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鲸落在深海 > 14.Chapter14:曦光计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发布会过后,曦光计划正式开始。每周的周一、周三,于医生与曦光小学的负责老师就会带着五人组到SGC的专用教室里进行适应性的实验。

    SGC特地为曦光计划的五人实验组开辟的一间专属的教室,就在与郁清岭同层的B座11楼电梯口。鹿晓日常的工作是帮郁清岭观测每一个孩子在适应新环境的过程中的行为与变化,性质上更像是幼儿园老师。

    当然,比普通幼儿园老师要受挫一点点。

    “大家好,我叫鹿晓。”

    第一天,鹿晓轻声地向孩子们介绍自己,谁也没有抬起头。

    鹿晓对着资料册比对每一个孩子:

    最小的是5岁的女孩子,叫小星,正趴在沙发上,翻看着一本彩图册子;

    其次是12岁的男孩唐宋,他已经正举着油性笔,对着房间里雪白的墙壁蠢蠢欲动;

    第三个是14岁的少年,叫黑白,手里拿着PAD,沉迷于游戏;

    第四个是16岁的天倾,漂亮的女孩子。她看起来是最乖巧的一个,穿着日系的COS服装,安静地坐在房间一角,如同一个漂亮的洋娃娃;

    第五个最不友好,是那个叫小河的亚斯伯格。他坐在窗台上,如同一个巡视着自己的领地的狮子,从鹿晓进入房间的第一秒开始,锐利的目光就直直盯着鹿晓,仿佛是狮子看见了猎物。

    ……

    这局面……可比幼儿园要复杂多了……

    唯一的好处是没有吵闹。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有兴趣的事情,既没有语言肢体上的交流,甚至没有目光交流,彼此对彼此如同空气,和平共处,互不干扰。

    于医生道:“他们并没有恶意,只是很难跟外界建立联系。”

    “我知道。”鹿晓低声道,“我会跟他们好好相处的。”

    于医生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喷雾,在实验房间的玩具和窗帘上喷了几下。

    鹿晓好奇问:“这是什么?”

    于医生笑道:“微剂量的Oxytocin,是清岭这一次的实验制剂,能让人放松神经,产生类似‘自信’和克服‘羞涩’的作用。”

    这就是郁清岭说的人体激素辅助疗法吧?

    鹿晓好奇地看着于医生在房间里各处喷洒,实在是好奇,它真的会起作用吗?

    “交给你了。”于医生喷洒完毕药剂就离开了房间。

    这个房间里就只剩下了鹿晓和五个拿她当空气的自闭症患者。鹿晓左看右看,决定从看起来最容易的小星开始。

    鹿晓轻手轻脚走到沙发边,坐到了小星身旁的地面上。

    “在看什么?”鹿晓小声问。

    小星没有抬头,甚至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鹿晓早有心理准备,自力更生扫了一眼她的绘图本——那是一本海洋生物百科全书,书页上画着各式各样的鱼类,小星的手指笨拙地摸索着那些鱼,仿佛能从书页上摸到那些生物凹凸不平的纹理。

    “这是什么鱼?”鹿晓想了想,小心地拿指尖触碰她视线范围内的生物。在被接纳之前,她和郁清岭也有过一段回答问句强迫症时光,不知道对普通自闭症患者有没有用?

    小星抬起眼睛,顺着鹿晓的指尖移动了视线。

    “小丑鱼。”小星糯糯回答。

    成功了!

    鹿晓不敢表现出太多激动,怕吓到眼前的小兔子。

    “那这个是什么呢?”鹿晓悄悄去掉了“鱼”这个名词。

    “珊瑚鱼。”小星回答。

    “小星最喜欢哪个?”鹿晓再一次变化问题。

    “……海豚。”小星想了想,缓缓回答。

    不愧是一班的孩子,他们的干预治疗做得非常好,如果能引起他们的兴趣,日常对话几乎没有问题。鹿晓在自己的监察手册上记录下小星的初次接触概况:①:能够熟练回答兴趣回答绘本内容 ②:在去掉名词前提下,能够补充完整内容 ③:能够回答相对虚指的问题。

    她刚刚记录完毕,手机忽然响起了一声叮咚。

    是她的“我家有个动物园”动物园的提醒,之前收养的水族馆动物需要喂养了。鹿晓随手点开页面,给几个新生的动物喂养第一次食物:分别是两只小海龟,一只螃蟹,还有两条花里胡哨的鱼。

    游戏中随意点击几下,小动物的头顶冒出“full”。

    鹿晓重新抬起头,发现小星抬起了头,注意力显然被她的游戏吸引了。

    “这是什么?”鹿晓试探性问。

    “印度尼西亚燕鱼。”她指着其中一条小鱼道,目光移动到另一条鱼想,小小的眉头皱起来,似乎不能确定,又不想放弃,于是她伸出手,轻轻碰手机。

    她有兴趣?

    这是好现象。鹿晓把手机递给小星,趁着她抬起头,她指着自己说:“鹿晓。”

    自闭症孩子对“你我他”人称代词的认知有些障碍,与其让她知道眼前的‘我’是鹿晓,不如直接让她接受“这个人是鹿晓”。

    “小……鹿。”小星歪头。

    “小星。”鹿晓笑着指小星,几秒后重新指向自己,“鹿晓。”

    “小鹿!”小星叫得更利落了,“小鹿!”

    “好吧,小鹿就小鹿。”鹿晓笑起来,摸了摸小星的头。

    只要能进入他们的认知范围,不论是鹿晓和小鹿,都没有关系。

    小星的眼眸漆黑纯净,让她想起郁清岭的眼睛。郁清岭一遍遍叫“鹿晓”的时候,到底是在想什么呢?

    有了小星这个顺利的开端,鹿晓对接下来的相处有了信心。

    她在房间里扫了一眼,惊恐发现唐宋拿着油性笔对墙壁下手了,他趴在门边的墙壁上,划出了一道又黑又粗的线,正在不断地把那一块黑涂抹加深。

    “唐宋!”鹿晓匆忙叫他的名字。

    唐宋对自己的名字有反应,他停下来,朝声音的方向转头。

    鹿晓笑着接近他:“这个房间里有很多素描本,我们不要再墙上画好不好?”

    “要画!”唐宋道。

    能沟通?鹿晓在记录本上记录几笔,干脆把素描本撕了,找了胶带,一页一页贴在墙上:“那我们这样好不好?”

    ……

    -

    在隔壁的房间,监控一直运作的。

    郁清岭,于医生,黎千树,三个人一起盯着监控镜头,每个人的脸色各异。

    “真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于医生微笑道,“她没有学过心理学,也不是特殊教育专业毕业,却本能地根据观感调节应对方式,确实非常适合做这次研究的实施者。”

    郁清岭不做声,他专注时整个世界都与他没有关系。

    他只是看着鹿晓。

    跟小朋友相处的时候的鹿晓和往日有些不同,少了一点战战兢兢,跪在地上跟小朋友沟通的时候眼里有温柔的光,带给人非常舒适的感觉。这种感觉,要比跟他相处的时候还要强烈,是因为对象是没有压迫力的孩子?

    郁清岭微微皱起了眉头,有点不高兴。

    不过对实验是好事。

    所以,不能不高兴。

    “很温柔。”黎千树盯了半晌道,“不是字面上的温柔,她这个人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攻击性。”

    “对。”于医生低道,“科研界一直有一种非主流的说法,自闭症的孩子对世界其实并非没感觉,而是感觉太大,就像人类的耳朵没有办法捕捉到超声波,世界就像一种巨大的声音,超过了自闭症患者的接受范围,使他们没有办法感知和回应。”

    “鹿晓有一种很温和的气场。”黎千树笑了,“也许我们的世界,管这个叫内敛和没存在感的小玻璃心。”

    “这就要问清岭了,当年鹿晓打动你的是什么?”

    于医生含笑问郁清岭。

    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在和乐融融的氛围里,降低郁清岭的焦虑,把关键性问题问出口。

    郁清岭没有听见,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鹿晓的身上。他的目光追随着鹿晓移动,就像向阳的植物在清晨注视着阳光,眼里噙着安静温润的光。

    于医生与黎千树交换了一个眼神,退出监控室。

    黎千树道:“最近他改变了很多,几次受到刺激几乎没有受影响。”

    于医生道:“相较于普通自闭症患者,亚斯伯格是很幸运的。以前医疗诊断不发达的年代,亚斯伯格患者只是被定义为性格内敛,某种程度上说,清岭其实是个正常人。”

    “有时候我挺羡慕他。”黎千树望向监控室,笑了,“能找到心之所往,是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未必能有的体验。”

    “清岭他……”

    于医生还没说话,忽然监控室的门开了。

    “清岭?”

    郁清岭完全没有听见他们的声音,他向前冲去!

    -

    鹿晓完全没有想过自闭症的孩子们之间也会发生争吵,甚至发生激烈冲突。

    当时她正专心地看着唐宋画画。唐宋只用一枝简单的油性笔,每一笔都坚定不移地在纸上绘画,不一会儿,形神具备的小星却出现在画纸上。

    “好厉害!”鹿晓真心赞叹。虽然早就听说自闭症孩子会在某方面有特殊的才艺,可是真的见到那种完全不打腹稿提笔就画,每一笔都精准无比的绘画技巧,她还是看呆了。

    唐宋几乎不用抬头看,就把整个房间里的所有事物都展现在了画纸上。沙发上晃腿的小星,跪在小星身边微笑的鹿晓,办公桌旁玩PAD的黑白,还有……坐在墙角一动不动的一个陌生男孩。

    “唐宋,这是谁?”鹿晓好奇问。在同一个位置坐着的应该是漂亮的天倾啊,怎么是一个陌生的男孩子?

    “天倾。”唐宋缓慢道。

    “……啊?”鹿晓瞠目结舌。

    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只见一个身影冲到了墙壁前,忽一伸手,把画纸撕扯了下来!

    “啊——”唐宋尖叫起来,扔下笔,用身体去保卫那些画。

    鹿晓第一时间抱住了天倾的身体,可是却没有能阻拦天倾,她被天倾拖拽着摔倒了地上,然后眼睁睁看着天倾和唐宋迅速殴打滚成了一团。

    “天倾!停下!”鹿晓连忙去拉架,却发现自己根本撼动不了天倾的手臂。天倾的力气太大了,非常大,大得简直不像是女孩子。她被他一个胳膊肘击中,整个眼眶痛得直冒金星。

    “小河!小河——帮帮我——!”鹿晓没有办法,只能叫最年长的孩子。小河是亚斯伯格,他跟郁清岭一样具有正常的生活能力,这种情况下他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然而,小河却只是坐在窗台上,冷眼看着房间里的一切。

    “小河!帮帮唐宋!”鹿晓在慌乱中换了一个称谓。

    果然,小河在听见帮的是唐宋而不是鹿晓的时候,迅速从窗台上跳了下来,抡起拳头,一拳砸在了天倾的脸上!

    鹿晓:………………

    天倾本来就穿着复杂的裙子行动不便,被打中后整个身体都踉跄开去,狼狈地装在了桌角上。

    “天倾!”鹿晓连忙去扶,却只摸到了天倾柔软的头发——掉下来了……

    ……假发?

    短发的天倾红着眼睛,抬起头凶狠地盯着墙上的画。

    “不是我!”天倾朝着画吼,声音沙哑。

    那是……少年变声期的声音?

    鹿晓终于明白过来,惊讶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防止自己惊讶的声音冒犯到天倾。

    天倾……竟然是个男孩子。

    画上的天倾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纤细苍白,明眸皓齿。

    鹿晓看着短发的天倾,唐宋把每一个人的特征表现得很好,唯独天倾不是很像,她原本以为是唐宋画错了,现在看起来他画的应该是卸妆后的天倾?

    “不是我!不是我!”天倾被小河压在身下,剧烈地挣扎着。

    小河眯眼看着他的举动,再看看唐宋,冷道:“撕掉,否则揍你。”

    唐宋本来眼神执拗,撞上小河凶狠的眼神,他眼圈一红,委委屈屈去撕墙壁上的纸。

    “不要动,否则我烧了你所有衣服。”小河威胁天倾。

    天倾也不动了,委委屈屈抽泣。

    鹿晓:……

    小河松开对天倾的束缚,缓步到鹿晓身前,居高临下看着鹿晓:“收起你的好奇心,你要是敢做什么,我就把你从楼上扔下去,说到做到。”

    鹿晓:…………

    鹿晓觉得这个世界好玄幻。

    她竟然被一个自闭症患者威胁了?

    她没有机会回应小河,因为下一秒,房间的门被打开,郁清岭阴沉着脸进入了房间,忽然一把把她横抱了起来。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