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穿越70:我的老公是太监 > 98.098 钻钱眼儿里
    此为防盗章:24小时

    夏奈往后一趟, 又是一个四仰八叉。“让我再想五分钟。”

    现在是1977年, 大锅饭的年代还未彻底结束, 农村里边没有你的地,城市里边没有你的岗位,要贸然一个人出去闯天下,只能偷偷摸摸干点投机倒把的事儿,关键是现在还身无分文,说不定要饿死在半道上。

    等着1978年, 改革开放春风吹满地,1979年邓爷爷开始在南方画圈, 那时候说不定才有大展身手的机会。现在要么就先留在天水湾一两年,一两年过后, 她便要只手空拳去打天下了,将奶奶在故事里讲过的地方都要去走一遍,讲过的事儿都要去经历一遍。

    她总结的是,现在先扎根农村,等着时机成熟, 然后去农村包围城市。

    一向政治觉悟虽然不高, 但脑瓜还算灵光的夏奈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从此以后, 她就做卓清莲!

    两腿一并, 直直地坐了起来, 伸出小手, 做出击掌为誓的动作。

    男人被她搞得一愣一愣的, 不知道这动作为何。

    她只得拿起男人的手,也做出相同的动作,两人“啪”一声击在了一起。

    “成交!”

    罗佑华此时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殷殷笑着。

    谁知这卓清莲,竟一下子上来搂住了他的脖子,颇为豪气地说道:“罗同志,以后我们就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了,应该团结有爱,互帮互助,你说对吗?”

    他点头……

    “我们就拜个把子做兄弟吧,做姐妹也行,你选,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他再次点头……

    见他只知道点头,也不说话,卓清莲正纳闷,忽然看见这人从脸蛋到耳根都是红的,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搂住人家的脖子。这要在以前的世界,男女之间友谊比较铁的,这种行为也不少见,但估计在这个年代还是罕见,倒把人家惹得脸红了。

    她吓得赶紧松开了手。

    看来太监虽不是完整男人,总也还是半个男人,心里还是有些男女大防的。

    这个有着21世纪开放灵魂的卓清莲差点要偷笑出来,原来这位哥哥还蛮纯情的,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地道,她干咳了两声,然后道:“罗老大……”

    “我叫罗佑华!”

    也是,一直罗老大罗老大地喊人家,确实不怎么礼貌,为了弥补曾经的不礼貌,也为了表示以后坚定有诚意的合作态度,她故装尊敬地抱拳:“华哥,以后就指望你罩着小弟了。”

    罗佑华被惹的再也不是压抑的笑,而是直接笑出声来。

    因着比自己小了几岁的关系,以前他对卓清莲倒了解的不多,只是如今眼前这个女人真是不像别人嘴里的那个卓清莲。

    拜完了把子,女人对着自己战友道:“罗佑华,我有些饿了,你去帮我弄点吃的呗。”

    那可不,都一天没吃东西了。

    罗佑华赶紧站了起来,要给她去拿吃的。

    谁知又被她叫住了。“你小点声,别让我那婆婆听见。”

    他会心一笑,心领神会。

    哎,在那个世界还是被追求的黄金时代,来到这里,却成了受气的小媳妇,开始处理婆媳关系了。

    不过,看那罗佑华还不错,没有乡下男人在女人面前的那种趾高气扬和大男子主义。最关键的是,跟他在一起简直比跟个GAY在一起都安全。

    她记得在原来世界的时候,看过一条新闻,一个男人说自己是GAY,到处跟女人拜把子做姐妹,最后睡了好多女人,据说睡的时候都说没有忍住,实在因为那女人魅力太强,一度把那些女人搞得自信心爆棚,以为自己魅力四射到连GAY都能掰直了。后来才知,只是那个男人冒充了GAY而已。

    现在这罗佑华,太监一个,天水湾的人都知道,总不能是冒充的了,这样她就放心了。

    不一会,那在她心里只是半个男人的男人便端了饭碗回来了。

    就着夜晚的灯光,这女人便大口地吃了起来。全是粗粮,估计在当时的乡下人看来是生活艰难,但对于来自21世纪的她来说,却是难得的健康绿色食品,这在以前的世界,去了饭店,可都是价格不菲。

    看她吃的满嘴香的样子,罗佑华不由地浅笑起来。这个女人倒真的不像一般农村女子那般扭捏作态,就连城里的女子也没她这样大方而不做作。

    知道他一直看着自己,正吃饭的女人便抬起了头,在光下的男人,脸部线条柔和了很多,于是她促狭而笑:“罗佑华,其实你长得挺好看的,可惜……”

    说完最后两个字,她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不会说话害死人,本意是想夸夸人家的,谁知嘴没把门的,非得来个急转直下的转折。

    她讪讪地谄笑起来,“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哈,你别多心。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能志在床上,老想专心于床帏之事的话,容易丧失斗志。”

    吃饭的是她,如果是身边的男人,估计听到此番言论都要喷饭了。

    在朦胧的光下,他见女子的面容也异常夺目了起来,于是笑道:“清莲,其实你也挺好看的,而且性格脾气和见识非一般乡下女子可比。”

    被人夸总是一件好事。

    只听那男人声音沉沉起来:“韶华放弃了你,是他没有福气。”

    又提什么韶华,看来在所有人的眼里,卓清莲这痴傻女人的帽子是再也摘不掉了。

    “把镜子帮我递过来。”

    “怎么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大晚上的要照镜子。

    “你刚才夸我好看,我才想起来,我都没好好看过自己长什么样子。”

    这一说,倒把身边的男人真给逗坏了,哪个女人不爱美,竟还有人没好好看过自己长什么样子的。

    对于眼前这个女人来说,还就是,来到这个新的时代,来到这具新的身体里边,有一段时日了,她总觉得自己是要回去的,就没琢磨过长相的问题。

    镜子里一看,吓了一跳,这女人跟自己真是蛮像的,看来穿越也不是乱穿。

    只听她颠三倒四地说道:“眉形不错,就是稍微有点乱,得简单修理下;鼻梁蛮高的,鼻翼也有点小肉,还不错;眼睛有神,自带眼角,都不用开了;唇形也还可以,就是缺少点血色,需要补血,或者口红掩盖下;皮肤有点黑,需要防晒,做好补水美白。”

    最后她来了一段在男人听来颇为自恋的总结:“这么细致一看,卓清莲其实真是个美人坯子,简直是蒙尘的珍珠,未经雕琢的璞玉啊。”

    男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瞪起眼睛,假装生气道:“你刚才不还说我好看吗,这又开始嘲笑我?”

    “不敢不敢!”男人赶紧笑着摆手澄清,然后问:“你不吃了吗?”

    女人拿着镜子点了点头。

    男人便把碗筷收拾了出去,走到门口了回头一看,那女人还在照镜子,他不由地笑着摇了摇头。

    外边夜已深,繁星点点。

    男人洗了碗筷,放置好以后便走出了院外,伟岸的身影带着些许落寞,望着远处被黑夜遮住的深山,眼神也仿似浸染了夜的黑,幽暗、深沉……

    默默伫立了许久,如雕像般岿然不动。

    回到房间后他发现自己刚娶回来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照完了镜子,然后睡着了,睡姿四仰八叉,销魂无比,惹得他不由笑了起来,一扫刚才还密布的内心阴云。

    不大不小的炕,竟被她一人就占了大半,害的人高马大的他只能在一边委屈地侧身躺了下来,黑夜中黑亮的眸子清醒无比,似是很难入睡。

    睡姿狂乱销魂的女人,一个威猛的翻身之后便直接压上了他,白天她豪气地揽住他的脖子,只是让他有些脸红难堪,而现在她柔软饱满的身体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紧紧贴住他,竟让他心顿时慌乱了起来,慌乱地如僵尸般一动不敢动。

    ------

    早上醒来,清亮的阳光几乎铺满了大半个房间。

    卓清莲睁开眼睛,暗骂了自己一句,真是没心没肺,新婚第一夜竟然睡得如此好梦,看来自己对那个只是半个男人的男人真是放心无比。

    昨天一天就没下过炕,或许以前的卓清莲对老罗家非常熟悉,但现在的她可是两眼一抹黑,她走出房间,到了院子里边,连个人影儿都没有。

    于是她只能大声地喊自己战壕里的战友:“罗佑华,你在哪里?”

    战友没喊来,战友的妈给喊来了。

    “嗨,婆婆早啊。”

    “婆婆?这是什么称呼?”

    也是,婆婆没法当做一个称呼,但前世只有一个妈,没有过干妈,也没有后妈的她,忽然叫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为“妈”还真有些一时难以适应,不过难以适应也得适应。

    “妈,早啊。”

    改口了,这中年妇女还是不依不饶:“早?都日上三竿了,还早啊?”

    卓清莲内心只觉一阵狂风刮过,让她差点脱口而出:早,只是一个招呼,大姐,这不是指时间,别给脸不要脸。

    回到西偏房的卧房,见那女人坐在桌边,勾画着什么,认真的样子好似真的忘了那封信的事儿。

    他不知道最近这女人跟美华在“密谋”着什么大事,但只要是她喜欢的,他便支持。

    慢慢靠近,于女人身后弯腰抱住了她,在其耳边吞吞吐吐起来:“清莲,那信……应该是王美珍写的,但是我……”

    正在勾画的女人有一瞬间的停顿,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手上的动作,若无其事起来。

    他要说的话,她也是能猜到的。无非是想说,他不喜欢那王美珍,是王美珍一厢情愿而已,他喜欢的是她卓清莲。

    这样的话,她很早之前就听过。

    现在她不想听这些,正如她一再坚持的观点,男人的誓言在没有盖棺定论之前,都是一文不值,女人一旦信了,那便傻了、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