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 > 第九十五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九十五章 有人欢喜有人忧

    米朵跟南画家选了一处山涧小路往湖边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临湖的一块平地,湖风习习树枝摇曳风景很是美好。

    南画家想画湖水,米朵想画涧溪里的花草,两个人很快地支起画架,开始写生。

    万敏山跟老教授走到湖边时,两个人已经画了十几分钟,南画家的画纸上只勾勒了寥寥数笔,他就跑到米朵的身边指导起米朵画画来。

    所以当万敏山从他们上方的小路走过时,南画家的身体几乎都要挨到米朵了,在指导的过程中他的手不自觉地放到了米朵的肩膀上。

    “是另外两个房客。”老教授认出是米朵跟南画家,连忙对万敏山说道。

    万敏山嗯了一声,眼睛看向别处并没有要去搭腔的意思。

    “两位在画画呀!”老教授是个热情的人,他站在路上跟湖边的两个人挥手。

    米朵跟南画家同时回头,见是老教授跟万敏山,两个人也挥手回应。

    “是来散步吗?”米朵问万敏山。

    万敏山抿着嘴不说话,眼睛却盯着南画家那只依然放在米朵肩上的手,现在他倒不是生气而是有些警觉。

    他觉得这个南画家并不是一个好人,起码不是一个稳重的人,对于米朵来说他只不过是一个只认识不到半天的校友,这样的关系应该不至于亲密到可以把手放在对方的肩上吧。

    这个男人想干什么?

    万敏山的目光又落到了米朵身上,从小到大一直被人保护着长大的米朵,大概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词叫人心险恶。

    真是伤脑筋。

    万敏山一心为米朵担心也就没有正面回答米朵的问话。

    老教授连忙代为回答,“我想到附近转转就邀请了万医生。”然后他就下到米朵画画的地方,开始感概这里风景不错适合画画云云。

    “你冷吗?”万敏山突然问,眼睛看着米朵。

    十月的大理,不冷不热但是阴凉处还是有些凉意。

    米朵站起来歪着头看着万敏山,甜笑着回答,“有点冷。”

    万敏山脱下身上的一件外套,下到湖边给米朵穿上,然后朝不远处的地方指了一下,“去哪里画吧。”

    那处地方有几个老人在垂钓,相比这个地方要安全的多。

    他也没问米朵同不同意,拿起她的画板就走。

    南画家觉得这个老板真是奇怪,他们画画选地方关他什么事,那有问都不问一声就拿着画板走人的。

    他有些不满地想要阻止万敏山,没有想到米朵却屁颤屁颤地跟着他走了。

    “米朵,你不在这画了吗?”南画家喊米朵。

    米朵朝他摆摆手,“你在这画吧,我跟他过去画。”

    “可是他会画画吗?”南画家嘲讽地说着,语气中有些不屑。

    米朵那容他这样嘲讽万敏山,她停下脚步对南画家说道,“我是来画画的又不是找人来教我画画的。”

    说完,她小脸一仰大步跟上了万敏山的步伐。

    其实她有些烦这个南画家,刚开始她还觉得两个人是同校,大家都喜欢画画,一起出来写生也不错,总比闷在房间里强。

    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南画家不仅喜欢对别人的画指手划脚外,还动不动就进行身体接触,一会儿握手一会儿扶肩,搞得好像别人跟他多亲近似的。

    米朵最讨厌这种自然熟的男人。

    这样想着,她倒觉得像万敏山这种懂得克制的男人更有魅力。

    而另一边的南画家见米朵就这样跟着那个老板走了,心里很是不爽,有点艺术细胞的人总喜欢来点浪漫与刺激,这个南画家到大理来不仅仅是为了写生更多的是来段艳遇,当他碰到米朵的那一刻起他就以为自己的艳遇来了。

    没有想到半路却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米朵跟着万敏山身后去了一个新的地点,万敏山帮她支好画架,然后站在旁边看着似乎没有走的意思。

    老教授也凑了过来。

    米朵有些不好意思了,她问二人,“教授、师傅,你们是准备看我画画吗?”

    老教授听米朵喊万敏山师傅,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喊万医生为师傅,是不是这里都这么称呼。”

    米朵一听连忙摆手,“不不不,是这样的,我以前在帝都的时候去万医生医馆当了几天学徒,主要是我身体不好想在他的医馆学点药理知识好自己调理一下。”

    “我可没说收学徒。”万敏山突然来了一句,他看着米朵说道,“是你自己要喊师傅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想让我当你的爸爸?”

    “没有,我那有这种想法。”米朵忙争辩。

    “那就是你觉得我太老了?”

    “我才没有!”米朵急得都要哭了,她什么时候嫌万敏山老了。

    三十四岁而已,又不是四十三岁。

    老教授见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斗着嘴,心里觉得这两人肯定不是学徒跟师傅或是老板跟租客的关系,他悄悄地转身很识趣地朝老翁们垂钓的地方走去。

    “你没有觉得我老,为什么总喊我师傅?”万敏山反问米朵。

    米朵嘟起了嘴想了一会儿说道,“我觉得这样喊我们会亲近一些。”

    “……”万敏山嘴角扬起一抹不太认可的笑。

    “你不喜欢我喊你师傅吗?”米朵问。

    “那你喜欢别人喊你师傅吗?”万敏山反问。

    米朵很认真地想了想,回答道,“我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当别人的师傅。”

    “画画呀。”万敏山指了的旨画板,“在画画方面你应该可以当我的师傅。”

    “可是你又不学。”

    “你不教我怎么学?”

    “……”米朵迟疑了两秒,然后小声地问万敏山,“你要学吗?”

    “应该不是很难吧。”万敏山看向四周,像是想要找个不错的风景练手。

    其实他只是想找个借口跟米朵待在一起,以防那个南画家过来骚扰她。

    米朵信以为真,以为万敏山真的想学,于是把画笔递给他,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对万敏山说道,“敏山哥,你来画我吧!”

    万敏山拿着笔哭笑不得,他那会画画呀,而且还是画人物画。但见米朵已经坐好还摆了一个美美的姿势,他也就免为其难地在画纸上作起画来。

    当然,小学跟初中都有美术课,万敏山也学过一些画画的基础,但那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加上他并不擅长画画,所以画起来显得很是笨拙。

    南画家一个人在原地画了一会儿,自觉得无趣,于是搬着画架跟了过来,他一见画画的人居然是万敏山,而米朵却成了画画的模特儿,很是不解。

    他走到万敏山身边,见他把米朵画成一个十分滑稽的样子,不免又开始嘲讽,“万老板这是准备把米朵小姐画成什么样子?”

    万敏山正在专心画画,见这个南画家又跟了过来,他也没有过多的理他,俯下身继续画。

    南画家见他画得如此可笑,心里直摇头,为了显示自己的专业水平,他也支起画架开始画米朵。

    一时间,湖岸上顿时又一种暗底里较劲的味道。

    很快两个人都画好了,老教授也回到了三人中间,万敏山把画给米朵看,南画家也连忙把自己的大作给米朵看。

    米朵随便瞟了一眼南画家的画,然后仔细端详万敏山的作品,随后她吃吃地笑了起来。

    南画家一脸得意,他觉得米朵这是在笑万敏山画得难看。

    不过,万敏山画得确实难看,那画上的米朵没有任何处像她。

    老教授过去也看了一眼,然后笑呵呵地拍了拍万敏山的肩说道,“果然是术有专攻,在画画方面万医生还要跟专业人士好好学学。”

    南画家一听更得意了,这不是变相地在夸他吗。

    米朵把南画家的画还给南画家,然后将万敏山的画收到自己的画册夹里,然后对万敏山说道,“好吧,看在你还有点艺术天赋的份上,我收你这个学生,以后我教你画画。”

    “那我是不是该叫你师傅?”万敏山逗她。

    米朵撇嘴摇头,“我才不要,不过你可以喊我米老师。”

    说完,米朵迈步朝上走了一步,转过身对万敏山说道,“敏山哥,你是不是应该帮米老师拿一下画板然后送我回去。”

    万敏山笑了笑,伸手收好画架,背上了画板。

    南画家见状准备去追,老教授却一把拦住了他,“我说小画家,你就别跟过去了,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他们两个人其实是一对!”

    “他们是一对?”南画家不相信,“米朵不是说她只比我们早来一天吗?”

    “人家小姑娘是过来追情郎的,我听说他们两个人早就认识了!”老教授说完笑呵呵地摇着头背着手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万敏山帮米朵把画架放进她的房间,他准备出去,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对米朵说道,“米朵,你以后不要跟那个画家单独出去。”

    “为什么?”米朵不解地问。

    “那个画家没安什么好心,再说他选的画画场地那么偏僻,你一个女孩子要小心才是。”说完,他准备离开。

    米朵连忙问道,“刚才你是因为不放心我才跟过去的?”

    “你是我的客人,我要考虑到你的安全。”

    “只是这样吗?”米朵有些失望。

    “嗯。”

    ……

    林青幽听完米朵的讲叙,只是笑了笑。

    “青幽,你不光笑呀,你给我出个主意!”米朵的声音里很是无奈。

    林青幽觉得米朵这是给她出难题,她长这么大就跟叶承希谈过一次恋爱,而且还是他主动,对于男人的心思她真的不懂。

    不过,万敏山这个人虽然慢热但是心思却很细腻,而且他人特别好,一般来说请求他的事情,他只要能做到很少拒绝。

    这算不算是一个弱点呢?

    林青幽就给米朵出主意,“要不你主动一点约他到你房间,然后……”

    叶承希扛着锄头站在院子里看着林青幽给米朵出主意,他叉着腰就这么冷冷地看着,直到她说完挂了电话。

    林青幽放下手机,一回头就看到叶承希像座黑塔似地站在旁边,吓得她叫了一声妈呀。

    “你怎么一声不响地站在旁边,怪吓人的。”

    叶承希根本不理会她,而是直接问道,“林青幽,你什么时候学会教人引诱男人了?”

    “谁教人引诱男人?”林青幽不敢看叶承希的眼睛,刚才她确实在教米朵去引诱万敏山。

    她觉得吧,万敏山三十四岁了,虽然他克制的很好但是他必定是男人,只要是男人就会有欲望,但是万敏山的欲望跟叶承希的肯定不一样。

    叶承希呀,你在他面前舔一下舌头他都会以为你在勾引他。

    而万敏山,你要把他压到了床上,他才会让他心里沸腾的热焰燃烧你。

    这两个人完全就是极端。

    林青幽不想跟叶承希继续聊这个话题,因为她教的人毕竟是叶承希的表妹。于是她换了一种套路问叶承希院子里菜地的事情。

    “你的地都翻了吗?”她问他。

    叶承希有些沮丧地放下锄头,“地太硬了,我头都磨起泡了。”说着,他把自己的手递给林青幽看。

    那双骨结分明的手上果然有一个大水泡。

    林青幽白了他一眼,拉着他的手回到屋里,然后找来医药箱帮他处理。

    “你干嘛非要种菜?”她问他。

    叶承希回答道,“因为我跟别人说我向往的田园生活,既然是田园生活那就要种点菜。”

    “现在都十月了,你种什么菜?”

    “大白菜呀,我买了一些书回来看了,这冬天也有菜可种。”

    林青幽真是服了这位大少爷,好好的墨家少爷不当居然把手上的股票全卖了,然后那钱他说也不想要。

    “我现在是叶承希,怎么能用墨景羽的钱养老婆!”这是他回到蓉城后开始翻菜田时说的理由,“我要靠种菜来养活你跟小齐。”

    林青幽想不通,住在一橦三千多万的别墅里,叶承希居然要用院子里的空地种菜养家,他这是有多闲得慌。

    林青幽虽然弄不懂叶承希为什么要种菜,不过她对现在的生活倒是很满意。

    回到蓉城后,先是汪启明把她接到这橦别墅,然后她就用林青幽的身份开始了新生活,为小齐重新找了一家幼儿园,办好了入园手续,她就想着是不是应该去找份工作。

    跟米虹彩的保证书她是说好了跟墨景羽不再往来,她也承诺不会要墨氏的一分钱,那就意味着她以后要靠自己来养活小齐跟她自己。

    没有想到的是三天后,叶承希也搬进了别墅。

    然后他说他不是墨景羽而是叶承希,所以林青幽不能抛弃他这个失散多年的丈夫,他要当这橦别墅的男主人。

    林青幽料想叶承希会这么干,这也是她想都没想就写下保证书的原因,但是她没有想到叶承希的动作这么快,她才回蓉城,他就跟着回来了。

    林青幽以为,叶承希回来起码要一两年,毕竟墨氏集团这么大的一家公司,叶承希不能说走就走。

    可是就在叶承希回来的第二天,墨氏集团就移了主,墨家从此退出商业圈。

    “这世上再无墨景羽,只有叶承希。”叶承希搂着林青幽站在二楼窗前指着院子里的空地说道,“所以你老公叶承希以后就要在这块空地上种菜养活你们!”

    “你觉得我们那块空地种菜能买多少钱?”林青幽一边为叶承希涂药一边问,她想是不是叶承希少爷生活过多了,根本就不知道菜多少钱一斤。

    “我管它多少钱一斤,汪启明负责卖,我只负责种。”

    说到汪启明,林青幽又有疑问了,“叶承希,这橦别墅是你的还是汪启明的?”

    因为汪启明带她住进来时并没有说明这一点。

    叶承希回答道,“不是我的也不是他的。”

    “那是谁的?”

    “你的呀。”

    “我?”林青幽指了指自己,她那有钱卖三千多万的别墅。

    “卧室保险柜里有房产证,密码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你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林青幽上楼打开保险柜,然后从里拿出叶承希所说的房产证,果然上面写着她林青幽一个人的名字。

    她又在保险柜里翻了翻,除了房产证外还有存折及大量现金,林青幽看了一眼差点吓死。

    她拿着东西奔下了楼,急切地问叶承希,“我怎么会有一个帐户,而且帐户里有五六个亿?”

    光数那些零都让林青幽晕乎了好几次。

    叶承希不以为然,他淡淡地说道,“那恭喜你叶太太,你现在可是富婆!”说完,他还过去抱着林青幽,一副要抱大腿的模样,“叶太太,你这么有钱可别蹬了我,我保证当个好老公,每天晚上伺候你!”

    说到这里,他还邪恶地朝林青幽眨了眨眼睛。

    林青幽又好气又好笑,但是她又觉得好温暖,被一个男人倾其所有地去爱,真的好幸福。

    叶承希把林青幽拉到沙发上坐下,开始跟她一起憧憬未来。

    “我们分开了四年,现在好不容易在一起,我不想因为工作而忽略你,所以我想我们先在这里好好地过过二人世界,等我们把手上的钱败光了,我再出去挣,好不好?”

    “那我们就整天待在这里什么事都不做吗?”

    “当然不是,我不是在翻地吗,过几天还要播种呢。”

    “你这样翻,那地受得了吗?”林青幽忧心忡忡地看着院子里的空地,现在那空地已经被叶承希挖成土坑。

    叶承希听她这么说,喃喃道,“也不知道是谁说只有耕坏的牛没有翻坏的地,这么快你就觉得地受不了了?”

    林青幽一听,这男人居然还在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她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我只是开个玩笑,再说地再强也不能让你这样翻,你那是在耕地这是在打桩!”

    叶承希不说话了,而是用他那质疑地目光瞅着林青幽。

    那目光瞅得让人有些发毛,林青幽怯生生地问道,“怎么,我说错了吗?”

    “你没说错,但是我听到了一个词。”

    “什么词?”

    “打桩!”

    “……”这个有问题吗?

    “你在诱惑我……”叶承希说完直接把林青幽压到了沙发上。

    林青幽马上就知道他的意图,这几天因为别墅里没人,这个男人是越来越肆无忌惮,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要。

    用他的话说是要把四年来他被迫停止的夫妻生活补回来。

    补得林青幽怀疑他在这样下去会不会肾虚。

    今天,也就是随口一句话,这也让他浮想联翩?

    “叶承希,现在是白天!”林青幽小声提醒。

    “白天又怎样,谁让你勾引我!”叶承希不依不饶,开始去寻林青幽的小嘴。

    林青幽只好另寻理由,“叶承希,你身上都是汗。”

    叶承希似乎接受了这个理由,他松开林青幽嗅了嗅身上,感觉好像是有汗味,不过刚才他确实流了很多汗,既然老婆不喜欢汗味那么就乖乖去洗澡吧。

    “那我先洗澡了,你等一会儿上来,我们~”叶承希朝林青幽挑了挑眉毛,然后起身朝楼上奔去。

    林青幽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摇头,他可真是精力充沛呀!

    正当她想着等一下要不要上楼去迎战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俞凯。

    从帝都搬到蓉城后,林青幽从未接到过俞凯的电话,不过她觉得俞凯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大概是有事要找叶承希。

    “俞凯,你是有事要找叶承希吗,他正在洗澡。”林青幽一接电话就把叶承希的行踪跟他做了汇报。

    没有想到俞凯在电话另一端回道,“我并不是找他。”

    “找我?”

    “嗯。”

    “什么事?”林青幽很好奇,俞凯找她会有什么事情。

    电话另一端的俞凯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有陈沁的消息吗?”

    “陈沁?”林青幽想了想,“上次她离开帝都的时候跟我打了一声招呼,后来就一直没有联络,你找她有事吗?”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她的东西掉到我家了。”

    “哦,那你跟她打了电话没?”

    “她电话停机了。”

    林青幽又哦了一声,她想陈沁去云城后可能换了新号码。

    “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俞凯又问。

    “去了云城,你不知道吗,她说是你让她走的!”

    俞凯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他挂了电话。

    林青幽盯着手机一脸地莫名其妙,她觉得俞凯的情绪不是很好,是不是陈沁从俞凯家离开的时候……

    哎呀,她突然想起来,陈沁让她还给俞凯的十万块钱她还没有还给俞凯。

    这下可要命了!

    林青幽连忙给俞凯回拔过去,但是对方的手机在占线。

    林青幽只好上楼去找叶承希,她没有想到叶承希洗完澡正在上面等她。

    她,这是自投罗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