸喜悦的,应该没有坐在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

    而后冯江涛发现,牛露露的老乡方锦西坐的位置竟然传来欢呼。

    他有种不妙的猜想,牛露露的眉头也紧紧皱起,她甚至不敢去想,觉得自己真是疯了!难不成方锦西竟然是五色鹿公司的领导?不,没那么巧的。

    可当下,众人已经站起来恭喜锦西,而他们分明喊的是方总。

    方总?方锦西?难道方锦西是五色鹿的老板?

    牛露露再也笑不出来了-

    锦西没有太明显的喜色,红唇微抿,噙着公式化的淡笑,接受众人的道喜和握手。

    “像方总这样年轻漂亮的企业家可不多啊。”

    “恭喜五色鹿!”

    “方总是申城的?巧了,我也是申城的企业家,有机会咱们可以聚聚。”

    锦西一一应下来,她知道她已经拿到了进入这个圈子的门票,并将以此为跳板,站到更高的地方。

    与此同时,路迟怀疑自己听错了,他一脸玄幻的表情盯着秦宴。

    “我没听错吧?老大!锦西是五色鹿的老总!五色鹿你记得吗?就那个抢了我们标的那个啊!我当时还说要带人去砍她呢!谁知道竟然是她!”

    秦宴那双眼像是挂了钩子一样,直勾勾盯着锦西。

    “老大!我说话你听到没!锦西是五色鹿的老总!她抢了我们的标!”路迟就像个告状的小孩,希望家长能给点反应。

    谁知某位家长却轻描淡写道:“哦,抢就抢呗。”

    “…………”路迟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成了坏人,这就跟朋友被人打,而他急吼吼想要揍回去,谁知朋友却轻飘飘说了句“打就打呗,疼在我身上,甜在我心里。”

    我去!路迟被自己的想象力惊到了,他再次看向秦宴,还好秦宴恶心得还没那么明显,面上依旧如常,乍看下就是还是那副谁都不看在眼里,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老男人。

    秦宴来到锦西身边时已经是几分钟以后的事了,彼时锦西身边围满了人,全场所有老板都来公司,双方互递名片,锦西感觉到了来自各大老板的善意,也察觉到老板果然不是一个容易当的职业,你看人家的老板,多有说话艺术,几句话就把善意传达了,把五色鹿说成天上地下少有的企业。

    不过锦西也不说吃素的,现场气氛很热烈,秦宴就在这时来到她身边,远远闻到她身上熟悉的玫瑰水味道。

    锦西很喜欢用这个品牌的玫瑰水,这几乎是她标志性的味道,不算浓郁,却每每觉得有千朵玫瑰在她身旁绽放,秦宴靠近一些,轻声说:

    “恭喜!”

    锦西一直在和别人握手,握了上百下,下意识伸出手。

    她的手纤细素白,白得好像上等工艺品,秦宴轻触她的手,软软一握,随即一个力道,等锦西反应过来,她已经撞进对方的怀抱里。

    触不及防。

    可当下这一切似乎又没什么不妥,见到对方中标,高兴之余给个拥抱,很自然而然,因此连锦西的员工都忍不住高兴。

    连喜宴地产的秦总都给方锦西面子,以后五色鹿的路可谓越走越通畅。

    殊不知锦西却没那么乐观,怎么都觉得这一抱不寻常,对方的不怀好意都写在脸上,偏偏周围人毫无察觉,还笑着鼓掌。

    “…………”

    锦西抬头,就见秦宴单手插在裤带,眼里带着浅淡的笑意,道:

    “恭喜,方总!”

    路迟这个神助攻,还在一旁多嘴:

    “这是我们喜宴地产的秦总!方总认识一下!”

    锦西噎了一下,偏偏五色鹿的姜来不知道锦西认识秦宴,还在一胖催促道:

    “方总,这是喜宴地产的秦总,您快打个招呼。”

    锦西默然片刻,面无表情地转了身。

    于是,人们很快议论开来,说这个五色鹿的方总真是得道了,竟然敢藐视喜宴地产的秦总,而秦总竟然还一点都不气,淡定地收回手便和别人应酬了!

    不得不说,秦总真是老板们的楷模,心胸宽大,有容忍力,尊重女性,细枝末节全然不会往心里去,是我等学习的楷模!-

    锦西若是知道别人这样议论她,只怕会吐血。

    她当然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她的,可她也不必知道,就在次日,默默无闻的五色鹿被推到了浪尖上,在央台的把关下,全国媒体一致花费大篇幅来报道标王的事,全国所有媒体都在讲一件事,哪怕放在后世也是不得了的,更别提这是1994年,是央台和几大报刊媒体把控媒体的94年,新闻一出,全国民众都知道,有个叫五色鹿的毛线公司成了央台第一届标王。

    放在后世,这样的一幢新闻只够在搜索平台的热搜上挂上一天的,可这时,央台给出足够的资源,车轮式地宣告这一消息,再经过其他媒体添火,五色鹿夺标的事被渲染的十分传奇,就连锦西的创业经历也被拿出来剖析,年轻美貌的女老板,带着一千元来申城创业,为了让全国人都能穿上更为温暖的毛线,她呕心沥血,每日在工厂做调研,和工人混在一起,终于研制出比一般毛线更暖和的马海毛毛线。

    而这毛线的特点是什么呢?

    每条新闻都从数个方面剖析,远远比锦西给出的新闻通稿还要牛逼,把五色鹿夸得世界绝无仅有,光看那报道,锦西都以为她是在做一项慈善事业,完全不收钱的那种。

    在市场经济初步成型的年代,许多规章制度不健全,政府如果对企业持推进作用,就会被认为是推动改革,否则则会被人认为不作为,不支持国家建设,申城领导知道消息后,也给予不少支持,申城报纸更是大肆渲染,把申城说出一个梦想之城。

    总之,这一切出乎所有人意料,没有人想到,仅仅是一个标王,竟然带来如此大的荣耀,也没想到,事情会发酵得令人难以想象。

    一夕之间,五色鹿名扬海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