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废柴的飞升方法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有什么资格?我有钱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叮当。

    “契约已签订。”

    陈阿柳磕完的一瞬间,系统的提示音想起。

    他秋君,有了第一个徒弟了。

    陈阿柳端起一杯茶水上前,递给秋君。

    “师父请喝茶。”

    秋君认认真真接过茶盏,喝了一口杯中的冷茶。

    茶是冷茶,早已无香。

    可这是秋君这辈子喝过的最香的一杯茶了。

    心中千言万语,尽随茶入口。

    喝了这杯茶。

    你我今世,便是师徒父子了。

    既然你肯,你也敢,那今后风雨雷电,天崩地裂,我这个当师傅的,也会给你抗下来,前路如有山险万难,为师也自当为你铺平一切。

    不管能不能。

    一世师徒,半世父子,咱呀,就这么定了。

    朱元气的说不出话来,一众祭酒也是面有惋惜,心痛的很,这么好一个苗子,这脑子怎么就这么不好使呢

    纵然已经行了拜师礼,可叶步群尤自不肯放弃,妄图挣扎一二,他语调发颤的质问道“秋君,你即为我书院一员,自私自利之心怎可如此重,你扪心自问,你收他为徒,不是令明珠蒙尘”

    呵,来了,这样不要脸的说辞都能拿出来。

    “关你屁事。”

    秋君扭头看着他,冷声骂道。

    “我身为玉律院祭酒,自然要质疑你是不是有资格教授陈阿柳,免得明珠暗投”叶步群指着秋君激怒道。

    秋君放下茶盏,呲笑一声,满是玩味的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合着去你承天峰就是弃暗投明了这等不要脸的说辞,亏你也说出来。”

    叶步群一拍桌子,忽地站起身来,指着秋君历声质问,道“你如今身体残疾,自身尚且难保,又如何为师万一良才变朽木,这不仅仅是我玉京书院的损失,更是我书院和大周的损失”

    叶步群这样刁难,虽然是为了他承天峰,可也说出了一众祭酒和教授的心声。

    啪

    秋君也猛地一拍桌子,怒骂道“你问老子有什么资格教他是吧我今天就告诉你”

    秋君一把推开身前桌子,大手一挥,只听得砰砰砰的几声巨响,身前的空地上忽地就多了十多口大箱子

    层层叠叠,垒的似一座小山

    这个箱子,是那样的熟悉

    一众祭酒前不久刚刚才见过。

    而接下来这一幕,似乎也有点儿熟悉。

    箱子摞完,秋君掐手一挥,一道剑元打出,所有的箱子都砰砰的打开,一时间,金光大作,那一个个箱子,堆满了齐齐整整的元金

    正值中午,烈日正浓。

    这一箱箱元金曝晒在烈日之下,所见所感比上一次要震撼千百倍,那金光灿灿,真的是要晃瞎别人的眼睛

    一众人眼珠子度快要瞪出来了

    足足有百万金

    君子一诺值千金,陈阿柳一诺,值百万金

    可这还不算完

    秋君紧接着又疯狂往出砸东西

    什么上品法宝、极品丹药、珍珠玛瑙、天才地宝,乱七八糟的又给这小山垒高了一头

    那法宝的光芒在烈日下闪烁,五光十色,晃的众人都睁不开眼

    还没完

    他还在往出掏东西

    秋君翻手之间,取出一个又一个的玉简拍在桌子上,什么九华剑经、固本还源经、长春通玄录、六御朝元决乱七八糟的极品功法和法术秘籍掏出数十本

    整整堆了一桌子,一品功法十多本

    最次的也是二品功法

    众人呆若木鸡。

    台下围观的弟子们惊呼一片

    所有人都张大嘴巴哑口无言,看着桌子上像白菜一样乱放的极品功法,以及地上小山一样的元金,感觉自己是不是去了玉京宫内周帝的宝库。

    这,这也太夸张了点儿。

    这一品功法啥时候这么不值钱了

    你是把周帝的私库洗劫了吗

    秋君看着众人的表情,轻蔑的冷哼一声,道“够不够不够老子再给你们掏”

    没人说话。

    秋君一抬手,刚拜师的陈阿柳立刻明悟,赶紧送上冷茶,附身过去,悄悄的着急道“师父,财不露白啊”

    秋君干咳一声,回道“我知道,吓吓这群没见过钱的,省的他们还哔哔。”

    抿一口凉茶,秋君笑着看向叶步群。

    “你问我有什么资格”

    秋君轻蔑一笑。

    “我有钱呀。”

    记录栏里,怨气值开始狂刷。

    烈日之下,那小山一样的元金和法宝,散发着七彩光芒,晃着众人的眼睛,仿佛在嘲讽他们,老子是富二代老子有钱,你们有吗嗯

    他们还真没有。

    就算在场的都是大修士,可不代表大修士就都有钱,修仙也是个费钱的营生,平日里有钱全换了资源了,哪像秋君这样

    不过,就算他们存一辈子,也还真存不下这么多钱,一个分神大修士能存下这里的五分之一就已经算是一方土豪了,更别提看秋君这样子,这也只是冰山一角。

    这已经不是家里有矿能解释的了。

    那些年,秋君父母为了给他治病,常年在外四处游历,满天下的搜罗功法,每次回来都会给他带这么几本,十几年间就积攒了这么多,里面随随便便一本拿出来,都是世间的不传之秘。

    当时秋君还不乐意呢,这啥破玩意儿啊,不能吃又看不懂。

    看着众人的表情,秋君现在心头除了爽之外,也多出了几分疑惑。

    自己这爹妈,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好像有点儿东西啊。

    看这群人的模样,好像真被唬住了啊。

    这么多功法元金,已经不是可以用修为高来解释得了了。

    自己咋这么有钱

    别说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连秋君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吕仙瞧着秋君那小人得志的模样,哭笑不得,赶紧道“大庭广众的胡来什么,赶紧收起来。”

    “哦。”

    秋君应了一声,一挥手,所有东西回到手腕的镯子里。

    宋修听着这句话,目光中露出思索之意。

    李老头则是盯着秋君手腕上的镯子,暗叹自己看走眼了,这那里是什么上品法宝,这么大的空间,一次性能收这么多东西,这分明就是件天地灵宝

    齐名悄悄对李青昭道“这么有钱”

    “我也不知道”

    “咱儿子找对师父了,这下真的吃穿不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