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鲸落在深海 > 2. Chapter2:秦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家主宅坐落在秋山的半山腰的别墅区,抵达时鹿晓的衣服已经几乎被车内空调烤干了。

    今天是秦家老爷子出院的日子,屋内家人齐聚一堂。老爷子身子还有些羸弱,眼看着自己面前放着的一杯玉米汁,正跟秦寂的父亲秦闻人拍桌子。

    “不像话!不就是一场小感冒,至于今天特地来给我添堵吗?!我什么时候喝过这玩意儿!”

    秦闻人和老爷子脾气一脉相承,僵着脸冷笑:“小感冒?您那是肺炎住院半个月,ICU两个晚上。”

    秦老爷子拍桌:“我不管!反正我不喝这恶心的东西!我要喝酒!”

    鹿晓跟在秦寂身后进门,正赶上老爷子满脸通红,红光满面地要掀桌。屋子里的气氛尴尬得僵硬,左右为难的秦寂母亲看见秦寂仿佛看见了救星,赶忙迎了上来:“老爷子快看,小寂回来了……”

    “不着家的小混球,跟他爹一样也不是个东西!”秦老爷子秒伤。

    秦寂母亲笑得勉强,瞥眼看见秦寂身后的小身板,顿时眼睛一亮:“哎呀,晓晓来了!”

    鹿晓从秦寂身后探出头,笑着打招呼:“小魏阿姨好,秦叔叔好,秦爷爷您身体还好吗?”

    秦老爷子看见鹿晓的身影,怒火终于稍减。

    “晓晓过来。”秦老爷子朝鹿晓招手。

    鹿晓望见了秦寂母亲求助的眼神,会意点头,乖顺地坐到了秦老爷子身旁:“爷爷,生病不能喝酒,快些养好病,才能早点敞开怀喝酒。”

    秦老爷子望了一眼玉米汁,从鼻孔里挤出一声哼。

    鹿晓心领神会:“玉米汁确实不好喝,又甜又咸,居然还是热的,我也觉得挺怪的。”

    “就是!”秦老爷子咬牙切齿。

    鹿晓趁机把茶叶捧了出来,顺手撕开了包装。顿时浓郁的茶香飘散了出来。

    鹿晓笑道:“送您的礼物,我给您去泡一杯尝尝好不好?”

    “好吧。”局面变成现在这样子,秦老爷子心头那口气也差不多疏散了,遇到适当的台阶也就顺手下了。

    鹿晓暗暗松了一口气,抬头遇见秦寂正在朝她挤眉弄眼。

    -

    鹿晓熟门熟路去秦家的厨房泡茶。

    十岁那年,她跟着父亲第一次进秦家做客,见秦老爷子用饮水机的水冲泡上好的茶叶,于是自告奋勇去沏了一壶茶,从那以后,她就成了秦老爷子跟前第一红人。

    “真奇怪,我的工序和你也差不多,为什么味道却不一样呢?”秦寂妈妈温和的声音在鹿晓的背后响起。

    鹿晓吓了一跳,回过神不好意思地笑了:“当年我是个初学者,技术并不规范,小魏阿姨您后来学的是正统的沏茶工艺吧?”

    十岁她初学茶道,不论是技术还是水温、手势都不是标准化的,谁知道阴差阳错误打误撞,正好合了老爷子口。先入为主之后,秦老爷子再喝别的正规的功夫茶,反而没有了初遇时的美味。

    “果然是因为阴差阳错刚好合老爷子口味啊。”秦寂妈妈笑起来,“还好你后来没有继续学,否则老爷子可就再难找到可口的茶了。”

    鹿晓的指尖微微僵直,过了片刻,才轻轻地把沏好的茶导入茶具里。

    当年谁也想不到,就在不久之后,她的父母就相继染了重病。她在之后的两年里先后失去了父亲和母亲,也就没有机会去学习正经的茶道。

    于是,她的茶艺才永远保留在了十岁的技巧与手感。

    “差之分毫,失之千里,其实很像人跟人的相遇,是不是?”秦寂妈妈摸了摸鹿晓的脸,轻声道,“小寂跟你表白过没有?”

    “小魏阿姨!”鹿晓窘迫得满脸通红。

    秦寂妈妈满脸慈爱:“你是个好孩子,阿姨很喜欢你,想和你成为一家人。”

    “可是秦寂他并不……”

    秦寂他并不喜欢她。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他还在秋山山脚下和戴墨热吻,那种让人血脉喷张、荷尔蒙紊乱的氛围和气息交融,是她和秦寂之间从来没有过的。

    秦寂妈妈轻道:“有时候相遇久了,会让人产生平淡的错觉。给他一点时间,他会想明白的。”

    -

    餐桌上的酒和玉米汁都被撤下,换上了今年的新茶。

    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闲话家常。

    秦家男人的脾气一脉相承,从秦老爷子到秦寂父亲秦闻人,再到秦寂本人,都是硬邦邦得像石头。用餐后的家常话题一闪而过,秦闻人大概刚才在老爷子那儿的憋的气没消解干净,抬着冷冰冰的眼看秦寂。

    秦闻人问:“听说你最近在搞新项目?你之前不是在做私人酒庄么?MG基因项目是做什么的?”

    典型的挑事儿口吻。

    秦寂夹菜的手一顿,脸上的神情抽了抽,显然是在压抑自己的脾气。他干笑:“私人酒庄归私人酒庄,最近基因行业风向不错,我的MG主要是通过基因手段改良人体肌肉量,还在动物试验阶段,新东西,你们就别管了。”

    言下之意是你们这帮前浪就安心死在沙滩上吧。

    秦老爷子冷笑:“学酒保卖卖酒就算了,还想要搞人体,人体是随便搞的吗?靠药物增加肌肉,门外汉去搞基因,尽是些不入流的歪门邪道!”

    餐桌上电闪雷鸣,一触即发。

    秦寂妈妈匆忙挑起话题:“那个,晓晓明年要毕业了吧?是大姑娘了哦,有没有考虑过工作呀?”

    万用灭火剂鹿晓,在众人的目光下艰难挤出了一个笑:“已经在面试了……”

    “哪家单位?”秦老爷子问。

    “你不是去我(秦寂)公司?”秦寂和秦父一起脱口而出。

    鹿晓答道:“是Z大的研究院实验室,就在西边的高教园区那里,我申请去那里做学校教授的助手……”鉴于刚才他们争论的话题,她默默省略了那是一家生化基因实验室这个小前提。

    秦寂道:“当助手有什么好的,去我公司。”

    “看看你儿子满身的铜臭味!”秦老爷子嫌弃地瞪了秦闻人一眼,转头看鹿晓,满脸和蔼,“晓晓是文化人,留在象牙塔也挺好,不过如果没有应聘上,去小混球的公司也好歹有个照应。”

    “好。”鹿晓点头答应。

    她是不可能去秦寂公司的,就是因为不想去他的公司实习,才慌不择路地在自己找工作。

    “小寂啊,晓晓快毕业了,你们……”秦老爷子眯起眼睛,视线在鹿晓和秦寂之间打转儿。

    “说了多少遍了,我们没什么。”秦寂吊儿郎当靠上椅背,伸手揽过鹿晓的肩膀,“我在你们心目中有那么禽兽不如吗?晓晓都下得去手?这跟乱-伦有什么区别?”

    一瞬间,秦寂身上残留的烟味钻进了鹿晓的鼻尖。

    鹿晓的身体僵直,心跳漏了一拍,匆忙间偷眼看秦寂,才发现他的眉宇间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不耐烦的神色。顿时,她慌乱的心跳渐渐沉寂,心情如同沉船,缓慢降落向深海。

    “你这小混球怎么说话呢!”秦老爷子忍不住骂。

    周遭吵吵嚷嚷一片,鹿晓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其实并没有完全捂干。屋内的温度不低,她却已经手脚冰凉,太阳穴也跟着一起抽痛了起来。

    ……果然要感冒了吗?

    她昏昏沉沉,悄悄伸手揉自己的太阳穴。

    “秦爷爷,我刚才淋了雨,好像有些感冒……今天就先回去了。”鹿晓对着纷纷扰扰的人群轻声道。

    “我送你!”秦寂顺杆而上,利落地穿上了大衣。

    秦家人面面相觑,最终秦老爷子叹了口气:“去吧去吧,反正一提到这话题,你们就跑得比兔子还快。”

    “秦爷爷再见。”鹿晓小声说。

    -

    秦寂驱车从环山公路蜿蜒而下,直接把车停在了山下的会所门口。

    “真不用送你回住处?”秦寂歪头,睁着一双笑眼问,“你真是跟我越来越生分啊我说,当年告黑状的勇气呢?”

    “不用了不用了。”鹿晓连连摇头,“前面就是公交车站,你开车送我回去的话,我一定被室友连夜被逼供的。”

    秦寂嗤笑出声:“屁话!身正不怕影子斜,照实说呗。”

    鹿晓心慌意乱地推开了车门。

    “晓晓!”秦寂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来。

    鹿晓回过头,看见秦寂在路灯下神情莫名的脸。某个刹那她有一些恍惚,仿佛时间又回到了多年以前第一次在秦宅见到的那个跪在院子里的少年。那个少年满脸伤口,鼻青脸肿,看见她进门还朝她挤眉弄眼。

    仿佛只是眨眼间,秦寂稍有点显肉的脸渐渐冷硬了线条,昔日的少年已经变成了如今的男人。

    “……什么事?”她问秦寂。

    秦寂沉默片刻,一改嬉皮笑脸,眼眸微沉道:“我就是个混蛋。”

    他在月色下缓缓抬眼,盯着鹿晓单薄的身影,轻声道:“一个不太合适你的混蛋,你了解的吧?”

    ……

    雨势渐渐缩小,空气中弥漫着潮湿。

    鹿晓坐在山脚下的公交站的长凳上,冰冷的感觉从她的脚底心一直往身上钻,从每一个毛孔浸入到身体里。她左顾右盼,翘首盼望着公交车,忽然间看见远处道路的尽头缓缓走来一个人影。

    那人穿着白色的长风衣,撑着一把淡灰色的伞,缓缓地路过公交站牌。

    鹿晓无端端地注意到他,只觉得他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诡异。他似乎天生带着幽静的气息,仿佛是雨夜里滋长的苔藓,安静得毫无声息。

    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鹿晓心想。

    忽然间的,鹿晓的手机响了起来,对方是个声音好听的男生:“鹿小姐您好,我代表SGC生化技术研究中心通知您,您的初试顺利通过,请问您明天下午三点整有时间到我院进行复试吗?”

    鹿晓一时没听清:“啊?”

    那个男生被她的“啊”逗乐了,电话里传来轻微的笑声,他的声音带了笑音:“听起来您很惊讶,不过我还是需要确定下,您明天有没有时间?”

    “有!我有时间!”

    男生温和道:“那好,期待您的复试。”

    挂断电话,鹿晓感觉阴郁的天气都不是那么冷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否极泰来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