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以妻为天 > 第31章
    皇宫里虽然戒备森严, 但夏唯将神识展开, 整个皇宫的岗哨布置她便再清楚不过。从宫墙上翻下来, 成功避开巡视的卫队, 直接抓住一个护卫问出了内库的地点。

    对于夏唯来说, 得到药材的过程十分顺利,没有惊动任何人, 直接便取走了两味药。

    取了药后, 她本想即可就出宫, 却想到夏沂提到的道长, 她略一沉吟,准备看看这个所谓的道长到底是何方神圣。

    因为有神识,夏唯很轻松就知道了道长所在的地方。

    “国师正和陛下在炼丹房里。”被神识控制的护卫知无不言。

    “带我去。”

    跟着护卫, 夏唯很快就到了皇帝炼丹房的外面。

    抹除了护卫的记忆,夏唯将神识覆盖到炼丹房里面。

    只见一个着明黄色的中年男子站在一个巨大的药顶旁,看他的气势,应该就是所谓的皇帝了。他身边还有一位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儿,穿着一身道袍。

    “国师,这炉药什么时候可以练好?”皇帝望着药鼎, 眼里满是炙热。

    “陛下, 好药难得,第一炉药需炼制十天,这炉药则要十五天。”老头儿摸着胡子很是从容道。

    皇帝听了有些失望,喃道:“还要这么久。”

    “陛下,修炼一途, 心急是大忌。”这位国师似乎对皇帝并没有那么尊敬,这句话甚至还带着些冷意。

    皇帝却特别吃这一套:“是,是朕心急了,还望仙师切莫怪罪。”

    老头儿缓和了脸色:“陛下何出此言,我们师门是这方世界最后的修炼门派,我师门已经去了仙界,留下我传承师门,顺便寻找天资卓越之辈,务必使这方世界的修炼传承不会断绝。陛下是本道几百年来寻到的天子最卓越的人。”

    不等皇帝激动,这道长又道:“可惜啊,如今这方世界灵气隔绝,想要修炼有成,挣脱这方世界的束缚何其艰难。本道实在不人心见陛下如此卓越的天资被埋没,所以才用了这个法子,对您没影响,就是有违天和啊!”这位道长说着叹息了一声,脸上带着悲天悯人的神情。

    “仙师,切莫如此认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若朕能修炼有成,挣脱这方世界,让此地重新焕发生机,这才是天下万千苍生的福祉。”皇帝似乎十分怕这老头儿因为所谓的有伤天和而中断炼药,忙安抚道。

    夏唯在外面听得皱了皱眉头,这老头儿怎么会知道灵气?

    她将神识延伸到药鼎里面,才发现里面竟全部是猩红的浓血,而让夏唯吃惊的是,这老头儿竟然没有胡说八道,药鼎里面加了阵法,辅以万物生血,这分明就是她一开始弃用的修炼方法。

    这法子的确可以修炼,而且前期十分迅速,但却需要抽尽万物生机,想要修炼有成,就算只到金丹,恐怕也需要将这方世界所有的生机都掠夺干净。而且按照这种掠夺的方法修炼的人,没有一人成功过,后期无比走火入魔,成了行尸走肉或是别人的傀儡。

    难怪城郊会出现干尸,原来被吸了的血全部到了这里。

    夏唯将神识放在皇帝和老头儿身上,发现老头儿已经是炼气三层的人,而皇帝竟然也有了炼气一层的修为。

    用这种方法,想要达到这种修为,被他们吸干了血的人数恐怕已经不下一万了。而随着他们的修炼,以后要用到的活血只会成倍的增长。

    纵然夏唯没有多少怜悯之心,但她心中也有自己的坚持,对这种掠夺他人生机,只为成就自己的邪恶修炼方法自然十分不屑。

    夏唯眼底冰冷,她凝练神识,将皇帝和老头儿查探了一番,发现他们二人都的的确确是这方世界的人,那这样的修炼方法老头是从何得知?莫非真像他说的那样,这里还有修炼门派的传承?

    夏唯虽然暂时没有修为,但她的神识可是经历了千锤百炼,半步主宰的时候,她的神识能够覆盖一方宇宙,直到她将神识收回,老头儿和皇帝都毫无察觉。

    夏唯决定先不打草惊蛇,她直接在那道士身上留了一个印记,不管这道士身后是真的有修炼门派还是别的什么,她迟早会知道的。

    若老头儿身后真的还有人,她现在没有修为,贸然动了这两人,肯定会引起老头儿背后人的注意,她还没有开灵脉,现在不宜多生事端。

    夏唯再冷冰冰的看了眼老头儿和皇帝,悄悄退走了。

    皇宫宫闱重重,夏唯用神识开路,忽然看到了朱旭。

    朱旭在一座荒废的宫殿角落里埋着头。

    夏唯心念一动,身体几经升落,便已经到了朱旭身边。

    她站在朱旭身后,朱旭却没有丝毫察觉,他蹲在地上,眼神淡漠,正用一把锋利的小刀不断的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出细细密密的刀痕,有的见了血,有的只去了一点皮。

    夏唯放了一缕神识在朱旭身上,这会儿她清晰的感受到朱旭的情绪十分阴抑。夏唯抱着双臂,轻轻靠在了墙上 ,饶有兴趣的看着朱旭埋头“自残。”

    朱旭最后一刀划的很用力,刀已经嵌进了肉里,猩红的鲜血顺着手臂滴答在地上,朱旭没有觉得痛苦,反而嘴角挂着一抹满足的笑。

    他十分相守的看着血不断滴落到地上。

    等欣赏够了,这才熟练的给自己草草坐了一个包扎,然后站起来转身准备离开。

    他一回头,夏唯靠墙抱臂望着夜空的样子便猛地闯进他的视线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朱旭下意识将还沾着血的刀藏到身后。

    夏唯看一眼朱旭,”道:“我都看见了,你还藏什么?”

    “你看见了?”,朱旭面色一变,迅速阴冷下来:“既然你已经看见了,那本殿可留不得你了。”

    夏唯哧笑一声,“怎么,你想对我动手?”之所以没有生气,是因为朱旭虽然表面上很凶狠,但心里却十分彷徨无措,还有秘密被人发现,怕被她厌恶的小心翼翼。

    朱旭一顿,自嘲的笑笑:“没错,我忘了你的本事了。”他抿抿唇,装作十分从容道:“看见了又如何,反正我在别人眼里也不是一个正常的太子。所以,你也觉得我不正常吧?”问完这句,他双眼一错不错的盯着夏唯,生怕在夏唯脸上看到一点儿嫌弃。

    夏唯疑惑的嗯一声:“你喜欢用刀划着自己玩儿,有什么不正常的。只要是人,谁还没点儿自己的癖好。”她是真的这么觉得,修炼界的那些人,怪癖多了去了,朱旭用小刀划自己的手臂,和那些人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至于为什么她的声音比平日柔和,大概是因为月色太温柔的原因吧,浑身沐浴着清凉的月光,似乎让她的心也比平日里柔软。

    然后夏唯便看见朱旭眼里乍然绽放出极明亮的光,他竭力绷住脸,不让自己笑出声,装作十分平常的将刀子从背后拿出来,脚步轻快的走到夏唯面前:“夏姑娘,本殿我觉得你说的十分正确。人生在世,谁没有点自己的爱好。”他知道,夏唯可不会说谎,她这么说,定是这么想。

    他知道自己不正常,他就像正常人的异端。可夏唯就像看见了一件最平常的事一样,没有异样,没有嘲笑,甚至没有惊奇。

    夏唯嗯一声,淡淡点了点头。

    夏唯这一声极平淡的嗯,却勾的朱旭心脏狂跳,沐浴着月色的夏唯,似乎连脸上的疤都对他有莫大的吸引力。

    “夏小姐,我将这把刀送你如何?”看着夏唯,朱旭声音不自觉柔和,他将还沾着自己的血迹的刀递到夏唯面前,“看,这血的颜色多么漂亮。”一想到夏唯会将沾着他血迹的刀带在身上,他就兴奋的浑身发抖。

    他双眼紧紧盯着夏唯,自己伸出舌头一下一下,缓缓舔着刀上的血迹。

    夏唯皱眉:“ 你弄这么多口水在刀上,我还怎么用!”

    朱旭一听,再也绷不住笑,他忙用袖子将刀擦干净,郑重道:“我会将刀弄干净再送给你,到时候你可不能不接。”

    夏唯嗯一声,这刀看着锋利无比,拿去给桃红削水果也不错。

    朱旭闻言,本来狭长的双眼这会儿却弯成了一条线,嘴角带了点儿羞涩的笑意:“我会尽快给你的。”

    “我不着急。”夏唯不在意道,想到刚刚看见的那一幕,她便出声问朱旭:“宫里来了一位道士,你可知道他的来历?”

    听到道士,朱旭眼里划过一抹厉色:“不知道他的来历,据他自己说是来自一个什么神秘的门派,那老头儿有些本事,我曾亲眼看见他用了不知什么手段,一个人将五百多名禁军打倒了。皇上”说到这里他一顿,还是没有改口,“自此以后,皇上便十分信任这个道士了。”

    夏唯听了倒是不稀奇,一个炼气三层的修士,打倒五百多名凡人的确十分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