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唐朝生意人 > 第九百九十章 再见裴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能感知李之的心头郁闷,老龙笑道:

    “不需要再有探知,此间山涧内不存在丝毫异常之处。据我猜想,秘密还在上面的那条河流沿岸,应该是以我们的目前能力探寻不来的!”

    李之心下悚然一动,“你别吓唬我,能肯定有这样的存在?”

    “正如李先生之前猜断,或许是一处类似如发现我与丹木树的一道破碎空间,再或是连通无涯界的那等纯天然结界。来前我就曾想过,越是难觅其踪迹,越是说明此间神秘道人的存在可能性!”

    “这话怎么说?”

    “只是自己的一些推测,对错尚且不知,可别因此给你带去偏误引诱!先生就当臆猜,大可不必当真!”

    “那就说说,别告诉我,你认为这里或者就存在着,我们遍寻不见的修真界通道!”

    “还别说,我真有如此观点!按理说,天机府那等存在,应该知道修真界通道所在,但依我看来,恐怕未必!其实那里的人能力也有限,可能只有指使他们的最顶端人士,或可与修真界有某些关联!”

    “不可能吧?天机府内外门存在着的那些历练空间,可是连通着诸如东土世界、无涯界那些独立的人类生存空间,怎么可能如表面那样简单!”

    “李先生,你应该换一条思路想想看。像是朝元秘境这等存在,或许获得极难,但其性质也仅仅是一道空间裂纹而已。天机府内那些历练空间存在固然很神奇,但以仙人的手段,炼制出它们的传送效果并没什么稀奇,具有高品阶的阵法师、炼器师能力足矣!难的是,这么多破碎空间的获得!”

    “越听越糊涂,这些与修真界通道有何关联?”

    “我认为天机府,仅是一个单纯的负责修真界后辈培养、输送机构,对于进出修真界并无特权或是资质!而真正的通道所在,是另有看护的,比如此间传闻里的神秘道人。”

    “我也认可此等论断,但与臆想其实并无二异,毫无证据可言。”

    “那是自然了,能够将修真界与凡俗时间隔离开来,可不是寻常仙人能够做到的,至少是一方天地的界主,才具有部分等若于天道的天地之力支配能力!有这样的人物营造出来的结界,再是因岁月侵蚀,会有所损耗,也不是修真界的能力所能影响到的。”

    “但我们能自如通往无涯界,是不是具有了部分特殊能力?”

    “龙族本就诞生于天地自然,不似人类的后天生得,所以对于自然力量下的结界有天生感应。但无涯界同样属于自然产生,不像是修真界,已具有人为的刻意打造、禁锢气息。针对于此,龙息的超乎能力的特殊感知,就需要我自身进化能力的加持了!”

    闻及此处,李之多少有些明白过来。

    其实老龙的意思是,于它而言,自然禁制反倒比人为禁制简单了很多。

    今晚在此间毫无自然结界气息获得,也就说明,若是神秘道人果真存在,就会是一个超越了他的龙息感知的人为禁制。

    若是六品以下的禁制阵法,李之的四品阵法师境界,即使没有能力对六品禁制行加干扰,一丝一缕的感知还是能做到的。

    他与老龙结合后的探知能力,仍不能探出分毫,那只能说明,禁制的存在,已然超过了二者的感知叠加。

    天底下,唯有仙阵级别的禁制,才能具有这等绝难感应的能力。

    以这个灵气贫瘠的最低等世界的性质,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仙阵高品阶的禁制力存在?

    也唯有与修真界通道相关的特殊渠道,方与那种可能性有着合理性的解释。

    老龙的推断,是建立在神秘道人真实存在的前提之上,所以会有此联想。

    至于先天府的存在性质,只不过是这个联想的延伸而已。

    先天府老龙也随李之进入过,那里的进出禁制同样属于六品以上的阵法结界,以它的感知仍有部分反应。

    综合诸般,它才认为此间若有禁制,是远超那里的禁制强度的。

    不过也正如它所言,这一切仅仅是毫无根据的猜测而已,就因连神秘道人的是否确实存在,目前也无法证实。

    李之也没有在此久留,通往的深山老林,以他的探识力可以覆盖三百多里。

    即使对于未在山涧内出现的虎、豹、狼群,此刻也没什么兴趣,他还在挂念着外面的渭水河支流,正想着再巡视一圈。

    其结果如老龙所说的那样没有进展,只得连夜赶回了天机阁。

    第二日下午,是乾坤袋的拍卖会,这等在大唐相当生疏的交易手段,无涯界已有出现。

    离其、伏辰等人前往帮着场子,倒也进行的算是顺利,过程中出现了些吵吵闹闹,也只是修炼势力之间的争抢导致。

    李之一直未曾出现,再有那些等在这里,要用炼器材料置换的修炼者帮助维持秩序,争夺异常紧张的拍卖会,在天黑之前就完好结束了。

    将黄金折合银子来计算,十只里,前六只平均每一只卖到了三万多两,后四只更迫近了四万两。

    统共不到四十万的总收益,照理说李之还不怎么在意,这些还没有在正清文绮堂一月的收入多。

    但那时候大唐国库一年收益也就在一千万两,尚不足后来大宋鼎盛时候的十分之一,足可见这笔银子于民间一次性集中出现,也是不易了。

    不过大唐国库收入不仅限于此,那时候是实物税收和货币税收并行的。

    实物粮食以石计,甚至军马粮草所需的藁秸、薪蒸也以围计计算在内,以及以匹计布帛等等。

    以两计的金银之外,还有丝绵这个大头,所以说一千万两之数仅指金银部分。

    所以说,正清文绮堂目前的综合年收益,已经超过了大唐国库现银总收入,因而当初李之才会积极拉着太平公主入伙,那时候二人间还未发生情况。

    包括后来的渤海湾航运,其中不仅有皇家李姓的份子,甚至有一成武家收益,意义也在于此。

    或许这就是最早起的官商了吧,对李之而言却是极好地权势借用。

    在滞留了一晚后,第二日一早,李之一行就离开了。

    为遮人耳目,是在众人前往老君殿用过了午餐后,才在半路把身边人引入朝元秘境,一人之身赶路。

    羡风主持那里,李之留下了足够的修行所需,目前的他已经是三级宗师境,等到进阶为巅峰,就需要灵气环境帮其进入简事初期。

    关于秘境的存在,李之并未相瞒与他,不然也不会让武道骀随同前往无涯界。

    承弼老道就此留在了天机阁,不过此行多出来了江陇,未来他也属于秘境内的养老一族,此行算是提前尝试,顺便给他好好调理一下身子骨。

    因使用了传送盘,下午申时到来前,就抵达了裴炎一家人的藏身之地。

    由于这里已属于龙门峪范围内,故而有一定的防护能力,安全问题不用担心。

    临近前,秘境内的大小人物都再一次出现,在古沫然的引领下,七拐八拐,最终有一处简陋的院落,出现在众人面前。

    第一时间,屋内的人没敢迎出来,在经由古沫然一番喊叫后,方见明显花白了发髻的裴炎现出身来。

    一见面,老人抱着古沫然、李之便是好一阵子的痛哭。

    当时古沫然将之解救下来,并未在法场直接进行,而是重金买通了一位牢吏,制造了一次大牢内的火灾。

    再利用早就寻好的面部、个头三分相似的替身,已奄奄一息状态的面部被半数烧毁,来替代出裴炎。

    同那位牢吏一样,留给他们的银子足够全家人富足一世的,况且那位替身本就是百病缠身了。

    于是在尚未被辞退的牢吏指认下,法场斩首示众得以顺利举行。

    古沫然并未将一切都掩饰得毫无破绽,至少牢吏事后的携全家人就此失踪,就是个纰漏所在。

    费尽心思的操作,就是为了遮掩其中的修炼者痕迹,这样一来,无论如何也牵连不到李之头上。

    当时解救此人出来,为了及时回到洛阳,不致引人生疑,裴炎是一人留在此间院子里的。

    请天机府杨家的看护,临时照看一下,古沫然就返回了洛阳城。

    他之前那并未进入过先天府,自然无法把裴炎安排入内,好在提出李之、孙思邈、老吴头等人,取得了杨彦行这位杨家四代的部分信任,才能在此间暂留。

    直到一月后风头渐过,才悄悄安排裴炎家人来此相见,那时他们一家人方就此团聚。

    但条件所限,古沫然临走前虽留有足够的生活所需,毕竟这里距离洛阳并不远,因此一家人始终过得忐忑不安。

    如今果然如解救他们的人口中所言,会再次返回,搬往从此隐居的世外桃源,裴炎才会如此因惊喜而失态。

    而且,之前他并不知这一切,是李之在幕后主使。

    今日里一见到李之,便彻底将心底迷惑揭开来,故而会有这般悲情展现。

    怎么说他心里还是冤屈大过了愤恨,能被高宗临死前任命为唯一辅政大臣,就是看中了他的愚忠一般地固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