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客 > 玄幻小说 > (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 > 250.第两百五十章 曲氏
    金红交错的布像是天边织霞刹那般的温暖美景, 当拿出褐色的刺, 尾端开孔穿入叶片脉络构成的细丝, 把那些破损处好好的拼凑填补,完成时,那长布没了残缺,比起初时新装上的,更多了一丝浅淡却深长的历经时间的醇美。

    “这个我擅长!”曲娇娇也拿着一根针缝着,虽没有杨小小的快速流畅, 但她在家学惯了女红,缝出来的针脚比小小还密实, 各有各的优点。

    已经把古庙里里外外擦得干干净净——为此他的中衣已经不能看了——的曲大兵也和曲娇娇杨小小一样坐在一块被搬来的木头上,小心把足有成人一臂长的像是细竹叶片中的那些脉络小心抽出, 搓成细细的一条线后,放在一旁,以供杨小小两人取用。

    这处没有剪子,缝完了,曲娇娇低下头去咬断, 杨小小更方便些, 中指指端一道微渺的金光一划而过,线便断了。

    金红的长布抖开后, 三人一同把它们装回了古庙的各处。

    杨小小又拿着木头雕刻了几个木盘木碗, 甚至两个烛台都没一个剩的, 也不知是被谁拿走了。她没去过佛寺, 可也听说过故事, 回想着观音庙可能有的东西,她细细地一个个雕了出来,旁边刻上深深浅浅栩栩如生的莲池。

    接着,她去怪石嶙峋处,找回了一些彩石,开始磨制调料。

    杨小小做的事很多,速度不慢,曲娇娇和曲大兵都看得目不暇接,惊叹不已。

    不论是雕刻还是抹彩,并不是没有人会,但是能够做到这一步的都是几十年的老师傅了,且曲娇娇两人看着上了色更加美轮美奂的莲池,小心拿在手里观察时,内心只感觉到了奇妙的开怀。

    曲娇娇起初以为这不过是他们自己的心理因素,而杨小小已然升了个火堆,起了个架子,把一个凿成圆锅和瓦罐形的木头制品在少年少女瞪大双目之中,放在架子上烤。

    曲娇娇说:“你是要烧锅吗?可是这个锅是木头做的啊!它会被烧光的吧!”

    杨小小处理着自己带过来的果子,把它们有些摘去蒂有些叶花分离有些除根,嘴上给她们解释:“这个是由黄铁香梨木做成的,它用普通的火是烧不起来的,只会越烧越坚硬,而且传热性也特别好……里面过一会儿会有香味出来,待会儿做吃的时就更好闻了……”

    她想了想,既然说了,索性都介绍一遍,便对他们介绍自己正在处理的果子。

    “这个是长寿果的一种,它里面是没有籽的,种子是它的根,我们去了根,把果子待会儿直接蒸一会儿,它就会变得很软,戳下去里面会有清香又甜甜的果浆流出来……听说很多长寿包和长寿桃中都会用到它……”

    “这个是观音果,为什么叫观音果嘛……你看把它掰开来,这两边是不是都很像一座观音像?”

    “真的哎!”曲娇娇惊喜不已。

    “观音果被发现后大多都是用来供给观音娘娘的……还有这个是百佛果……”

    曲大兵凝眉看着那一大串紫黑色的果实:“这不就是葡萄吗?”

    “不一样,”杨小小摇摇头,“葡萄是甜的,而且我们这边不易种植也少见,百佛果很多地方都能见到,种类很多,能吃的很少……不过它们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苦。”

    杨小小洗了两个给他们尝尝,果然苦到不行,曲娇娇吐着舌头:“这也不能就叫它们百佛果吧!”

    “据说,被叫成百佛果是因为有一次,一个小和尚不小心把百佛果和西江运来的紫晶葡萄混在一起,摆上了佛祖的供奉台,只是当时正好是皇帝在此拜佛,有人发现了贡物不对,皇帝很生气,觉得佛寺的人不尊重佛祖,把他们都打入了大牢内。”

    女孩儿缓缓的声音说着很少人听过的故事。

    “小和尚知道是自己犯了大错,连累所有人,日日在牢中念忏悔经书,只愿所有过错算在自己头上便好,不要害了别人。”

    曲娇娇和曲大兵听得津津有味:“后来呢?”

    “后来,当晚那个皇帝就做了个梦,他梦见他白天参拜的诸天万佛分着那一盘早已被人撤下的混杂的果子,他听见一道梵音说道:‘苦即甜,甜即苦,并无不同’……天亮后,皇帝命人放了那些僧人。”

    “最为神奇的是,听说那天当值的侍卫,亲眼看见皇帝找来了那一盘果子,尝了尝后恍然大笑:‘果然!果然!是甜的!’。”

    “自此之后,这种果被命名为百佛果,因为它本是苦的,但是在佛像前供奉后,它便成了甜的。”

    曲娇娇是不信佛的,听完故事后,不像哥哥皱着眉琢磨那句“苦即甜,甜即苦”是什么意思,只道:“这定然是骗人的,果子怎么会放一下就便甜了,说不定那个皇帝吃到的就是葡萄,他自己以为是百佛果罢了。”

    “是真哒。”杨小小说。

    “我不信,你试过?”

    “没试过,不过我相信是真的,这是爹娘讲给我的故事,”杨小小说着,把所有基本的果子都处理好了,锅也烧得差不多了,她把长寿果放进去蒸,“你不信也没关系,反正百佛果是给观音娘娘吃的呀!”

    “小小,”自个儿琢磨不透的曲大兵终于开口问杨小小,“那句‘苦即甜,甜即苦’是什么意思?”

    “我娘亲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有人吃的是苦的,但是他却觉得是甜的;有人吃着甜,他却觉着是苦的’我就知道这些了,具体的也不清楚。”

    在等待那些烧着闷着的东西时,杨小小嘱咐曲家兄妹小心看着火,自己拿着磨好的彩浆,把观音像身上的锈迹都除了后,先是刷了一层防锈的,而后一点一点的填充。

    纯白,暖金,浅墨,银红,丹凤,荷色……被分得细致明晰的渐层,再加上最后润泽内敛的哑光。

    送子观音,用她慈祥的瞳仁,注视着古庙。

    曲娇娇抬头愣愣地看着焕然一新的观音像,温润平和的眉眼让人浑身放松下来,她几乎从这座像身上感受到了比起京都佛寺那金光璀璨的大佛同等的……威严和深远。

    真厉害……

    当曲娇娇和曲大兵看着那些花花草草树皮果子经过杨小小的一双手,变成样式精巧寓意良好的美食后,更加认同了这一点。

    杨小小尝了一口浇淋在莲花点心上的调味果浆,还没来得及品味,就听见旁边传来两声默契的“咕噜”声。

    她偏头:“你们饿啦?”

    曲大兵咳了几声,看天看地,曲娇娇小脸羞红,两只手十指交错。他们进来就没吃过东西,忙活了大半天,还看着杨小小给做供品,那一阵阵的香味偏偏不能吃,可不都是忍不住了。

    “等一下哦。”

    杨小小把点心和果实摆上重新包浆的长台供桌,观音像左右的两方烛台上树脂蜡烛被点燃,暖黄裹红的烛光在古庙中莹莹晃动。

    各处给佛像观音像供品的东西和方法都不同,杨小小按自己从娘亲那里听来的做,取了三根仓促做的香,点燃后,朝着观音像躬身一拜,按照一定的次序插入香炉中。

    做完后,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曲娇娇他们:“你们要拜拜观音娘娘吗?”

    曲娇娇想说不,曲大兵拉了下她,对她轻声道:“你想想娘。”

    曲娇娇想到家中正好怀着孩子的娘亲,抿了抿唇,还是拜了,心里想着这要不是送子观音娘娘她肯定是不拜的。

    最后是曲大兵,他恭敬地拜完插香后,外面传来悠长的钟声,回荡在寻宝窟所有人的耳中。曲大兵和曲娇娇对视一眼,脸色微变,杨小小不明白这钟声的含义,他们却被小叔叮嘱过。

    曲娇娇两人曾同小叔来过寻宝窟外一看,当时小叔便说过,里面每到午夜交替之时,就会鸣长钟,以便告诉日夜不分寻宝窟内的人,这一日是彻底过了。这也就表明,还没离开寻宝窟的人,只能在里头过夜了,因为寻宝窟晚上是不放人出去滴。

    曲娇娇和曲大兵本想随便逛逛拿了个东西就尽早赶回去,没想到一干活就干到了这个点。

    唉,回去肯定要挨骂了。

    “你们站着干什么呀?”杨小小拿着木勺,“我做了蘑菇汤和荷叶包哦,要不要吃?”

    “要要要!”曲娇娇眼疾手快地先拿过一碗汤,喝了一小口后,啊~满心都是幸福~

    什么,挨骂?

    反正都要挨骂的,现在还是忘记那些事,全心全意享受着美食吧!

    这一餐没有荤菜,但是曲娇娇和曲大兵吃的都很满足。和府中的精致美食不同,也和街边的小吃不同,小小的菜,除了味道好,最令人深刻的,是其中挥散不去的温暖。

    “小小你做的真好吃,比我家的厨子好吃好多!”

    曲娇娇嘴巴甜,杨小小只是笑了下,她说:“是因为你累了饿了,才觉得特别好吃。”

    仔细算算杨小小做饭做的时间长是不错,但显然比不上那些在厨艺方面呕心沥血的老厨子的。

    不过杨小小回想一下,觉得从她做饭开始,所有认识的人都很捧场,经过灶王鼎加成的饭菜不提,就算是普通做的,那些人也尝得像是极品美食一样。杨小小只觉得大家都是哄着自己的,她觉得别的地方的东西也很好吃啊,比自己好吃的要多多了。

    贺大娘的桂花糕,镇子上二丫最爱吃的哪家烤鸭,街边的打卤面……哪一个不好吃呢?

    曲娇娇不认为是这样,她不知道该怎么给杨小小表达,至少她吃别的,至多是吃出了家乡味,却吃不出她这里的那种,那种……从里到外的暖意和餍足。

    吃饱喝足后,反正也就在寻宝窟里面过夜了,三个人抱着一人一杯的茶,围在火堆旁聊天。

    杨小小给他们说着自己的经历,听到很多神异的事,曲娇娇和曲大兵哈哈大笑,也不觉得她是在讲自己,以为她说的是和先前一样话本中的故事,也就听听。

    “那小小你为什么要打扫古庙呢?”

    “因为早些年,大家过的都不好,我还记得,包括我们村子的几个村子基本上生的孩子都活不了。”杨小小的神色追忆,她当时听着刚把出生半年不到就因为得病去了的小宝宝埋了时婶婶压抑的悲切的哭声,心里也很难受。

    昨天还吸嚅着她大拇指的小宝宝眨眼间就悄无声息了。

    除此之外,因为当时大灾难结束不久,很多妇人的身体刚刚有所回转,在难产中永远安静闭着眼的人也不少。

    “后来,有些余钱了时,那家怀了孩子,虽然没钱去买那些好的观音像,却会买回一张图来,再让王大叔雕一个小的观音像在家里供着。”杨小小当时也是跟在旁边的,她不能上手,就算她的雕刻技艺比王大叔好,也就旁边看着王大叔神情肃穆地一点点雕刻着。

    曲娇娇和曲大兵听着,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曲娇娇忽而说道:“不对啊!你,你是从村子里出来的?!”

    杨小小偏头看她:“对啊,怎么啦?”

    曲娇娇从上到下打量着抱腿坐在火堆旁边的少女,她今天做的事比曲娇娇和曲大兵加起来都要多,可是她的头上身上没有一点灰扑扑的模样,倒是白皙下巴上沾了一点粉色颜料,更是衬得粉白分明。

    头上的那个看似随意盘成一个圈的藤蔓依旧尽职尽责管着所有的发丝,碎花点缀中,墨发比缎子还美。

    曲娇娇郁卒了,为什么从村子里出来的人比她还漂亮?而且,而且向来高傲的她竟然完全讨厌不起来!

    “你怎么啦?”杨小小似乎看见曲娇娇头上都要聚起乌云了。

    曲大兵也惊讶杨小小的来历,但不觉得这有什么,一眼看透自家妹妹心思的他笑了下,对杨小小道:“别理她,她太娇气了,总是觉得自己最漂亮,看不起村子里的人。”

    曲娇娇气鼓鼓瞪了他一眼,小声嘀咕:“哪有哥哥说自己妹妹娇气的!”

    杨小小点了点头:“我知道的,好些镇子上的人都看不起村子里的人,城里的人也看不起镇子上和村子的人……”

    曲娇娇听她怎么说,脸红了红,磕磕巴巴:“也,也不是啦……”

    她声音渐低:“我以后会改的,不会看不起下面来的人了……”

    “没关系啦,”杨小小托着下巴,笑眯眯说道,“秀清和我说,镇子里的人和城里的人怎么看我们没关系,因为尊严是自己给自己的,只要我们自己努力,不自暴自弃,那么我们总有一天也能看不起别人的!”

    曲大兵一口茶喷出来:“等一下!这些话不太对吧!”

    杨小小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曲娇娇也不觉得,她迫不及待地想和杨小小产生共同语言:“对对对,等你变得厉害了,地位高了,那些曾经看不起的人就轮到你看不起他们了!”

    曲大兵:“喂,等一下……”

    杨小小:“别人比我厉害时,我被看不起,我比他们厉害时,就轮到我看不起他们啦!秀清说世界都这样!”

    曲娇娇:“对对对!”

    曲大兵:“不是,那什么……”

    “所以呢,”杨小小的小酒窝露出来,“所有努力的人,不管他们地位的高低都是值得尊敬的!”

    曲娇娇:“对对对!”

    曲大兵一怔,他侧头,看见绿衣少女眼瞳被火光照的亮亮的,就像是小太阳一般,托着腮笑得灿烂纯美:“秀清说啦,城中有看不起我们的,也有尊敬我们的,我们要学后面的人才是对的。”

    “这个世界,每个认真做好自己的事的人,都是值得赞赏的。”

    不管是打扫,洗衣,雕刻,上色,做饭,就算是身为仆人,主人家可以使唤他们,可以命令他们,但是也要给予最基本的尊重,那是给每个努力活着的生命的尊重。

    曲娇娇现在不管杨小小说什么,都点头,她觉得都说的好有道理。

    “那娇娇你们呢?”杨小小说完了自己的经历,问着他们。

    曲大兵拨了拨火堆,叹了口气:“我们……算是来寻宝窟散心吧。”根本没想着正经带宝物回去。

    “爹爹去打仗了,”曲娇娇嘟着嘴巴,“娘亲怀了弟弟妹妹,就不喜欢我们啦……”

    曲大兵:“莫要胡说。”

    “我没胡说!”曲娇娇气哼哼,“自从娘亲怀了后我们就很难见到她了,总是说忙,可是明明就在府里,就不让我们去见她,而且后来还关我们禁闭!现在更好啦,找个借口就把我们撵来南城了!”

    曲大兵无奈:“不是都说了,娘是在操心爹那边的事,何况路途的要塞西城似乎也出了事,娘是真的没心力分出来,何况她还有孕在身。”

    曲娇娇哼了两声,到底没反驳。

    杨小小问:“西城出了什么事啊?”

    “好像是……”曲大兵迟疑了片刻,吐出两个让杨小小呆住的字眼。

    “饥|荒。”

    **

    另一边,京城将帅府。

    曲氏的脸色苍白,唇颤了颤:“你说什么!”

    下方的心腹丫环急切地道:“南城那边的人说少爷和小姐不见了……”

    曲氏脸色越发苍白,旁边的嬷嬷立马握住她冰凉的手:“夫人,莫慌,您现在怀着孩子,稳住自己的身子要紧,少爷和小姐那边虽人不见了,但未必是坏事……”

    嬷嬷压低声音:“你瞧,我们也是刚得到有人去刺杀少爷和小姐的讯息,若是真的被……传来的消息定然不会是不见了的。”

    毕竟那些人巴不得曲氏大动胎气,一尸两命,比起失踪,自然是两位小主人的死更加刺激人。

    曲氏听进去了些,然而还是心慌:“我当初就不该让他们去南城……”

    嬷嬷安抚她:“夫人,南城总比京城安全。”

    曲氏闭了闭眼,她深吸一口气,沉声道:“立刻准备,我们今晚就动身,去南城!”

    “可夫人您的身子……”

    “不打紧,陛下知晓后暗处送了不少调理方子和药材来。”还有一瓶保命的丹药。

    曲氏摸着肚子,阻止嬷嬷再说,凄然一笑,眼底都是狠戾:“大张旗鼓的去,我已经准备好后路,谁敢在路上动手,我死也会在他们身上咬下一口肉来!”

    “娇娇,彬儿莫怕,阿娘来找你们了。”

    **

    千里之外,寻宝窟中的曲娇娇和曲大兵不约而同地捂住了发痒的鼻子。

    不,不能打喷嚏,太不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