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废柴的飞升方法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陈阿柳的选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叶步群讥笑着道“秋峰主还真是大气,你怎么不连孙子的婚事也包了”

    “他若拜我为师,他儿子的婚事不就是我孙子的婚事么,怎么,叶掌律似乎也没娶妻,要不要我给你想想办法包办一下”

    来自叶步群的怒气值1000。

    你特么才是孙子呢

    叶步群气的牙根儿都颤了,冷声道“说起来,你与德修赌约的结局已经定了,如今你两人都在这里,便先商议一下这赌注如何”

    “好呀。”

    秋君说着,看向了贞德修,笑着道“你说吧,这赌注如何”

    朱元这时候忽地道“这赌注,便由我这个当师父的便替他说了吧。”

    秋君看着贞德修问道“你觉得如何”

    “自然是师父说了算。”贞德修点头道,心中狂笑不止。

    “行吧,你说。”

    “你若是输了,便入我门下,拜我为师。”

    一片哗然。

    没等秋君回答,宋修便开口道“这不太妥吧。”

    “确实,朱祭酒好算盘啊,难道还想着双喜临门”管非也呛声道。

    众人心里的明白朱元打的什么算盘,是以纷纷出言阻止,死不要脸抢陈阿柳就算了,还想趁机连垂星峰也给抢了

    美死你

    不少人已经打定了主意,一会儿豁出去老脸也得帮着这秋君赖账,不能让他得逞。

    一时间,众人心中各自开始盘算,叶步群阴恻恻的笑着,正要开口说秋君不许耍赖的时候,秋君先开口了。

    他点点头,看着两人,一脸无所谓道“行啊,我输了别说给你当徒弟,认你当爹都行。”

    说完,秋君看向贞德修,眯眼道“接下来该说说我的条件了吧。”

    “请讲。”贞德修冷眼笑着。

    “看你这穷酸样子,估计也没多少钱,榨不出几两油水来,听你师父刚才那条件,这样吧,如果你输了,也拜我为师。”

    贞德修皮笑肉不笑道“可以,只是,不知道秋峰主是不是忘记了,当初咱们赌约中,说的可是前十弟子,不知道秋峰主如今打算如何取胜呢是收陈阿柳为徒吗呵呵。”

    台上众人不由得暗自叹一口气,看着秋君心道,看着挺聪明一人,怎么会和人定下这种赌约。

    贞德修说完,面露自信,看向陈阿柳。

    “如今书院一十三峰都已许完,陈师弟,你欲要拜入谁门下”

    贞德修问完之后,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看着他。

    无数的目光聚焦在这个少年身上。

    陈阿柳原本就有些紧张,现在显得更紧张了,一上午未饮水,嘴唇有些干裂,俊秀的脸上有些紧张的发红。

    不知道是不是喉咙太干的原因,他开口的瞬间竟然略带一丝颤抖,不过马上平稳。

    “学生欲拜垂星峰,秋君峰主门下。”

    瞬间安静。

    所有人都愣在那里,恍若遭了雷劈。

    “如此”贞德修志得意满的刚准备开口,便听到叶步群呵斥着出声打断。

    “不可”

    贞德修随即反应过来,一脸震惊的看着陈阿柳。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陈阿柳。

    陈阿柳更紧张了,垂着的手不断的掐着指头。

    吕仙怪异的看着陈阿柳,又看着秋君,也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欲拜入谁的门下”

    陈阿柳没有说话,在衣服上蹭蹭手心的汗,取出怀中早已准备好的拜师贴,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神色认真的递上,弯腰鞠躬道

    “先生在上,弟子仰观师门,学高德馨,先生躬身垂范,其道大光,欲拜先生为师,夙夜难寐,然知自己才疏学浅,资质愚钝,惟愿为先生足下牛马,侍奉先生左右,谨此立誓,日月为证,昭昭之心,瑶溪可鉴。”

    直到看到拜师贴都拿出来了,众人这才从震惊中醒来。

    刘淮南胡子捋的差点儿没了。

    管非更是失声道“这”

    “胡闹”

    朱元爆喝出声,痛心疾首道“陈阿柳,你可知自己在做什么”

    叶步群也痛斥道“简直就是胡来,拜师事关一生所学,怎可如此草率,陈阿柳,莫要糊涂”

    “不错,此事”

    所有人都在呵斥和质疑。

    陈阿柳低垂着头,神色认真,可举着拜帖的手在微微发颤,被众人呵斥的他,显得那样紧张而局促,有些手足无措。

    秋君忽地长叹一口气。

    他这时候才意识到,在这个世界,拜师真的不是一件随意的事情。

    他就静静的看着陈阿柳,一言未发。

    他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什么,才能让他多一些勇气相信自己

    恐怕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吧。

    这个世界拜师,真的很不一样。

    他这句话,该是用了一辈子的勇气说出来的吧

    他面对这些诱惑,大概也是把一辈子赌在了自己整个人身上了吧。

    莫名的,秋君感觉到肩头沉重了几分。

    要不要

    要不要再等等

    他忽地有些犹豫,头一次没了信心,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耽误的,是一个人的一生。

    他发现,这是如今的他有些承受不起的。

    朱元再一次喝问道“陈阿柳,我再问你一次,你可想清楚了,欲要拜谁为师”

    面对这厉声质问,陈阿柳面色有些发白,却仍旧坚定道。

    “学生愿拜垂星峰,秋君先生门下。”

    君子一诺值千金。

    朱元牙关紧咬,扭头看向齐名,道“齐祭酒,你是他父亲,当知此事事关他一生前程,勿要让他被一些妖言所迷惑,如此草率作为。”

    齐名呵呵一笑,道“孩子已经长大了,该如何是他自己的事情了,他不来我桑梓峰,我不也没说什么吗”

    众人一时哑口无言。

    秋君忽地一笑,长出一口气,大娃小乖乖,你还是没让为师失望呀。

    秋君莫名的有些感动,眼眶都有点红了。

    他有些艰难的探出身子,从陈阿柳手中接过拜帖,打开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然后柔声问询道“陈阿柳,你可愿拜我门下,为我弟子”

    “学生愿意。”

    说完,陈阿柳后退一步,俯下身子,对着秋君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秋君正襟危坐,平静的看着陈阿柳磕完,道

    “起来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