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你呀你 > 46.我啊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订阅超过七成会有惊喜

    但时间长短和游戏水平并不相关。原本迎念早就可以在匹配模式里对战,为保险起见, 她还是在人机模式中多练习了两天——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用。

    只要有她在的一方, 不是输,就是输。哪怕就是赢了, 也赢得非常吃力。可以说,匹配模式的每一场,都在锻炼迎念面对脏话的忍耐能力。她在新手这个阶段, 就已经被动式的“神农尝百草”, 见识了很多游戏里的喷人方法。

    迎念很郁闷。消除这种郁闷的方法, 只有一种:

    看、比、赛。

    这一回,迎念没有带上江嘉树。上一次是用他当借口,两个人一块出行好过她爸妈那一关。这次, 迎念坦白和父母交代, 在比赛前好几天就和他们沟通。经过不懈努力, 总算说服了他们。

    迎耀行夫妇担心她的安全, 在所难免。他们一向把迎念看得比眼珠子还重, 但除去疼爱女儿这一项, 另一方面,他们同样也很尊重她, 大事小事都给予了她极大的信任与鼓励。

    女儿迟早是要长大的,她从小就懂事,比起别人也更优秀。她想做的事, 他们做父母的当然要支持。再不舍再担忧, 也不能忘记, 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拥有独立思想和独立人格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迎念征得父母同意后提前购票,包括比赛入场门票、酒店住宿还有来回机票一应,全都准备得妥妥帖帖。

    迎耀行夫妇为表支持,本来打算包了迎念这一趟的费用,迎念不同意,坚定地拒绝:“我又不是没钱,没钱我会跟你们讲的!我去看比赛我自己出就行啦,不然我存那么多年钱都没地方花,多无聊!”

    于是,周六上午,请了一天半假期的迎念背着包,由迎耀行夫妇开车送到机场,登上了去往平城的飞机。

    潇潇同样也来了,上一次应援保留的灯牌,被申城那位群友装箱邮寄到平城,提前一天由居住在平城的另一位群友签收。

    第二次到场观看比赛,SF这一边的观众区人较上次有所增加,将近三分之二的座位都快坐满。迎念没时间再订做灯牌,只能把从申城邮来的灯牌发给到场观众,领了灯牌的不全是粉丝群里的群友,有很多都是自己买票来看的人。

    也有不少赛事老观众看了他们的表现,变成半个粉以后,特地来支持。

    上一场比赛是春季季后赛八强第一场,SF赢了对手,跻身四强之列。四强的第一场对决发生在两个老牌强队之间,于前一天比完,已经决出了决赛队伍。

    SF今天的对手是FVH战队,谁赢了,谁和第一场的胜者一同进入决赛,冠军会在其中诞生。谁输了就要和第一场的败者进行季军赛,角逐第三名。

    除SF以外,四强的另三支队伍,便是国内排行TOP3的战队。这个排名或许不够精准,但综合选手实力、队伍名气、往年成绩等方面来看,说他们是TOP3并不为过。

    FVH的观众区全部坐满,粉丝们和队伍一同走过了数年,应援十分熟练。尽管迎念等人扯开嗓子,用尽力气为SF呐喊,在开赛前为双方加油的环节,声势还是差对面一大截。

    “没办法,我们人少。”大屏幕上已经进入游戏界面,潇潇眼盯着看,微微侧头安慰迎念,“我们这边新来的观众很多都只是对SF有点兴趣,还没开始真的喜欢,不可能要他们和我们一样扯开嗓子加油,人家会觉得不好意思。”

    “……嗯。”迎念表示了解,抿唇点了点头。

    比赛是五局三胜制,即俗称的“BO5”,全称为英文“Best Of 5 Games”。

    FVH拿下第一局胜利,SF在第二局险胜,且赢得有些艰难。第三局开始,现场气氛十分火热,两方观众都拿出了吃奶的劲呐喊。

    SF这边一些开始不好意思太大声加油的观众,到这时候也都被感染,情绪高昂。

    可是战况不太乐观。第三局,尽管SF全力抵抗,中路被破,紧接着下路,很快三路都被FVH一点一点攻破、推进。

    不到一个小时,FVH拿下胜利。

    ——2:1。

    迎念紧张得手心直出汗。

    第四局很快开始,不知是不是心态不稳,下路早早就出了问题。喻凛然是下路ADC的辅助,打ADC的薄灿出现了好几次不该有的失误,导致下路一直被对方压着打,很快第一座塔就被推掉。

    打野的易慎中途赶来支援,仍旧没能挽回局势,对方下路两人组越塔杀人,喻凛然关键时刻用技能推开薄灿,使薄灿得以在残血状态下逃过一劫,但喻凛然吃了对方的大招,走不了,当场被击杀。

    易慎也没能跑掉,两个人头,让对方ADC成功拿下一波双杀。

    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野区也被对方入侵,差距在前期拉开,中间越拉越大,第一波团战失败,除中路的林山却,四人被击杀,差一点就团灭。

    开局四十分钟,FVH攻进SF的高地,直接一波,凶猛又迅速地将比赛结束。

    3:1。

    FVH拿下四进二的名额,成功获得决赛资格。

    可以说,SF这一场比赛打得着实难看。唯一赢的第二局,也打的十分痛苦,教人看的很不得劲。

    输的几场就更不用说了,特别是最后一局,简直就是被FVH吊着锤,毫无还手之力。

    FVH的选手在比赛结束后去和SF的队员握手,镜头扫到面色平静的喻凛然,不知怎么,迎念心里一阵难受。

    直至比赛散场,人陆续走得差不多了,迎念还坐着出神。

    “念念?”潇潇连叫了她几声,她才挤出一个笑,“没事,走吧。”

    走到门口,迎念想去洗手间,干脆让潇潇先走。她们不顺路,出去了也要分开坐车。

    潇潇安慰她几句,说:“胜负是常事,看开点。”让她别多想。

    迎念和她告别,独自去卫生间小解完,出来后就近择路,从侧门出去。

    外面下起了雨,阵雨来得急,一转眼就变成暴雨。

    迎念没带伞,被困在屋檐下。

    ……

    成员们收拾好离开比赛场地,车就停在侧门对面。刚输了比赛,所有人都沉浸在低落的气氛中,车上没有一个人说话。

    窗户很快被大雨打湿,还差两位工作人员,到齐就可以发车。

    喻凛然坐在车门旁边第一排,闭目养神休憩了一会儿,睁开眼,转头盯着窗外的雨出神。视线触及距离车不远的地方,有一块牌子被人丢弃在地。他视力极佳,只一眼就看清牌子上写的东西。

    ——“SF加油”。

    那是一块属于他们的应援灯牌,就那么如同垃圾一般,被人随手扔在地上。暴雨敲打在灯牌上,像是在冲洗尘埃,又像是在践踏。

    喻凛然面无表情地看着,情绪没有半点起伏。

    电竞这个圈子,大多喜爱和支持,都是建立在胜利的基础上。赢了有人捧,输了被人踩,什么都不奇怪。

    喻凛然正要收回目光,突然,一个人影冲进雨幕之中,捡起那块被雨水浸透又沾了泥的灯牌,像抱着宝贝一样,抱着它回到屋檐下。

    那个人一头漂亮的长发和一身精心搭配的衣服被淋湿了大半,强风将雨吹进屋檐,波及她身上,她恍若未察,只一心用纸巾擦着灯牌上的水,到后来更是直接用上了衣袖。

    喻凛然眼睫轻颤了一下。隔着重重雨幕,但他还是认出了她,那个被官博转发过微博的粉丝。

    一秒、两秒、三秒……

    五秒之后。

    第二排的薄灿正沉浸在自责之中,前面坐着的喻凛然突然回头问他:“薄灿,你是不是带了伞?”

    薄灿抬头,微愣,脸色十分难看。他点了点头,“嗯。”

    “给我。”

    薄灿没多问,从背包里拿出伞递给喻凛然。

    随后,就见喻凛然从座位上站起了身。

    同样正在反省的易慎不解:“哥,你去哪?”

    车上的人齐齐看来,喻凛然撑伞下车,平静道:“我去对面小卖部买瓶水。”

    “啊?可是……”

    话没说完,喻凛然已经钻进雨中。易慎挠挠脖子,低头看向手边,车座侧旁的网袋里塞着矿泉水,每个座位都有。

    江嘉树晚自习后打电话给她,她一到家,就坐到电脑前忙活,接电话的速度快得让江嘉树疑惑:“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你既然知道晚还打电话吵我干什么?”迎念嫌他碍事,“江嘉树,你别蹬鼻子上脸啊,去了一趟申城,人不像人,一天到晚黏黏糊糊,你有毛病啊?”

    他现在没事也会找她了,这在以前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江嘉树不承认:“我哪黏糊了?你别胡说。”

    迎念嗤道:“没有?下午在学校谁跟我打招呼?”

    “……你才有病吧,打招呼也黏糊?”

    “滚!谁打招呼跟你一样,咧着嘴笑得像朵皱巴巴的食人花似得!”

    “你能不能别这么损?!”

    迎念不跟他废话,“你有事儿说事儿,大晚上的找我干嘛?”

    “没什么。”江嘉树咳嗽一声,“就是我朋友在群里炫,晚上他去接他妹下晚自习了。我就寻思着,咳,给你打个电话。”

    “……”迎念沉默两秒,电脑屏幕都不看了,“你知道嘛,我现在起了一手臂的鸡皮疙瘩。你饶了我吧!”

    江嘉树:“……”

    迎念边搓手臂边道:“行了,你还有事没?没事我挂了!”

    “哎哎——”江嘉树还想唠,“那不然你教我做作业吧?”

    “我哪有空!”

    “你干嘛?”

    “研究游戏!”

    江嘉树一听,骂道:“你有没有必要啊?不就一个男的么,还为他折腾起这些来了!”

    “我警告你,不许用‘一个男的’这种形容词说他!”

    江嘉树不甘示弱:“我也警告你!沉迷游戏是不对的,你爸妈知道么!”

    迎念“切”了声,说:“谁沉迷游戏?你沉迷大便我都不会沉迷游戏,你以为我脑容量跟你一样小啊,我全科所有作业都在白天做完了,而且每一科我都提前预习了两个章节!就算我晚上玩游戏,也绝不会耽误我白天读书。这点东西都兼顾不了,你也太小看我的智商了!”

    江嘉树不爽:“知道你聪明,你不攻击我你就说不了话是吧!谁脑容量小?”

    迎念说:“谁脑容量小谁知道!”

    “就你能!”江嘉树气哼哼,转而又气道,“你这么能,我带你打游戏行了吧?”

    “不用,我自己会!”迎念毫不犹豫拒绝,“就这样。”挂电话前,补充一句,“哦对,明天在学校不准和我打招呼!”

    “那后天……”

    江嘉树话没说完,迎念已经挂断。

    烦人的声音总算没了。迎念聚精会神地开始研究游戏,像她这种智商,没有什么规则是理解不了的。迎念做好万全准备,信心十足地玩了一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