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知青女配已上线 > 88.088(抓虫)
    高考的恢复,意义之重大, 影响深远的不止改变了几代人的命运, 也改变了多数人的人生轨迹, 但最重要的是改革开放,国家走向新时代!

    这是国家政策上重大的转折, 也是多数人的转捩点。

    但也──几家欢喜几家愁。

    李慕妍永远记得自己考上, 拿到录取通知书去找曾敏时,对方淡声说着恭喜后的那句‘我没录取’时,眼里隐含的朦胧泪光……

    曾敏那眼神让人无法忘记, 所以在给对方安慰打气着来年加油后,回家时,她和邵承军说了这事。

    “嗯, 没事的, 明年再考也行。”

    “是这么说没错,但总让人……惋惜……”第一届欸, 意义多么重大呀。

    邵承军没去搭这话, 因为没考中就是没考中, 说再多都是没意义的事,便以入学通知的日期及过年这问题转移话题。

    “你收到的入学通知是几号?我二月十五日就得到军校报到了, 但今年过年的时间是二月七号, 如果回去过年要再去首都, 等于二月十一日或十二日咱们就得走。”

    说到这个, 李慕妍看着自己的录取通知上的报到日期。

    “我是二月十四日。”话毕, 李慕妍猛地意识到一件她疏忽掉的事。

    那就是──她和孩子住哪阿?!

    挑选志愿学校时, 她考虑邵承军读的是军校,一定得住校,而她不想和孩子分开,便也在选择上剔除了需要住校的学校,所以不住学校宿舍的状况下,首先她得先找到房子住!

    “呃,咱们今年不能回去了……”

    “为什么?你不是要问你哥跟二妹高考状况吗?”

    “那个可以打电话问,现在比较急与重要的事是我跟阿霆住的问题……”李慕妍说了此时状况。

    邵承军听她说过要回去过年,便也以为回去过年时,顺道将孩子留下,麻烦小舅妈照顾,谁知是……

    便不赞同她的想法,建议着,“要不阿霆暂时麻烦小舅妈带一下,你还是先住校,等熟悉了环境后,再从学校宿舍搬出来?”

    其实,这是最好的方法。

    李慕妍知道,但看着自家儿子小小一团的,这会正被邵承军喂食着蒸蛋而吃的满嘴嘛嘛香,那喜悦的小模样瞧的人心都软的一塌糊涂了,怎么舍得分开呢?

    “阿霆还小……”

    “就是因为小才需要人帮忙带。”邵承军当然知道她不舍,他自己也是舍不得和媳妇孩子分开,但这……都是自己选择的。

    所以他又说了,“暂时分开罢了,等咱们在那稳定点时,不管是找房子还是我透过关系麻烦人代找房,准是比现在急忙下更能找到合意的房子。”

    话是这般说没错,李慕妍还是深觉直接到首都时找个房子住下,这样便不用再麻烦小舅妈帮忙带孩子,也不用和孩子分开……

    李慕妍摇头,“不好。”

    这态度透着笃定,邵承军叹息间说:“我知你不想和孩子分开,但入学后需要认识环境和人以及学习,带着孩子的你怎么融入新环境?”

    这些,李慕妍当然都知道。

    就是都知道,所以是抿了嘴,没说话的看着儿子。

    邵承军心里又是一叹。

    “唉!我问问吧,如果能早走,我和你先去首都,但要不行,看是晚点咱们一块走,还是麻烦小舅妈……”

    “这样太晚了,而且别再麻烦小舅妈了,怪不好意思的。”

    “就是不好意思也得麻烦,不然你和孩子一块去了首都,我不放心。”

    邵承军嘴上说着麻烦小舅妈,心里却是没什么底,可为了媳妇孩子,这脸不止得拉下还得厚着去问问。

    这会已是一月了,下个月便得入学,如此紧迫的时间一点儿也浪费不得,隔天,邵承军便问了上级。

    很快的,下午就得到了答案。

    尤于他平时表现优异,这次高考还以本省第一的分数进去军校,领导很是看重,所以对于他想提早离开,准备去军校的事是允了。

    不过离开前得把手头上的事情交接完,以及办好房子交还钥匙等手续,这才能够离开部队。

    邵承军谢过上级的看重与体谅后,和李慕妍说了这事,夫妻俩便如陀螺般忙了起来。

    因为要交还部队房子,所以当初部队贴的家俱这些都得留下,而带不走的只能转手甩卖或是干脆不带……这都是花钱花时间买的做的,李慕妍好生不舍,可这年代又不像现代有搬家公司,所以带不走的东西她只能甩卖或是肉疼的送人,其他的能收的就收入了系统仓库,好待到了新环境后再取出来用,也不用多花钱。

    这样会不会被邵承军发现?

    邵承军住军校,等他放假回她们在首都找到的窝时,也不知过多久了,说是新买的他也不会知道。

    李慕妍忙着家里东西甩卖跟打包行李,邵承军则是忙着交接工作。

    当然他也在这时打了通电话给小舅。

    “小舅,我和慕妍确定是首都的学校了,我这几天手续办妥便会离开大昆区去首都,为找房子,今年不回家过年。”

    电话那端的小舅似是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一点也不讶异的说:“这时候房子不好找啊,小舅这几天托关系帮你问问,你到首都时再和小舅联络一下,还有,孩子呢?”

    “慕妍说要带着。”

    “带着怎么学习欸……这事我和你小舅妈说过了,你小舅妈说不用跟她客气,需要的话,看是你们把孩子抱回来,搁在家里让她带,还是你们找到住的地方后,让她过去帮你们带,总之她很喜欢邵霆,回来到现在一直叨念着。”

    听到这,邵承军眼眶不禁有些酸了。

    所谓亲情、家人,就是这般吧。

    在自己未提出困难烦恼前,他们就已经为自己想到,甚至在他开口前自动说要帮忙……这是多么幸运才能拥有这样的家人欸。

    心头涌上了千言万语,就想诉说那份情感与感动。

    可他本就不是那般感性的人,所以那溜出口的话,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句。

    “谢谢小舅跟小舅妈。”

    微沉的声调与平时无二,可慎重的道谢却透着他由衷的感谢与那份心,让电话那头的小舅听了,逐笑了句。

    “都是自家人,甭客气欸小子!”

    邵承军面上神情不自觉的跟着扬起了抹笑,应了声后又和小舅问起表妹珊珊这次考的如何,得知考中了南方不错的知名大学后,想了想,最后还是麻烦小舅去亲家那问问考试状况,随后谢了声,又说了会话,便挂断的,一会又打去别的营区。

    和大炮铁戈侯子认识这么久,这会要离开,自然得通知一声。

    于是这一说,三人一致说要给他们夫妻俩饯行,日子也约在两天后。

    这两天,李慕妍不止甩卖着带不走的东西,还麻烦曾敏帮她带一下孩子,随候去周旁镇市的黑市甩卖水果。

    打从有了空间果林,但见水果在肥料加持下越长越茂盛,到了她和邵承军及孩子天天吃也吃不完时,她也意识到系统所谓的致富之路。

    她卖了不少水果,也挣了不少钱,但这些钱合上邵承军交给她的,要在首都买套房子还是不太够。

    所以离开大昆之前,可以的话能够把系统杂物间里的水果通通卖完,挣上最后一笔,否则去了新地方带着孩子咋卖?

    打着这主意,李慕妍在外头跑了一整天。

    快过年的时刻,大多数人手头都有点闲钱,而这大冬天的还能看到水灵灵的的水果,即便是没法放到过年吃,平时吃也不错呀。

    抱着这想法的人很多。

    李慕妍水果在这时卖的特别好,且为怕打眼被盯上,她不仅乔装打扮,还一个地方只卖三种水果,一卖完箩筐里的水果便换地方,换完地方卖完后又换,这般换上四五个地方后便结束一天,次日又接着这般卖。

    也是这般小心翼翼加上她只卖两天,待系统杂物间的水果尽数销售一空她也赶紧换装跑人,甩掉了所有尾巴回到家时,数着挣得的钱,一双杏眼都笑成了月牙儿般弯。

    荷包多了近千元!

    咋不让人心头美滋滋?

    这表示离买房又更近了一步了!

    李慕妍心情好的就如只雀跃高飞的鸟儿般快活,次日的饯行会上,这份高兴依然延续着。

    早上她和邵承军外出买了点菜,回来洗洗切切,还未到中午时,铁戈大炮侯子依续带着自家媳妇儿过来。

    一桌好菜很快便被整了出来。

    待所有人都坐下时,气氛也在一一敬酒的道恭喜下渐炽。

    “这次高考不简单阿,军子居然能考到省份第一,这不是我认识的军子阿!”铁戈第一个取笑。

    邵承军则是睨着他,淡声里透着嘲意。

    “你也不是我认识的铁戈,以你这糙汉心态,居然能考上。”

    这话一出,几人登时大笑。

    而这笑过之后,侯子一声叹息及大炮一句‘今年我努力跟上你们脚步’时,让人明白他俩都没考上。

    “没事,今年高考咱俩再努力!”大炮媳妇安慰道。

    “是的努力!”

    “努力!”

    说着努力的人,让人一下就知,这次高考只有她和邵承军与铁戈考上……居然是这么少人欸,李慕妍登时举起酒杯。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别辜负了这个大好时机!”

    “似锦前途与未来,我们在首都等着你们!”这番慷慨激昂的话声透着一股激励人心的力量,让人心热的同时也明白,这一别后,再见,也不知彼此是什么成就了……

    很多事,错过,便是错过了……

    意识到这点,心底难受有,但更多的是要努力向上!

    一时众人都举起了酒杯,如宣示般的豪言壮语以及一干而尽的酒杯,彰显了他们被刺激到的决心。

    餐桌上很快便在几杯酒水下肚后热烈了起来。

    也于这时,李慕妍听到了侯子说起白师长与白秀凤的下场。

    白师长被开除了党籍并撤销了党内党外职务,判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白秀凤则是被判了十八年的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十二年。

    “他们父女俩残害了不少战士,居然不是死刑?!”

    “坐牢坐到死不错啊。”

    “哪里不错了,不得劲……”

    “不会呀,想想没有自由的关着,能不疯吗?”

    “说的也是……”

    “侯子还喜欢过人家呢啧啧啧!”

    “唉唷没有了你们还提……”

    听到这人名时,李慕妍一时没想起是谁,直到他们讨论起残害战士及侯子喜欢过等字眼时,这才想起──哦,原来是那不要脸的女人呀。

    她忽地就看向邵承军。

    许是注意到她的视线,一会他也看了过来,在扫了自己一眼后便伸手给儿子抹着沾在脸旁的食物,提醒她别让儿子乱抓东西吃,省得噎到时,她唇,为之扬了抹弧度。

    “知道了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