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 第七百三十九章 绝不惯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芩谷再次去了一趟医院,主要是这几天她又修炼出了一丝丝的灵力,打算渡给范元英,增强她的生命力。

    她可不想等自己从剧组回来后就阴阳相隔,那样的话就算是以后自己为委托者争取了多么大的名望和财富,恐怕都会成为委托者的遗憾。

    更何况,就芩谷本人而言,她对于范元英的精神很感动,很同情。

    加之对方也是自己现在这幅身体的母亲,她没有理由袖手旁观,若是能尽自己最大努力让事情变得更好,何乐不为?!

    肾源还在找,现在全靠透析和药物维持生命。

    上次有了芩谷的一丝丝儿灵力,范元英总算挺了过来。

    现在芩谷又将一丝丝的灵力渡入对方身体,情况就更稳定了。

    芩谷检查了一下对方身体状况,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嗯,应该能撑到她从剧组回来了。

    然后她又去李承家的病房看了。

    芩谷本意当然是不想来的,不过她却不能让委托者成为一个“忤逆”的人,不管真实情况是怎样,但委托者是公众人物,一旦被人抓住不放,以后那这个说事儿,仍旧会成为其污点。

    总而言之,表面功夫该作一定要去做,并且要做好。

    李承家脸上绑着绷带,两只手也露在外面,其中一条腿也缠着白纱布。

    他看到芩谷显得非常激动:

    “…你这个忤逆的东西,快把我送到最好的医院去,我不想在这里,给我找最好的医生,我要用最好的药…”

    “你信不信我告诉记者,你故意想让我死,你要遭报应的…”

    李承家前言不搭后语,但是芩谷却弄懂了他的意思:他要最好的医疗条件。

    就像是那些最高档的医院,最好的医务人员最好的护理等等。

    那是不可能滴。

    都变成这个样子了,那眼神仍旧凶狠的很。

    切。

    芩谷淡淡地说道:“我刚才听他们说你因为不配合治疗,已经让伤口二次感染了。如果你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你的脸不仅要毁容,就连双手也保不住了,哦,还有你的腿,如果情况再恶化话,恐怕会得败血症,那就只有截肢了……”

    李承家听到芩谷的话,身体禁不住颤抖起来,感觉到莫名的恐惧。

    什么,毁容,败血症,截肢?!

    怎,怎么可能?不就是在地上摔了一跤吗?不就是被玻璃划伤了一点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看来这里的医疗条件是真的太差了,他们都是庸医,他们想要害死他,不,他一定要离开这里。

    李承家疯狂地挣扎着,嘴里发出尖利的咆哮斥骂声。

    医护人员都被惊动了,连忙过来,劝他安静下来。

    可是李承家刚才的确被芩谷的话吓坏了,他还有大好的人生等着去享受呢,他已经看到新闻了,随随便便就得到好几十万,妥妥的摇钱树,他还要去赌桌上好好过过瘾呢…他不要变成残废,他不要在这里等死。

    芩谷见这么多人围着,哭着说:“爸,你要相信医生。这就是我们市最好的医院了,你住的也是最好的单人病房,给你用的也是最好的药物。你要配合医生的治疗。再好的治疗再好的药物,你要是不配合的话,情况只会越来越坏,爸,妈现在情况已经好了很多,快要恢复了,你可不要等妈身体康复了你又,呜呜——”

    芩谷声泪俱下的,众人也不由得动容,纷纷劝她安心。

    多懂事的孩子,多可怜的姑娘,先是母亲得了那样的病,没想到父亲又…

    李承家嘴里还在朝芩谷叫骂“你就是想让我死,你巴不得我死了你就省心了,我告诉你李淑云,你休想摆脱我,你……”

    有知情的人知道这老头子之前就是为了去抢患病老妻的钱摔倒的,现在倒床上还这么一副凶狠刻薄的样子,真是活该。

    不过表面上还是要装出一副很同情的样子“你就放心治疗。要是你女儿不想管你的话怎么会给你这么好的条件,就算是去借钱也先给你支付了医药费……”

    最后因为李承家实在安静不下来,甚至还用手去抓脸上和手上的绷带,扯输液管。

    已经严重威胁和伤害到他自己的身体了,于是果断给打了一针镇静剂,终于算安静下来了。

    芩谷从李承家的病房出来后,打算去看看李淑爱,委托者的姐姐。

    距离乔奎出事过去两三天,当时给了对方一点钱暂时应付乔家的人,但是这几天她在忙,李淑爱也没有给她透露过信息,不知道情况怎样了。

    李淑爱是个不管什么事情都自己去兜着,不愿意让家人担心的人,正是因为这样芩谷才更加不放心。

    芩谷经过一些周折,改变了形貌才去了乔奎的病房。

    上次乔奎从楼梯上摔下去,经过抢救人是救回来了,但是小腿骨骨折,现在已经做了手术,正在恢复中。

    乔奎突然遭逢这样的打击,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暴躁。

    平时就对李淑爱横挑鼻子竖挑眼,现在更是变本加厉。

    腿虽然不能动,但是手能够到的地方仍旧会不时动手。

    当李淑爱去附身为他擦拭照顾他的时候,便一手揪着对方头发另一手就呼几巴掌。

    芩谷去的时候,病房里正闹成一团。

    那乔奎揪着李淑爱打骂不休,病房里还有几个人,乔奎父母,乔奎的儿子。

    乔母跟着乔奎一起使劲儿揪打李淑爱,还有他们的孩子乔俊宝也一边用稚气的声音骂着李淑爱,一边用脚踢打着。

    芩谷看着这一幕,心都揪起来了。

    委托者姐姐究竟嫁了一个怎样的人家啊!

    芩谷从委托者记忆中了解到,以前偶尔看到李淑爱脸上和手上有瘀痕,对方只说是自己不小心“碰”的。

    当然委托者自己整天都奔波,也没那么多精力细究,就算是知道一点姐姐婚姻状况不如意,她也爱莫能助,只是让对方好好照顾自己,诸如此类。

    其实对于普通人而言也只能这样了,难道让姐姐离婚?

    况且人家可不就是看准她姐姐这个免费劳力和软柿子,怎会轻易放手?就算是想要离婚也不容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