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 > 第八十七章:婚内出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青幽以为戏作到这份上,墨景羽会生气地奔出墨家,然后米虹彩追出去,而他的这场生日宴会就此结束,接下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也应了那句话,不欢而散。

    但是,墨景羽并没有了,而是转身向万敏山躹了一躬,用恳求的语气对万敏山说道,"敏山兄,谢谢你四年来帮我照顾林青幽,但是林青幽是我的妻子,而你的妻子于谨然这个人并不存在,我希望你把我的妻子还给我。"

    他话音一落,陈沁跟苏童连忙跑到万敏山身后,此时墨景羽都要过来抢老婆了,她们两个妹妹可不能坐视不理。

    万敏山表现的十分镇定,他对墨景羽笑了笑说了一句真是荒唐,"当年,林青幽被面前的这位女士以不够资格做你们墨家的儿媳为由,要求她出国。还拿钱买她跟你的未来,更甚至威胁她,如果她不同意,那么死的那个人有可能是你。最后又借题发挥让她以死收场。现在你想要回来就要回来,凭什么这些好处都被你一个人占去。"

    呃?

    林青幽惊讶地看着万敏山,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这好像跟两个人之前商量的不一样。

    万敏山握着林青幽的手,微微用了点力似乎在安抚她不要心急。

    林青幽只好依着他,让他继续说下去。

    墨景羽听万敏山这么说,连忙过来解释,"敏山兄。你说的这些我并不知情,常言道不知者无罪,千错万错都是我米女士一个人的错,我爱青幽,此生非她不娶,我想她肯定也爱着我。"

    说到这里,他无比深情地看着林青幽。

    林青幽一下子懵了,她连忙躲到万敏山身后,这个时候她要观察一下局事。

    万敏山把林青幽护在身后,大身说道,"我跟林青幽本来也不是夫妻,当初她无家可归我才收留了她,现在你想要回去,可是你现在不是叶承希是墨景羽,林青幽跟你没有关系。"

    "我可以重新换回叶承希的身份,墨家的这些我都可以抛开。"

    "你说什么,景羽?"米虹彩拉住墨景羽,"你居然为了她放弃墨家这么大的家业?"

    "墨家的家业算什么,就算来天下来换,我一样觉得林青幽最重要。"

    "……"米虹彩气得捂住了胸,俞小瑶连忙过去扶住她,此时此刻的俞小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恐怕是她这一辈子都不能贪念的人。

    "我有一个条件。"万敏山又开了口,"君子有成人之美,你想跟林青幽破镜重圆,我也不做恶人,但是小齐的抚养权必须归我。"

    "敏山哥!"林青幽小声地喊了他一眼。

    万敏山朝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走到米虹彩面前,说道,"米女士,我现在跟于谨然离婚,你能不能放过我们静心堂也放过我,我父亲年迈。而我不能离开帝都,"

    米虹彩看着面前这个沉稳的男人,一时搞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她上次的威胁让他胆怯了,所以他想跟林青幽离婚从而来逃避跟墨家做对。

    如果是这样,那么她上次去警告反而使得其反。

    "表哥!"陈沁上前去拉万敏山,她觉得表哥今天很奇怪,就算表嫂是墨景羽以前的妻子林青幽,后来隐姓埋名跟他结了婚,但是表嫂现在都没有表态他就说要离婚,这不是寒了表嫂的心吗?

    "表哥,我们回去,离婚的事情我们再商量。"陈沁把万敏山拉回到原地,然后再去拉林青幽,"表嫂,我们回去!"

    林青幽也不想在这里待了,今天这事有些奇怪,她要好好问问万敏山。

    于是,她抱起小齐,连忙拉着万敏山要走。

    "青幽!"墨景羽却过来拉她,"青幽,你别走,我是叶承希,我是叶承希。"

    他说的很是可怜,几乎都要跟林青幽跪下了。

    别闹了,哥!

    林青幽都快崩溃,她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

    "景羽!"米虹彩现在过来去拉墨景羽,"她都不认你,你还要她干什么?"

    "她不认我,还不是因为你!"墨景羽朝米虹彩大吼一声,这次终于转身上了二楼。

    在上二楼的时候,他还不忘跟汪启明使了一个眼神,让他善后。

    汪启明马上会意,他赶到万敏山跟林青幽身边,示意他们先回去。

    "你们离婚孩子归谁的问题还是回去跟家里的长辈商量一下。"他这样说着还把愣神的苏童也拉了过来,"你跟着一块走,好好劝劝你的敏山哥,这孩子跟着妈妈比跟着爸爸强。"

    苏童瞪着大眼看着汪启明,心底十万个草泥马在奔腾,她现在刚到帝都,一口水都没有喝就要帮别人考虑离婚后孩子的归属问题。

    她,这是得罪了谁?

    就这样,陈沁跟苏童还有万敏山一家三口坐上了汪启明为他们准备的车回到了家。

    一进门,陈沁就开始叫嚷。"表哥,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那个墨景羽的妻子会是表嫂?"

    "就是你表嫂。"万敏山回了一句,率先坐到沙发上。

    林青幽抱着小齐跟了过去,她也开始追问,"敏山哥,你今天这是唱得那一出,为什么突然就答应离婚,还有为什么你要小齐的抚养权?"

    "我突然提离婚的事情是墨景羽要求的。"

    "什么?"

    "什么?"

    "什么?"

    三个女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了出口。

    万敏山做了一个稍安勿燥的手势,然后把今天上午他约墨景羽出来见面的事情告诉了三个人。

    原来,今天万敏山让静心堂休业后就给墨景羽打了一个电话,两个人约出来见了一面。

    万敏山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我愿意把青幽还给你,毕竟你们彼此相爱,我如果坚持只会让我们三个人痛苦,如其这样还不如大家都开心。只是,我父亲跟我姑姑一直以为我跟林青幽婚姻幸福,现在突然离婚,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

    墨景羽也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平静的生活突然因为他被打破,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坎。

    他突然能理解林青幽当初不跟他相认的原因,这对于她来说确实很难,因为她要伤害两个无辜的老人。

    "这事我们不能只把结果告诉两个老人,"墨景羽建议,"我觉得让两个老人参与其中,这样事情何许会顺利。"

    "怎么参与?"

    "先让不相关的人知道事实真相吧。"

    于是,墨景羽的生日宴邀请了林青幽的闺蜜苏童,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万敏山的表妹现在成了俞凯的跟班,这事比预想中更加顺利。

    "我?"陈沁指着自己看向万敏山,"表哥你还真喜欢开玩笑,表嫂跟那个墨景羽的事情你让我跟舅舅说,我怎么开口。"

    "是呀,我们怎么开口?"苏童也觉得有些为难。

    "没人让你跟我爸说,你们可以跟我姑姑万红珊说。"

    "可是,你们真要离婚吗?"陈沁看看万敏山再看看林青幽,曾经她觉得表哥跟表嫂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相爱的人,两个人从不吵架,彼此之间很是迁就,现在居然要离婚,真是让人难以接受。

    "我们并没有结婚也谈不上离婚。"万敏山安静地把他为什么会娶林青幽的事情告诉了表妹。

    他说的都是表面上的理由,因为他想要一个妻子而林青幽需要一个丈夫,所以两个人同意形婚。

    "形婚?"陈沁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是的。"万敏山承认,"我跟青幽结婚四年从未同过房,小齐也不是我的孩子。"

    "天呀,我要冷静一会儿。"陈沁捂着头进了房间,她确实需要冷静。

    客厅里只剩下万敏山、林青幽跟苏童三个人。

    苏童问万敏山,"敏山哥,你为什么突然要小齐的抚养权?"

    "这个是我临时决定的。"

    林青幽想了想对万敏山说道,"敏山哥你这样决定肯定有你的想法,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决定吗?"

    "为了让墨景羽的母亲米虹彩为难。"万敏山笑了笑,"我们中医理论虽然是讲究循序见进,但是也有疗法叫以毒攻毒,米虹彩她不希望你成为墨景羽的妻子,那是因为她觉得依墨景羽的身价可以娶更好的人,这是大多数母亲自私的想法,不仅仅是她一个。身为一个强势的母亲。米虹彩身上的弱点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墨家现在人丁不旺,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催墨景羽结婚的原因,说白了她就是想抱孙子。"

    "原来是这样!"苏童明白过来,不过她也有一个疑虑,墨家看中孙子,这万家自然也看中,如果先什么都不说,只是争小齐的抚养权,万一老人们动了真格后来又告诉他们这孩子不是万敏山的,那岂不是更伤心。

    "敏山哥,我觉得吧让陈沁去告诉姑姑,不能一上去直接就讲青幽是墨景羽妻子的这件事情,我们应该这样……"苏童凑到两人面前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林青幽一听,连忙摆手,"让敏山哥出轨,这怎么行!"

    苏童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们好,你想呀就姑姑那脾气如果知道敏山哥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她能善罢干休吗?敏山哥都三十四岁了,在你身上浪费了四年,还帮别人养了三年儿子,就这一点她也不会同意你们离婚,说不准她还会劝你好好跟敏山哥过。"

    说到这里,苏童看了一眼万敏山,"敏山哥,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不行。"林青幽反对,"如果让敏山哥婚内出轨,那以后敏山哥还不被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现在闹成这样我已经够对不起敏山哥了,这个主意我不同意。"

    万敏山见林青幽这么激动,连忙安抚她的情绪,这时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大家不再说话。等着万敏山接电话。

    万敏山跟电话里的人讲了两句然后点头同意,"好,我们马上过来。"

    说完,他挂了电话让苏童去喊陈沁。

    "怎么啦?"苏童不解地问。

    "生日宴会不欢而散,墨景羽过意不去,他在一家会所订好了位置想让我们过去,反正大家肚子还饿着,一起过去吧。"

    "说的也是,"苏童站起来发牢骚,"我刚下飞机连口水都没喝,现在都七点多了,肚子早饿了,去吃饭吧。"

    她说着奔进卧室去喊陈沁。

    林青幽抱着小齐坐在沙发上叹气,她总觉得现在他们就像一窝团伙,合起伙来骗两家的老人。

    这叶承希还真是能力通天,不仅俞凯跟米朵帮他,现在连万敏山跟陈沁、苏童都被他拉了进来,他是不把水搅浑不罢休。

    好吧好吧,看他接下来怎么搅!

    墨景羽订的餐厅是帝都最为有名的一家私人菜馆,这种地方一般以会所的名义对外订餐,但是每天接待的人数有限,是一家你想吃不一定能吃得到的私人菜馆。

    会所的环境不亚于墨景羽家别墅。每个地方突现出老板的匠心。

    万敏山没有任何情绪,抱着小齐闲庭信步地朝里面走,林青幽略有些不安,陈沁依然有些不高兴,只有苏童是抱着来吃好吃的态度,一脸向往地跟着万敏山,脖子伸得老长。

    她是真的饿了。

    跟着服务人员上了阁楼,只见俞凯、汪启明跟米朵三人早已经到了,他们坐在墨景羽身边一边聊天一边喝茶。

    很显然,俞小瑶没在受邀之内,这也是预料之中。

    万敏山抱着小齐进来。首先看到他们的人是俞凯,他站起来告诉墨景羽,"嘿,万医生带人来了!"

    听他那口气好像是万敏山带着人跟墨景羽打群架的。

    陈沁站在万敏山身后,开始撸袖子,她觉得刚才俞凯这句话就是来者不善,虽然她现在是俞凯的跟班,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她还是向着自己表哥的。

    没想到,她这么一撸,俞凯笑了。"我说陈沁,你这是撸起膀子准备大吃一顿呀!"

    "什么大吃一顿,我是准备揍你,如果你再要我表哥跟表嫂离婚的话。"陈沁说着扬了扬胳膊。

    "先不说这件事了。"墨景羽站起来,从万敏山怀里接过小齐,"今天大家参加我的生日宴会,没有想到闹得如此不愉快,等一下多吃点,不要客气当做是我的赔罪。"

    "说的也是,我正饿着呢。"苏童率先坐到餐桌旁,然后招呼大家围过来。

    万敏山把林青幽拉到墨景羽身边。让他们一家三口坐在一起,他则随便选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米朵看他这样,心里有些难过,她默默地挨着他坐下。

    其它人随性而坐,陈沁跟苏童此行就是为了吃,俞凯跟汪启明两个人臭味相投,等一下肯定要喝几杯。

    餐桌上气氛倒是融洽。

    墨景羽让服务员为每个人倒好酒,他端起酒杯站起来说了一些感谢的话,"这是我过得最有意义的生日,不仅有我心爱的人在身边,还有一份惊喜。我会一辈子记得大家对我的恩情。"

    "我们对你可没有恩情,你要谢就谢我敏山哥,他真是为了你两肋插刀,比你的酒肉朋友好多了。"陈沁为万敏山抱不平,也不忘损一下俞凯。

    在她心里,真心觉得万敏山比墨景羽的兄弟还兄弟,为他照顾四年妻儿,现在不计回报说还就还,最主要是这四年来,他还过得和尚一般的日子。

    想想都让人心痛。

    陈沁话音一落,俞凯在位置上气得七窍冒烟,但是当着大家的面他也不好发作,只能用眼睛死死地盯着陈沁。

    这个陈沁,等一下一定要给点颜色她看看。

    陈沁的话说的有些扎人,但是墨景羽并没有生气,做为万敏山的表妹,陈沁的这种反应他完全能够了解,自己一直爱戴的表哥表嫂,现在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要离婚,而且还有一堆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如何能做到心平气和。

    "对。"墨景羽顺着陈沁的话说道,"今天我最要感谢的人确实是万敏山,以前因为青幽的事情我没少吃他的醋,也没少被他警告,但是没有想到在青幽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能挺身而出,在这个世界最爱青幽的人,除了我就是他。但是,感谢归感谢,在林青幽的问题上,我是不会放手的。"

    墨景羽说到这里,坦然地看着万敏山。

    万敏山也看着他,他笑了笑说道,"其实让出青幽我很不甘心,但是谁让你小子先下手为强,不过今天苏童给我出了一个主意,她说让我婚内出轨,这样子我家姑姑也就不会过来找你们家麻烦。"

    墨景羽一听,整个人都呆住了,苏童这个小妮子居然会出这样的主意。

    "这主意不错!"很少说话的汪启明这时开了口,他还煞有介事地点着头。

    "哪里不错了!"陈沁又跳了起来,刚才在家里讨论时她不在,现在听到简直要气炸,这个苏童怎么能出这种主意。万敏山虽然跟她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他们可是从小长到大,跟兄妹没有什么两样。

    这不是坑她表哥吗?

    为了发表自己的观点,陈沁捏着小粉拳对众人说道,"我表哥可是万里挑一的好男人,不抽烟不喝酒医术还高明,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婚内出轨?"

    "再说了,婚内出轨要找个可以信服的人出轨呀,我表哥天天在静心堂,出去吃饭的机会都没有,怎么可能跟别的女人搞暧昧,我家姑姑脾气不好但又不是傻,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我也不同意这样骗人。"林青幽也说了自己的看法,"如果要说婚内出轨,其实是我出了轨,跟敏山哥没关系。"

    "要说你出轨,这事还能完呀!"苏童拉了林青幽一下,让她不要把这种事往自己身上揽,虽然她有这个嫌弃,但是米虹彩这个人要是抓住了这个话头,以后还不知道怎么说她的不是。

    "要不……"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角落里传了过来。

    众人扭头看向那个角落。

    是米朵。

    "要不让我来吧。"她红着脸对众人说道,"就说是我勾引师傅。然后被青幽抓住,这样子会不会好一些!"

    "这怎么行!"林青幽第一个反对,米朵可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她的名声还要不要。

    "米朵!"墨景羽朝米朵轻轻地摇了摇头,他的事情自然由他来处理,他不需要米朵这样子牺牲。

    因为没有必要。

    "我是认真的。"米朵的小粉拳捏得更紧,她的脸也涨得通红,"我,我喜欢师傅,我喜欢他!"

    啊!

    在坐的所有人。包括万敏山都吃了一惊。

    特别是俞凯,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呆呆地看着米朵,问道,"你喜欢他什么?"

    "我喜欢他的稳重,喜欢他的体贴,喜欢他的温柔。"米朵大胆地看着万敏山,表白道,"万敏山,如果你跟林青幽离了婚,请你考虑一下我。好不好?"

    这下子可把万敏山吓住了,他再稳重也没有遇到过这种公开的表白,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米……朵!"

    "考虑一下我吧!"米朵又说了一句。

    万敏山定定地看着米朵,心里五味杂陈,其实上次跟她看病的时候,他的心已经被她扰乱。

    他一直认为他的心是向往着林青幽的,但是没有想到面对另外一个可爱的小女生时,他也会怦然心动。

    爱情,有时候并不像你想像中的那样,你可能认为他是的时候,他恰恰不是,你认为他不是的时候,他恰恰又是。

    屋里的气氛一时之间有些紧张,每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时候墨景羽的声音慢悠悠地传了过来。

    "看来,我要有个表妹夫了!"

    他说完,哈哈大笑,然后对米朵说道,"表哥支持你,这个男人值得追求!"

    "叶承希,那有你这样的表哥,把妻子前夫介绍给表妹的。"万敏山回了他一句。

    "不不不。你不是我妻子的前夫,你挺多算是我妻子妹妹的前夫,是吧,林青幽?"墨景羽看向林青幽。

    林青幽还在震惊中回不过神来,她张大嘴看着局势的发展,心想这水搅得可真浑呀,完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

    婚内生诡_第143章 美男计_若初文学网_若初阅读网

    欧阳成辉终于消气的转身走上二楼,回自己的房间。老三目送着他上楼,脸上满是不屑的摇了摇头,然后他也离开这里,走出欧阳家,开始去着手办这件事。而在他们都走了以后,欧阳宸才从附近的角落走出来。

    他向上看了看二楼,然后转头盯着欧阳家的大门。

    墨攸宁和沐雪的计谋虽然能影响到欧阳家和欧阳集团,但也只是影响而已,他在欧阳家这么多年,比谁都了解欧阳家的内部情况,这次,轮到他出手了。

    ……

    午夜过后。

    老三欧阳成军的小女儿欧阳陌正在床上睡着。

    突然。

    "咚!"的一声声响,把她从睡梦中吵醒。

    她张开眼,慢慢起身,双目看向房门。

    刚刚的声音好像是从门外传来的,而且现在她好像还听到一丝丝吟呻的声音,似乎是人的呼吸声,不过在这么晚的时候出现这样的声音,真的是让人毛骨悚然。

    "唔……"

    又有奇怪的声音传来。欧阳陌害怕的抓着身上的被子,但是,这之后就没有任何的声音了,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

    欧阳陌开始好奇了。

    刚刚是怎么回事?

    外头有什么东西吗?怎么感觉好像是个人?

    会是谁呢?大半夜的?

    她疑惑的起身,然后穿着拖鞋下床,忐忑的走到门前,抓着门把手,慢慢的扭动,将房门打开,而刚一打开房门。一个人躺着的人就出现在她的门口。

    她吓的后退一步。

    诶?

    怎么感觉这个人有点熟悉?

    她再次靠近,然后蹲下身,伸手拉过他的身体。

    那人的身体一翻开,欧阳陌轻声惊呼:"四哥?"

    欧阳宸面色惨白的昏迷在地上,准确的说是她的房门口,刚刚的音声就是他倒地的时候身体撞到了她的房门,而那个呻吟声就是他痛苦忍耐的声音。欧阳陌是知道的,最近的风波让大伯非常生气,还迁怒四哥,停了他一个月的药,今天应该就是他病发的日子。

    可是为什么他会倒在她的门口呢?

    欧阳陌看着已经昏迷不醒的他。

    她要叫人把他送去房间吗?但是被佣人看到他晕倒在自己门口,一定会有闲言碎语传出去,而被大伯知道她多管闲事,一定也会惹大伯不高兴,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让人担心。

    她犹豫了很久。

    忽然听到脚步声,应该是夜间佣人来巡逻。

    她慌张的伸出双手,抓着欧阳宸,将他拽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将房门关上。

    她听着脚步声渐渐了远,这才松了一口气,看着欧阳宸昏迷不醒的脸。

    以前姐姐们总是欺负他,可是他就算被欺负,被骂,被打,被弄的一身脏,或是一身伤,不论怎么羞辱,他都会扬起笑脸,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不哭不闹。走回自己的房间,可是现在,她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么安静的样子,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双目安静的闭合,其实……他真的很帅,是那种非常有魅力的男人。

    心稍稍有些萌动。

    她再次用双手抓着他,然后将他拖上自己的床,拿毛巾忙他擦去脸上的汗水,然后又盯着他的脸看。

    很快,天就亮了起来。

    欧阳宸微微触动着眉头,然后慢慢的睁开双目,看着欧阳陌。

    跟预期的一样。

    欧阳陌跟其他几个欧阳家的女人不太一样,因为是最小的,比他还小上六岁,所以并没有参与过那些姐姐们欺负人的恶劣时期,而且因为她是最小的,很多时候也会被姐姐们欺负,所以她最能理解被人欺负的感受,但是又因为她太过懦弱,不敢同情他,也不敢跟他接触过多,怕被人说三道四,就像昨晚一样,她就是害怕,所以一慌张就偷偷的把他藏起来。

    双目盯着她看了几秒。

    欧阳陌不自觉的有些害羞。

    欧阳宸假装不解道:"我为什么会在你的房间?"

    "你不记得了吗?你昨天病发,倒在了我的房门口。"

    欧阳宸又蹙眉回忆了一下。

    "我记得我病发,我记得我正往我的房间走,但是这一次病发实在是太难熬了,我的脑袋好像要炸了一样,双眼一黑就说明都不记得了,是你救了我吗?"

    "也不算救,就是把床借给你,给你擦了擦汗而已。"

    欧阳宸坐起身。

    他非常少有的一脸认真,很是帅气的对她道:"谢谢你。"

    欧阳陌红着脸道:"不客气,我真没做什么。"

    欧阳宸又勾起嘴角,笑容也跟平常的很不一样,非常的迷人,非常的具有男人的魅力,其实他自己也很清楚。他的这张脸长的不是一般的帅,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很多女人都会为之心动,而且都会主动贴上来。他就是在故意在勾引她,还故意感激道:"在欧阳家,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换做是其他人,包括那些佣人在内,看到我晕倒在地上,都不会理我,昨晚真的很谢谢你,你的床很软,睡起来很舒服。"

    欧阳陌的脸越来越红,而且心跳也有些加速。

    她这是怎么了?

    不行。

    他是小絮的未婚夫,她不能胡思乱想。

    欧阳宸也没有太过露骨,他撑着身体,一边站起身,一边道:"我在这里会给你带来麻烦,我该走了。"

    欧阳陌见他那么无力,不自觉的伸出手扶他。

    "要不你再歇一会儿?"

    "我没事。"

    欧阳宸勉强的迈出脚,脚掌还没有落地,他忽然身体失重,整个人都倒向床褥,同时,他完美的牵连正在扶他的欧阳陌,并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下,两人那么亲密的身体贴着身体,双唇差一点就吻上了彼此。

    欧阳陌立刻红透了脸。

    欧阳宸抱歉道:"对不起。"

    他用力的撑起自己,拉开他们紧贴着的身体。

    欧阳陌羞怯道:"没关系。"

    听到她的这句话,看到她脸上的红晕,欧阳宸已经确认了,她已经上钩了,而在这个时候最能够让她彻彻底底对他动情的就是一个吻,虽然他并不想吻她,也不想骗她,利用她,但是没办法,只有这么做才能让他的计划完美的进行。

    对不起了,反正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人。

    他慌张的起身,故意再一次装出无力的样子,双臂不撑的弯曲,摔在她的身上,然后双唇贴上她,造成一个意外的假象。

    欧阳陌立刻瞪大双目。

    欧阳宸用尽全身的力气才从她的身上起来,却体力不支的只能坐在床边,坐在她的身边,然后沉声道歉:"对不起……"

    "……"欧阳陌没有回应,正确来说,是没有回过神。

    欧阳宸又道:"对不起……"

    "……"

    "真的很对不起。"

    欧阳陌回过神,匆忙坐起身。

    虽然这不是她的初吻。也不是第一次被男人压在身下,但是……但是……她竟然并不讨厌,而且心脏乱的已经安定不下来,脸也好似发烧了一般。

    她该怎么办?

    她要怎么跟他继续对话。

    欧阳宸又稍微坐了一下,恢复了一些体力,一边重新站起身,一边迈出脚走向房门道:"刚刚的事真的对不起,如果可以,就当做没发生过,包括昨晚在内,我都没有来过你的房间,还有……"他稍稍停顿,再一次道:"谢谢你。"

    说完,他就打开门,趁着没人,走回自己的房间。

    欧阳陌呆呆坐在床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脑中还回荡着他帅气的面容,双唇还有着他亲吻自己的感觉,而耳边也不停回荡着他的声音。

    这怎么可能忘呢?

    她已经忘不了了。

    ……

    欧阳宸走回自己的房间后,就直接去了浴室,拿过毛巾,浸湿,擦着自己的嘴唇。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其实让一个女人心动很简单,只要长的够帅,够温柔,没有女人不心动,至于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接下来他需要时间。

    他拿出手机,打给墨攸宁。

    "喂?"

    墨攸宁的声音非常冰冷。而且带着浓浓的怒火。

    欧阳宸很是开心。

    "墨董,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随便。"墨攸宁完全不中计。

    欧阳宸纯心捉弄他:"你要是不选一个,那我就不说了,这可是很重……"

    墨攸宁直接挂断了电话。

    欧阳宸张开的双唇慢慢闭合。

    真是个没有耐心的男人,真不知道雪儿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又喜欢吃醋,又喜欢发火,又没有情调,又霸道蛮横,而且长着一张冰块脸的男人,虽然是很帅没错。

    "唉……"

    叹了口气,他再次要拨通墨攸宁的电话,却突然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这可就不怪他了,是他给他的机会。

    翻开通讯录,他拨通了沐雪的电话。

    "喂,欧阳先生?"

    "雪儿。"

    "你昨天怎么样?没事吧?"

    欧阳宸的心瞬间暖暖的。

    还是他的雪儿更好更温柔,开口就是关心自己的话,这么好的女人竟然给了墨攸宁那样的男人,他真的很想抱怨一下师傅,你是不是瞎了眼了?

    嘴角笑着。他道:"我没事,你呢?这次被断了一个月的药,没办法跟你一人一次了,你没事吧?"

    "我还好,言教授的药比上一次有效果,我觉得他应该很快就能研究出来了。"

    "那太好了,只要有了解药,你跟师傅就可以摆脱痛苦了。"

    "你也一样。"

    欧阳宸的笑容不知为何变的苦涩起来。

    沐雪忽然反应过来:"你找我有事吗?"

    "哦,有件事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

    "什么事?"

    "欧阳成辉和欧阳成军准备对你们两个下手,最近你们一定要小心一点。"

    "他们要对我们下手?他们想杀了我们?"

    "没错。"

    沐雪这段时间真是面对了太多的暗杀。她想不习惯都难了,所以在手机里讽刺的笑了一声,然后道:"我知道了,我们一定会小心,谢谢你。"

    "我还有一件事。"

    "还有什么事?"

    "我最近有个计划,需要一些时间,你跟墨攸宁暂时不要有任何动作,保持现在这个样子。"

    "你有什么计划?"

    "美男计。"

    "美男计?"沐雪马上道:"都什么时候了,你别闹了。"

    "我什么时候跟你闹过?我是认真的。总之最短三天,最多七天。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你到底想做什么?"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记得最近小心点,还有,我……"

    欧阳宸的话又是说到一半,电话就被突然挂断,不用想,一定是墨攸宁,真是个占有欲旺盛的男人,不过……也是令人羡慕的男人。

    如果自己一出生就是名门子弟,如果自己也有雄厚的家世背景和靠山。那么师傅当年一定会将自己的妻女托付给他,那么现在雪儿一定会站在他的身边,依偎在她的怀里,幸福的对着他笑吧?

    有的时候不得不信命。

    这就是命。

    ……

    墨家。

    墨攸宁烦躁的将手机丢在床上。

    沐雪看了眼手机,一脸疲惫的开着玩笑:"手机又没惹你,你拿它撒什么气?"

    墨攸宁沉默不语,只是蹙眉看着她,自责不已。

    沐雪笑着道:"我已经没事了,这一次言教授的药真的很有效,跟上几次相比。好很多了。"

    墨攸宁伸出手,轻抚着她惨白的脸。

    "那天你说的对,就应该狠狠的揍他一顿。"他现在恨不得杀了欧阳成辉。

    沐雪也伸出手,覆盖在他的手上。

    "当然要揍了,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们一起揍他,狠狠的揍他。"

    墨攸宁心疼的凝着她。

    沐雪赶紧转移话题。

    "刚刚欧阳宸说欧阳成辉和欧阳成军想要杀了我们两个,我们这几天要小心一点,欧阳宸还说他有一个计划需要一点时间,让我们这几天什么都不要做。"

    墨攸宁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一直看着她的脸。

    沐雪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所以当初在第一次病发的时候她才会逃跑,远离他,不让他看见,因为有的时候,痛苦的不一定是当事人,而是在一旁只能看着,却一点忙都帮不上的最亲密的人。

    沐雪慢慢的移动自己的身体,躺在床上。

    "我想再休息一下,你先去上班吧。"

    "刚刚你不是说有人要杀我们,我们当然要在一起才行。"

    "那你能不板着这张脸吗?我看着很不舒服。"

    墨攸宁坐在床上,沉声道:"好。"

    沐雪跟着道:"那你笑一个。"

    墨攸宁勾起嘴角。

    沐雪也笑着。

    其实生病也挺好的,因为他会变的特别特别的温柔,什么都听她的。

    ……

    几天后。

    欧阳成军已经联系好了人,也已经想好了下手的计划,他这一天非常的开心,每一次他开心的时候都会去找自己的小女儿,因为他的小女儿泡茶的手艺真的是太好了,而且按摩的手艺也非常合他的心。

    不过……

    就在他走到房门口的时候,房门并没有关严,而是虚掩着,门内还传来欧阳陌和欧阳宸的声音。

    "阿宸,我们这样真的可以吗?"

    "放心吧,我会跟父亲说清楚,我本来就不爱小絮。"

    "可是大伯一定会非常生气。"

    "没事,大不了被他揍一顿,我都已经习惯了。"

    "阿宸……"

    "小陌,我爱你。"

    欧阳成军突然推开房门。

    "砰——"

    床上。

    欧阳宸正压着欧阳陌,欧阳陌身上的衣服已经大开,两人的画面不用想就知道正在做什么,而且这一切依旧是欧阳宸的计划。时机也是他计算好的,门也是他故意没有关严的,而他也只是想骗骗欧阳陌,不想真的跟她做什么。

    欧阳成军愤怒的看着他们,伸出手指着他们道:"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欧阳宸马上起身,欧阳陌也立刻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欧阳成军不想让这样的丑事被人听见,回手关上门,大步走向他们。

    欧阳宸很有担当的站在他的面前,对他道:"三叔,这件事全是因为我,是我爱上了小陌,你要打要罚全都冲我一个人来,她一点错都没有。"

    "臭小子。"

    欧阳成军抬手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欧阳陌马上抓住他,制止他:"爸,求你了不要打他。"

    "傻丫头,这个野种是大哥养的一条狗,他根本就配不上你,你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欺骗了。"

    "爸,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他呢?阿宸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他为我们欧阳家付出了那么多。其实我们每一个都知道,大伯之所以会讨厌他,就是因为他的设计天赋是大伯没有的,而且我们欧阳家所有的人也是因为嫉妒他才会那样伤害他。爸,扪心自问,他真的是你刚刚说的那样的人吗?这么多年,你难道没有发现吗?只有阿宸能让我们欧阳家继续维持下去,没了阿宸,没了那个人,咱们欧阳家什么都不是。"

    "你闭嘴。"

    "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叫你闭嘴。"

    "爸。"欧阳陌大叫着他。

    欧阳成军怒目看着欧阳宸。

    其实他的女儿说的的确没错。这是他们欧阳家所有人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一个私生子,一个外人,他们欧阳家竟然只能靠这样的两个人,这真的是奇耻大辱,但更羞辱的是他们自己的私心。

    忽然。

    就在气氛低沉的时候,欧阳宸的手机铃声响起。

    这是计划中的一个意外。

    欧阳成军和欧阳陌都看向他。

    欧阳宸故作平静的拿出手机,蹙眉看着手机上的名字。

    "是父亲。"他开口。

    欧阳成军沉着脸道:"接吧。"

    欧阳宸接通电话。

    "父亲。"

    "你在哪?"

    "我……"他不能说在欧阳陌的房间,但是欧阳家别的地方他也不能说,因为他没有把握。他只能看向欧阳成军。

    欧阳成军蹙眉点了下头。

    他继续回答:"我在三叔的房间。"

    "三叔?你在他那干什么?"

    "三叔有些工作的事要交代我。"

    "哦。"欧阳成辉并没有想过他们两个会有什么联系,他没有怀疑,但却很愤怒:"你马上到书房来。"

    "是,父亲。"

    电话挂断,欧阳宸看着欧阳成军,低下头道:"谢谢三叔。"

    "马上滚。"

    "是。"

    欧阳宸立刻走出欧阳陌的房间。

    欧阳陌唯唯诺诺的对着欧阳成军的眼睛,低声又叫了一声:"爸……"

    "行了。"

    欧阳成军不想再听她说任何话,也转身大步的离开。

    ……

    书房。

    "叩、叩、叩。"

    "进来。"

    欧阳宸打开房门,在走进书房的第一步,他看到了三小姐。

    三小姐那么妖媚的对着他笑。

    欧阳宸暗自沉下气,他继续迈出脚,跟平常一样走向欧阳成辉。

    "父亲……"

    他刚一开口,欧阳成辉拿起桌上一本厚厚的书,狠狠的砸向他。

    欧阳宸如往常一样没有躲闪。

    欧阳成辉从书桌内走出,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狠狠的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同时愤怒道:"还说不是你做的,你这个畜生,居然敢跟墨攸宁联手跟我作对,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欧阳宸一直没有还手。任由他不停的殴打着自己,而他染血的双目则看着站在一旁的三小姐。

    三小姐真的是一点都没变,跟小的时候一样,总是喜欢来告状,总喜欢站在那里,看着他被殴打,而她的脸上一直都挂着娇媚的笑容。

    欧阳宸被打的丢了大半条命,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好像快要死了一般。

    三小姐终于过来拉住欧阳成辉。

    "爸,别打了,真打死他我们还要摊上官司,而且养了这么多年浪费了那么多钱,如果就这么死了那就太赔了,我想他今天也尝到了教训,以后肯定不敢再耍这些小把戏了,我扶您回去休息一下吧。"

    欧阳成辉还在怒瞪着欧阳宸。

    三小姐拉着他离开。

    欧阳宸趴在地上,用尽全力才翻过身,然后看着高高的天花板,那么开心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欧阳成辉……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忽然,房门又被打开。

    他抬目看着向他走过来的欧阳成军。

    他蹲下身,问:"你真的想杀了大哥?"

    "对。"欧阳宸第一次说出真心话。

    欧阳成军忽然笑道:"好,只要你能帮我杀了他,我就把我女儿嫁给你。"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