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黑风城战记 > 第253章 【当日结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四子因为坐得高, 所以看得最远, 他指着远处的山涧, 说那里有宅子。┏m.read8.net┛

    赵普双手握着小四子的小靴子,伸着脖子往远处张望, 嘴里也不闲着, “这黑风林里头怎么到处都是宅子啊?不是西北最大的狼窝人迹罕至的么?”

    众人都看邹良, 其实邹良也觉得挺奇怪的,就又蹲下跟帮着带路的几只狼“交流了一下”。

    “山那边狼群都不会过去。”邹良道,“一方面是因为山涧很深, 峭壁危险, 另一方面是, 很久以前那边有人居住,所以狼群不会过去。”

    “很久以前是多久啊?”霖夜火好奇。

    邹良摇了摇头, “应该挺久的,我记忆中狼群基本不到这一片区域活动,应该是已经习惯了。”

    “当年汪贵逃走之后就销声匿迹再没人找到,会不会是躲起来了?”

    “我们找到的火龙金也是藏在黑风林,会不会当年汪家的后人就是藏在黑风林的?”公孙推测,“老帘子也好, 换脸鬼也罢,本质上跟魇尾一样,都是谋财。钱财, 特别是不义之财都是见不得光的, 怕人惦记就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藏, 深山老林是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这林子还有狼群守着。”

    赵普皱眉望着山下,“啧,这么高,下去一趟还挺费劲”

    说着,众人都转回头看展昭和白玉堂。

    展昭和白玉堂下意识地遮住身后的鲛鲛,其实他俩不遮也没人看得见。

    赵普示意,赶紧的,一会儿天黑了。

    展昭往山下瞄了一眼,一旁霖夜火也催,“唉,你家孩子随你还能怕高么?让他下去瞧一眼,没准有机关呢。”

    展昭瞧瞧白玉堂。

    五爷也没办法,示意鲛鲛下去看看。

    正如霖夜火说的,鲛鲛拥有展昭的内力,自然不会怕高,他一跃就下了山涧。

    白玉堂通过鲛鲛观察着山涧下的情况。

    鲛鲛下了山后,沿着一条小溪往前走,沿途就发现在山壁上隐藏有很多房子,房子四周围都有遮挡的藤蔓,换句话说,除非跳下山涧,不然在山上是根本看不到这些房舍的。

    但这些房舍基本都已经废弃,黑洞洞的门窗看着有些阴森。

    山上众人辨别了一下风向,确定鲛鲛走的方向应该是没错,都好奇问白玉堂看到了什么。

    五爷一耸肩,“破房子,很多很多。”

    赵普对公孙点点头,“这算是换脸鬼的老巢吧?”

    白玉堂摇摇头,“这行当够萧条的,老巢就跟个鬼城似的”

    话没说完,五爷不动了,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皱起了眉。

    众人干着急,眼巴巴盯着白玉堂——看见什么了?

    鲛鲛此时,正站在一座看起来比较新的茅舍前,小院不大,院子里两趟房,有个妇人正坐在院中熬药,这药味应该就是这里传出去的。

    鲛鲛歪过头,盯着那妇人看。

    其实,并不是鲛鲛觉得这她有什么问题,而是白玉堂觉得此妇人眼熟五爷记性一如既往的好,这妇人是黑风城一家大酒楼的老板娘,他和展昭还去那儿吃过饭。

    鲛鲛走进院子,边走边四外观察,院子里的地面相当的松软,五爷也分辨不出是不是埋了机关,但地底肯定是有东西。

    夫人正拿着把蒲扇扇着炉子,屋檐下摆了好几筐药材。

    这时,房间里传来了人咳嗽的声音,含含糊糊似乎还伴着人说话的声音。

    那妇人放下蒲扇就跑了进去。

    她推开门的时候,鲛鲛也跟了进去。

    房间里的情形让鲛鲛确切滴说,让白玉堂都愣住了。

    这破旧的茅屋里面竟然是金碧辉煌,桌椅板凳床铺柜子,就连屏风和床边的脚踏,都是纯金的。

    那个妇人跑向床铺,撩起床帘,床铺里明黄色一片有些刺眼。

    五爷微微一挑眉。

    展昭等人盯着白玉堂看了好久了,展昭还好点儿,能看出他家耗子有点表情变化,赵普霖夜火他们可着急了,就白玉堂一张面瘫脸,除了很帅完全看不出情绪波动。

    把个小良子急的抓耳挠腮的,究竟瞧见什么了?那假县太爷在山谷里不?

    那妇人拿了茶碗和勺子,给躺在床上的人喂水。

    鲛鲛还没瞧见床上人的脸,就被一条明黄色金灿灿绣着龙的被子吸引了注意。

    五爷无语——这被子赵祯那儿偷来的不成?料子款式跟皇帝的龙袍似的。

    随后鲛鲛又开始研究床,他凑近了仔细看,发现被褥下边露出来的没遮住的地方,都是金砖。

    敢情这床是金砖垒起来的

    五爷摇摇头,让鲛鲛看一眼床上的人。

    鲛鲛这点估计是随展昭,背着手探头大大方方就往床里看,五爷一个没拦住,看得那叫个真切。

    山上,众人就见原本面无表情的白玉堂突然一脸的嫌弃。

    展昭好奇问,“看见啦?”

    五爷点点头,“要瞎了!”

    赵普和霖夜火都问,“是周腊么?”

    “谁知道啊,一张脸肿的猪头似的。”

    公孙一拍手,“那没错了!他应该是刚换脸没多久,消肿之后还会满脸血点,要好久才能退。”

    五爷觉得自己今天这顿晚饭是泡汤了。

    赵普乐呵呵让邹良找人下山抓人,算是破案啦!

    白玉堂不忘提醒,院子里土很松好像埋了什么东西。

    不多会儿,众人都下了山涧,来到了那座小院门外。

    邹良带着兵马将茅舍团团围住,那位妇人已经被抓了,果然是黑风城一家酒楼的老板娘,合着是周腊的情人。

    而床上那位躺着的正是周腊至于怎么看出来的,公孙把他那张新换的脸给揭了下来,齐齐咔嚓就忙开了,剪子刀片缝衣针一顿操作,又将他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

    由于现场太过惊悚,除了小四子留下围观之外,其他人都跑了出来。

    院子里的土也都被挖开了,地底全是大箱子,士兵们一箱箱抬出来,发现箱子底下还有好多银元宝。

    打开箱子,不出意外,里面都是金银财宝珍珠玛瑙。

    霖夜火直摇头,“哎呀,这人有毛病,搞那么多钱干嘛。”

    赵普冷笑,“要不是被我们逮着了,几个月后他估计就成了另一个人了,坐拥那么多财富,足可以花天酒地一生了吧。”

    “他应该不是只想花天酒地这么简单吧。”邹良跟着公孙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件龙袍,“登基的行头都准备好了。”

    赵普望天,“又一个想当皇帝的。”

    “王爷。”

    负责带人搜房子的赭影也收工了,手里拿着两个卷轴,交给赵普。

    赵普看了一眼皱眉,递过去给众人。

    展昭和霖夜火都挺好奇,一人接了一个打开。

    卷轴上都是图案,一份画的是换脸的详细步骤,另一份是配药的各种药方,还有许多古文字,磕磕绊绊倒是能看懂。

    “哦!”霖夜火算是明白了,“我就说轻轻松松换脸又轻轻松松控制人呢,换脸鬼果然是个行当,还是个有传承的技术活啊。”

    公孙摇头,“这里有详细教怎样给人换脸的,只要找个稍微靠谱点的郎中,研究个一年半载,应该就能学会。另一个卷轴是教配药和下药的,那些被换了脸的人这么听话好控制,就是因为这些药物。”

    说完,公孙将两份卷轴都丢进了一旁熬药的火炉子里。

    展昭和霖夜火看着火焰吞噬着两份卷轴,都问公孙,“不看一下么?像是失传的故医术。”

    公孙厌恶摇头,“自古医术只有一个用途,那就是治病救人的,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只是作恶而已,不配称之为医。”

    众人都点了点头,默默地看着炉子里的卷轴和柴火一起,化为焦炭。

    经过清点,又缴获了大批的金银,赵普让邹良统统拉回去给贺一航和鲁严,后续事情让他们处理吧。

    一切正如银妖王预言的,一天之内抓住了凶手。

    不过么,案子虽然是破了,但凶手等于是妖王帮忙抓到的,几个年轻人难免有些受挫的感觉。

    忙完这一趟,回到黑风城帅府,天都已经黑了。

    众人在太白居吃了个晚饭后就分头行动,赵普带着公孙父子和小良子去军营。公孙在军营里还有一些病人没有治疗完,他们都快回开封了,所以先生要交代一下军营的郎中接手。

    霖夜火和邹良去狗窝溜达一圈消食,就展昭和白玉堂回了帅府。

    院子里,几位老人家都在,银妖王、公孙某和黑水婆婆一桌不知道正聊什么,天尊和殷候正下棋,看着杀得战况激烈,白龙王、千尸天残他们几个都在围观。

    黑水婆婆对着进院门的两人招招手。

    展昭和白玉堂目测了一下,这会儿应该是余啸嫄。

    到桌边坐下,展昭将找到的那个铁球递给了妖王。

    妖王伸手接过来,道了声谢,就将黑球收了。

    展昭还挺好奇,问妖王这是个什么呀。

    妖王回答说,“哦,一具尸体。”

    展昭和白玉堂憋了半天没憋处第二句话来,一脸震惊地盯着妖王看。

    公孙某叹了口气,黑水婆婆伸手拍两人脑门,“你俩怎么随自家老头儿啊,这妖孽说什么都相信。”

    展昭和白玉堂狐疑地看银妖王。

    妖王微微一笑,端着茶杯慢悠悠喝茶。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那究竟是说真的还是骗人的啊?

    “对了。”展昭比较不认生,殷候是他外公,那银妖王相当于他太爷了吧,都是自家人么。

    展昭搬着凳子挪到妖王身旁。

    妖王伸手拿了桌上的橘子剥给他吃,边打量他,神情温和。

    妖王看什么呢?妖王在展昭身上找他外婆的影子呢。妖王听公孙某讲了他离开后天尊和殷候的许多事情,殷候外婆的那一段,他听得特别高兴,也很遗憾没见过那个神奇的姑娘。

    展昭接了橘子,问妖王,“老爷子,您真的什么都能算到么?”

    白玉堂正好接了余啸嫄给他剥的橘子,也抬起头,盯着妖王看。

    妖王微微地笑了笑,看了看展昭,又看了看白玉堂,心中不免感慨,果然谁养大的像谁啊这俩的眼神都跟他家酱油组小时候一样的。

    妖王神情更温和了几分,他离开的时候,天尊和殷候也就这点大。

    刚想开口,一旁背对着他俩的天尊冷戳戳来了一句,“嫑相信他啊,他都骗人的哎呀。”

    话没说完,被妖王用橘子皮丢中了后脑。

    天尊揉了揉头发,继续跟殷候下棋。

    妖王仰起脸,伸出手。

    展昭和白玉堂还好奇银妖王在干嘛,却看到鲛鲛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面前,弯腰低头凑过去,脑袋正挨着妖王的手。

    妖王轻轻摸鲛鲛的脑袋,跟撸猫似的,鲛鲛还挺受用,撒娇一样。

    白玉堂和展昭虽然有心理准备,但看到妖王真的能看到鲛鲛,还是有点小震惊。

    “银狐族并不是无所不能的。”妖王将手收回来,回答展昭的问题,“其实我和小四子一样,这条鲛人,我只能看到一个轮廓。”

    展昭和白玉堂都意外。

    “而且我也摸不到他。”妖王悠哉哉喝着茶,“但是你们觉得我能摸到他,而他又是你们的内力受你们影响,所以他也觉得我能看到他。我手停在空中,只是根据你们眼睛看的方向,来假装出摸他头的样子。”

    展昭和白玉堂盯着妖王看着,“所以”

    “所以我只是个会骗人的小四子而已。”妖王微微一笑,“银狐族可能有一些特殊的能力,可能比一般人聪明一些,但若说要逆天改命扭转乾坤,那不过是世人强加在我身上的美好愿望而已。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想改天灭地的都是自不量力的疯子,银狐是可有可无的。”

    说着,妖王转回头看隔壁桌不知怎么的又吵起来,然后开始抢棋盘乱作一团的天尊和殷候。

    “没有我,他们依然长成了最好的样子。”妖王伸手摸了摸展昭的头,“我只是将我看到的画面告诉你们而已,和小四子做的差不多,最终破案抓到真凶的,还是你们。”

    展昭和白玉堂盯着妖王看了好一会儿,一起伸手送了一瓤橘子到他嘴边。

    余啸嫄和公孙某瞧着瞬间被收服的展昭和白玉堂,哭笑不得摇摇头,果然妖王对小孩子最有办法。

    恶帝城已灭,火龙金寻到,银妖王也接了回来,西域在一番天翻地覆的折腾之后,终于是恢复了平静。

    转眼年关将至,圆满完成了任务的众人收拾行囊,挥别黑风城,回开封! 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