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妖后的小太监gl > 155.番外四
    苏皇后扔下鞭子, 冲嬷嬷使了个眼色, 怕屋外的隆宜听到压着嗓子对双兰道:“拿着吧!这是你托本宫带的药。”

    “是。”双兰举着双手从嬷嬷那里把药瓶接了过来。将这药抹在身上会起状似笞痕的红印, 极为逼真又不痛不痒, 这种红痕起得快散得也快, 不过骗过公主殿下是没问题的。

    “你怎么识得这药的?看过医书?”苏皇后有些意外。她甚至庆幸姚家丫头生得晚, 要是早生十几二十年的,以这丫头的才貌心机, 勾得皇上废后另立都有可能。

    双兰垂首藏锋露拙地道:“回娘娘, 双兰在家中时凑巧用过这药。驱虫邪是最好用的, 就是会起印子。”这话也算实话,不过她不是用过这药才知道,而是在医书上看到这药心生好奇就采来用了。

    “那还真是凑巧了。你跟嬷嬷去后头上药吧!”苏皇后冲双兰温婉慈祥的笑了笑, 然后对身旁的小宫女道:“叫仪儿进来。再命人打盆热水来。”

    隆宜哭得肝肠寸断, 嚎得一声比一声凄惨。先时还依着母后的吩咐乖乖面墙立着,后来没了力气,跌坐到地上哭天抢地起来。“母后!!!您打我吧!!!哇哇哇哇哇哇——”她听不到双兰的哭声, 是不是已经晕过去了?

    “公主殿下, 娘娘叫您进去。”宫女掏出帕子让小主子把鼻涕擤了。

    隆宜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跑着进了屋。她没有看到双兰, 只看到母后气定神闲地坐在椅子上喝茶。

    “双兰呢?”隆宜抽噎个不停。

    苏皇后搁下茶盏, 慢慢悠悠地拎好热水巾子走到闺女面前蹲下身擦着泪柔声道:“打破了皮,叫人领去后头上药了。”

    隆宜听了这话, 刚止住的泪又飙了出来, 哭嚎着道:“你怎么狠得下心?她还那么小。我要告诉父皇去, 还要告诉外祖父,让外祖父也打你试试,看看疼不疼。哇哇哇哇哇——”

    “仪儿!你要再敢目无尊长胡说八道,母后便把那丫头拖出来继续打!”苏皇后真的动了气。

    隆宜吓得立马闭上了嘴,只是一个劲儿地哭。

    苏皇后看闺女这眼泪跟流不尽似的也心疼,一心疼语气就软和了不少,她摸着闺女满是泪痕的脸道:“姚家丫头进宫是做伴读的,只要你认真读书,那她便算尽了规劝之责。她若是劝不住你,那便该罚罚,该打打,该撵出宫去撵出宫去。”

    隆宜抽泣着点头道:“仪儿知道了。”她会听话的,她不想双兰再被打骂,更不想双兰被撵出宫去。“母后,仪儿可以去看看她吗?”

    “可以。”苏皇后撅着红唇冲闺女撒娇道:“亲母后一下再去。”

    “不要!”隆宜心里还埋怨着,抗拒地挣开母后往后头的小隔间去了。

    苏皇后失落地望着女儿焦急担心的背影,愈发下定了把双兰送出宫去的决心。仪儿这样直肠子实心眼的孩子,在姚家丫头面前就是个傻子,与其这样还不如换个蠢钝些的,好歹没有祸害仪儿的本事。

    外屋和里间不过一墙之隔,公主殿下和皇后娘娘说的那些话双兰都听见了。

    隆宜进了隔间,发现双兰光着小屁股趴在桌板上,嬷嬷正在帮她上药,通红的小屁股上密密麻麻地全是鞭痕啊!万幸的是没破皮没见血,看来母后是故意吓她的。

    “嬷嬷你出去!”隆宜一把抢过药瓶,含着泪恶狠狠地瞪了眼母后身边伺候的坏嬷嬷。

    嬷嬷觉得小公主生气的样子可爱,慈爱地笑着出去了。

    隆宜更生气了。还笑?双兰都被打成这样了,得多歹毒的人才笑得出来啊!她走到桌边,望着双兰的小屁股内疚得哭了。“呜呜呜……都怪我。你明明劝我的,呜呜呜……不就几页书吗?双兰你别怕,我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绝对不会再让你挨打了。呜呜呜……”

    “公主别担心,不疼的。”双兰看公主哭得这样伤心,更加内疚了。她是真的不疼啊!就是刚抹了药膏,还没来得及提裤子,后面凉飕飕的。药膏是真的创药,她先让嬷嬷帮忙抹了起红痕的驱蚊药,又抹了层真的创伤药。

    “怎么可能不疼?”隆宜拿着药瓶问:“药上完了吗?要不要我帮你?”

    “上完药了。您扶我回房吧!”双兰伸出小手握住公主,艰难地从桌子上翻身下来整理好了衣裳。

    隆宜看得难受,想安慰安慰双兰又没想到什么合适的话,半晌憋出来句:“好在没流血破皮,应该不会留疤。”

    双兰被这话戳中了什么奇异的笑点,忽然笑出了声。

    “上来,我背你回房。”隆宜在双兰面前弯着身子道。她怕宫女太监手脚没个轻重,弄疼双兰。

    双兰婉拒道:“公主殿下的心意双兰心领了,只有几步路,我走得了的。”她不敢让公主殿下背自己,也不觉得公主殿下背得动自己。

    “客气什么?上来!我害你挨的打,就该我照顾你。”隆宜豪气地拍了拍自己并不敦实甚至十分单薄的后背道。

    “好……好吧……”双兰犹犹豫豫地扶住了公主的肩。

    隆宜搂住双兰的膝弯,用力那么一挺——又一挺——再一挺!双兰这丫头瞧着挺小巧的,委实不轻啊!可是海口都夸下了,她冯仪,大兴嫡长公主,是个要脸儿的人。嘿哟嚯!隆宜使尽了全身力气。

    双兰一动不动地站在地上,神色为难。

    “汪公公!过来送姚姑娘回屋!”隆宜红着脸大喊道。也不知是冻红的哭红的憋红的还是羞红的。

    双兰站在隆宜身后轻掩着嘴偷偷笑了。

    ***

    “民妇见过长公主殿下。”姚夫人和双兰进屋给隆宜行了礼。

    隆宜起身相迎道:“快快请起。”她伸手扶住姚夫人,偷偷与双兰对视了一眼,二人都笑了。

    三人坐着寒暄。姚夫人先是感激长公主在宫中对女儿双兰的照料,又道老爷和双竹都在宫中云云,后来左不过都是些客气话。隆宜恭迁地附和着,时不时偷望一眼始终沉默的双兰,直到送走姚夫人她才真正松了口气。

    “我刚才想到咱们小时候的事了。记不记得你刚进宫就替我挨了顿打?老实说,你不会对我一见钟情吧?”隆宜已经遣走了所有人,亲亲热热地把双兰拉到怀里抱着说话。在宫里的时候她怕害了双兰总是战战兢兢的,现在终于好了。

    双兰伏在隆宜肩头笑了起来。

    “说啊!是不是一见钟情?”隆宜用手抬起双兰的下巴追问道。

    “是是是。”双兰捧着隆宜的脸轻轻啄了一口。

    “认真说啦!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隆宜才不信。

    “唔……真的不记得了,那会儿太小了。小孩子更多的是情绪,还谈不上感情吧!就记得我‘挨打’以后,你对我特别特别好,然后娘娘要查你的功课,你怕我又被打拼了命地背书,可是越急越背不下来。那会儿是大冬天,你说背不下来就不睡,后来怕自个儿睡着还跑去雪地里坐着,把大家吓坏了。”双兰回忆起来都心疼。“结果还是没背下来,但是把皇后娘娘吓得不敢逼你念书了,也把我送回了姚府。”

    不过回姚府没有多少日子,娘娘又派人来把她接了回去。因为她家傻公主为了要她回去竟然绝食了!

    为娘的哪里斗得过儿?

    隆宜捏着双兰的屁股道:“我那会儿就想过,你要是因为那顿打屁股上留了疤以后嫁不出去,我就把你娶了。”

    “什么啊!”双兰嫌弃地捶了隆宜两拳。可心里又甜丝丝的,隆宜那会儿还是小孩子,却已经想对她负责了。“对了,我家双竹跟太后娘娘当着爹爹娘亲的面儿结了契了。立证画押,改了口,敬了茶。”

    “啊?”隆宜差点惊掉了下巴:“令尊令堂同意了?”简直不敢想象,她知道姚大人姚夫人都是知书识理通明豁达的人,但是闺女结契啊!还是和当朝太后!那她和双兰是不是也可以?

    “不然呢?难道横加阻拦拆散双竹和太后娘娘吗?双竹幼时被恶仆绑了去,也不知吃了多少苦才长大的,爹娘心里本就愧疚。没教过没养过的闺女,凭什么去管呢?既然拦不住,以父母之心当然希望女儿名正言顺地与人好,也看看太后娘娘对双竹是否真心。”双兰知道隆宜在想什么,刮了刮她的鼻头道:“别想了。咱们不行的。”

    “怎么不行?”隆宜不服气地道:“咱俩偷偷地结不就好了么?天地为证日月为鉴,反正你就是我亲媳妇儿,二老就是我亲爹娘,姚喜就是我亲妹妹,太后就是我亲——”隆宜忽然卡住了。

    诶!万妼那丫头和她同辈了?哈哈哈哈哈哈!苍天有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