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骗嫁之权臣有喜 > 第391章 从不了解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陛下猜错了。更新最快┏m.read8.net┛”

    龙祁世的反应在卫长琴的意料之中,因此,卫长琴仍旧不慌不忙地说道,“我去天域国,不是因为天域国皇帝给了我天大的利益,而是因为他跟我有天大的仇恨。此仇不报,夜不能寐。”

    听到这样的解释,龙祁世阴沉的脸色有所缓和。

    原来不是去投靠他国,而是去报仇的。

    也对,卫长琴的性子就不是个见利忘义的,他不该质疑他的品格。

    “报仇……那你这个仇家未免也太难对付了。”龙祁世道,“跟一国皇帝结仇,复仇的道路可是很艰难的,能不能跟朕说说,你跟他是怎么结下的梁子?在朕的记忆之中,你似乎一直都呆在祁国,怎么会和天域国的皇帝有接触呢。”

    “陛下与我熟识,是在我成年之后,因此,我年少时经历过什么,陛下当然不会清楚了。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么多年我都等过去了,我记忆中那些深刻而痛苦的事,不曾跟陛下提起过一星半点,是因为时机还没有成熟,如今时机成熟,我也就没有理由再继续隐瞒了。”

    卫长琴顿了顿,道:“陛下清扫了晋阳王这个最大的障碍,借他来立威,这以后大概也不会有人敢轻易谋反,您这皇位足够稳了,即使朝廷里缺了一个我,影响也不大。”

    “谁说影响不大?丞相乃文官之首,你觉得少了你没区别,是不是把自己的分量看得太低了些?如果你有仇要报,朕没理由阻拦你,可你要对付的是一国皇帝,朕必须劝告你,这是一件有危险的事。你打算如何对付他?以你的势力,明着跟他杠是不大可能的,你没有军队,就只能靠谋略或者暗杀……不管怎么说,朕还是希望你能够平安归来。”

    “危险有多少,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这些从来都不是我要去纠结的事情。”卫长琴的语气仍旧没有多大的波澜,却带着一缕坚定,“我只知道,我能赢。”

    “你是一个从不缺乏自信的人,朕从来都不怀疑你的能力,现在只想问你一个问题,离开之后……真的就不能再回来了吗?”龙祁世定定地望着他。

    在经历过皇叔与皇后的背叛之后,让他能够更加地看清楚谁是真正为他好的,卫长琴的功劳,足以得到他的信任与重视,他自然是不想放卫长琴离开的。

    “我的身份不允许我再回来做丞相。”卫长琴云淡风轻地抛出了自己的身世,“就算陛下允许,朝廷里的官员恐怕也不会接纳一个异国的皇子来当他们的上级,我刚才提到我是天域国人,陛下只是吃惊,并不排斥,那么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只是一个普通人,而是皇家人,你还放心让我呆在朝廷里吗?我的身份一旦揭露,你我的君臣关系也就结束了。”

    “你是天域国皇室的人?!”龙祁世目光错愕,有些不太敢相信,“你怎么会是皇室的人?你的父亲不是老卫相?如果你身上流淌着皇家的血脉,你和天域国的皇帝便是父子,曾经被你教训过的天域国太子是你兄弟,可他们在你眼中却是敌人般的存在……这怎么说得通呢?难道你是从小就流落在外?”

    “此刻陛下脑子里想必是一团疑云,关于我的过去,我只想长话短说,或许我并不用解释太多,只要跟您提几个字,您大概就能推测出来了。”卫长琴道,“沈家军,你总该记得吧?”

    “沈家军……是沈氏皇后母族的人。”龙祁世怔了一瞬间,恍然大悟,“沈皇后是你母后,沈家的家主是你外公,沈家军当年几乎是死干净了,而灭了他们的人正是……你的父皇。”

    “从小我就与母亲娘家的人亲近,我的外公、舅父们、以及表兄弟们,个个都待我好,与他们在一起相处,比在皇宫里快乐得多,我无数次希望自己的父亲不是那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如果他不是凌驾于众人之上,他又怎么能有权利随意定夺别人的生死?”

    卫长琴说到这里,冷笑一声,“我的亲生父亲杀了我最在乎的亲人们,我与母亲被迫逃到异国,我活着的最大心愿就是等我能力足够的时候,杀了我的父亲为那些枉死的亲人们复仇,这个令我感到无比恶心的人竟然是创造我的人,这对我来说是多大的讽刺?”

    龙祁世静默。

    原来,他从来都不了解卫长琴。

    他自以为和卫长琴熟悉,却从没有在卫长琴身上看出一丝悲哀。

    卫长琴给他留下的印象始终都是云淡风轻与才思敏捷,像极了无忧无虑的人。

    殊不知,有些人看似无忧无虑,却日复一日地浸染在仇恨之中,又要不为人知,藏得越深,时间越长,内心也就越发孤独了。

    “你应该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龙祁世回过神来,仍旧有些恍惚,“你的父皇,是从朕的父皇这里,拿了杀死他们的毒液……”

    “我当然知道。”卫长琴怕他多想,打断了他的话,“这与你没什么关系,我若是恨你的话,你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不带半丝尊敬的语气,与平日里优雅温和的态度实在是迥异,龙祁世听得十分不习惯,但也想不出反驳的话来。

    卫长琴所言,是事实。

    如果卫长琴真的有害他的心思,直接去帮助晋阳王便好,何必大费周章地来帮他坐稳皇位。

    可见……卫长琴对先帝的怨恨并未转移到他的身上。

    “坊间有个说法,叫做父债子偿,这样的说法在我看来并不值得被认同。”卫长琴道,“若这样的说法是个硬道理,那么我父亲造成的孽,是不是就该由我来偿还了?可我分明也是受害者,每时每刻都想让他去死。同理,你父皇做过的事情也不必由你来承担,他既然已经入土,我又何必浪费时间去恨一个已死之人?在和你相识的过程中,我从来不曾携带过恨意。”

    他没有任何理由去憎恨龙祁世,当年祁国先帝与天域国皇帝交易的时候,龙祁世也只不过是个毛头小子,与沈家军的覆灭没有任何关联。

    在祁国的这些年,还得多亏龙祁世给了他右丞相的地位,才能够促使他做成许多事情。

    “你说你不恨朕,这一点,朕可以相信,朕现在想要问你,在过去的那些日子,你对朕说过的好话,你对朕的关怀,这其中究竟有几分真诚?”

    龙祁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紧绷了起来,“你作为一国皇子,又是皇后所出,本该拥有高高在上的地位,不会逊色于朕,可你却要对朕俯首称臣,这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不甘心吧?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对任何人臣服,所以,你对朕并不是真正的效忠,利用的成分恐怕要多过真诚,因为朕给你的地位和权力足够给你带来财富和人脉。对吗?”

    “也对,也不对。真诚总会有的,但你我之间更多的是互利。”卫长琴与龙祁世对视,目光中一派坦然,“你说我不会对任何人臣服,这是当然的,我想要的东西,不需要靠摇尾乞怜,我可以凭自己的本事得到,我表面上对你恭敬,内心却从来不觉得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敬佩,相反,你在我眼里既幼稚又任性……”

    龙祁世几乎没被人这样数落,脸色立即难看了起来,“你简直——”

    “大逆不道?这话用来形容我不合适,这几年来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也该清楚。”

    卫长琴慢条斯理地截断他的话,“你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因为你太过随心所欲了,也正是因为你不够精明,我才能有表现的机会,若你聪明绝顶又明事理,那你真的就不需要我了,是吧?你扪心自问,我在做你臣子的时候够不够合格?你遇到难题时,我帮你解决过几回,你大概也算不清了,你被刺杀的时候,是谁护你?你被晋阳王算计的时候,又是谁在帮你出谋划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