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 > 61.少女的新婚之夜
    此为防盗章  她的脸色苍白至极。

    ——简直连想都不敢想。

    她只能继续站在原地, 煎熬地听着那两人的对话。

    “我说的趣事, 就是指我那几个队友。”

    顾子殊轻笑着说。

    “之前我只不过是小小地引诱了他们, 就让他们对我神魂颠倒的,要是我再给他们些甜头,大概让他们为我自杀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

    “所以我就表演给你看喽,小少爷。现在我就回去找他们,我要让他们因为我而自相残杀,直至剩下最后一个, 我再亲手结束他的生命——啊,对了, 我一定要让柳樱被荆以铭杀死,那个贱女人竟然敢把我推下楼……如果不是遇到你我早就死了。她敢这么对我, 我就让她尝尝被喜爱的人亲手杀死是什么滋味。”

    顾子殊……

    顾子殊!!

    一阵轻笑声传进柳樱的耳中,恐惧、怨恨、愤怒交织在一起,阴暗的情绪如火山中的岩浆爆发,升腾到极点,令她的大脑瞬间陷入一片空白, 眼前发黑, 耳边嗡嗡作响,浑身都剧烈地颤抖起来。

    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 似乎已经过了很久, 她的身体又僵又痛, 双腿一软, 竟不由自主地往前一倒, “嘭”地撞开门,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

    糟了,要被发现了!

    这一瞬间她的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极为惊恐地睁大眼睛看向前方,却发现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人影,顾子殊和西尔维都离开了,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她的幻觉。

    但不是幻觉。

    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依旧没有力气站起来,手扒着地面,吃力地往前爬了几下,指尖发颤地沾了地上近乎于黑色的液体,放在鼻尖下闻了闻,是血的味道。

    “啪嗒。”

    透明的水珠落在凝固的血液上,柳樱撑着地面,黑发散乱不堪,盖住了她大半张脸,只能依稀看到泪水沿着她的下颌流淌下来。

    好恐怖、太恐怖了,她好害怕……顾子殊没死,还不知道为什么被西尔维看中,赐予了他美貌和力量,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人了,他要报复她,将她折磨致死,还要杀光所有人,让所有人全都死在这里,也包括以铭——

    不、不可以,她不会死在这里的,更不会被以铭杀死,以铭也不会死!她必须要在顾子殊回去之前找到队伍,揭破顾子殊的阴谋,绝不可以让他得逞!!

    柳樱猛然抬起头,目露疯狂之色,从地上爬了起来,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不顾一切地撞开一扇又一扇门,高声尖叫道。

    “以铭——以铭!你们在哪里?!”

    “救、救命!如果听到我的声音,你们就快回答我!”

    她在似乎没有尽头的房间跑着,即使精疲力尽、嘴里泛着血味,也依旧拼命地往前跑,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她终于隐隐听到有人在喊着她的名字,在打开下一扇门后,露出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她的队友。

    “是柳樱!”

    骤然看到队友们,柳樱心中一松,疲惫至极地倒了下去,被离她最近的队友接住,扶着她坐在地上休息。

    柳樱一边喘着,一边艰难地抬起头环顾四周,喃喃地问道:“顾子殊呢?他、他有没有回来……”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悲伤而失落地说道:“没有……”

    “是吗……?”柳樱闭上眼睛,缓缓露出一丝微笑,“没有就好。”

    “你是什么意思,是还嫌上次教训你教训得还不够?!”

    其他人听到她的话,当即勃然大怒,就连还在为柳樱平安无事而高兴的荆以铭也立刻没有了笑容,皱眉看着她,说道:“柳樱,你……”

    “我刚才亲眼看到了,顾子殊和西尔维站在一起,他们在计划着要杀了我们所有人!”

    柳樱猛然睁眼,表情又恨又怕,声音也极为尖利。

    “顾子殊从楼上摔下去之所以没死,是因为他和西尔维勾结起来了,他早就不是那个正常的顾子殊了!你们就不感觉奇怪吗,为什么他会突然性格大变,脸也变得那么美,那都是因为西尔维,他已经被西尔维控制了!”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众人一惊,第一反应是柳樱的话太过荒谬,那么漂亮可爱的少年怎么可能和西尔维有关系。可是看到柳樱情绪激动,哭得厉害,又实在不像说谎,在内心深处,他们也渐渐地产生了一丝怀疑。

    柳樱说得没错,少年在坠楼前后表现得十分迥异,他们本以为是因为他经历了生死考验,突然顿悟,这才改变了自己,可按照柳樱所言,难道他真的和西尔维……

    “不要随便怀疑自己的同伴。”

    几人中唯有荆以铭的态度依旧坚定:“现在子殊仍然不知所踪,我们该做的事不是怀疑他,而是找到他。我们的同伴已经越来越少了,如果相互猜忌,只会让恶灵钻了空子。柳樱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这里的房间极其诡异,说不定可以让人产生幻觉。”

    “队长说得没错。”

    除柳樱之外,其他人都被说服,纷纷松了口气。如果可以,他们当然也不想怀疑子殊,他们是真的挺喜欢他的。

    “希望子殊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肯定没问题。他之前从三楼掉下来都没有大事,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也不会有事的。你看,咱们刚才所有人都被分开了,现在不也都平安聚到一起了吗?他也肯定能回来的。”

    “你们怎么就没人相信我?!”

    柳樱在墙壁上狠狠砸了一拳,已经有些崩溃了:“那不是幻觉,我在地上还看到了——”

    “咔嚓。”

    房间的一扇门忽然被打开,甩出了几滴血,一个纤细的身影狼狈地倒在地上,衣服上沾着大片血液,手脚上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痕。

    他抬起头,露出那张美到摄人心魄的脸,莹白的肌肤上染着鲜血,透出几分冶艳之色,漂亮的淡金瞳眸泛着盈盈水光,宛若湖面上所倒映的月轮,澄澈明净。黑发凌乱地贴着脸颊,红唇微微开合,发出细微的呜咽声,白皙的脖颈上,可以看到触目惊心的黑色指印。

    “我、我……”

    “子殊!”

    荆以铭反应极快,立刻将他抱入怀中,检查着他身上的伤势:“你怎么样?还有哪里受伤了?”

    “西……”

    少年捂着自己的咽喉,泪水溢出眼眶,浑身剧烈地颤抖着,连说话都颠三倒四的:“是西尔维……他要杀我……我遇到了他,他要杀了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他后来消失了,我差点就被他杀了……”

    是西尔维,他现身了!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仅仅是听到他的名字,便有了一种心惊肉跳之感。和那些作为杀戮机器的玩偶相比,这个作恶多端的亡灵才是这个公馆最恐怖的存在,一切都因他而起,现在他终于出现了,差点杀死子殊,那么很显然,之前惨死的刘平也是由西尔维亲自动手的。

    想到这里,他们在恐惧之余,还十分心疼子殊,心中愧疚不已。这个柔弱的少年竟曾独身面对过西尔维,险些命丧黄泉,而他们竟然在他最无助的时候怀疑他、以为他和西尔维相互勾结……

    “你们不要相信他,我看见了,他亲口和西尔维说了要引诱我们自相残杀!”

    柳樱扶着墙壁,身形摇晃地站了起来,双目赤红,极其怨恨地瞪着被荆以铭抱在怀中的黑发少年。

    “我不管你是在演苦肉计,还是和西尔维产生了矛盾、差点被他灭口,但是你别想骗过我,我都亲眼看到了!你们不要相信他,现在就杀了他,不然他一定会害死我们所有的人!!”

    “柳樱姐姐……”

    少年微微睁大双眸,一时间甚至忘记了恐惧,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受伤地说着:“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可我没有、我怎么会和西尔维勾结?”

    “恶心死了,少装出这副令人作呕的嘴脸,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知肚明!”柳樱露出一抹厌恶的冷笑,又看向其他人,说道,“你们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杀了他,他——”

    “够了!”

    荆以铭低喝一声,眼中布满阴云。感受到怀中少年的颤抖,他将他抱得更紧了些,看向柳樱的目光仿佛冰一样冷,他甚至第一次觉得这世上竟然有人可以如此令人厌恶。

    “如果没有证据,你所说的这些就全部都是污蔑。柳樱,我问你,你到底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要谋害我们?”

    “我……”

    没想到会被一贯温柔的荆以铭质问,柳樱有些慌乱,拼命地试图为自己辩解:“以铭,我们可是同窗了三年,而顾子殊只是一个你不了解的陌生人罢了,你难道不应该更相信我吗?”

    “我发现……我真的不了解你,柳樱。”

    荆以铭缓缓摇头,垂眼看着怀里的少年,少年的面容毫无血色,他怔怔地看着柳樱,眼中含泪,表情仿佛天塌了一般,不敢相信柳樱想要杀了自己。

    他想起少年之前对柳樱露出羞涩的微笑、说着要保护她时的样子,那双日光般的眼瞳闪闪发光,是那般璀璨耀眼,潜藏着丝丝情意,仿佛只能容下她一人的身影。

    “子殊是如此喜欢你……”

    他闭上眼睛,心脏如同在滴着血,是无尽的痛楚与苦涩。

    “但你,却居然可以这么狠毒地对待他。”

    “你说什么……?”

    ……到底在说什么?

    一瞬间,柳樱的表情凝固了。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以铭竟然说她喜欢顾子殊?他为什么会这么认为?是不是顾子殊搞的鬼……他对以铭说了什么!?

    血液全部向她的大脑涌去,因为身体状态本就虚弱,再加上极度的震惊与愤恨,她的眼前出现了片片重影,头晕目眩,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在天旋地转中,她清晰地看到荆以铭怀中的少年眼梢含泪,却对她缓缓地露出一丝微笑,霎时间如花般盛开,美丽至极,却饱含着无限的恶意——是地狱中绽放的花。

    他嫣红的唇瓣微微张开,无声地做着口型。

    ——我说过,我会让你比死还要难受。

    不……

    他不可以……顾子殊怎么能这么做……

    顾子殊……顾子殊——!

    柳樱猛然跌坐在地上,过多的负面情绪如惊涛骇浪般拍打着她,如同坠入深海,她甚至无法呼吸,目眦欲裂,早已失去了理智,几近疯狂地吼叫出来。

    “他想杀了我,他恨我!!他明知道是我把他从三楼推下去的,又怎么可能喜欢我!?”

    于是他们允许柳樱留下,却隔开了她与少年之间的距离,不让她靠近他,以免她会做出什么很危险的事。

    但这一次,黑发女孩简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不仅没有做出任何可疑的举动,而且还对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表现得异常悔恨,不断地向少年和其他人道歉。

    几个队员都以为是刚才的遇险吓傻了她,表面不显,心里却对她更加鄙夷。

    他们觉得,虽然柳樱和荆以铭同为军校生,却与后者相差太远,心肠歹毒、实力平平不说,还这么没有骨气,简直难看至极。

    唯一有所疑虑的人是荆以铭,他一直皱眉看着柳樱,在他的印象之中,柳樱并不是这么胆小怕事的人,但转念他想到之前自己也从没有料想到柳樱竟会是这么狠毒的人,随即释然,觉得他从不曾了解过柳樱,也没有更多细想。

    这小少爷玩得还挺开心的。

    队伍之中,时子殊瞥到黑发女孩脸上慌张无措的表情,暗中挑了挑眉。他可没有漏看她眼底的光,大概是觉得这个新游戏格外有趣吧。

    但他可不能让西尔维一直这么玩下去。他笑了笑,摩挲着下颌,看着浮现在眼前的系统面板,西尔维所显示的好感度是50,是个相当微妙的数字。

    虽然现在西尔维声称他是他的玩伴,但就本质而言,他和别的玩具也没什么区别,在这之后,如果不用些新的手段,别说好感度很难再继续上涨,等到西尔维玩腻了,他很可能也会被杀了。

    所以是时候让西尔维转变对他的看法了……

    时子殊低垂着眉眼,唇边勾起一丝微笑。

    ——就算只是不怎么在意的玩具,但要是被其他人碰了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会不由极为在意,之后会因为独占欲而变得愈发偏执吧?

    在这之后,众人时刻警惕着西尔维或玩偶有可能会随时出现。

    之前他们没有遇到过任何袭击,如果没有刘平的死亡,或是柳樱和子殊的遇袭,他们会一直以为这里很安全,然而事与愿违,这里虽然灯火通明、整洁干净,看似非常安全,但其实比公馆上层还要危险,那些怪物就在暗处潜伏着,他们不知道危险会源自何处。

    但自从进入公馆后直到现在,所有人的精神持续高度紧张,一路都在疲于奔命,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现在脸上露出了明显的疲态。荆以铭见状,决定还是先让大家休息一会,于是所有人便在一个宽敞干净的房间停下了脚步。

    得知能够休息,几个队员躺在地上转眼间睡着了,荆以铭靠墙而坐,并没有睡,而是保持清醒留心着周围的动静。

    时子殊也没睡。他主动选择坐在荆以铭的身边与他一起守着,双腿半蜷着,臂弯架在膝盖上,看起来十分乖巧。

    他微微偏头看向荆以铭,浅色的眼瞳晕着点点光芒,像是柔软的星光般,身影被映在其中,就如同坠入了星河,只愿一直沉浸下去。

    ……如果,能一直这样被他注视着就好了。

    荆以铭的心脏跳动得极快,感到莫名有些害羞,却不愿意移开自己的视线,而是俊脸泛红地和少年对视着。

    他实在无法拒绝少年这样的目光,当少年这般看着他时,那目光里仿佛蕴含着千言万语,在诉说着无限爱意,连他的心都要为之融化,让他只想将少年拥在怀里。

    但他也明白,这只是他的错觉,少年从未对他说过什么,而且……

    荆以铭的视线移到少年的身旁,黑发女孩正闭眼安静地睡着,脑袋一歪一歪的,最后滑到了少年的肩膀上。

    一瞬间荆以铭以为女孩要对少年做什么,顿时浑身紧绷,已经做出了攻击的姿势,少年却食指抵唇,“嘘”了一声,很轻很轻地说着“没关系”,之后任由她倚靠着他。

    “你最好离她远一点。”荆以铭面露担忧之色,压低声音道,“她可能又会对你……”

    “不要紧,我相信她。”少年笑了笑,伸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女孩的头发,双颊晕染上绯红,“她已经说了她很后悔,不会再害我了。”

    “但是我无法相信她。”

    看到他那样羞涩又温柔、完全就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的表现,荆以铭的心中再度为痛楚与失落所填满,忍不住轻轻握住了少年的手,说道:“你就真的……你真的这么喜欢她?”

    “……没错。”

    少年一怔,继而低下了头。荆以铭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只能听到他在说:“我知道她讨厌我、恨我,甚至想杀了我,现在也很可能只是在利用我,但就算如此……我也喜欢她,只要她能活下去,就算我死了也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