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惜春是个佛修[红楼] > 112.薛蟠的狐朋狗友
    此为防盗章, 购买40%即可,否则48小时后~  “来看看妹妹。”贾珍搓搓手, 笑着道, 视线又落在贾惜春的佛珠手串上。

    他想多摸摸那一串佛珠,多摸几次,噩梦就能少做一点吧。至少他这几天做的噩梦虽然可怕, 好歹他也能从噩梦中惊醒, 不用一直做噩梦做到天亮。

    贾珍伸出了手, 想要碰触贾惜春手上的佛珠手串。只是他还没有碰到, 就被张老夫人拍了手。

    “打。”贾惜春见张老夫人拍打贾珍的手, 伸出小手鼓掌, 还道, “打, 打。”

    “那是你妹妹的,你老是去碰做什么?”张老夫人皱眉, “莫非……你在外面闯祸了?”

    张老夫人首先就想到贾珍在外面闯祸, 被人威胁来偷盗贾惜春的佛珠手串。贾惜春手上的那串佛珠可是贾惜春出生时带来的,就连皇上都不敢拿去的。但不代表没人想要那一串佛珠, 总有个别胆大的,想要夺得贾惜春的那串佛珠。

    之前, 贾惜春让雪停了,佛珠变色的消息不知怎么的就传了出去, 就有人认为那串佛珠才是最要紧的东西, 是仙家报备。若是他们能夺得那串佛珠, 便也能如贾惜春那么厉害。

    贾珍只是单纯地想少做噩梦,却没想到他的亲娘说出这样的话。

    “没,没闯祸啊。”贾珍很委屈,“您能不能总想着我闯祸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那还是你吗?”张老夫人轻哼。

    “不是。”贾惜春伸出白白胖胖的小脚丫子,她可以举双脚赞成张老夫人的话。

    她都让贾珍做噩梦了,贾珍却还这么活蹦乱跳,这说明贾珍被吓得还不够。瞧瞧贾珍那么红润的气色,一点都没有被吓到的苍白脸色。

    “妹妹。”贾珍转头看向贾惜春,“你还小,不懂得。”

    “懂!”贾惜春一本正经地回答。

    “这么小就装大人。”贾珍道。

    “你装!”贾惜春伸出小拳头,朝着贾珍的方向挥了挥,“打你哦。”

    “好了,你这么大的人了,也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张老夫人把贾珍拉到旁边,不让他靠近贾惜春,“明天,就让你后院的那些无所出的年轻女子出去,别妖里妖气的。”

    张老夫人之前就已经跟朱嬷嬷说过了,也打听过那些女子的身家背景。有的人家本身贫苦的,若是不想出去,便去庄子上生活,若是有想嫁人的,那么府上便给她们准备一份嫁妆,要是想直接回去家里的,那就拿着银钱回去。

    还有那年纪大些,却又无所出的,便直接去庄子上生活。这些人本来在府中便过得不大好,还得看那些年轻姨娘的脸色,倒不如去庄子上生活,也舒坦一些。

    “这怎么好?”虽然贾珍连续几天做噩梦,但是他依旧不想放弃那些美人。

    “你父亲本就不是国公了,降等袭爵,到你的手里,就更没什么了。”张老夫人叹息,“以你的身份,不该有那么多姨娘,即便没去官府登记,这也不合礼数。这大门口的牌匾也得摘下来,贾珍啊,我们府不能败在你的手里。”

    张老夫人早已经下定决心,只是她到底是一个妇道人家,不好插手这些事情。只能告知贾珍该怎么做,别看贾惜春厉害,可是烈火烹油,不见得就好。

    等到日后,贾惜春若是去了郡主府,跟贾珍他们接触的时间就更少了。张老夫人没想过让贾惜春多护着贾珍他们,因为有时候不是护着就有用了,护不了,就只能挖了这一块烂肉。

    “母亲。”贾珍没想到张老夫人竟然会叫他的名字,还说得这么严肃,“隔壁西府也……”

    “他们不一样。”张老夫人道,“婶婶还活着,婶婶是国公夫人。”

    贾珍看向张老夫人,他不大愿意把府上的牌匾摘了。他们这一脉才是正经的嫡脉,他贾珍现在还是族长。要是摘了宁国府的牌匾,他们府上便比荣国府低一等。

    “你若不想,那就等着,等你儿子来。”张老夫人想了想,若是等贾蓉,那也不错。

    只是不能等贾珍死了,而是等贾蓉在巡防营待一段时间后,贾蓉再上报说府上不合规矩,这也有利于贾蓉的仕途。

    “蓉哥儿还年轻,他懂什么。”贾珍不大高兴。

    “懂。”贾惜春插嘴。

    “你又懂了?”贾珍转头看向贾惜春,怎么他的妹妹总是插嘴,“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插!”贾惜春对着贾珍翻白脸,“你傻。”

    贾珍不开心,母亲说他,妹妹还说他傻,他不过就是想少做噩梦,他招谁惹谁了啊。

    “我是贾家的族长。”贾珍道,作族长的身份太低也不好。

    “那就更该以身作则。”张老夫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她这个儿子就是要面子,然而,这个儿子也是最没出息的,连带蓉哥儿都被这个儿子给带坏了。

    如今,皇帝不计较废太子的事情,那么他们也不能得过且过。

    张老夫人可不希望儿子和孙子都成了废物,贾敬在道观不管这些,她这个妇道人家就得管起来。

    “对。”贾惜春心想她这一世的亲娘还是挺靠谱的,人家荣国府挂着那牌匾还说得过去,宁国府就说不过去了。

    再者,荣国府不见得就比宁国府有钱,宁国府一脉单传,攒的东西多,而荣国府的人多,耗费也多。一块牌匾而已,没有必要去计较太多。

    外头多少族长不如族人的,也没见人家怎么着,还不是照样过日子。

    “对,我们的惜春说的对!”张老夫人笑着抱起贾惜春,转头看向贾珍,“瞧瞧,你妹妹都这么说了,这一件事情准没错。你且去办吧,难不成,真要等蓉哥儿?”

    贾珍只觉得自己是捡来的,不是张老夫人亲生的。他在家里的地位一降再降,迟早有一天,他会没有地位的。

    “母亲,真要这样吗?”贾珍有些无力,“父亲知道吗?”

    “你觉得他还会处理家里的这些事情吗?”张老夫人嗤笑,“你父亲待在道观里炼丹,是要炼到死的。”

    张老夫人已经不指望贾敬下山回家,贾敬要在道观里待多久,就在道观里待多久。她对贾敬不抱有希望,也不指望贾敬会主动处理家里的事情,夫君靠不住,儿子也靠不住,孙子还在教导中,那就只能她自己上了。

    她不怕别人说她管太多,要是她不管多一点,这个家迟早被他们玩完。

    张老夫人不希望这些人有一天跑到贾惜春面前,祈求贾惜春帮助他们。

    “好吧。”贾珍知道张老夫人的态度了,若是自己不做,就要贾蓉做。那就他做吧,趁着过年,都折腾了,反正他现在对那些美人也没有太感兴趣,夜里又总是做噩梦。

    若是他把心思放在其他地方,多做一些其他事情,兴许晚上就不做那样的噩梦了。

    贾珍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与其等着儿子绕过他上报,还不如他自己来,这也能少丢一些脸面。

    等贾珍垂头丧气地离开后,张老夫人便把贾惜春放到床榻上,不管贾惜春听不听得懂,便道,“不管是谁想要你的佛珠,都不能给,知道吗?”

    “不给!”贾惜春伸出小胖手,“打!”

    “嗯,谁敢拿你的佛珠,就打他们。”张老夫人握着贾惜春的小手。

    “手串是郡主的,谁也拿不去。”谢嬷嬷开口,她几次见着贾珍,贾珍也就只是触碰佛珠几下。要她说,这宁国府倒是有不少探子,只怕那些人也盯着贾惜春的佛珠。

    “要过年了,该散了的就散了。”张老夫人忧愁,总有那些不长眼地盯上别人的东西。

    贾惜春没说话,而是歪着头抱着小枕头,谁都拿不走她的本命法器的。前世,便有人想要她的法器,也夺了过去,可她一个念头,那法器又回到她的手里。

    要是真有人来抢她的佛珠手串,那就来啊,谁怕谁啊。

    贾惜春眼珠子转啊转啊,她可没有那么好欺负,想从她手里夺得东西,比登天还难呢。敢来盗取她东西的人,必然不是好人,心里必定有坏心思,那么她不介意教导教导那些人,正好赚一些功德。

    功德跑上门,她为什么不去赚呢。

    “真小呢。”张老夫人看着贾惜春天真可爱的模样,小孩子不需要考虑那么多,抱着小脚丫子在那里翻滚就可以了,“真当自己是个球呢。”

    白白胖胖的婴儿,大冬天的穿那么多,圆滚滚的,可不就跟个球似的。

    明明他还这么小,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什么,只是不想读书而已。

    “知道疼了啊。”贾老夫人虽然心痛,面上却没有表现得太明显,“要是不读书,还得挨打。”

    “老祖宗。”贾宝玉刚刚哭了好一会儿,可惜没有任何用处,贾老夫人根本就没有安慰他。他不是没想继续在王夫人身边哭,可是贾老夫人不让他待在王夫人那边,他也没有办法。

    王夫人心疼贾宝玉,原是要跟过来荣庆堂的,被贾老夫人阻止了。

    贾老夫人知道王夫人心疼贾宝玉,前面的贾珠没了,王夫人就剩下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自然就心疼贾宝玉。

    “祖母。”贾元春听闻贾宝玉挨了打,贾宝玉到底是她看着长大的,便过来看看。她瞧见贾宝玉手心红肿,心疼不已,“父亲怎么下手这么重?”

    贾宝玉不过是四五岁的孩子,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呢。因着贾元春一直待在荣国府内,没瞧见别家如何教育孩子的,并不知道其他人家的孩子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识字了,不像是贾宝玉等到四五岁。

    小孩子嚷嚷着不读书,这都是常事。小孩子玩性大,等过一段时间,也就慢慢安下心来。只是贾宝玉之前是按照被养废的标准养着的,就更顽皮捣蛋一些。

    贾政早就觉得贾宝玉太过顽皮,因此,在贾宝玉不听话的时候,才忍不住想要打贾宝玉。

    “不重一点,如何让他长记性。”贾老夫人道,“你这个做长姐的可不能太疼他,疼多了,反而是害了他。”

    “他到底还小。”贾元春忍不住道。

    “小什么,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已经开始读书了。”贾老夫人皱眉,当年,她就想着把贾元春送进宫,从小就开始培养贾元春。可惜贾元春现在被赐婚了,进不了宫。

    礼部侍郎家就礼部侍郎家,贾老夫人早就已经认了。

    “礼部侍郎家是极为讲究规矩的人家,你也得多学些规矩。”贾老夫人道,“以前学的那些只怕是用不了多少。”

    为妾为妻的规矩不一样,妾宫里的妃嫔也不是寻常人家的小妾。贾老夫人还想着贾元春被赐婚,她这个当老太太的不满,贾元春心里必定也不满。自己还好,认了就是,而贾元春呢,只怕一时放不下,等贾元春嫁到礼部侍郎家后,就不大好。

    “跟你母亲学学如何管家。”贾老夫人想了想,“日后若是有了孩子,也得让儿孙早早读书启蒙,你弟弟宝玉是晚些了。”

    贾元春本是想帮衬贾宝玉,没成想贾老夫人却说了这些话,她也不好再多说其他的话,只能红着眼睛看着贾宝玉。贾元春比贾宝玉大了那么多岁,着实心疼贾宝玉,可以说贾宝玉就跟她儿子似的。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贾蓉迎娶秦可卿的日子。

    婚礼进行得非常顺利,中间也没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贾蓉也顺利地洞房了。只是等到第二天,贾蓉跟秦可卿跟张老夫人敬茶的时候,张老夫人单独留下了两个人。

    “可卿,你不是你父亲的亲生女儿吧。”张老夫人道,外头的人都认为秦可卿是秦业的亲生女儿,可知废太子手下的不少人都知道秦可卿的真实身份。那些人还威逼贾敬,让贾蓉跟秦可卿定亲,若不是逼不得已,张老夫人怎么可能允许孙子跟秦可卿定亲。

    秦可卿确实长得极为漂亮,非常容易吸引男人的眼珠子。可是女人长得好看,不一定就贤惠,重要的还是看这个女人能不能管家。

    张老夫人现在不知道秦可卿的管家能力如何,但是她还是得把一些话先说开了。也许秦业没有告诉秦可卿她的身世,可是秦可卿嫁到了他们贾家,就跟他们贾家荣辱与共,那么张老夫人就必须告诉秦可卿,省得日后发生其他的事情。

    “不是。”秦可卿自是知道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只是父亲一直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她便也不去想自己的身世如何。她却没想到嫁入贾家的第一天,张老夫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一直认为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她原是孤女,没成想贾家是知道的,可是贾家既然知道,为何又要娶她进门。秦可卿疑惑,贾家这样的人家必定不想娶一个孤女入门吧。

    “你的亲生父亲是被圈禁的废太子。”张老夫人直白地说什么,没有其他铺垫。

    秦可卿震惊,睁大眼睛看着张老夫人。虽然秦可卿只是后院中的女子,可是她也知道废太子有了一个‘废’字,那就不一样了。一朝天子一朝臣,何况废太子没有当过皇帝,在太子位子上的时候就已经被废了,即便还活着,也碍当今皇帝的眼。

    她是一个聪慧的女子,当即就红了眼睛。秦可卿跪在了地上,她没有因为自己是废太子的女儿,就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反而认为这可能给家人带来灾难。

    “祖母,老夫人。”秦可卿跪在地上。

    贾蓉在巡防营已经好几个月了,明白不少事情。虽然他很喜欢娇妻,可是当他听到妻子是废太子的女儿后,整个人就懵了。

    废太子的女儿可不是好身份,废太子算是旧朝人,现在可没有多少人去提废太子。贾蓉想着自己娶了废太子的女儿,那么他是不是要完了,这个家是不是要完了。

    “慌什么。”张老夫人见孙子的腿都软了,皱了皱眉头,孙子到底还是不够稳住,“你们真当当今陛下什么都不知道吗?”

    “祖母,我们该怎么办啊?”贾蓉没了主意。

    “既然你已经娶了可卿,那可卿自是我们府里的人。”张老夫人看向秦可卿,“你也莫怕,贾蓉既然娶了你,你便是他一辈子的妻子,我贾家也不会要了你的性命,你大可以安心待在府里。只不过,话还是得说在前头。”

    “是。”秦可卿的承受力倒是不错,即使之前再震惊,再惊讶,她都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理解了张老夫人的意思,等着张老夫人吩咐。

    “你母亲本是青楼女子,清倌也好,怎么都好。”张老夫人道,“你现在都是我们府上的人,贾秦氏,至于你亲生父亲如何,你的兄长如何,都不要去管。我们府上也不可能去管,我们只认你姓秦,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