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西幻)少爷与龙 > 103.番外
    这是防盗章, 购买比例不够的小天使可以等待72小时后替换  卡尔维诺坐在城堡一楼的账务室里,正在督促财务算账, 突然从窗外飘进一个绿色的小光球, 停在他的耳边。过了一会,他急忙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骑士到了城堡正门, 老执事已经在那里等待。

    “菲利克斯!”他亲切地呼唤道。

    骑士闻声下马, 摘下头盔, 柔软的银色短发舒展, 他一手夹着头盔, 一手展开拥抱的姿势, “亲爱的父亲!”

    莱希利安急匆匆走出书房, 勉强维持优雅和风度。

    刚走出门, 老执事就满面笑容的迎面走来,开口道, “少爷, 我有事要向你禀报,你看这是……”

    “稍后再说, 卡尔。”他步履不停,亲切地俯身用面颊碰了碰老执事, 转眼就走开了。老执事身后似乎跟着一个熟悉的人,银发碧眼, 身材高大。他看着面熟, 但又没想起是谁, 就暂时抛在了脑后。

    卡尔维诺转向骑士,“哦……看起来少爷很忙,不如我带你去城堡里转转,你三年没回来了,恐怕也不认识了。”

    “都行,父亲。其实我更想和你谈谈,但是很遗憾我确实有一件事要马上禀告少爷,”菲利克斯耸耸肩,“你一定想不到我在外城看到了谁。”

    “是什么人?”老执事慈祥地拍拍儿子的手臂。

    “索尔维利的第三王子,奥德西恩·诺特·海姆达尔。”他答道。

    “你说你来自南部的庄园?天……”赫琳震惊地看着希露。

    希露头上戴着任性的大小姐编出来的快散架的花冠,裙子上洒满赫琳无聊撕碎的花瓣。她不明白赫琳突然的惊呼,以为她没听清,就郑重其事地重复了一遍。

    赫琳脸上闪过一丝羞赧:“你可能不知道,我父亲就是做奴隶贩卖的……说起来很恶心,我父亲说他的庄园里最畅销的货物……”她有些无法启齿,“……就是人类。比牛,羊可以卖出更高的价钱。”

    “也许,你就曾经身在我父亲的庄园里,而我不知道……”赫琳说着说着又出了神。

    “之后你是怎么来到维尔茨堡,还成为了赫尔莫德的家仆的?南部一向忌讳直接与家主进行人口买卖的,因为这在明面上是违法的。奇怪,他们是怎么把你卖到这里的?”

    “不是他们把我卖到这里。是少爷救了我。”

    希露淡淡地说道,盯着裙子上撕碎的花瓣,好似回到了那一天。

    她跪在雪中,只穿着一条麻布裙,瘦弱的手臂被扭绑在身后,手腕充血,已经在寒冷的空气中失去了知觉。

    这里是首都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在这座璀璨的冰雪城市中,一半被贵族官员的豪宅占领,一小半是平民们聚居的地方,还有一块被挤压地不能再小的地方,是鱼龙混杂的贫民窟。

    一个低调的小型混血种贩卖与转手卖场每周就在这里暗暗进行。首都查的严,许多庄园贩子不敢把“货”出在这,就联系有门道的中间商把混血种拉去更北的蛮荒之地,卖给魔兽做口粮,或是去给垦荒的老板当苦力。而零星有些长得美的小家伙,就在这里出给有信誉,有怪癖的特殊买家。

    他们大多是小有身份的贵族,矜持地带着羽毛面具,穿着裹得严严实实的兜帽,悄悄混迹在人群中,期待猎艳猎到合心的货物。

    她本来身体孱弱,年纪幼小,长得还算可爱。带她来这里的老板打着让她伺候贵人的主意,牵着拴在她颈上的铁链,带她跪到了风雪中,扒掉外衣,露出小女孩的皮肤。

    她低着头,大脑恍恍惚惚。

    一只龙角上穿透着烧红的铁环,从敏感的角上传来一波一波尖锐的疼痛。呼吸都带着刀刮一般的痛,从南部一路到这里,这只铁环无数次被从结痂的伤口里抽出去,烧到灼热后又穿刺进流血的伤口。

    “怎么戴这么大的环?让那些娇生惯养的贵族老爷看到了都得怕。”隐隐约约听见来带人的中间商和庄园贩子闲聊,说道。

    “见鬼,”她被一脚踢翻,倒在雪地里,发出一声呜咽,“还不是这家伙,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明明是个混血种小丫头,力气大的很。你不知道,上次在中部拉尔戈城,她差点掰断了我的脑袋跑掉了!留了这么大一个疤!”

    “好家伙!”中间商吸了口凉气。

    “我不给她上个环她还反了天了……这不,现在就没精力再跑了吧。”

    “那倒是,整个都没劲了……但怕是卖不出好价钱了。”

    “本来就是在野地里抓的,也没花我多少钱。到时候给那位老爷看他要不要,好歹是个姑娘,他不是最喜欢虐打了吗,就算死了也不要紧。”

    “才十一岁不到吧,那位老爷就喜欢这种的。小孩子玩起来爽……”

    她麻木地躺倒在雪地里,眼前人来人往,雪地被踩化,泥水被脚跟溅起来甩在她脸上。

    “起来,装什么死!”

    胸口的衣领被抓住,她整个身体被揪起来,悬在半空中晃荡。

    “擦擦脸,泥巴蒙上了就更不好卖了。”中间商好心地笑道。

    “擦个屁!”庄园贩子是个半矮人,身体粗壮,方头大脑,向着雪地里吐了口口水,碗大的拳头砸在她脸上,打得她鼻血流了下来。

    “别打了,都不成样子了,哪有你这样做生意的……!”中间商一顿劝,她才被松开,砸到地上,身体弹了弹,就不动了。

    两人踩着雪咯吱咯吱地离开,“还是去谈谈我给你的那批货吧,都不错……十二个银币如何。”

    脸颊上热热的,鼻血蜿蜒流到了雪地里,和洁净的雪和污脏的泥混在一起,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大声喊道:“喂!上面有人查到这里了!”

    “王城那边带人来了,快走,都散了散了!”

    “喂,起来!”庄园贩子又急匆匆回来了,骑着马,一把捞起她,“往哪走?”

    中间商指挥着仆人把买下的货物赶上篷车,“往西!出城,那边和森林连在一起,往森林里去,我在那有个仓库!”

    “该死,该死,该死!”庄园贩子夹着她,拼命催马,“走,你这个畜生,快走!”

    “啊啊啊啊——”背后粗哑的男声发出痛极的嘶吼。

    她身体悬空,看到了从此以后深深烙印在脑海里的身影,金发碧眼的小少爷,骑着高大的白马,一剑挥斩,砍掉了中间商的头颅。

    血从无头的身体里喷溅出来,像下雨一样洒了周围的人满身,小少爷身披银甲,眼神坚毅毫无动摇,即使浑身浴血也丝毫不变色。他身后跟着无数骑士,挥剑斩杀着四散而逃的罪人们。银发的少年骑士凑到小少爷身边,递给他手帕,他却悲悯地摇头拒绝,提着沾血的剑向他们追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