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 > 第九十六章 人生最美如初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青幽跟叶承希的第二个孩子在第二年的秋天出生,在怀孕初期,叶承希就希望是个女孩,最后愿望成真,林青幽这一次生的果然是女孩。

    “我现在可是儿女双全的男人!”叶承希抱着刚出生的女儿开心的像个大男孩子,但是接下来的几天,他就乐不起来了。

    因为他将面临着为女儿取名字的任务。

    这可愁坏了他。

    因为小齐跟万家姓了万,所以第二个孩子真正意义上是跟他姓,但是现在他姓叶而不是姓墨。

    “我要是给女儿取墨姓,那我们一家四口一个人一个姓,外面人会不会觉得我们一家人很奇葩?”叶承希问正在喝鸡汤的老婆大人林青幽。

    林青幽慢条斯理地嗯了一声,继续喝她的汤。

    “这可是我叶承希这一生遇到的最大的难题。”叶承希放下手上的笔探过身看向小床上的女儿。

    小家伙现在正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睡觉,小脸粉嘟嘟的,才三天那细长的睫毛就现了出来。

    “我女儿真可爱!”叶承希伸出手指点了点小家伙的鼻子,然后陶醉地看着小宝贝的睡容。

    看着看着他又开始犯愁了。

    “青幽,你说以后要是有个坏小子想要泡我们的女儿,那可怎么办?”他说这些时俊逸的眉头忍不住也皱了起来。

    林青幽觉得他现在考虑这些有些早,“亲爱的,你现在还是考虑一下我们女儿叫什么,好不好?”

    “我决定给宝贝取一个难听的名字,这样子那些男生一听到她的名字就不想见她的人,那我们的宝贝就安全了。”

    确定要这样做?林青幽眨着大眼看着自己的老公,她开始为女儿的将来担忧。

    经过两天两夜的认真思考,叶承希为新出生的女儿想好了一个绝佳的名字——墨丑叶子。

    “为什么要加个丑字?”林青幽十分不解,难道以后的小男生会因为名字里有个丑字就认为该女生长得丑吗?

    人家都说一孕傻三年,林青幽发现她怀孕的这十个月里,变傻的人却是叶承希。

    “缺什么补什么,我们家宝贝肯定缺丑,所以我才在她的名字里加了一个丑字。”叶承希给的理由还挺充分。

    林青幽看了一眼怀里正在吃奶的女儿,十分坚定地对叶承希摇了摇头,“这个名字我不喜欢,你重新换一个。”

    “可是……”叶承希凑到两人面前,盯着吃奶的小家伙说道,“说不准女儿喜欢呢?丑叶子,丑叶子!”

    小家伙继续吃奶,对他的呼唤没有任何反应。

    但是叶承希却对她吃奶的样子有了反应。

    他抬头问林青幽,“小齐也吃过你的奶吗?”

    “是呀,生小齐的时候敏山哥给我请了催乳师,奶发的很好,所以现在都不用催奶,奶水自然就来了。”

    “真不公平!”叶承希坐到床上,抱着双臂俯下身看着女儿吸食的小嘴哀声叹气。

    林青幽搞不懂他为什么会这样,于是问道,“怎么不公平了,你小时候没有吃过奶?”

    “是呀,我好可怜!”叶承希说着又往下俯了点身,头几乎都快碰到林青幽的胸前。

    林青幽似乎有些明白叶承希的意思,她突然就笑了,然后伸手去推他,“你呀,这是宝宝吃的,你又不是宝宝!”

    “我怎么不是?”叶承希微仰起头嘬亲了一下林青幽的嘴,“我是你最爱的宝宝,所以……等我们的宝宝吃完以后,你也让我吸一口。”

    林青幽的脸顿时红得像苹果,幸好她住的是特级产房,里面只有她一个人,要不然被人听到还不羞死。

    “老公!”她轻声呵斥他。

    叶承希嘿嘿地笑,目光再次落到林青幽的胸前,他喃喃地说道,“它真美!”

    说完,他俯下身像是要去亲女儿,但是吻却落到林青幽裸露在外的胀得像皮球的浑圆上。

    正在他想继续调皮时,特护病房外响起了敲门声,然后一个小小的脑袋从门缝里探出头来。

    是小齐。

    他身后跟着苏童。

    “妈妈!”小齐今天是第一天来看望生宝宝的妈妈,他看到房间里的林青幽,兴奋地向她冲了过来。

    但是半路上却被叶承希给抱了起来。

    “臭小子,眼里只有妈妈,怎么不喊老爸。”

    小齐着急想看小宝宝,只好敷衍地喊了一声老爸,然后扭着身子想去看看妹妹。

    叶承希放下他,然后两个人一起走到床边。

    小齐看着吃奶的妹妹,惊讶地哇哇大叫,“宝宝在吃奶奶!”

    “是呀。”林青幽轻抚着儿子的小脑袋,目光温柔地落到儿子的身上,这几天她一直在医院,把儿子托付给苏童照顾,她也很想念自己的这个大宝贝。

    “妈妈,我以前也这样吃过奶奶吗?”小齐抬起头好奇地问林青幽。

    林青幽点点头,“当然,小齐像妹妹这么小的时候一样吃妈妈的奶奶。”

    “可惜我都忘了。”小齐有些懊悔地拍了拍额头,然后羡慕地看着妹妹。

    叶承希凑到儿子面前给他出主意,“小齐,改天我们让妈妈也给我们奶奶吃好不好?”

    小齐一听眼睛倏地放出了亮光。

    “可以吗?”他捂住自己的嘴小声地问叶承希,即兴奋又害羞。

    “没人的时候我们偷偷地跟妈妈要求。”叶承希告诉儿子。

    小齐抿着嘴偷偷地笑。

    林青幽看他们爷俩嘀嘀咕咕就知道他们没有讲什么正经话,想着苏童还在房间里,于是提醒道,“老公,苏童来了,你给她倒杯水。”

    叶承希这才恢复了正形,起身为苏童倒水。

    “这几天累坏了吧?”苏童接过叶承希倒过来的水,含笑着问他。

    “确实挺累的。”叶承希按了按额头,“哎哟,小家伙一个晚上醒来三四次,吃完就拉,拉完又要吃。”

    “尿布是你换的?”苏童问。

    叶承希很自豪地点点头,“当然,我可是在月子中心学习了一个月。”

    “别听他的,都是请的特护换的。”林青幽马上拆穿,“他呀,第一次给宝宝换尿布,看到小家伙的大便吓得脸色都变了。”

    “我是惊讶,不是惊吓。”叶承希纠正,因为他不知道小宝宝的胎便会那么黑,在月子中心观看的影片宝宝的便便都是黄色的,那有黑色的。

    苏童看着现在依然英俊如初的叶承希,不敢相信地说道,“真是很难想像,蓉城风流公子哥叶承希有一天会给宝宝换尿布。”

    林青幽觉得苏童说的很对,曾经谁能想到叶承希会做这些事情呢。

    他是那么的高高在上,那么的光彩夺目,而现在他却是她的丈夫,她两个孩子的父亲。

    想到他在这几天,俯下身认真帮她擦试下身更换卫生用品时的样子,他眼里的心疼,他小心翼翼的动作,还有在她睡着时默默照顾宝宝的辛苦。

    一个男人有多爱你,并不是他说多少情话而是他能为你做多少事情。

    林青幽很想感谢上苍,让她在最美的年华遇到了她最爱的人。

    这一生,她不仅仅想为他生儿育女,更想陪他每一个春夏秋冬。

    小宝宝吃完奶,心满意足地回到小床上继续睡觉。

    苏童凑过去看了看宝宝,问叶承希,“小家伙的名字取好了吗?”

    苏童不问还好,一问林青幽就有些头疼,“苏童,你来评评理,叶承希既然给这么可爱的孩子取名叫墨丑叶子。”

    “莫愁叶子?”苏童没有听清楚。

    “是墨,丑,叶,子。”林青幽认真地重复了一遍,“他说让我们家奇葩一点,四口人四个姓,宝宝姓他的原姓墨,中间一个丑字,他说一般是缺什么补什么,他说宝宝一看就缺丑所以要有个丑字。”

    苏童一听就笑了,“挺好的呀!”

    “什么挺好的?”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然后一前一后进来了两个人。

    林青幽一见顿时大喜,“米朵,敏山哥!”

    来的人正是米朵跟万敏山,他们拎着营养品,看来是专程来看生完孩子的林青幽。

    “我接到消息时正在意大利,对不起,没有第一时间赶过来。”米朵一进来就跟林青幽道歉。

    她们曾经约好的,林青幽这次生他们家老二,她跟万敏山会全程陪着。

    因为生小齐的时候是万敏山全程陪着,米朵觉得在林青幽最为重要的人生关头一定要有万敏山在场,这样子任何事情都会顺顺利利。

    她说万敏山就是一大福星。

    虽然他现在成了她的专属福星,但是她也不吝啬把这份福再次分给林青幽。

    如果没有林青幽,她也遇不到万敏山。

    “没什么好道歉的。”叶承希对表妹米朵说道,“是我故意通知晚的,老婆生孩子这种事情,失误了一次我不会失误第二次。”

    说完,他还挑衅地看了一眼万敏山。

    万敏山不理他,而是笑眯眯地看着万齐元,“小齐,想爸爸没?”说着,他蹲下身朝小齐拍了拍手。

    小齐见到万敏山自然是亲切万分,他朝他奔过来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气得叶承希直翻白眼。

    这个傻儿子,跟他说了多少遍,他才是他正宗的老爸!

    万敏山这个爸爸是假的,不,万敏山现在是他的表姑父,表姑父跟爸爸不是一个称呼!

    万敏山跟米朵的到来顿时让特护产房内热闹了起来,大家又把话题扯到小宝宝的名字上来。

    “表哥,那有女孩子名字里有丑字的,宝宝长大了肯定要跟你拼命!”米朵也提出了反对意见。

    叶承希原本也有这些顾虑,但是现在所有的人都不太看好这个名字,他天生的反骨又开始作祟。

    于是他斩钉截铁地对众人说道,“我女儿的名字就叫墨丑叶子,如果要改也只能改成叶丑墨子,没有其它第三个名字。”

    很多年以后,叶妤墨问妈妈林青幽,“为什么我最后没有叫墨丑叶子呢?”

    林青幽笑着回答道,“因为妈妈我贿赂了你的老爸。”

    至于怎么贿赂的,林青幽绝口不提,她也不好意思提。

    因为墨秋的老爸叶承希为了一口奶就妥协了,这让她怎么好意思对女儿说。

    ……

    万敏山跟米朵结婚后就定居到了大理,两个人对大理舒缓而飘逸的生活十分满意,加上米朵的身体也适合在大理这个地方调养。

    结婚后的第三年,米朵为万敏山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万思哲,也是同年,万老爷子写信给林青幽,他在信里说想要收回当年的话。

    “小齐是墨景羽的儿子,自然还是跟他姓墨为好,让孩子改名吧!”

    墨家也是三代单传,墨景羽为了能跟林青幽在一起,换回了之前的名字叶承希,其实叶承希并不在乎传宗接代这种事情。

    但是米虹彩却很在意,听说万老爷子松了口,远在国外的她让米教授过来当说客,劝林青幽。

    对于这个婆婆,林青幽虽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她毕竟是叶承希的亲生母亲,现在因为她的关系,叶承希已经跟这位母亲抵死不向往来。

    既然她托人过来劝,这也证明她愿意放下身段接纳她这个儿媳。

    林青幽决定听从万老爷子的安排,为小齐改姓。

    万齐元在第二年春天,也就是他快要上小学的时候改名为墨英奇。

    一日午后,叶承希在自己的菜园里,躺在他自己亲手搭建的凉亭里一边吃着林青幽喂过来的葡萄一边看着自家的户口本。

    “户主叶承希,曾用名墨景羽。妻子林青幽,曾用名于谨然,儿子墨英奇,曾用名万齐元,女儿叶妤墨,曾用名墨丑叶子!我们这一家的户口本要是掉了,捡到的人肯定以为这个户口本是用来搞笑的。”

    “户口本倒还好,只是你这菜地……”林青幽靠在软榻上,指着叶承希种的菜园,几株朝天椒可怜巴巴地立在正中央,四周东一株茄子西一株西红柿,没一株长得喜人。

    “长得挺好呀!”叶承希抬起头看了看菜地,刚学会走路的墨妤秋正被保姆带着在菜地里捉蝴蝶。

    林青幽嫌弃地瞅了一眼,心想这么大片的空地,叶承希用两年的时间就种了几样菜,而且除了刚开始他还兴致勃勃外,后来这些菜地都是家里的厨娘在管理,他难道准备一直这产混下去。

    “亲爱的,我虽然有存款,但是我们不能总这样待在家里晒太阳吧。”林青幽劝叶承希。

    叶承希从林青幽的腿上抬起头,笑着问道,“嫌我太黏人?”

    “那有人嫌你,我是怕你太无聊。”

    “我怎么会无聊,跟你分开四年,一千多个日夜里我总是在想如果有来世,我能再遇到你,我一定什么事都不干整天跟你待在一切。这两年,我卖下这橦别墅,远离繁华就是想圆我自己的一个梦。”

    林青幽没有想到叶承希整天待在她的身边是因为他的执念,她很是感动。

    “谢谢你这么爱我!”她抱紧他,幸福的快要飞起来。

    叶承希窝在她的怀里,十分满足地说道,“现在知道你老公我是个专情的男人了吧?”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所以你以后要做个女王,知道吗?”叶承希拍了拍林青幽的头,“一等男人把女人宠成公主,特等男人会把女人宠成女王,我可是特等男人!”

    “是吗?”

    “当然。”

    林青幽脸色一沉,严肃地对叶承希说道,“既然这样,那你还躺在我的身上?你是不是应该起来让我躺着?”

    叶承希一听连忙坐了起来,开始献媚地说道,“女王说的是,你躺着我给你剥葡萄吃。”

    林青幽拿起叶承希的墨镜架在脸上,十分享受地点了点头。

    叶承希剥开葡萄皮,凑到她耳边问,“女王,要不我用嘴来喂吧!”

    ……

    叶承希把家安到蓉城,但是工作的地点还是选择了帝都,更名为英奇集团的墨氏集团其实是他的产业,在跟林青幽享受二人世界的时候,公司里的事务都是汪启明在帮他打理。

    现在汪启明也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伴侣,想要好好带自己的女人出去转一转,为叶承希工作了十年从未休一天假的他,请了半年的假。

    叶承希对于这个朋友很是大方,在汪启明为他管理英奇集团的两年时间里,他把公司的股份转让了5%给他,现在他要休假,叶承希二话没说就批了。

    所以汪启明不在的这段时间,叶承希就要亲自管理公司的事务。

    当他出现在公众面前时,米虹彩才知道她的儿子并没有把墨氏集团拱手让人,只不过他换了一种方法把墨氏集团从她的手上拿到自己的手里。

    “我还以为他有多爱林青幽,到最后他一样没有放弃掉墨氏集团。”远在国外的米虹彩对自己的哥哥米教授说道,她认识叶承希爱林青幽并不像他那样爱的纯粹。

    但是米教授却不同意米虹彩的说法,“景羽不放弃墨氏集团那是他对自己父亲的承诺,当年他是跟他父亲一起坐车参加宴会出的车祸,也许在出车祸的时候他答应过他父亲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是你并不知道的。”

    米虹彩沉默了,是的,有些事情她是不知道,就像她从来都没有搞懂她的儿子。

    林青幽跟着叶承希回到帝都后,她终于把陈沁要求她还给俞凯的十万块钱还给了他。

    俞凯接过那张卡,再次问起了陈沁。

    “他们的乐队现在刚刚起步,本来叶承希想要资助他们出张专辑,但被陈沁拒绝了,她说她现在玩音乐只是为了兴趣并不是为了出名。”

    “她还在云城吗?”俞凯问。

    “怎么可能一直在云城,乐队为了生存肯定要四处走穴。”林青幽也为陈沁的未来担忧,“我听敏山哥说,陈沁的妈妈要她回宛南,她现在也二十七八了,女孩子到这个年龄该谈婚论嫁了。”

    “是她让嫁人?”

    “是的。”

    “她,没有谈男朋友?”俞凯问这句时还装着若无其实地抽烟。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听她说,她们乐队有一个吉他手一直在追求她,但是她不想跟团队里的人谈恋爱,怕以后分手了连朋友都不能做。”林青幽说到这里长舒了一口气,“不过,她妈妈如果坚持让她回家结婚,指不定陈沁会为了音乐跟这个吉它手在一起。”

    林青幽说完这些话时,俞凯抽烟的频次明显地加快,他似乎有些焦虑。

    三天后,在一个酒吧里,陈沁刚唱完歌从台上下来,就被酒吧老板喊住了。

    “陈小姐,有个客人想认识你。”

    现在的陈沁头发已经留长,跟以前不一样,她开始穿起长裙,在台上唱歌的时候给人的感觉也是仙气十足。

    为了生活,她也不再唱摇滚了,而是开始唱抒情的歌曲。

    不知道为何,每次唱伤感的情歌,她总忍不住想要落泪。

    她想,也许她的骨子里并没有沸腾的血液而是有条悲伤的河。

    “清哥,你知道的,我不接受客人的单点。”陈沁拒绝酒吧老板,转身朝酒吧门外走去。

    她其实一直都在骗林青幽,她来云城没有什么乐队,这些年她一直都在酒吧唱歌为生。

    她不想回老家嫁人,所以只能在外漂泊。

    云城的夜,很凉。

    陈沁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快步朝大道走去,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她一个单身女孩子在夜晚行走,很危险。

    突然,一辆车驶到她的面前,然后车窗慢慢地摇下来,一个男人淡漠的声音问道,“听说你不想认识我?”

    陈沁站在路边,昏暗的灯光让她看不清车里男人的脸,但是他的声音,她一直都记得。

    俞凯!

    是俞凯!

    陈沁慌乱地朝后退了两步,她想逃,不想让他见到她落迫的样子,可是她还没有转身,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她。

    然后,那只手猛地一用力,她整个人就扑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你吗?”俞凯的声音透着恨意,“你这个坏女人,为什么要折磨我!”

    说完,他狠狠地吻住她的唇。

    泪,从陈沁的眼里流了下来。

    这些年她又何尝不想他,当年的那一句滚,也整整折磨了她三年。

    她滚了,她真的滚了,只是却滚不出他的世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