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白深深韦连恒 > 276 特殊手段报复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美容院的一个三人间,她们俩在另外的两张空床上躺下后,丝毫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就一边接受着美容师的护理一边放松的聊起天来了。

    首先是韦连云的声音传来,“今天看你前夫还从你家里出来,你们这是要复婚的节奏啊?”

    “复个屁的婚,”唐凌菲满口不屑的说到,“这煞笔一天到晚舔着脸来骚扰我而已,就想通过跟我复婚,让我把钱投到他那个破公司,我现在是烦得不得了,都想报警了。”

    “我看他是对你余情未了吧。”

    “管他的,”唐凌语气更加不屑的,“说到底就是个垃圾,我来他来干嘛,恶心自己啊!?”

    韦连云又低沉的说,“个人感觉吧,其实那林修远也挺不错的,对你还算可以了,不过就是找了次小姐而已嘛,忍忍就过去了,真没必要闹到离婚的地步。”

    “呵,你不懂。”

    接下来沉默了两三分钟后,唐凌菲叹了一口气说,“有时候想起自己这段婚姻,就后悔的不得了,一直在怀疑当初脑子是抽了什么风才嫁给了这样一个男人,不过幸好我有先见之明,一直在吃药避孕,不然有孩子就麻烦了……”

    韦连云心不在焉的敷衍,“不知道你在瞎折腾些什么,”

    “我心里在想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唐凌菲小声的来了一句。

    连云再次心不在焉的,“不就是韦连恒嘛,哎哟,我劝你还是别他的主意,根本没戏,也不是我打击你……”

    “他离婚了,我也离婚了,都单身,有什么不可能的。”唐凌菲说的理所当然,似乎毫不介意被身边的美容师听到,或者也忘了另一个角落里还躺着我这么一个人。

    “他和白深深感情很深的,爱的死去活来,离婚不过就是闹着玩儿,你还当真了,”韦连云说的语重心长,几年前就劝你别在这棵树上吊死,你不信,现在还不放弃,我真是佩服你这百折不挠的精神啊,把你的勇气给我一办就好了。”

    “呵,”唐凌菲冷笑声,“连云,你倒是说说看,那个白深深到底哪里好啊,名声都烂透了,跟这么多男人勾勾搭搭,听说还跟韦连恺也睡过,说白了就是个纯粹的表子嘛,到底是怎么把韦连恒迷得团团转,我倒是想学学呢。”

    听到这里,我预感到她后面可能会说的话,于是又产生了录音的冲动。我小声的示意美容师,说我要打个电话,让她先回避一下,她就真的出去了。

    贴着面膜的我仍旧躺在床上,我拿出自己的手机,干脆摁了录像的地方,把摄像头悄悄的对着唐,一声不响的录起视频来……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

    这个时候,连云脸上敷着面膜,也不好说话太快和太大声,就慢吞吞的正正经经的回答她,“白深深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差劲,我跟她接触比较多,她这人吧,各方面都还算好,跟她相处让人比较舒服,我反正是不排斥的。”

    “干嘛啊韦连云,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咱们好歹十几年的交情了,你一点都不为我着想,还在我面前夸她,不是故意要我难堪嘛!”

    “我就实话实说啊,”韦连云不以为意的,又对她道,“菲菲,劝你还是别掉节操了,自己一大律师,别去干那么low的事儿。”

    “越说越难听了你,”唐凌菲再次停顿了好久,压低了声音,“我对韦连恒的这份心,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既然咱们是朋友,你跟他又是一家人,你说什么也得站在我这边帮我一把……”

    “……”韦连云没说话。

    唐凌菲再自言自语般的,“七八年前,我一无所有,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所以当时没能抓住他,但是现在不一样……我觉得自己已经准备的很好了,绝不能再错过,我输不起了……”

    韦连云再次唉声叹气。

    “我就不信,我唐凌菲会搞不定这样一个男人,他能够被白深深这种档次的货色迷住,我看他也高深不到哪里去~”

    “你何必呢。”韦连云说,“累不累啊,而且你别忘了,他们俩可还生了个孩子的,就算现在离婚了,以后牵牵绊绊的地方还多着呢,到时候烦死你!”

    “这些都不是问题。”

    “你就是走火入魔了,”连云再劝,“韦连恒,不就是长得帅嘛,我看久了也就那样,还有他的财产现在可是全部放在深深名下呢,他自己可没什么钱啊,你要是为了——”

    “我又不缺钱,”唐凌菲打断了她的话,继续道,“反正,我这辈子就要跟他耗上了,我就不信我还斗不过白深深这个没脑子的傻ⅹ!就算他们再复婚了,我也要把韦连恒抢过来……”

    “不会吧,”韦连云很是惊异的,“难不成你还想做小三儿啊?你不是以前最看不起三儿的吗,可别发疯啊,唐凌菲!”

    “呵,”她冷声道,“谁管它那么多啊,你没真正的爱过一个男人,哪里能体会我这种疯狂的感觉……他可是韦连恒,这么极品的男人,只要能抢到手,不管用什么手段,那也是幸福的。”

    “晕死,”韦连云长叹一声后,自嘲道,“对,我是没真正爱过谁,我就是个冷血动物,甚至不能算个女人……”

    唐凌菲顿了半晌,意识到了她的话中之意,于是才又问道,“你那个高任飞呢,你们俩也没戏?”

    “他回去结婚了,”连云自嘲的。

    “结婚?跟谁啊?”

    “不知道!”连云烦躁的,“我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就烦,你最好别提。”

    “啧啧,”唐笑着说,“看来咱们同命相连嘛,以前还给我死鸭子嘴硬说当他普通朋友,现在听你这语气,明明就是中毒已深啊!你不早点说,我可以帮你出主意嘛。”

    “屁的主意,”连云故作不屑的,“你以为我会对他死缠烂打?既然他看不上我,我凭什么要看得上他?我才不给他这个脸!他以为他谁呢,一个臭男人而已……”

    “那肯定是你对他爱的不够深,就有那么点感觉而已,”唐凌菲说着,停了下,又忽然不满的开口,“说到底,最恶心的不还是那个白深深吗,全世界男人的魂儿都被这贱人勾走了,她要是死了,就是为全天下女人除害了……”

    连云仍旧自嘲着,“管白深深什么事儿啊,他现在放弃她了,不还是没要我吗,宁愿跟个没见过面的陌生女人订婚,呵呵,根本的还是自己没那份魅力,算了,不说了,越说越窝囊,以前我还觉得自己好牛逼的样子,现在就是个纯傻逼!”

    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听得差不多了,听得都快要入神了,反应过来后赶紧保存了这段录像,然后不动声色的起来,瞥了眼她们俩都正闭眼享受着美容师的面部护理,我也就轻手轻脚的出去了,跟老板说自己有急事不做了,付了钱就匆匆离开。

    坐在自己车上时,再看了下刚才的录的视频,听着唐凌菲这一句句无耻的话,实在是气的想笑,没想到她人前一副高冷大律师的模样,在闺蜜面前就是这样的低级肤浅没下限~

    要怎么做?直接找她吵一架,估计她又要抵赖,那天被她劈里啪啦奚落的时候,我想起来还觉得恶心,不想再正面跟她冲突了……可是她既然已经嚣张到这个地步,口口声声扬言要跟我抢男人,我又岂能轻易地咽下这口恶气呢?

    反反复复的看了这段视频,我脑子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我在心里跟自己挣扎了许久,设想了多种后果,最后还是坚定了要报复她的决心。

    回到家里后,我搜索了不少唐凌菲的不少资料后,注册个微博小号,撰写了一篇微博长文,专门揭露唐凌菲曾经为死刑犯和强奸犯洗脱罪的辩护案例,再详细写了她如何勾引有妇之夫,做小三插足别人家庭等等丑行,最后加上了最为关键的,在美容院里录的视频文件……写完以后,我找到三四个拥有几百万粉丝大v博主,跟他们谈好价钱以后,他们一直答应帮忙转发评论,承诺在两天内就把这事儿炒起来,让唐凌菲出名!

    接下来,我没再跟进这个事儿,而韦连恒和石赛玉也从香港回来了。意外的是,他们并没有带回庄怀舟,石赛玉已经哭红了脸,韦连恒更是面色沉重。

    连恒告诉我,他们俩去香港几经周折,的确见到了庄怀舟,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不过才短短的两三天时间,庄怀舟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对韦连恒河和石赛玉都特别排斥,见到他们就像见到仇人一样,不但拒绝沟通,还恼怒的让他们滚,要把他们轰出来!

    无论石赛玉如何解释和哀求,庄怀舟始终不肯听,一个劲儿想赶走她……在激烈的争执吵闹中,庄怀舟精神受到比较大的刺激,突然癫痫又发作了,在地上抽搐成一团后昏睡过去,而黄玉致在暴怒中立即报了警,让警方来将两人驱逐。

    面对这样的境地,他们两人也不能强求,只得暂时先回家。

    回来后的石赛玉,状态相当之差,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对最爱的安安都没有了兴致,每天就是拿着那堆照片在那儿左看右看,时不时又给庄怀舟打电话,但对方一直是关机状态……她哭哭啼啼的,前所未有的脆弱和无助。

    我只得帮着安慰了两句,“妈,你先别急,现在已经证实了爸还好好的活着,这本身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就算爸暂时不认识我们也没关系,反正来日方长,咱们再慢慢的找他就行了,你不要太急于求成了,到时候把自己身体弄垮了,怎么跟爸相认呢。”

    石赛玉点点头,“是啊,我也这样想,他活着,就算不认我,我也谢天谢地了,这本身就是个奇迹,我不能奢求更多,不能这么贪心。”她眼泪又涌了出来,悲哀的说,“要是你爷爷还活着就好了,让他知道天欧还在,他该有多高兴啊,可是现在……哎,太遗憾了。”

    晚上躺床上的时候,我问韦连恒,“庄总,哦不,你爸,他的态度突然转变这么大,会不会是黄玉致跟他说过什么啊?”

    他闭了下眼睛,恼火的说,“谁知道她编了什么鬼话,每天跟我爸睡一起,睡了这么多年,她随便几句谎言都能收服他。反正,看我爸现在的状态,要想回到这里来,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是啊,黄玉致跟庄怀舟毕竟是夫妻,她如果诚心阻碍庄怀舟的回归,肯定会在失忆的他面前编造着一些不不存在的故事,让庄信以为真,从而彻底改变了对我们的态度……除非他自己能够恢复记忆,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细想来,庄怀舟都让石赛玉滚了,估计黄玉致应该是告诉他,我们这边的人是他的大仇人,是导致他车祸的罪魁祸首吧?谎言很小儿科,但是对于失忆这么多年,只记得黄玉致的庄来说,却是很容易被蛊惑的~

    接下来,我和连恒在上班的同时,也在考虑如何去解决庄怀舟的问题,我们甚至想到了让韦家的韦天华和韦天源一起出动,共同去香港唤起庄怀舟的记忆。

    石赛玉仍旧处在发痴的情绪里拔不出来,每天食不知味夜不能寐,魂不附体的样子,实在让人心疼。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她对韦天欧的爱真的很深很深,她的世界里现在只剩下韦天欧,儿子孙子都不重要的,一切都不起眼了,只有韦天欧才是她心之所系,是她喜怒哀乐的源泉,越陷越深越魔怔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当我无意间打开网页的时候,发现居然有新闻报道著名律师唐某某的丑闻事件引起网友热烈讨论……赶紧打开微博一看,这才发现唐凌菲果然‘红’了,她被我拍下来的美容院视频已经有上百万的点击,关于她的那些丑闻的微博,也得到了上万的转发和评论,她的很多私照和个人的资料都被人肉出来了!

    唐凌菲身为律师,其实在业界是有一定知名度的,有着大美女律师的头衔,再加上她以前为几个案子中的犯罪嫌疑人做辩护,成功洗脱了这些人的罪名,让那些原本被认定明显杀了人或者犯了强奸罪的嫌犯被无罪释放,因此名噪一时,现在被曝光了,自然引起许多吃瓜群众的口诛笔伐……与此同时,又有视频铁证证明她做小三,就更加让自己陷入舆论的漩涡里了。

    网上万千群众把唐凌菲骂的狗血喷头,曝光她的**不说,甚至业内一些嫉妒她的律师还趁机联名抵制她,宣称要把她逐出业界,说她品行素质败坏,不适合做律师……不仅仅是网友的辱骂和抵制,不少的媒体都跟风报道她,还围追堵截的去采访她,所以说,这么一搞,她的名声在一定程度上被搞臭了……

    其实我最初是没预料到这种后果的,我以为只是在小范围的传播,以为她不是大明星,丑闻也不会得到多大的关注,但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我居然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愧疚,担心她会不会想不通去跳楼了?

    韦连恒这些天都没上网,我也没告诉他。但是,就在我以为可以让他一直蒙在鼓里时,今天中午,唐凌菲就冲进了韦连恒的办公室!

    看到我也在,她凶神恶煞的,抬手就给了我响亮的一耳光!!

    “干什么?!”韦连恒呵斥了一句,立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知道她打我的原因,没有意外,也没有还手,主要看到她此时憔悴的不行,应该没少痛哭吧?呵呵,本来还有些愧疚,可被她这么一打,我只能甩给她‘活该’二字了!

    “白深深,你——”她手指发颤的指着我,气的咬牙切齿的恨不能把我撕碎,“及居然可以卑鄙歹毒到这个地步,算你狠!”

    “……”我平静的看了她一眼,不说话。

    “说清楚点,”韦连恒疑惑的问她,“你到底来这儿做什么?”

    “你不知道吗?”唐凌菲有点喘不过气来似的,眼神很可怕,她对韦连恒说,“你亲爱的老婆,白深深,在网上找人来玷污我的名誉,让网友人肉我的**,把我每天被围追堵截,根本不敢出门,现在把我弄得半死不活,众叛亲离,连工作也丢了……呵呵,我倒要亲自来问问,我唐凌菲跟你到底有怎样的深仇大恨,值得你这样的打击报复?”

    韦连恒的眸光闪动了下,有些微的震惊,他带着质问的眼神看向我。

    我闷了半晌,咬咬牙,冷笑了声,“唐律师真是搞笑啊,你自己做了亏心事被人拔出来,居然来质问我?我也在找那个爆料的好心人呢,为了我的婚姻幸福可真是操碎了心啊,居然帮我想到这样的办法,为我出气……网友们也是热心,分得清是非黑白,挺感动的。唐律师,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唐凌菲肃杀的目光射向我,几乎在下一秒又要冲过来打我撕我,可是没有。我还是低估了她的忍耐力,她再看向韦连恒,冷静而冷漠的,“那么你呢,这件事你要不要帮我讨回一点公道?”

    韦连恒偏过脸去,避免和她的眼神接触,平静的不能更平静,淡漠的不能更淡漠,“奇怪,我能帮你讨什么公道?和我有关吗?”

    他的态度,让我松了一口气……

    “好,”唐凌菲深深的呼吸了下,眼里流露出某种绝望,“我知道了,既然你如此无情,就别怪我无义。”

    最后再给了我一个警告的眼神,她就走出了办公室,还是挺直脊背的,背影看起来特别的落寞。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