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住手!这是你师弟啊! > 201.第一百九十九章
    洛书:啦啦啦~啦啦啦~我是防盗的小当家~  在南风馆里的屋子, 门口都有一面屏风,免得推门有惊喜。所以洛书才推开了门, 因为他可以保证自己不被里面办事的人发现, 却没想到遇上十八这个奇葩,差点让他看了一出活春|宫。

    啊,也不能这么说。

    洛书看着地上晕过去的少年叹了口气。

    他要是来得再晚一点, 这活春宫就变成死春|宫了。

    洛书把少年轻轻放到床上, 在房间里翻找了一下, 找出了些伤药。做这一行的, 身上常年有伤, 伤药的品质倒也不错, 洛书倒是不用担心。只是这十八……

    眼前一黑, 洛书连忙扶住床头柱, 疼痛越发剧烈,简直要把他击垮。

    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洛书微微踉跄地走到十八面前, 弯腰把自己扔过去的银子放起来, 接着抓着十八的领子把他提起来,狠狠甩了两个巴掌。

    十八迷迷糊糊才一睁眼, 还未看清提着他人的面孔,就撞入了一片星海。

    ……

    痛。

    实在是太痛了。

    练九生神功体型发生变化, 其实就是身体的生长。大量的细胞死亡,更多的细胞重生, 每一次体型的变化, 都是一次重生, 也是一次对根骨的优化。代价就是令人崩溃的疼痛。

    处在生长发育期的孩子,有时会有“生长痛”,生长痛是指发生在膝关节周围,或小腿前侧的疼痛,原因是长骨生长速度过快,与局部肌肉筋腱的生长发育不协调。

    身体按部就班地生长尚且会疼痛,更何况是像洛书这样的逆生长,和吃了金坷垃似的加速生长。

    最要命的是每次的体型转换时间都不固定,练到越高的层次,体型转换速度就会越快,疼痛就会越剧烈。系统曾说有不计其数的人在进阶的时候活活痛死。

    往常进阶都有系统在他身边陪着他,帮他警戒四周,及时帮他补充能量,在他撑不住的时候帮他打气,可是这次进阶只有他自己。

    洛书抹了一把痛出的生理性眼泪,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微微颤抖,在察觉到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洛书将口中咬着的匕首从刀鞘中抽出,狠狠地扎到了大腿上。不一会鲜血就浸透了衣衫。

    ***

    二零八八看到前面有一个趴在地上的老婆婆,走上前准备把她扶起来,心口突然抽动似的剧痛。他捂住胸口,又有了内核过热的感觉。

    是洛书?

    疼痛绵延不绝,但除了最初的剧痛,后面的不适倒是可以忽略了。二零八八望向了远方,默默计算了一下自己的脚程。

    “哎呀,小兄弟,你怎么了?”

    “你没事吧?”

    “要不要来我家看看,我女儿歧黄之术可是一把好手。”

    看见这个俊美到不似凡人的俊小伙捂住了心口,虽然面上表情没有变化,周围围着的男男女女都还是都有些担心地招呼着。这小伙子长得好、心地好是一方面,更多的原因却是他们家里有那么一个或几个待字闺中的女儿。

    特别是有会医术的女儿的那一家,哪个父母舍得让黄花大闺女和外男亲密接触,这么说简直就是明示了。

    可惜二零八八完全没有接收到那位大婶热情的脑电波。

    “无事。”二零八八不为所动地摇摇头,准备上前把老婆婆扶起来。

    “哎,小伙子,不用管她。”大婶连忙拉住了二零八八,几个叔叔婶婶辈的跟着上来解释。

    “十几年前李阿婆带着她家的小子出去,结果李家小子转头就不见了。”

    “他们一家找了好几圈,没日没夜地找,还是没找到。”

    “过了约么两三个月吧,李家媳妇也绝了望了,一头扎进村后面的那条河里。”

    “李家媳妇生小子的时候伤了身子,李家一家子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

    “好在李家小子也争气,长得好,还聪明。”

    “可谁知道就找不着了。”

    “听说被人牙子给掳走了。”

    “他家的李二狗,本来身子就不行,儿子丢了,媳妇也没了,一口气没上来,也跟着走了。”

    “作孽哟,一家子就留下了李阿婆一个人,之后李阿婆就疯疯癫癫的了。”

    “李阿婆每年都天都在这趴一个时辰,说是要求土地神把他儿子还回来。”

    ……

    二零八八听着周围人所传递的讯息,墨黑的瞳孔闪过一丝冰冷的无机质感,数据在瞳孔中迅速激溅。

    李阿婆事件与【和谐江湖】支线任务【助人为乐】任务相符。

    发布任务……

    发布任务失败。

    失败原因查证……

    原因序列404,距离未完全绑定宿主情况下距离宿主过远。

    任务可完成度查询……

    任务可完成度九成,宿主已开放权限。

    可接任务。

    解决方案搜寻……

    解决方案,经由目标同意后,带任务目标见宿主。

    二零八八开始执行。

    二零八八眼中微光一闪而过,接着眨了眨眼睛,径直走向李阿婆,道:“阿婆,我带您去找您的儿子。”

    李阿婆还没有反应,周围的男男女女却先出了声。

    “不是,小伙子你怎么回事啊,人都丢了十几年了,你可咋找啊?”

    “是啊,李阿婆这些年疯的时候找,醒的时候也找,你怎么就说找就能找着?”

    “我说,你可别以为李阿婆迷糊了就好占便宜,她家就剩一个破茅屋了,别的啥也没有。”

    “你这话说的。小伙子,你叔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吧,李阿婆这些年都是我们一家一家地端着饭喂过来的,也算是我们家的半个老人,你得给个说法。”

    ……

    周围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二零八八链接系统网络查询解决办法,了解后向村民们解释:“我的宿……公子,他与官家认识,能到高一级的官老爷那里提上几句。”

    然而任二零八八怎么说,村民们都咬定了不松口。

    二零八八飞速运转计算对策,李阿婆却抬起了头。

    她一双浑浊的眼睛盯住了二零八八,手抓住二零八八的衣角微微颤抖。

    “带我去找丫丫。”

    ***

    洛书完全进阶完成的时候,整个人像是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汗水把衣衫浸到透,一件衣服算是全废了。

    看看两个人还是昏迷不醒,洛书索性去洗了个澡。那浴桶就放在房内,这两个人看来是没用上,倒是便宜了他。

    洛书把那身比乞丐装还正宗的乞丐装扔到空间里,低头看看自己的小短腿,在大腿上的伤口已经愈合,连血痂都脱落,皮肤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一样,只是是血块还没弄下去。

    洛书看着自己的大腿内侧,嘴角抽了抽。当时扎这里是因为最顺手最疼,还可以避开主动脉,不伤筋骨,但是现在一看怎么就和来内什么似的呢……

    洛书连忙摇摇头把大脑内的想法摇出去,抬头看看比自己还高一大截的浴桶,扑棱着小短腿运着登云飘到了浴桶上方,来了个自由跳水。

    这里的浴桶里的水相当骚气,水上面还飘着一层花瓣。这要是个小姑娘泡澡也就算了,但是南风馆还真就没有小姑娘。大概是隔得时间长了,浴桶里的水有些凉,不过水虽然是凉了,却总好过被人误认为是女扮男装的早熟萝莉。洛书安慰了自己一下,就投身了花瓣的怀抱。

    随着洛书的动作,一身脏污渐渐被洗干净,洛书也大致摸清了自己现在身体的年龄,五岁。幸好只小了一岁,不至于差别太大,之前的衣服宽大,脸上被刻意涂抹了脏污,倒是看不出来年龄的变化。

    这次出来倒是收获不小,不但记住了在这个南风馆掌握实权的人的脸,而且知道了一个关键词,“留风宴”。

    听他们言谈之间吐露的信息,那留风宴大概是类似于青|楼的妓|子拍卖初|夜的聚会。之前听十八叫小少爷“龙府的小少爷”,那小少爷大抵是他们口中的“龙宇”了,他的来头似乎是很大,但是南风馆依旧敢在知道他真身的情况下拍卖他,甚至是……刻意地拍卖。那么南风馆背后一定还有靠山,这个靠山比“龙府”更加强大。

    洛书有点头疼。

    他从崖底出来,还没来得及打听江湖布局,就陷入了一系列的事情。本来庞贵和高富是很好的消息来源,结果谁曾想,这两个听说他要他们帮的忙,活像听见自己女儿去卖肉的爹一样,他废了好大劲才在不伤到他们的基础上逃了出来。

    话说人类的潜力果然是无穷的,高富在拦截自己的情况下居然将新招式领会贯通,而更夸张的庞贵居然突破了。

    ……总之,洛书现在对江湖局势一窍不通,对于那些约定成俗的规则更是一无所知,仔细想想,现在他唯一的突破口竟然是那个龙府小少爷,龙宇。

    洛书从浴桶里爬出来,用内力将身上的水汽和花瓣香气蒸干,打算回去套套龙小少爷的话。

    “咕噜咕噜……轰!轰!”

    雷鸣之声乍起,在寂静地房间里分外突兀,那晕倒的少年皱了皱眉头。

    洛书慌忙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唉……看来当务之急还是把肚子填饱,然后……再说别的orz

    五六岁的小孩还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书洛抬起小脑袋,一双眸子里尽是渴望,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已经胜过了千言万语。

    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小孩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长长的睫毛突然垂了下来,书洛踌躇着低下了头。

    花影的指尖颤了颤,试探地将手放到了书洛的头上,见书洛没有躲开,便安抚性地揉了揉,少年清冽的声音带着丝丝的颤音,和隐藏已久的疯狂。

    “书洛,你想不想回家?”

    这一刻,少年的声音竟然让洛书想起了馆主,那个人的声音也是这样的,像在沧海之上对月而吟的鲛人,一言一语都是对渔人无声的引诱。不同的是,那个人的身前堆着无数渔人的枯骨,而花影的身前却是用自己的血肉滋养的花田。

    “若是你想见你爹爹,我就带你回去。”

    花影声音清浅,眼中莫名的感情几乎要迸出眼眶。

    赤诚之心全无作伪。

    这可就奇怪了,他们之间堪堪称得上点头之交,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愿意冒着偌大的风险将他送出去?要知道,他可是留风宴明面上的“头牌”,若是跑了出去,南风馆众人怕是能活活扒了“多管闲事”人的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