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穿成女主宠物蛇 > 126.番外四
    此为防盗章  “是, 七月十五, 然后徒儿就满十三了。”

    “十三……是早了点, 不过也没办法了。”纪潜叹了口气,又对纪子萱道:“如今师父身受重伤,以后怕是没有余力教你了,这里有一部功法,本是想等你突破金丹的时候再教你的,现在先传授给你吧。”

    “师父, 您会好起来的。”纪子萱‘噗通’地一下,很干脆地就跪下了。

    “无事, 你现将衣服脱掉,坐进来, 一会儿我会用我的神识进入你的识海,到时候你只需配合我的引导即可。”纪潜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好像牵动了伤处,闭上眼重新平复又起的血气。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再不行动小丫头就要被拉去双修了。唐澄自觉是个好机会, 一下子就窜进了纪潜的浴桶里。纪潜也没想到这黑玄蛇会如此大胆来捣乱, 一时不察竟真让唐澄窜了进去。

    运起一小股真气,唐澄被打到了墙上, 好在进入浴桶的那一瞬, 他把这几年产生的毒液全部注入了药水中。

    “师父恕罪, 徒儿也不知这黑玄蛇怎地突然发狂, 平时它倒是很听话, 肯定是哪出了问题,徒儿这就去看看。”说着纪子萱快步往唐澄那边跑去,抓起掉落在地上的唐澄便欲往外跑,然后撞上了一堵透明的墙。

    “呵呵,我倒是不知道,我这从小带回来的徒儿竟如此早慧。”纪潜从浴桶中站了起来,咧着嘴,笑得十分阴森。“只可惜,太沉不住气了,你要是忍到金丹之时,怕是已经得手了。”

    纪子萱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毕竟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尽管已经在脑海里演练了无数次失败的后果,真当面对之时,还是没有这样的勇气的。现在只能期望唐澄的毒能够引出之前她下的枭毒,早点蔓延至纪潜的全身,这样还有一丝希望。

    她了解纪潜,若是她不知道纪潜的目的,说不定会让她继续当他的炉鼎,直到对纪潜再无用处。而现在,纪潜恢复伤势之日,便是她丧命之时。纪潜不是自大的人,反而极为谨慎,一个对他怀有恨意的人,是不会留在身边的。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在等为师中了这小蛇的毒啊?”纪潜面前浮起一团漆黑的液体,那正是唐澄之前注入的毒液。

    纪子萱任命地闭上了眼睛:“既然您都知道了,那便动手吧。”

    “呵……”

    “轰隆”一声巨响震彻峡谷,是纪潜在附近布下的防御大阵受到了攻击。

    “纪潜,汝本正道之人,却行邪道之事,实在是让我等蒙羞,速速出来受死。”宏亮的声音在峡谷内响起。

    这人竟如此厉害,仅一击,便将纪潜费尽心思布置的防御大阵破开了一个口子,进入了峡谷中。纪潜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颜色极为好看。

    他盯着纪子萱看了一会儿,本想将纪子萱就这么结果在此,又想这里是自己的主场,他在此地布置了许多阵法,能把外面的人斩杀也说不定。虽然之前自己受的伤正是因为此人,但他是元婴期修为,而且是因为偷袭才得手。

    将洞府里的阵法激活,纪潜咽下一颗不知名丹药,出洞应战。

    “你没事吧?”纪子萱摸了摸唐澄的蛇头,给他为了颗补气丹。唐澄已是一条筑基期的妖蛇,补气丹的作用微乎其微,但纪子萱身上最好的丹药就是这个了,她母亲留下的须弥戒指里,还有许多禁制没解开,丹药是没有的。

    唐澄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他蜕皮两次,皮糙肉厚,但是内脏没有强化过,此时感觉五脏六腑好像都位移了。强忍着伤势不肯说的事,他是肯定不会做的,古往今来这么做的大部分都死了,就看小丫头有没有办法让他有所好转了。

    唐澄难受,纪子萱也难受,生死契约的作用下,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唐澄的虚弱。一时慌乱,心情甚至比被纪潜发现之时更糟。突然她瞄到纪潜还没泡完的药浴,捧着唐澄跑到浴桶边,把他丢了进去。

    不是吧!要死了还不放过我!我不要死在老变态的洗澡水里啊!可能是唐澄的怨念极深,自行领悟生死契约的沟通技能,这想法自然被纪子萱收到了。

    纪子萱的动作顿了顿,解释道:“虽然这药浴被纪潜使用过了,但是里边剩下的灵气能够助你快速恢复伤势。你不能主动修炼,与这些灵气待在一起,对你还是有很大好处的。”

    外面传来地动山摇的声音,伴随着纪潜的怒吼:“小兔崽子,你以为老夫真不敌你不成?”

    “我去看看。”纪子萱说着跑到了洞口处,她虽不能出去,但能够看到外面的情形。

    一着蓝色锦衣,头竖紫金冠的男子,踩在一柄银色飞剑上,双手在身子两侧张开,身旁环绕了一圈的飞剑。逆光的情况下看不清面庞,却犹如绝世的天神,无比闪耀。

    反观纪潜,是狼狈无比,嘴角刚擦过的血迹,衣服也被划开了一个口子,那可是专门炼制的防御型法衣。

    “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冷酷无情的话从男子口中说出,有一番从容的感觉。

    唐澄在脑子里哀嚎了一声,果然搞错了!纪子萱是女主没问题,可他不是男主啊,他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小配角。这个听了就让人两腿发软的声音,出现时英雄救美的时机,妥妥的男主角无疑。还没有见到人,唐澄便幻想出了一副惊为天人的男主必备相貌。

    “呵,你都这么说了,可别怪老夫以大欺小。”纪潜掏出了一个紫金葫芦,拔掉葫芦嘴,里边飞出来了一团黑烟。

    教科书般的打斗,嘴炮与招式齐飞,你来我往,极为规矩。

    细听那声音,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黑烟,而是一窝妖蜂。这种妖蜂无毒,但被蛰到的人会昏睡一个时辰。妖蜂速度极快,纪潜收服了蜂王之后,一直舍不得用。这妖蜂是一次性用品,蜂王被驯服之后,便不会再养育幼虫,用一只便少一只,实为保命良招。

    放风的同时,纪潜还使用术法混淆男子的注意力。他是水灵根,水系法术在五行中最为阴和,也最为多变,可攻可守,可有形可无形。一条大的水龙掺杂着水球,还有他的水属性飞剑也混入其中。

    男子那边丝毫不见示弱,无论纪潜使出什么招式,他都用剑相对。一把剑不够就十把,那并不全是真的灵剑,而是在本命灵器的媒介下,用灵气凝结成的灵气之剑,真正的灵剑只有一把,隐藏在其中。

    纪子萱才是个筑基期的修者,从二人的打斗中并不能看出什么,但是不妨碍她观赏。细节的东西看不见,这么恢宏的斗法是极为少有的。不用说她也知道,下一次遇到这种生死之战一定是自己。

    先把情况记下来,待到她修为够的一天,便可明白其中许多含义。

    纪潜极为阴险,嘴上喊着自己有绝招,那极为鲜有的妖蜂其实是他的牺牲品。他这样的人,后手怎么可能只有这一招,他还有一张从别人那夺来的潜隐符。

    潜隐符是符修最恶心的攻击手段,没有之一。每个符修制作的潜隐符攻击手法都不一样,唯一的相同点便是符的隐匿。潜隐符的使用,需要修者提前用灵气疏导一遍,使用之时,将符与攻击一同使出,符咒可以完美地和攻击融合在一起,极难被发现。

    纪潜便是将这潜隐符放在了一个普通的水球中,装作不经意地抛了出去。

    “够了,看你也没什么手段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男子抿了抿唇,看起来已经失去了耐心。纪潜身受重伤,使出的法术有气无力,软绵至极,除了一些阴招,并没有什么看头,那不是他需要的。

    他的身旁又出现了一圈飞剑,把把指向纪潜。纪潜的潜隐符在他身上并没有击起一片涟漪,他身上的锦衣并不是凡品,而是出窍期妖兽的皮毛与海绸共同炼制的灵衣。

    灵衣与法衣只相差一个字,效果却天差地别。法器好寻,灵器难寻,除非是炼器师,灵器的资源几乎都掌握在各大门派的手里。像纪潜的灵剑,还是他劫杀了一个大门派的水灵根弟子得到的,可惜他并没有灵衣。

    纪潜的灵气在周身形成了一个屏障,还甩出了一张盾符,在受到数十把剑攻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吐了一口血。

    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他必死无疑。随着他心神的指导,峡谷的阵法开始运转起来,男子又是一剑斩下,纪潜被劈成两半,只留下一个光溜溜的颜色暗淡的蓝色元婴。竟是至始至终只用了一招。

    当他想继续把纪潜的元婴斩杀之时,纪潜的元婴却诡异地消失不见了。男子的脸色有些难看,让一个只剩元婴的人逃跑,着实脸上无光。但这里本就是纪潜的洞府,阵法都是他布下的,有什么保命手段也很正常。

    他用神识扫了一遍峡谷,峡谷下的药园都是些凡品,他直接略过。纪潜在洞府布置的阵法自然被发现了。

    “刺啦”一声响,阵法被男子划破了一个口子,与纪子萱面面相觑,眼中闪过一丝错愕。

    纪子萱想了一下,率先开口:“我是被纪潜抓来的。”

    “在下天剑门萧天望,姑娘受惊了,不知姑娘家在何方,可要在下送你回去?”

    “无事,你现将衣服脱掉,坐进来,一会儿我会用我的神识进入你的识海,到时候你只需配合我的引导即可。”纪潜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话,好像牵动了伤处,闭上眼重新平复又起的血气。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再不行动小丫头就要被拉去双修了。唐澄自觉是个好机会,一下子就窜进了纪潜的浴桶里。纪潜也没想到这黑玄蛇会如此大胆来捣乱,一时不察竟真让唐澄窜了进去。

    运起一小股真气,唐澄被打到了墙上,好在进入浴桶的那一瞬,他把这几年产生的毒液全部注入了药水中。

    “师父恕罪,徒儿也不知这黑玄蛇怎地突然发狂,平时它倒是很听话,肯定是哪出了问题,徒儿这就去看看。”说着纪子萱快步往唐澄那边跑去,抓起掉落在地上的唐澄便欲往外跑,然后撞上了一堵透明的墙。

    “呵呵,我倒是不知道,我这从小带回来的徒儿竟如此早慧。”纪潜从浴桶中站了起来,咧着嘴,笑得十分阴森。“只可惜,太沉不住气了,你要是忍到金丹之时,怕是已经得手了。”

    纪子萱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毕竟是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尽管已经在脑海里演练了无数次失败的后果,真当面对之时,还是没有这样的勇气的。现在只能期望唐澄的毒能够引出之前她下的枭毒,早点蔓延至纪潜的全身,这样还有一丝希望。

    她了解纪潜,若是她不知道纪潜的目的,说不定会让她继续当他的炉鼎,直到对纪潜再无用处。而现在,纪潜恢复伤势之日,便是她丧命之时。纪潜不是自大的人,反而极为谨慎,一个对他怀有恨意的人,是不会留在身边的。

    “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在等为师中了这小蛇的毒啊?”纪潜面前浮起一团漆黑的液体,那正是唐澄之前注入的毒液。

    纪子萱任命地闭上了眼睛:“既然您都知道了,那便动手吧。”

    “呵……”

    “轰隆”一声巨响震彻峡谷,是纪潜在附近布下的防御大阵受到了攻击。

    “纪潜,汝本正道之人,却行邪道之事,实在是让我等蒙羞,速速出来受死。”宏亮的声音在峡谷内响起。

    这人竟如此厉害,仅一击,便将纪潜费尽心思布置的防御大阵破开了一个口子,进入了峡谷中。纪潜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颜色极为好看。

    他盯着纪子萱看了一会儿,本想将纪子萱就这么结果在此,又想这里是自己的主场,他在此地布置了许多阵法,能把外面的人斩杀也说不定。虽然之前自己受的伤正是因为此人,但他是元婴期修为,而且是因为偷袭才得手。

    将洞府里的阵法激活,纪潜咽下一颗不知名丹药,出洞应战。

    “你没事吧?”纪子萱摸了摸唐澄的蛇头,给他为了颗补气丹。唐澄已是一条筑基期的妖蛇,补气丹的作用微乎其微,但纪子萱身上最好的丹药就是这个了,她母亲留下的须弥戒指里,还有许多禁制没解开,丹药是没有的。

    唐澄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他蜕皮两次,皮糙肉厚,但是内脏没有强化过,此时感觉五脏六腑好像都位移了。强忍着伤势不肯说的事,他是肯定不会做的,古往今来这么做的大部分都死了,就看小丫头有没有办法让他有所好转了。

    唐澄难受,纪子萱也难受,生死契约的作用下,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唐澄的虚弱。一时慌乱,心情甚至比被纪潜发现之时更糟。突然她瞄到纪潜还没泡完的药浴,捧着唐澄跑到浴桶边,把他丢了进去。

    不是吧!要死了还不放过我!我不要死在老变态的洗澡水里啊!可能是唐澄的怨念极深,自行领悟生死契约的沟通技能,这想法自然被纪子萱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