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神医弃女 > 第4939章 她和他的决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几名异魔方才就站在叶凌月身旁。

    叶凌月说话时,也没避讳他们,叶凌月和叶青的对话,异魔们自然全都听到了。

    叶凌月,这个脸上长了块红斑的女人,居然就是神界的那一位月华帝姬叶凌月?

    几名异魔吓得瑟瑟发抖。

    “你们似乎听了不该听的话,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们?”

    叶凌月睨了他们一眼。

    “女帝陛下,我们不会说出去的。我们愿意加入人族阵营,成为您的子民。”

    那几名异魔中,有一个机灵点的,连忙跪下,又是磕头又是求情。

    开什么玩笑,神界月华帝姬。

    她当初在九十九地时,直接击溃了帝魔家族。

    后来又是她,和最强帝魔帝莘一起,直捣黄龙,让天魔廷元气大伤。

    就连如今的无极天,也是靠着她的牺牲,才形成的。

    连强到令人发指的星河老祖的孙女,她都敢杀,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

    异魔们在牢里关了那么久,本性早已被磨平了,他们如今一心想要离开城主府的地牢,与家人亲朋团聚。

    “你们愿意归顺,很好。我是个开明的人,从不认为,人、妖、神、魔有什么区别。你们愿意加入赤烨麾下,我们自然是欢迎的。不过,我还有一事不明白,异魔势力,如今的领军人物是谁?”

    叶凌月看看几名异魔。

    据她所知,异域飞升上来的区域和人数应该不在少数。

    被关押在地牢里的,大部分是的人族和妖族,只有几名异魔,这意味着,异魔在无极天至少混得比其他几个势力要好一些。

    撇开赤烨和叶家在内的妖族、人族领袖,异魔如今的领军人物又是谁?

    “启禀女帝陛下,我们俩属于天魔廷麾下,我们的太宰乃是血迟。”

    “回女帝陛下,我们属于秦川侯座下,不过秦川侯也并非我们的最高首脑,上头似乎还有一位,可我们这些小喽喽,从未见过。”

    说来也巧,这几名异魔分别属于不同的异魔势力。

    叶凌月一听,又是诧异,又有几分预料之中。

    预料之中的,乃是天魔廷和血迟。

    天魔廷果然还在,血迟如今已经是太宰了。

    诧异的却是,秦川侯秦小川。

    没想到,四哥在离开天魔廷之后,已经独当一面,只是他背后还有其他势力支持,不知四哥可知道,阿光也已经重生了。

    想到当初秦小川的冷酷模样,叶凌月不免有些唏嘘。

    她哪里想得到,秦小川早就已经和夜凌光见过面了。

    叶凌月询问完后,就让人将地牢里的剩余天民都一一护送了出去。

    星河凤飞死后,城主府一夜之内就空了。

    叶凌月和赤烨等人撤离时,叶凌月不禁回头看了眼曦光中的城主府。

    “阿姐,怎么了?”

    夜凌日奇道。

    “你们不觉得奇怪嘛,人族、魔族和妖族的天民都出现了,唯独神族未曾遇到过。”

    叶凌月感到古怪的正是这一点。

    “的确,我在无极天百年,也没遇到过神族。就好像神族一下子都消失了似的。”

    赤烨也是在看到地牢里的异魔和人族后,才意识到这一点的。

    “星河老祖得知星河凤飞的死讯后,一定会雷霆大怒,息安镇不能留了,我们得重新找个营地。”

    叶凌月已经让赤烨去接舞悦和阿光了。

    商量一番后,叶凌月决定,先暂时和皇甫女官等人一起驻扎营地。

    一行人撤出祥宁城时,就见了一道人影急掠而来。

    “是帝莘。”

    夜凌日一看来人,面色沉了沉。

    帝莘这小子,居然还敢来。

    夜凌日一脸箭弩拔张的模样,叶凌月示意他稍安勿躁。

    “阿日,你先随皇甫女官她们转移天民,我和他说。”

    叶凌月压下了心底的酸涩。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以各种借口,告诉自己,帝莘虽然忘记了自己,可是内心深处,他还是在乎她的,否则,他就不会一直护在她左右。

    也是这个念头,陪伴着叶凌月一路走了下来。

    可如今想来,帝莘和她在一起的原因,很可能只是因为她可以帮他提升功力。

    他早已有了未婚妻,她这个曾经的伴侣,又算是什么?

    帝莘看到城门大开,一群衣衫褴褛的天民鱼贯而出。

    看到叶凌月时,他神情一松,落在叶凌月身前。

    “胡闹,你们才几个人,居然来劫囚。”

    叶凌月一脸淡漠,看着帝莘。

    帝莘看着夜凌日等人带着人去的方向,并非息安镇,眉蹙了蹙。

    “你打算把他们安顿在哪里?”

    叶凌月劫了这么多人,星河老祖岂会放过她?

    她还带着这么一群人,大摇大摆在外驻扎,简直是活腻了。

    “我只问你,长孙雪缨是不是你的未婚妻?”

    叶凌月直视着帝莘。

    帝莘脸色一变,同时,他也留意到,夜凌日满是敌意的目光。

    “怎么,答不上来了?帝莘,你的未婚妻就在息安镇,你打算,怎么安置我?”

    帝莘的沉默,在叶凌月看来,就是肯定。

    帝莘这样的人,如果不是,他一定会否认。

    可他没有,他的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事情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

    帝莘沉吟了下,关于长孙雪缨的事,他只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长孙雪缨对他,的确有恩。

    “够了,从今往后,我们路归路桥归桥。”

    叶凌月扯下了身上的那个七情六欲香囊,香囊化为了碎片,纷纷扬扬落在地上。

    “我祝你和长孙雪缨白头到老。”

    叶凌月的声音,在耳边徘徊。

    帝莘身躯一震,脸色铁青。

    他抬了抬手,想要说什么,可碰触到的,却是冰冷的空气。

    心,像是被挖了个大口子,里面空空落落的。

    可同时,帝莘感到自己体内的九命焚天诀的功力,在疯涨着。

    可这一次,帝莘却感觉不到半点欢喜之感。

    帝莘回到府中时,夜凌光和舞悦已经收拾妥当,准备离开。

    夜凌光瞪了帝莘一眼,哒哒哒就跑开了。

    倒是舞悦,她欲言又止,看了眼帝莘。

    “剑魔殿下,我不知你到底怎么看你和凌月之间的感情,可我想告诉你,有些东西一旦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舞悦叹了一声,才随着赤烨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