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白深深韦连恒 > 309 韦连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面对杜南茜的吵闹,他本想彻底跟杜南茜坦白,正式跟她解除这段可笑的婚约。但是,白深深对杜南茜的挑衅之语,让他忽然才发现……原来,白深深之所以没有下限的靠近他,根本的目的只是为了报复杜家的人,为了破坏他和杜南茜的婚事,并不是他想象中的……

    看清她的本质目的后,他感觉心上又中了一箭,被狠狠的刺伤了。

    一气之下,他再恢复到冷漠无情的面目,故意站在了杜南茜这边,将她赶走。看到她摔门而出恼羞成怒的样子,他心里同样是堵得发慌。

    “连恒,你刚才……跟那个女人,到底在做什么?”杜南茜虽然得到了他表面上的维护,但无论如何还是接受不了她刚才的亲眼所见。

    韦连恒垂着眼睑,爱理不理的敷衍道,“做什么你没看到吗?出去。”

    “你……”杜南茜气的浑身发抖,没想到他变脸这么快,她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在搅动着,很想冲他发火,可终究她还是选择了忍耐,她压下怒气,放低姿态,企图找点心理平衡,“连恒,其实刚才的确是她在勾——引你,是她在故意犯贱的,对不对?”

    “……”韦连恒好像没听到似的,闷闷的并不回答她,想了想,才有些严肃而冷厉的开口道,“我和白深深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另外,我不想跟你结婚了,让你爸去不要再四处宣扬我们的婚事,不然到时候打的是他自己的脸。”

    “你这是什么意思?!”杜南茜着急的大叫一声,心跌落到谷底。

    “……”韦连恒觉得自己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不想把说过的话再重复第二遍,反而在病床上躺下来,忍耐的,“走,不要打扰我养伤。”

    “不,”杜南茜闪过一丝幻灭,眼看美梦就要破裂,她可不会轻易地就放弃,赶快冷静下来,始终觉得就算他现在不爱自己,只要结婚了是可以培养感情的,这个阶段不是奢求他爱上自己,而是想办法跟他把婚结了,跟他成为正式的夫妻才是最重要的。

    她开始自己骗自己,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她温言细语的,“连恒,对不起,我忘了你刚刚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不该在这个时候疑神疑鬼来刺激你的……其实你不用说我也知道,都是白深深主动,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实在太清楚了,她就是因为恨我们一家人,看不惯我,觉得她有几分姿色,就想着用这种下贱的方式来勾-搭你,你千万别——”

    “能给我闭嘴吗?”韦连恒低沉的打断她的话,他不想再被杜南前行提醒一遍自己的愚蠢。

    她只好先闭了嘴,忍不住在病房里转悠了一圈,再巡视了下厨房,发现里面还有煲好的鸡汤,还摆着两幅新买的碗筷,再瞟一眼一眼病房的阳台上,竟然还挂着属于他的刚洗完不久的男士内裤……这一切,护士和护工都不可能帮忙做,他又没花钱请专门的保姆,那会是谁做的?呵,除了白深深,还能有谁?

    刚刚隐忍下来的杜南茜又一次不能淡定了,她一直以为白深深只是单方面的对韦连恒有意思,明里暗里的跟她抢,但她没想到这个女人已经在韦连恒的生活里渗透到这个地步了,居然给他做饭,居然还给他洗内裤……这尼玛,她一个未婚妻,跟他‘交往’了3年,都从没见过他内裤的款式,而白深深竟然——

    “韦连恒!”杜南茜这次豁出去的发飙了,她不顾一切的对他叫到,“你和白深深,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这几天都在贴身的照顾你吗?你凭什么允许她做这些,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全天下都知道我们要结婚的,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

    “真tm有病。”他低沉冷漠的骂了句,就翻身过去准备睡觉。

    白深深一走,他本就处于烦闷难受的状态,再加上伤势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出院,本来可以让她一直在这儿陪他到出院,就是杜南茜出来一搅合,现在他又得独自面对这漫长无聊的日子,心里都对杜南茜自然就更加厌恶,再听到她发发神经一样连续不断的质问,就不得不发火了。

    杜南茜像个木偶那样的僵在那儿,好像大冬天被从头泼了一盆冷水,浑身冰凉,瑟瑟发抖,仿佛听到了心被撕裂的声音,一下就委屈的泪眼模糊了~

    此刻她终于看清了她和韦连恒之间到底算什么了,也认清了,她和韦连恒之间的‘不平等’。他从未把她当过女朋友,未婚妻,连普通朋友都不算,他之所以愿意跟她结婚,说到底也是他一时间的冲动,闹着玩儿的……他玩弄了她的感情吗?没有,他根本就没对她说过一个爱字,也没任何表达爱她的行动,更没睡过她,连吻都没有过。当初那么正式的要跟她结婚,现在说不结就不结了,给她希望又给她绝望,让她颜面扫地,在亲朋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最终,她还是觉得自己是被这个男人玩弄了,欺骗了~

    可是,他就算是个渣男又怎样,他几百亿的身价,他这么出众,他可以睥睨众生,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凭什么要来讨她杜南茜这个小人物呢?是的,杜南茜不得不在心底承认自己在他的世界里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她要怪只能怪自己的父亲杜振北,还不够富有,富有到登上财富排行榜,她要怪只能怪她自己没有倾国倾城的姿色,除了一个海外名校的硕士学历外,什么都没有……这样的她,都可以跟他走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她还有什么可埋怨的。

    所以最终,杜南茜还是没有歇斯底里跟他大吵,那不过是更快的失去他而已……她只能打落牙齿活血吞,眼泪纷飞的跑出了病房……

    韦连恒瞥到了杜南茜那心碎神伤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没当回事,没有半点的波澜……没放心上的女人,他是不会在意对方的喜怒哀乐的。从小就习惯了目空一切,他说话做事很少考虑别人的感受,他也不是情商低,而是一般的人不值得他发挥自己的情商。

    在医院里又住了好长一段时间的院,白深深果然也没再来看过他,连个问候的电话都没有打过,他不由得又陷进低潮里,并且忍耐着也不联系她……这个‘忍耐’的过程是比较艰辛的,已经把她的电话烂熟于心,他每拿一次手机就会冲动的想要拨通她的电话,甚至还想装作按错电话那样打给她,可每次都在最后关头忍住;他一遍又一遍的查看着他们之间那仅有的几条短信,他一直保存着从未删除……后来觉得实在煎熬,他干脆彻底关了机,同时一边养伤一边沉浸在工作里。就这样‘艰难’的熬过了这段时间。

    没想到他出院后不久的一天晚上,白深深突然来到了他的家。

    当通过监控看到她出现在他的门口,他潮湿而阴沉的内心,豁然一阵惊喜……这一刻,他再次体验到了‘怦然心动’的美好,也只有这个女人,能给他这样的感觉。

    不过,想到她弃他在医院不顾,一下子又‘消失’这么久,他又把那份心动隐藏起来,开门的时候,并没给她什么好脸色……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全然忘了上次在医院的不愉快,还拿出了她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式调查出来的关于韦连海挪用赛欧公款的大量资料。

    其实,韦连海暗地里干了哪些破事儿,韦连恒早就一清二楚的,但他没想到白深深居然一条条的给调查了出来,要查的这么仔细,显然她是费了一番功夫……他不禁对她有些刮目相看,尤其是,当得知她辛苦的干了这件事,只是为了要他兑现承诺允许她进赛欧工作,他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他总觉得,以她的精明狡诈,这么强烈的想要赛欧,一定有什么阴暗的目的……

    可是,当勾起她的下巴,深刻的注视着这张在他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脸,迎着她那双勾魂摄魄的美目,他所有的顾虑都在瓦解……他决定放过自己,他决定让她进赛欧,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就算她真的带着不可告人的的秘密要搞垮赛欧他也管不了了,他只要……跟她的朝朝暮暮。

    随后,他迫不及待的和她进入了熟悉的床笫之-欢,他们也就在这件事上面的节奏是和谐的,也是在这时,他才觉得自己能够彻底征服她,拥有她,主宰她……一旦进入这激烈的酣战,所有的不快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他忍着伤口的隐痛,发动腰部的力量将她带入了一个接一个的高点~

    完事后心情本来是极好的,她去洗澡,他坐在床头,习惯性的点了一根烟……这个时候,他的眼睛瞟到了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觉得跟她之间已经不该有秘密了吧,他出于无聊,拿过了她的手机,手指随便一滑,一下就点开了她的相机,自然就瞟到了她的相册第一张照片里是她跟一个男人的合影,他点开一看——

    今天就这一更,明天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