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战场合同工 > 第1861章 黑暗沼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车队开到了一片沼泽。乐文“周围一切正常——我们摆脱他们了。”林锐回答道。

    几辆车开到了水边,把水面搅得一片浑浊。这是一条废弃的公路,周围都笼罩在一片浓密、潮湿的雾气中。空气中到处都是植物腐烂后的恶臭,其中夹杂着沼泽散发的异味。还有车上的一股淡淡的汽油味道……总之令人作呕。

    有人说了句:“臭死了。”但这抱怨立刻被一个呻吟打断了。“饼干怎么样了?”林锐转过头道。

    “他没事,血已经止住了。俄国佬也是,他锁骨下方中弹,但是没什么大碍,要是那一枪偏移一点,他就完了。”将岸回答道。“我们今天必须在这里暂避一时了。”

    林锐点点头,跨出车门,但立即跳进了没及脚踝的水中。污水溅到了他的大腿上,远处有人骂道:“该死!我恨沼泽,我们真的要在这里过一夜么?”林锐摇头说:“忍着点,我们必须等在这里。外面那些政府军正在拼命寻找我们。”

    “这是什么地方?”疯马皱眉道。

    将岸用手在电子地图上大略一指,“我们目前应该是在这里,要撤离的地点应该就在那儿。这里是一段废弃的公路,由于白尼罗河水位上涨,这条旧公路积水严重,被废弃了。没有人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落脚,而且周围植被茂盛,容易遮蔽。”

    林锐向将岸所指的方向望了一眼,点点头。“好了,弟兄们,都听见了吧。别到处乱跑,尽量靠近车辆。分头警戒,熬过这一夜,明天我们就安全了。”

    他们不下车还好,但是下车之后,乌黑的沼泽水盖过了他们的作战靴,袜子全部湿透了,一双脚都泡在污水中。不过,谢天谢地,水还不算太凉,但是依然很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严重,尤其是要艰难地?过这片黑暗阴森、在迷雾重重的沼泽里过夜的时候。

    队员们从车上下来,活动了一下手脚,都有些神经紧张地走来走去,就是无法放松片刻。豆大的汗水从疯马的前额一颗颗淌下,“我不喜欢这地方,闻起来简直像是地狱的味道。”

    他们又在四周巡视了约十几分钟,直到确定实在不能往前走了,才决定停下,各人都在车上喝了点水,补充了一点食物。在这种饿极了的时候,连干燥的军用饼干都成了美味。

    叶莲娜没有下车,抱着她那支枪缩在车上。林锐走到了她的身边,低声道,“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叶莲娜摇头道,“无论怎么样的亲手复仇,也无法改变一些东西。我一直盼着有一天能够击毙他,但是真的做到了之后,感觉到的却是一阵的无力的空虚感觉。”

    “其实我也有过这样的感觉。”林锐靠在座椅上,看着远处的雾气,低声道,“我小的时候,家里的经济状况并不好,我那时候很喜欢一件玩具,然后就攒钱去买。结果你知道的,整整两年,一个小孩捧着平时攒下的零钱,买了那个玩具之后,却感觉那个玩具似乎并不如想像之中的好玩。”

    “这话听起来真哲学。”叶莲娜苦笑道,“我们也许都有过这种心态,像是如释重负,了却了一件心事。但突然就会感觉其实并没有太多意义。不过,多少总算是一个交待,算是对自己过往的交待。”

    林锐低声道,“如果需要的话,这次任务之后休息一下,或者去旅行,打算去哪儿?”

    “佛罗里达。”叶莲娜转过头眼睛有些发亮。

    “佛罗里达?怎么,圣凯泽岛阳光沙滩的感觉还没体验够么?”林锐笑了笑道。

    “不,我想去龙记。”叶莲娜缓缓地道。

    林锐皱眉道,“龙记?去龙胖子开的餐馆?”

    “想跟我一起去么?”叶莲娜缓缓地道,“我已经除掉了高加索死神,失去了继续当佣兵的理由。也许你能跟我一起走。”

    林锐沉默了一会儿道,“你是说,永远离开?”

    “算是吧。”叶莲娜看他道,“有兴趣么?”

    “好吧,o2少了一个狙击手,而那里从此就多了一个金发碧眼,身材爆表的女招待。也许,我还能给龙胖子当大厨。”林锐耸耸肩笑道。

    “你答应过我,有一天会和我一起退出的。”叶莲娜用手臂环抱住他,在他耳边低声道。

    “是的,但不是现在。我还没有做好当一个大厨的准备,甚至连当一个洗碗工的准备都还没有。”林锐低声道,“现在我还离不开团队,离不开弟兄们。因为……”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的嘴被叶莲娜掩住了,“我明白,我明白的。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你在哪里,我就会在哪里。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个北欧故事么?”叶莲娜将手放在了林锐额头的伤口上。

    “女武神。”林锐顺势抱着她,转头对着外面道,“将岸,麻烦把车门关上。”

    “怎么了?”将岸探过头道。

    “关上车门,然后滚远点。因为我要亵渎女神了。”林锐一本正经地道。

    “噗!就现在,在车上?你们真够有兴致的。我不看,听听总可以吧?”将岸摇着头道。

    “滚蛋,都别偷听。敢靠近一百米以内,别怪我的子弹不认人。”叶莲娜压低声骂道。

    不过,就在此时,所有的队员几乎都听到了某种声音。当然不是将岸说的那种声音,而是一种微弱的、像水一样透明、滑溜的声音。似乎在从各个方向传来。

    疯马感到一阵毛骨惊然,桑德罗第一个把大伙的感觉说出来:“我有一种不样的预感……”

    “去你妈的,你总是有不祥的预感。”谢尔盖打断他,正要臭骂他一顿,突然队内通讯频道传来一个信息。听起来水晶的那组人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但声音信号断断续续,很难断定。实际上,这声音听起来就像在尖叫。

    林锐冷静了下来,立刻按着通讯器回应道:“听不清楚,你们能否重复一遍?完毕。”但是通讯声除了一阵的嘈杂,杳无音讯。

    林锐脸色陡变,转向桑德罗,“快滚回你所在的位置。其他人跟我来,我要知道它妈的到底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