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529章 不认得我?(关于尹姐姐,看作家感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有点...”秦虾的左手手指忽然停在了秦鱼脖子血管上,她的眼神也落在了上面,眼底很深,很深,苍白的嘴唇无端艳红起来,嘴巴微微张开,仿佛下一秒~~

    她的确动了!

    当她扑向秦鱼脖子的时候,秦鱼扣下了她的左手,把她瞬息扭按下去,且抽出腰带三两下把她双手捆了。

    完事后,她拍拍手,居高临下看着秦虾,面无表情,声音冷酷。

    “你没失忆。“

    ”不仅没失忆,还在试探我。”

    “试探就算了,还特么装丧尸吓我,胆这么肥!”

    “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一连四句话,句句冷酷无情。

    ——————

    秦虾虚弱,头发也还湿透的,凝眸看秦鱼,那眼眸跟浸了水似的,说:“杀我?以什么理由?”

    秦鱼笑了,“末世杀人还需要理由?”

    “需要。”秦虾轻笑:“你的行为跟思维习惯乃至性格都在告诉我,你有自己的原则,杀,必有缘由,其一缘由,对方冒犯你,威胁到你的安全,你是被动出手。其二缘由,对方本身非善类。”

    额,这女人是开挂了?

    秦鱼此时才真正起了杀心,因为她不能让本地土著察觉到她的来历。

    而这人已经开始揣度她遵循的黄金屋规则了。

    前有萧庭韵,又来一个?

    好在黄金壁还没提醒,秦鱼也只是因为忌惮而起杀心,所以她的手指再次落在了剑柄上。

    秦虾看到了她的动作,说:“你的动作是在告诉我,我猜对了?你恼羞成怒了?”

    “是,就因为明白告诉你了,所以你更有可能会死了。”秦鱼笑,缓缓拔出剑。

    剑光凌厉。

    秦虾说:“能狠心杀我,看来公司的事情你也不是很感兴趣——因为你已经下载了所有电脑里的资料,所以觉得就算把我杀了也不算是太大的损失,日后再找人分析那些资料也可以,对吗?”

    剑拔到一半,秦鱼笑了笑,有点蛊惑的意味:“我允许你不玩失忆游戏,用你的记忆换生命,毕竟我也懒得再找人。”

    秦虾:“你过来解开腰带,我就告诉你。”

    这语气有点故作柔弱跟故意的嗲。

    秦鱼有些受不了,皱眉:“请问,你是同性恋吗?”

    秦虾:“....”

    沉默了下,秦虾失笑,”如果我是,你怕了?“

    ”每个人不管如何演戏,总是给观众看的,如果你演一个同性恋,那就是想让我这个观众认为你是个同性恋,可如果你不这么想,那就只有另一个原因了。“

    秦虾似乎赞同,又似乎漫不经心:”什么原因?“

    秦鱼过去了,弯下腰,跟她面对面,目光冰冷而锐利。

    ”你沉浸于我的魅力无法自拔。”

    “....”

    她太严肃了,严肃到心思诡秘如秦虾也一时没能抗住这句话,缄默三秒,她笑了笑得花枝乱颤。

    让女人看了都挪不开眼的那种花花魅色。

    妖朽哦,严重怀疑这女人是故意的。

    还好她久经风月,见过太多美人,不然真稳不住。

    秦鱼:“想让我解开腰带?”

    秦虾:“你解吗?”

    秦鱼:“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不是有金属异能?”

    好吧,下一秒,含有金属标头的腰带自动松开,秦虾抽出手,双手缓缓搭在秦鱼腰肢。

    动作很自然。

    秦鱼留意到她的手指距离自己腰上剑柄只有咫尺距离。

    她眯起眼。

    而在此时,秦虾坐了起来,刚好跟秦鱼高度持平,两张面孔距离不到半个拳头距离,呼吸可闻。

    “我没失忆,自然知道我是什么人,当然,也知道你是什么人。”

    “有趣的是,你却一直想让我告知我是什么人,这就暴露了另一件事——我认得你,你为什么认不得我?”

    “秦鱼啊秦鱼,你真的叫秦鱼?”

    “如果你是秦鱼,那秦鱼又是谁?”

    她一句一句承上启下,没有任何攻击性,但有一种妖媚蛊惑的气质逸散出来。

    瞬间,黄金屋内响起警报声。

    身份有暴露的危险!

    ——你最好解决这个情况,否则会有惩罚。

    秦鱼自己也糟心,没好气说:“什么惩罚?又是大姨妈经痛?”

    ——你以为这个不严重?如果在末世里,你身上时刻带着血气,想想后果。

    额,你们是印度佛教吧,口味这么重!

    不过也是郁闷,她怎么老容易遇上这种有超级大脑的土著,就不能来点没脑子的?

    跟娇娇一个智商水平那样的,一颗旺仔小馒头就能勾引的那种!

    心思走过好几个回合,秦鱼感觉到腰肢有些痒,原来是秦虾在摸她的腰。

    这女的有病吧!

    猛按住她手掌,秦鱼黑着脸,”说归说,别动手动脚的!“

    秦虾眸光轻漾,声音幽幽:“那我就说了...你为什么会不认得我?”

    她的语气很轻,眼里也淡了些原来的虚伪跟戏弄,多了几分感伤。

    她这语气太缠绵了,加上这个女人一直以来的表现,秦鱼一时摇摆不定起来,难得想找个人商量。

    可娇娇不在。

    于是她找了黄金壁,有些抱怨:”诶,你说,这女人如果不是喜欢我,是不是跟以前原主人有一腿?瞧她这语气怨念的,好像我抛弃她似的。“

    如果原主跟这女人有一腿,那特么就尴尬了。

    黄金壁显然也被秦鱼的大胆推测给弄沉默了,三秒后,他回复。

    ——从皮囊上来说,你配不上她。

    你只是个破墙壁,你特么懂个屁!

    秦鱼嗔怒,马上抛弃了这个商量对象,转而打量秦虾,这感伤难过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如果是真的,两人有一腿是跑不离了,如果是假的,那就更复杂了。

    所以现在问题来了,她是要接下去演跟人家有一腿的戏呢,还是否认?

    心思斗转,秦鱼说:”为什么不认得你么?很简单啊。“

    她也露出哀伤无奈的表情。

    ”因为我也失忆了啊。”

    秦虾:“....”

    黄金壁——你可能有点不要脸。

    要你管,滚滚滚!

    轮着演失忆的戏码?秦虾接受度倒是比秦鱼良好,笑着:“是么?难怪啊,难怪你会忘记我,不过没关系,现在我记得不是么,你可要求我告诉你一切?”

    秦鱼:”求就算了,我怕你乘机占我便宜,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演戏么,当她不会?

    (以前内容里面写到的推理,你们这群大猪蹄子都不仔细思考,不小心写错了“尹姐姐”发出章节不到一分钟就各种成精开挂,你们是魔鬼吗?我很生气,很生气得呼吁你们这些猪蹄子正版订阅AND给票票推荐,不然我就给你们寄刀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