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鲸落在深海 > 58.Chapter58:安全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不觉, 一个月的假期正式结束了。

    鹿晓重新踏足SGC, 顿时感受到了身周微妙的气场。要不是实在锋芒在背, 她几乎都要忘记了自己在曾经是腥风血雨的女主角。

    ——都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普罗大众的八卦热情竟然还没有消散吗?

    鹿晓闷头进到电梯。

    电梯里已经有几个女生,看见鹿晓打招呼:“早上好, 鹿晓。”

    鹿晓:“早……上好……”

    女生们笑起来:“晚上我们基因部的聚餐,你跟郁教授来吗?”

    鹿晓:“对不起,我晚上还有些私事……”

    女生满脸可惜:“哎呀, 真遗憾。”

    电梯到达七层, 女生们走出电梯。

    鹿晓独自留在电梯里上行, 透过电梯的镜面看见了自己僵硬的脸。

    SGC的未来科学家们个个心高气傲, 对她这个“走后门的文科生”可是从来都当一团空气的。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太阳从西边出来的事情还不止一桩。

    鹿晓在办公室门口看见了行政主管善芳。今天的善芳看见她的眼神都要比往常亮许多,热情地朝她招手:“鹿晓!早上好!”

    “早……”SGC现在流行问早安文化吗……

    善芳笑眯眯道:“我刚才还在跟郁教授说, 他的办公室里实验器材比人要多, 可能不利于文案创作的发散环境, 所以上层商量着为你开一间新办公室, 你对办公室设施有没有什么特殊需求?”

    “啊……”鹿晓一头雾水。新办公室???

    “对呀,以助理身份确实不合适,不过如果是以协科代表或者蓝象工作室SEO身份的话,你确实应该要一个独立办公室。”

    “……”

    鹿晓终于明白了过来。一个月不见, 她在SGC的身份已经从关系户和莫名其妙的文科生, 变成了金主爸爸方的高层代表, 怪不得刚才都能被邀请进入科学家们的聚会了。

    她越过善芳的肩膀看见了郁清岭。

    他显然是刚刚给那盆可怜的绿萝洗完澡, 手里还抱着花盆, 苍翠欲滴的绿萝叶子映衬着他雪白的制服,显得他脸上木然的表情格外落寞。

    ——是因为善芳提了新办公室的事情么?

    鹿晓发现自己对于拿捏郁清岭的情绪越来越轻车熟路了。

    “不用了。”鹿晓对善芳摇头,“我的身份就是郁教授的助理,这是我的工作,不用特殊对待的。”

    “可是……”

    “而且我很喜欢我现在的办公环境。”

    鹿晓看了一眼郁清岭,果然发现他脸上阴转多云,顿时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善芳身为行政主管,是SGC少有的人精型人设。她看见鹿晓的表情,飞快反应了过来,跟着笑了起来:“也可以,年轻人还是要有沟通环境比较利于个人进步。”

    这个个人进步当然是指感情进步。

    鹿晓装作没听懂,一路目送善芳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一回头,发现郁清岭还是抱着绿萝站在门口。坚强挺立的绿萝叶子尖尖挂着一粒粒饱满的小水珠,承受不住重力的小水珠就落在他的白色制服上。

    鹿晓微妙地……被萌到了。

    她一本正经地走进办公室,关上门,伸出指尖戳了戳郁清岭的脸。

    “你也会发呆啊。”

    郁清岭的眼睫眨了眨,忽然低下头凑近。

    鹿晓完全没有防备,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嘴唇上忽然弥漫开柔软温热的触感。等她反应过来那是郁清岭的唇时,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

    鹿晓怀疑自己会晕过去,因为全世界的空气都好像被抽了个干净,每一次呼吸都带来更多的晕眩感。直到门外走廊上遥遥传来脚步声,鹿晓慌慌张张推开郁清岭。

    啊啊啊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鹿晓懵圈的脑海里反反复复闪烁着弹幕:这下是真的完完全全的八千万了……

    郁清岭的唇上留着一点晶莹的水渍,气息微喘。

    眼睛却是亮的。

    “就算是八千万细菌交换我也……”他睁着湿漉漉的眼神,低声问,“你不喜欢吗?”

    “……”这让人怎么回答?

    鹿晓面红耳赤不做声。

    郁清岭大概是误解了她的沉默,他沉静的脸上带着一点点落寞,像极了被抛弃了的小狗。

    郁清岭他,是不是有点缺乏安全感呢?

    上班时间,鹿晓悄悄打开了搜索搜索引擎搜索“恋人缺乏安全感应该怎么处理?”出来的答案五花百门,大致上是教男性如何安慰女性,具体方法是“买一幢大房子,给她布置一个温馨的家,把工资大权都交到她的手上,带她见家人和朋友,并且公开恋情给她名分”。

    于是鹿晓一整天都在考虑,难道买一个房子给郁教授?

    可他显然也不差一套房啊……

    上缴工资就更不实际了,她三千块的实习期工资连他零头都不到……

    鹿晓百思不得其解,晚上把商锦梨从房间里拖到了客厅,毕恭毕敬地倒了一杯酒,请教她现在这个局面怎么破?

    商锦梨听完鹿晓断断续续地叙述,发了一会儿呆,抱着抱枕在沙发上笑得前俯后仰。

    “我有没有听错?你为什么要给男人安全感啊?”修炼成精的老妖怪商锦梨长吁短叹,“女人的长久魅力在于永远不要让男人产生安全感,不稳定的感情能够带来最大的新鲜感与持久的保鲜度。”

    鹿晓?辶常骸啊??艚淌诤推胀?腥瞬灰谎?!

    商锦梨恨铁不成钢:“每一个热恋期的人都觉得对方是独一无二的,事实上其实所有男人都一样。”

    鹿晓:“你这是以偏概全。”

    商锦梨:“好啦,知道你家郁教授是清心寡欲不染凡尘高岭一枝花。”

    鹿晓抱大腿:“大神求带上路。”

    商锦梨眼波流转,搁下手里的红酒,忽然抓住鹿晓的肩膀往沙发上一按,伸手撕她的衣领。

    鹿晓慌忙挣扎:“喂商锦梨你干嘛——”

    商锦梨身高一七五,不费吹灰之力压制住了一六零未满的鹿晓,把鹿晓的睡袍撕成的开衫,满意看到鹿晓露出了肉色的内衣和粉红色的内裤,然后长长叹了口气。

    被莫名其妙地吃了豆腐的鹿晓,手忙脚乱裹好睡袍。

    商锦梨淡道:“教你个最简单的方法。找个机会买一套情趣的,配个性感的睡衣,然后把人约出来先喝酒再谈情,你愿意给多少给多久安全感都可以。”

    鹿晓:“…………”

    ……这突如其来的车。

    商锦梨的“社会”建议,其实并不符合现实,因为鹿晓现在其实忙得快要飞起来。

    白天要上班,晚上要跟设计师讨论智汇中心办公室的装修方案,连轴转了两个礼拜后,鹿晓惊喜地发现体重居然可喜可贺地下降了5斤。

    真是人生的意外馈赠!

    鹿晓对装修起了极大的热情,每个隔天的午后都准时拎着饮料去犒劳装修团队。一来二去,她跟装修团队的师傅们混了个烂熟。

    装修团队的泥瓦匠是个年轻的小师傅,每次收工时都摘下手套,都会去仔细洗一遍,然后小心翼翼地把一个素圈戒指套在无名指上,等到下次开工的时候再取下来,收工时又戴上,如此循环往复。

    鹿晓看着觉得有趣,问他:“每天都要摘三遍,你为什么还要戴着它?”

    小师傅红了脸,说:“因为我结婚了,媳妇喜欢看我戴着戒指。”

    鹿晓打趣他:“看不出来你还挺受女孩子欢迎啊。”

    小师傅头摇得像拨浪鼓:“这跟受不受欢迎没关系,结了婚的男人,就应该拿出自己的态度。”

    鹿晓一怔,忽然想起了郁清岭的戒指。

    小师傅没有发现鹿晓走神,他把戒指戴回了无名指,然后来来回回调动位置。

    对上鹿晓好奇的目光,小师傅又脸红了:“半年回一次家,媳妇看见我手指上戴过戒指的地方有个白圈儿,就知道我平常都戴着,她就觉着有安全感,就高兴。”

    鹿晓定睛一看,果然看见他的无名指上某一截的皮肤颜色要比其他区域白。

    她被这一截淡淡的白戳了一下心。

    当初郁清岭刚求婚的时候,她被吓着了,就把戒指藏在了办公室的抽屉里。后来则是因为时间真是太久了,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忽然戴了。可是郁清岭的戒指却是从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停在他的中指上,从来都没有摘下来过。

    她好像……确实还没有给过他任何安全感。

    鹿晓打定注意不做个渣滓。

    第二天她早早到了办公室,蹲在办公桌前,用力伸手往抽屉的内部,终于如愿以偿的摸到了收纳纸盒。纸盒原本属于那个没有送出去的异形手办,她发现自己之前戒指套在了那个叫皇后的异形的尖脑袋上……

    ——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鹿晓?遄帕嘲纬鼋渲福?阉?髟谧约旱奈廾?干稀

    下一秒她的身后响起了开门声,郁清岭抱着厚厚的文件路过她的办公桌,把一份文件放到她的桌上道:“参与曦光计划的实验体昨天的体检报告,需要录入。”

    工作状态下的郁清岭,依旧是那个冷静的郁教授。

    “好。”

    鹿晓的指尖在键盘上飞速跃动,无名指上的钻戒闪动着璀璨的光芒。

    郁清岭却好像没反应,他俯下身,指尖在鹿晓的EXCEL表格上滑动了几处,道:“实验进入新阶段,病例跟踪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调整,要在实验体重启实验之前完成整理和录入。”

    “……好。”

    他没有注意到吗?真的看不见她今天戴了戒指吗?

    鹿晓想入非非,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结果一抬头,发现郁清岭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她透过显示器的侧边偷看他,发现他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半毛钱喜悦,更没有她想象中的开心得像小鹿的湿漉漉的眼神,整张脸一本正经地像是在执行公务……

    鹿晓很失落。

    一失落,她的工作效率就会下降。

    无心工作,只想刷微博。

    网络时代的消息更迭飞快,她的个人微博做回了尽忠职守的文学博主人设,微博上郁教授超话重新聚集了一帮迷妹欣欣向荣。一个月前的那一场腥风血雨好像已经是上个世纪的战乱一样,悄然地被遗忘了。

    超话里偶有几个人提起“衣品不佳女跟郁教授一点都不配”,也被人群嘲“都什么年代了,就许有霸道总裁的落跑小娇妻,不许有霸道千金的帅教授吗?”

    因为钱多而立起人设的霸道千金鹿晓,哭笑不得。

    鹿晓刚想要关微博,微博右上角忽然冒出了一个黄色信息条:有新内容@您。

    她还来不及反应,那个数字迅速在叠加,10、30、90、150……鹿晓对一个月前发生的舆论事件还心有余悸,现在这个局面有点不敢点小黄标,心脏都快要受不了了——老天啊,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

    @数还在拼命增长,十几分钟内到达了一千。

    鹿晓破罐子破摔点击通知,发现所有的@都源于一条微博。

    【SGC郁清岭】:很高兴向大家正式介绍,我的未婚妻兼助手 @呦呦鹿鸣。

    鹿晓:……

    十分钟内,狂蜂浪蝶席卷了鹿晓的微博。

    半个小时后,她之前评论被众人翻了出来,截成了图,成为了超话里的热门微博。

    【呦呦鹿鸣】:郁教授是一个执着且真诚的学者,请大家相信他的职业操守。

    【呦呦鹿鸣】:他是我见过最好的人。

    “我记得这个文学博主,之前她还因为这两条评论被黑子轮了微博好几天,没想到是正主啊!”

    “偷偷留言支持男朋友,哎呦要不要那么甜啊!”

    “……上着班呢还要被胡塞了一口陈年的狗粮呜呜呜汪……”

    万万没想到,在惊涛骇浪中也屹立不倒没被人肉到的微博马甲,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公之于众了。

    更有人根据鹿晓的在微博上的人际关系网,对应上了她的详细学籍信息。

    “卧槽,Z大的博士!”

    “上次到底是谁说人家是靠关系进SGC的来路不明的野鸡的啊???”

    “做个霸道千金不好吗为什么还要去艹学霸人设,看错她了QAQ!”

    ……

    在鹿晓发呆的时候,郁清岭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他目光的落在鹿晓的无名指上,在那里有一颗钻石正在闪动着细碎的光芒,如同指引道路的星辰。

    鹿晓还没有从惊涛骇浪里回过神来:“你什么时候申请了微博……”

    郁清岭道:“假期时,SGC发布官方澄清申明的时候申请的。”

    鹿晓:“……哦……那你为什么忽然公布那什么……”

    郁清岭低道:“因为,等到了答复。”

    她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他有多么地迫不及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