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与女主的塑料爱情[快穿] > 68.黑暗世界中点点星光
    此♀为♀防♀盗♀章  睫毛却剧烈地颤动着, 若是仔细一看, 便可发现温祁芸此时根本一点都不对劲,全身都在颤栗, 面部的肌肉更是恐怖,像是不受控制地抽搐, 使得她的表情变得十分的狰狞。

    殷小姐本是想将压在她身前的人推开,抬起来的手悬在半空中许久。

    她低下眼只看得见温祁芸头顶可爱的发旋, 对方此时的动作却像是寒冷中饥肠辘辘的旅客,旅行中终于寻到了食物, 自然是奋不顾身地贪恋着能带给温暖的食物。

    犹豫了许久,那只手最终轻轻地落在了温祁芸都头顶上,轻柔地抚摸了几下,温和的动作间带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气息。

    温祁芸的睫毛颤了颤, 仿佛下一秒就要睁眼。

    但殷小姐等了许久,温祁芸都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嗯?”殷小姐揉了揉温祁芸的头发,眼底染上了些许笑意,原本被人忽然扑倒撞在地上的那点不愉快全都消失了, “还打算让我在地上躺多久?”

    温祁芸终于是从梦魇中挣脱了出来, 听见殷小姐说的话,小脸一红, 更是感觉到丢脸和无地自容,她连忙从对方身上起来, 然后向对方伸出手, 试图将殷小姐从地上拉起来。

    “哎——”殷小姐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 将手放在了温祁芸的手心里。

    起身的一瞬间,殷小姐看清了温祁芸微红眼角的湿意,面上露出了几分无奈的神色,细看还有几分心疼在其中,她语气略微责备,“你要是这么怕黑,还进来?”

    温祁芸哭丧着一张脸,欲哭无泪道:“我也不知道这里一进来就那么黑,我其实胆子很大的,只是单纯的怕黑而已。”

    殷小姐用那种无奈至极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最后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责备她了,把视线移到了周围的环境中,“继续看接下来我们需要做什么吧。”

    她们这才看清周围的环境,她们是处于一个走廊之中,面前是一间被玻璃挡住了的画室,里面贴着好几个学生绘画的素描,作品下面是他们的名字,应该是给学生贴自己的绘画作品的。

    只可惜,画室的门被锁上了,暂时开不了。

    还有一间较小的房间,门是开的。

    温祁芸与殷小姐两人边观察周围的环境,一边走到了那间门开的房间。

    房间里有一张电脑桌,上面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是打开着的,电脑屏幕上却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系统软件,桌面上还有一个旧式的电话机。

    电脑桌旁边放着一个储物柜,里面堆满了被包装好的文件,一个空档处还摆放了一件雕像,上面雕刻了一张嘴唇。

    墙壁上还挂着“年度最优秀”的奖状,奖状之下是好几个工作人员的照片和名字。

    “殷小姐,我找到了一个东西。”温祁芸手上拿着一本花名册,眉飞色舞地给殷茵展示,“刚从电脑桌的抽屉里拿出来的。”

    殷小姐凑了过来,凝重地翻开那本花名册,上面是一大堆的名字和号码。

    “哇,这么多号码?”温祁芸的五官都皱在了一团,她早就猜测到了,她们肯定是要进去那个画室的,但是问题是该如何找到钥匙。

    而这间房里,唯一值得关注的就是那个陈旧的电话机了,再联系这本花名册……

    她咬了咬下嘴唇,有些苦恼地想到,“难不成我们要顺着这里一个个的拨下去?”

    “不用。”殷小姐的视线从温祁芸的嘴唇上一擦而过,也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角,她从花名册中找到了一个号码,拿起电话机就拨了过去。

    “啊?殷小姐你是怎么确定是她的?”温祁芸被殷茵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弄得一头雾水。

    殷小姐却没有回答她。

    因为电话被人接通了,对讲机中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是谁啊?这么晚了还打电话过来……”

    温祁芸一听,心跳都骤停,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盯着殷小姐的背影,不自觉地为她捏了把汗。

    殷小姐却在此时回过了头,然后一言不合就把手中的话筒递给了她。

    温祁芸差点被殷小姐这动作给吓得跳起来,两人用眼神互相抗争了一会儿。

    那头的电话却因为迟迟没人回答而挂断了,“嘟嘟嘟”的忙音听着温祁芸寒毛都快立起来了,她轻咳了几声,面上露出了几分不自在的神色,偏过头明显对于殷小姐交给她的差事感到不满意:“我又不知道和她说什么……也不知道打电话给她干什么?”

    “她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殷小姐眼里不易察觉地闪过了一抹笑意,那样子怎么看都像是故意的,“我好像忘了刚才是谁说她的胆子很大?”

    温祁芸扭扭捏捏了一会,听见殷小姐说得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故作冷静地轻哼一声,一把抢过殷茵手上的话筒,神色高傲又矜持,“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会怕这种东西呢?”

    殷小姐眼里的笑意更浓,她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笑声,把手上的话筒递给了对方,“对着黎江这个名字后面的电话拨过去。”

    温祁芸眯着眼在花名册上找到了那个名字,然后一个一个数字按了过去,电话“嘟嘟”了几声,就被接通了。

    里头传来的声音未变,依旧是那个苍老的女声,但是内容却变了,“谁啊?老是给我打电话,又不说话,烦不烦?”

    温祁芸完全没有想到这个NPC的对话居然还会变化,直到对方的话重复了两遍之后,温祁芸想起了工作人员和她们说的话,这才开口回答:“你好,我们是来调查此事件的警察人员。”

    她其实也有些心慌,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温祁芸心跳越来越快,可对方却又没有挂断电话,她紧张得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终于,那个苍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她看了殷茵一眼,对方似乎并没有想要告诉她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打算,而是在皱着眉头思索着,根本就没看她一眼。

    温祁芸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结果因为太紧张,差点就把自己真名给说出口了,“我叫温……宋星晴。”

    然而这个回答却不是正确答案,电话那头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然后挂断了电话。

    温祁芸无措地拿着话筒,向殷小姐投去求助的目光,“殷小姐……”

    殷小姐看了她一眼,并不开口说话。

    温祁芸简直是搞不清状况,把话筒放回了原来的位置上,走到殷小姐面前,湿漉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撅着嘴撒娇道:“殷小姐,你把你发现的线索告诉我呗……”

    殷小姐:“储物柜里面有个钥匙,然后上面贴着‘黎江’两个字,意味着这个工作室是对方的。”

    温祁芸一愣,走到了储物柜旁边,视线透过透明的玻璃,还真看见了一个小巧的钥匙躺在里面。

    她还真没注意到,因为这些储物柜都上了锁,反正都打不开,所以她并没有多关注那些地方。

    在储物柜下方贴着一张纸,是标签,上面写着“黎江”,显示着这个储物柜是属于“黎江”,可对方又问她,她叫什么名字?

    温祁芸忽然疾步走到了她们一开始进来的地方,走到了画室外,脑袋凑近了那个透明的玻璃,殷茵不紧不慢地跟在了她身后。

    温祁芸皱着眉观察着四周,透明玻璃里面有一盏微弱的灯亮着,她一早就注意到了里面的人名,再联系之前她们进来的时候,工作人员给她们讲解的故事。

    她们的身份是跟着那个报案的女孩一起来探寻这件自杀案件的警官,因此当电话里的人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自然是得回答那个女孩的名字。

    死者自杀的地点是这间画室,而女孩又是死者的同学,那璧上挂着的作品中,自然是有女孩的名字。

    然后她仔细一看,还真是巧了,壁上的名字大部分都是男性,就一个偏女性化的名字。

    温祁芸像是发现了什么似得,激动得不得了,脸都涨红了,一言不发地转身回到了刚才的老式电话前,又对着那个电话给拨了过去。

    “谁啊?”

    “你好,我是调查此案件的警官。”温祁芸接着回答。

    “哎呦,怎么又来了,我这个老骨头经不起折腾了,不如你们年轻人,不过算算日子,应该也是快了……你叫什么名字?”

    温祁芸听了那老太太自己自言自语念叨了好久,尽说一些莫名的话,她听得云里雾里的,只觉得毛骨悚然。

    不过对方问的最后一个问题却是一个关键,她立马回到:“我是张超。”

    “哎,怎么回事啊你这个小姑娘……”那老太太自个又念叨了一会,“你打我电话,是不是又来问我要画室的钥匙了?早些年这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学校都把这里给封了……”

    “是的!”对方终于说到了点子上,温祁芸更加的激动,没想到“黎江”居然还真的和画室的钥匙相关,也许能从对方口中得知画室的钥匙究竟在哪里。

    可是对方却没有直接告诉她画室的钥匙在哪,而是说道:“我年纪是真的大了,马上就要退休了,可没精力和你闹了,你去门口的快递处,那里有你的快递,几个月前寄给你的,你签了字忘了拿走了,现在一直在那。”

    说完她便把电话给挂了。

    “啊?”温祁芸没想到,她找到了关键的线索,却还是不能顺利的拿到钥匙,不过正是因为如此,密室的难度反而更大了,也就更有挑战性。

    她只是稍微有些丧气之外,很快地就又重新地起了精神,走出了门外。

    殷小姐就走在温祁芸身边,自然是把电话里头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了,当温祁芸一直找不到电话里老太太说的“快递处”的时候,她才开口提醒道:“就在进门的地方,你往下看。”

    “啊啊?”温祁芸倒是没想到殷小姐会开口提示她,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脸有些红,“我没太注意……”

    其实,她只是神经比较粗条。

    也很纳闷了,她一个痛觉神经这么敏.感的一个人,平时还会经常马马虎虎、神经大条得丢三落四。

    殷小姐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倚靠着门,用那种她自己都看不懂的眼神注视着温祁芸的背影。

    温祁芸蹲着身打开了那个储存快递处的地方,把那个小型的快递给拿了出来,从地上拍了拍身站了起来,一手拿着快递不确定地看着殷小姐问:“殷小姐……我要不要把这快递给拆了?”

    “嗯?”殷茵似乎有些没料到温祁芸过问她这个,只是惊讶的神色只闪过一瞬,很快又恢复了平时波澜不惊的样子,抬了抬下颌,言简意赅道,“拆。”

    有了对方的发话,温祁芸定下心来,一心一意地开始拆起了快递,毕竟这里付钱的人可是殷小姐,而她……一穷二白、什么都付不起。

    她摇了摇快递盒,里面有点响,似乎是有一个小巧但很重的东西在里头,她稍微弄开了一个小口,然后握紧了快递,翻了过来用力往手上倒了倒,里面的东西就躺在了她的手心里。

    只是……快递里面……

    阳光把她的背影拉的很长,一阵凉风吹过,带落了几张枯黄的树叶,路过温祁芸身边的人脚步越来越慢,有不少人都停驻在不远处张望温祁芸凄凉的背影,甚至还有人试图上前询问温祁芸是否需要帮助。

    毕竟在这座岛屿上,一个人行动的人,大概就只有可能是刚分手的人吧,可在这座爱情岛上分手未免也太过凄惨了,行人们蠢蠢欲动地想要帮助温祁芸。

    不过,当同样的·孤身一人·孤单的殷茵从药店里走了出来,那些人的眼神变得炽热了起来,一直注视着殷茵走到了温祁芸的身前,他们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低垂着头闭着眼,虔诚地祝福着,“神祝她们幸福。”

    因为那些行人站在温祁芸身后的缘故,她并没有看见他们奇怪的举动。

    温祁芸坐在椅子上等了殷茵很久,等得她有些无聊了,这下子见对方终于出来了,温祁芸迫不及待地朝对方张开双手,她现在只希望殷茵能快点把她抱回宾馆上药。

    越早越好。

    温祁芸抬着头看着殷茵,后者提着袋子朝她走来,背着光,好看的五官隐匿在阴影之下,就像是从黑暗中走出来的魅魔,不管走到哪,一举一动都能够吸引眼球。

    殷茵看见温祁芸朝她张开双手,丝毫没有犹豫便抱住了她。

    “久等了。”耳畔传来她的声音,有些低哑,带着说不出的魅惑,每个字从她的薄唇中吐出,都仿佛带着一股别样的魔力,她轻松地把温祁芸抱了起来,“我现在就回答你的问题。”

    她们靠得非常的近,温祁芸只要一抬眼就能看清对方又长又翘的睫毛,从她这个角度看去,还能看见殷茵尖细的下巴,而且还越来越近……

    “唔?”温祁芸困惑地睁大了眼睛。

    殷茵蜻蜓点水般的在她嘴唇上啄了一下便离开了,眼角微弯,嘴角也不自觉地上翘,“我是想吻你。”

    温祁芸睫毛微颤,她像是被施了魔咒似的,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血液也在体内肆意的奔腾,本被疼痛折磨得虚弱的神经却在这一刻重新恢复了活力,她的双颊掠过一抹红晕,不自然地别过脸,“为什么……”

    她的声音太小了,殷茵没有听清,“什么?”

    理智告诉她不要再问下去了,就保持着这暧.昧的色彩,好感值肯定会上升得更快,直觉告诉她,如果这么追问下去,得到的答案一定不会是她想听到的。

    “我、我是说,为什么去那么久?”温祁芸垂下眼睑,将所有的情绪都收敛了起来,只是面上的红晕、与快得不正常的心跳还是出卖了她。

    殷茵把她牢牢地抱在了怀里,轻笑了几声,“药店前台的刷卡机好像坏了,我身上没带现金,后来发现只不过是那电路接触不良而已,那个前台的小姑娘一直在向我道歉,还挺可爱的。”

    温祁芸应了一句,“哦……那你为什么不出来拿包,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一早不就在银.行里兑了外币吗?你包里难道没有美元吗?”

    只不过那语气,怎么听都很酸。

    “……”殷茵沉思了一会,似乎是在分析温祁芸话中的意思,很快她就朝着温祁芸眨着眼,嘴角带着微笑说,“你也很可爱。”

    “……”温祁芸白皙的脸颊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变红,红晕一直蔓延到锁骨,周围又有很多人看着殷茵抱着她,温祁芸脸皮瞬间变“薄”,搂着殷茵脖颈的手臂一紧,借力把脸埋进了殷茵的怀里,闷着声嘟嚷着,“谁让你夸我了……快点走吧,好多人看着我们……”

    虽然国内已经允许同性结婚,但是大家心照不宣地对同性结婚这件事持着歧视反对的态度,激动地要烧死同性恋的人倒是不多,但大家在生活上还是对于同性恋下意识地进行着区别待遇。

    殷茵以为温祁芸只是一时间不适应有那么多的视线,便出声安慰道:“不用担心,国外的女女成伴的情侣比国内多很多。”

    “……谁和你说这个了!”温祁芸气结,“我只是说,你抱着我在路上走很奇怪!所以快点回宾馆!我们晚上吃什么?”

    “去宾馆吃,或者点外卖也可以。”殷小姐沉思了一会,眼里不自觉带上了宠溺的色彩,“都随你。”

    *

    因为温祁芸白日里伤到脚都缘故,她的行动都变得十分的不便,想去哪都得麻烦殷茵抱着去,就连洗澡也是!

    不过任劳任怨的殷小姐对此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

    夜晚,温祁芸侧着身躺在宾馆柔软的大床上,这个岛屿真的很神奇,不仅是上岸需要两个人在一起,就连宾馆也只能两个人订一间房,而且还只有一张床。

    她拍了拍自己绯红的脸,对着自己说。

    她可是来负责收集女主的爱心值,目标是让女主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为她痴迷为她刷爆黑卡。

    现在对方只不过是随意地撩了她几下,只不过就是亲了她一下、抱着全身赤.裸的她进了浴室而已……她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地、那么快就拜倒在女主的裙下呢?

    温祁芸,冷漠一点!知道心如止水四个字怎么写的吗?

    很快地,殷茵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滑丝的透明镂空的睡衣,一根细长的带子松松垮垮地挂在肩上,裸.露一大片白皙的肌肤。

    她掀开被子一角,躺在了温祁芸旁边,十分自然地抬手从身后搂住了她的腰,在她耳旁问,“这边的环境可还满意?”

    殷茵的皮肤保养得很好,比她这个被对方包.养的“小白脸”还要好,对方那那映入眼帘几近透明的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让温祁芸产生一种目眩的错觉。

    温祁芸下意识地就想躲那只落在她腰上的炽烫的手,可她却硬生生地咬牙忍了下来,强迫自己浑身放轻松,翻过身正对着殷茵,对她粲然一笑,“殷小姐有心了,这里很好,不过更好的是有某个人一直陪着我。”

    殷茵撑着头,低垂着眼看着温祁芸,灯光在她眼下打出一片阴影,柔化了原本有些冷硬的轮廓,“你喜欢就好。”

    殷茵本来就长着温祁芸特别喜欢的一张脸,现在又如此温柔地看着她,眨眼间都好像是在对她放电,温祁芸就更加的没有抵抗力了。

    她们的距离近到是可以属于暧.昧,温祁芸紧张得都语无伦次了起来,整个人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我们早点睡吧,不是说好明天早上去参观建筑物的吗?而且这阵子好像有个花展……”

    “嗯。”殷茵把灯关了,重新躺在了温祁芸身旁,夜里很安静,甚至能够听见海边波浪声,宁静又美好。

    两人共用一条被子,温祁芸背对着某人,可某人却紧紧地贴在她的背部,除了那一层薄薄的睡衣相隔之外……好像还有什么硬硬的东西硌着她……

    在这种情况下,温祁芸根本就不能入睡,背后抵着她的东西十分的有存在感,她想忽略都困难。

    温祁芸十分纳闷,殷茵为什么要拿东西硌着她,就不能好好的睡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