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 > 第七十八章:永不放弃的男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俞小瑶被俞凯拖走后,叶承希在门口等了很久,他在等林青幽过来敲门,但是敲门声却迟迟没有响起。

    他有些着急,弯下腰又从猫眼往外看,林青幽没有走也没有动,就那么安静地站在哪里。

    "她怎么啦?"他想,是不是俞小瑶那个女神经病最后的一句话被她听到了。

    她现在是不是在起疑,起疑他之前的话都是假的。

    想到这里,叶承希又想骂俞凯了,他那个在大雨中迷失自己的梗真的很扯!

    要不然他现在也不会这么被动。真不知道林青幽知道他有一个准备订婚的对象会怎么想?会伤心会吃醋吗?

    叶承希弯下腰又准备去看外面,这时门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

    吓了他一跳。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觉得自己越活越可爱了,居然会像个毛头小伙子苦守着门前等心爱的姑娘到来。

    不过,她来了,这就行了。

    他揉了揉脸,摆出一副平淡如水的模样,然后打开了门。

    门外,林青幽微仰着头对着他在笑。

    他也笑了。

    "于姐小。"

    "我还以为叶先生不会开门。"林青幽平静地说道。

    "怎么会?"叶承希突然想到刚才俞小瑶拼了命地捶门他都没有开,而现在他却开了,这确实有违常理,于是他连忙解释。"我知道她走了。"

    "叶先生的听力真是了得。"

    "是呀,眼睛不好的人听力都不错。"

    林青幽的目光投到了门上的猫眼,她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叶承希把她让进了屋,不知为何,今天他有些局促不安,特别是看到林青幽慢条斯理的模样,他的不安就更甚了。

    林青幽放下手中的食盒,先进了厨房,接水放药开火,然后她又走出厨房,把带来的食盒打开。

    "叶先生。你还没有吃饭吧,我在家做了几样小菜,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喜欢,我正好饿了。"叶承希迫不及待地走了过来,像受接恩赐的小孩子期待地看着林青幽。

    林青幽没有看他,她一直低垂着头将菜一样一样摆在桌上。

    她从厨房拿出两副碗筷,放了一套在叶承希面前放了一套在自己面前。

    她坐下,叶承希连忙也坐下。

    屋子里安静极了,只有煎药的沙罐里发出滋滋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药的苦味,浓得化不开。

    两个人就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开始吃饭,林青幽吃得很慢,叶承希也不敢吃快,他一边吃一边看她的脸色,那不安又回到他的心里。

    "叶先生,"良久,林青幽终于开口了,"我想跟你讲个故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什么故事?"叶承希放下筷子,他预感到林青幽并不只是简单地给他讲个故事。

    她怎么啦?

    林青幽也放下筷子,她坦然地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平和从容的微笑。

    "是关于一个女人的故事。"林青幽微微侧转过头,目光从餐厅的窗户看向这座城市的夜空,她继续说道,"从前有一个女孩子,她很自卑很胆小,总有把自己的欲望压制在心底。但是有一天,有个男人告诉她,没有欲望的人生等于虚度,他让她抓住内心真实的想法,活成人的模样。"

    "她相信了他,试着改变自己。试着变得贪婪变得像个人。可是人总有本质,她的本质还是懦弱的,当她发现她所奢望的东西并不是她能奢望的时候,她放弃了。她以为这是为了他好,她以为她的放弃是一种成全。"

    "但是她错了,她忘记考虑他的心,忘记了她的决定会不会给他带来伤害。其实她是自私的,用所谓的无私来代替自己的自私,她觉得自己渺小,但那只是借口。是的,她在找借口,一遍一遍的找,每一个借口都是为了让她活得心安理得。"

    "她是一个坏人。"林青幽说完这一句低下了头,她的手搓揉着自己的衣摆,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良久她才吐出她一直想说的那一句话,"对不起!"

    叶承希的心抽了一下,他似乎明白了林青幽的意思,她在跟他道歉,她以为她伤害了他,她想用道歉求他放过。

    搞了半天,她给他摆鸿门宴!

    "她知道,"林青幽又继续说道,"一句对不起是无法弥补她给他造成的伤害。他曾经也跟她说过,这世上最没用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伤害已经造成,那能说句对不起就能得到原谅。"

    "其实,"林青幽笑了,目光变得幽远,"其实她并不奢望被原谅,在她离开他的时候,她就做好了准备,准备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孤独终老,用一生来接受这个惩罚,但是这世上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她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她在这个世上没有亲人,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她找到一个愿意帮他的人。这个人是个好人,非常好的一个人,他给了她一个家,一个安定的生活,所以她决定用一辈子来报答他。"

    林青幽说完这些收回了目光看向叶承希,她朝他再次露出微笑。

    叶承希觉得这是他一辈子看到过的最为残忍的微笑。她不要他了,她选择了万敏山!

    在这一刹那,叶承希很想站起来冲到她面前,掐着她的脖子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放弃他,他是那么的爱她,用整个生命来爱,她为什么要放弃?

    但是很快他就冷静下来。

    他能理解林青幽做的这个决定,是的,她是放弃了他,但是她当初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并不是她自愿的,是有人把她逼到了墙角,让她在绝望中做了这个选择。

    而万敏山的出现确实拯救了她,这是毋庸置疑的,现在,在两难的境地里,她没有理由让万敏山再做一次牺牲。

    更何况,她还不知道他叶承希的重新出现是想重新拥有她还是趁机报复她,他叶承希以前可是有仇必报的,这一点林青幽也清楚。

    还有一点,林青幽很清楚,米虹彩是不欢迎她的,这一点四年前米虹彩肯定跟她说过。

    "我儿子是不会娶像你这样的女人为妻的。"这种话米虹彩说的可顺口了。

    所以,叶承希能理解现在的林青幽,能理解她口中所说的安定的生活。

    这对她来说太来之不易了。

    "但是,林青幽,你别以为讲个故事就会让我放弃。"叶承希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林青幽,在心里对她说道,"如果我用叶承希无法得到你,那么我就用墨景羽的身份得到你,你想要安定的生活,可以,但必须是跟我在一起,否则,你一辈子别想安定!"

    他心里这么咆哮,但是脸上却波澜不惊。

    "很感人的故事。"他对她说,"那么接下来你说的她是不是准备再次离开?"

    "她有了自己的生活,为什么要离开?"林青幽反问,她相信叶承希听得懂她话里的意思。

    "挺有个性的。"叶承希夸了一句,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林青幽看了他几眼,决定当面说个清楚,"叶先生,我的孩子马上就要上幼儿园了,以后我没有时间过来帮你煎药敷药,我希望你能让墨先生重新帮你找个药剂师,如果他觉得我违约,我可以赔他三百万。"

    "你怎么赔?"

    "我曾经收过别人的一笔钱,有五百万。"林青幽说这句时,眼睛死死地盯着叶承希。

    叶承希没有看她,只是冷哼一声,"你还挺有钱的嘛。"

    "……"

    叶承希将最后一口饭扒进嘴里,他抽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笑着说道,"算了。既然于小姐没有时间,我也不强人所难,明天起你就不用来了,钱,也不用赔了。"

    林青幽没有想到叶承希会这么好说话,她有些感动。

    她想叶承希可能并不是为了耍她,他也许是真的想要见她。

    可是,相见不如怀念,不可能有的结局,见面只会让人徒生伤悲。

    "于小姐,今天,请你为我敷最后一次药,好吗?"叶承希深情地请求。

    林青幽重重地点了点头,眼中又闪出泪花。

    在客厅的沙发上,叶承希依然安静地躺着,林青幽坐在他身边,轻轻地将浸好药的帕子敷到他的眼睛上。

    叶承希伸出了手,"于小姐,能最后一次握住你的手吗?"

    林青幽泪落了下来,她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着,谁都没有说话。

    ……

    林青幽不用再去帮人煎药,这让陈沁很奇怪,她在吃晚饭的时候问林青幽,"表嫂,你怎么突然就不去了呢,难道那个人的眼睛好了?"

    "也许根本就没有病吧,所以我说有些事情并不用着急,那个墨先生大概是想看看我们的态度,见我们态度良好也就收了耍我们的心。"

    "可是他怎么不收回耍我的心呢,昨天他还说我地没有拖干净,这个人整天也不上班,就盯着我干活。"

    林青幽看向陈沁。提醒道,"陈沁,其实墨先生早就收回耍你的心了,他不是给你开工资了吗!"

    陈沁听林青幽这么一提醒,也觉得"墨景羽"这个人不坏,"这个墨景羽这么有钱,还这么有人性,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

    陈沁这么说着,好奇心大起,她拿出手机开始搜墨景羽的桃色新闻。

    输入墨氏集团墨景羽几个大字,搜索栏出现了一张照片,是个英俊男人的照片。

    "靠,表嫂,我们被骗了,那个男人不是墨景羽!"陈沁大呼小叫地对林青幽说道。

    "什么?"林青幽一时没有听明白。

    "你看,这个男人才是墨景羽,墨氏集团官方网站出具的照片绝对没有错,但他不是雇我们的男人!"陈沁气急败坏地把手机递给林青幽。

    林青幽拿过来一看,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照片上的男人是叶承希!

    怎么会是这样?

    陈沁见林青幽也被吓得,连忙嚷嚷道,"我就说吧,那个家伙一看就有问题。鬼鬼祟祟的,亏我这几天还觉得他长得不错为人还亲切,原来是他是一个骗子,假装自己是帝都首富然后骗我等无知少女,十万块!哼,他这是欲擒故纵,先给我十万块然后从我这里骗更多的钱!"

    陈沁现在完全沉浸在自我的设想中,她甚至想到俞凯把她骗到一个地方,然后逼她干见不得人的事情。

    妈呀,真可怕!

    她打了一个冷颤,幸亏她上网了搜了墨景羽的个人信息。要不然这辈子就完了!

    林青幽重重地坐到椅子上,她在努力地回想,回想两个星期前她去墨氏集团救姑姑万红珊时的情景。

    在三十三楼,她匆匆地往走廊里瞟了一眼,那时有个男人半蹲着查看一个女人的脚踝,那个时候其实就是她跟叶承希的第一面。

    只是他背对着她,她没有认出他是谁。

    他,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她在帝都的,墨氏集团突然闯入两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肯定会有人跟他汇报,只要查监控器他就会看到她。

    他早知道。但是他并没有来找她,而是过了那么久让另外一个男人假扮成墨景羽碰陈沁的瓷,他的目的其实是想用叶承希的身份跟她见面。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想要耍她报复她,他可以直接过来,依他的能力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把她碾成粉末。

    如果他只是想让她自责,那他做到了,她确实很自责。

    但那不是叶承希的处事风格,他从来都不需要谁跟他忏悔,对于做错事的人,他要么踩在脚下要么不屑一顾。

    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这些年他一直忘不了她。他捧着那具不知道装的谁的骨灰盒说爱她的时候,他其实是在跟她表白。

    最重要的一点,叶承希知道她嫁给了万敏山,他把自己弄那么惨是想试探她的心。

    如果她心里有他,他就恢复记忆。如果她心里没他,那他就离开不再打忧她的生活。

    他肯定是这样打算的,他总是为她着想,一直都是!

    "傻瓜!"林青幽放下手机,无力地靠在餐椅上,她想昨天她的话肯定伤透了他的心!

    这样也好,她反正一直都在伤他的心。也不差这一次两次。

    现在,他把自己的真实的身份公布出来,也是在向她表白一种态度:那个爱她的叶承希已经不复存在了。

    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叫墨景羽的男人。

    林青幽跟叶承希,从此消失不见。

    每个人都有了全新的生活!

    万敏山是在上班的时候知道墨景羽是以前叶承希,他之所以知道也是因为陈沁。

    陈沁因为被人骗,有些不甘心,就跑到静心堂问万红珊,问她是怎么得知被她踢的俞凯就是墨景羽。

    万红珊就把当天带小齐出去碰了别人车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个司机拿出墨氏集团的徽章给小齐,还坐在驾驶位置上,我就以为是墨氏集团总裁的司机了,后来另外一个人从我们店里出来了,上了那辆车,我想这么大派场肯定就是墨景羽了。"

    "根本就不是!"陈沁急得跳脚,她把手机里的照片给万红珊看,"姑姑呀,你看清楚,这个才是墨景羽,比那个帅多了。"

    万红珊拿过陈沁的手机看了看,然后猛地一拍大腿,"哎呀,搞错了!"

    "什么搞错了?"万敏山也凑了过来。

    "给小齐徽章的男人,我以为是司机,原来人家才是大老板。"万红珊捶胸顿足,为自己的眼拙感到后悔。

    当天她还想找他吵架,幸亏对方大人有大量。

    万敏山接过陈沁的手机,只看了一眼就惊愕地张大了嘴巴。

    叶承希!

    他连忙翻看他的个人资料,墨氏集团掌门人,国内最年轻的富豪。

    "陈沁,那你踢的那个男人是谁?"万敏山问陈沁。

    "我那知道呀,今天要不是好奇,我还蒙在鼓里呢。"陈沁说完拍了拍胸口,一副怕怕的样子。

    万敏山沉下眸子吩咐陈沁,"从今天起你们不要再去了。"

    "表嫂没有问题,她已经跟那个人说了不会再去了,可是我不行,我收了他十万块,他让我在他们家干三个月。"陈沁把现状告诉万敏山。

    万敏山想了想做了决定,"我去把十万块退给他。"

    万敏山回到家时,林青幽已经把小齐哄睡了,她一个人立在窗前。

    万敏山推开卧室的门,就看到她呆呆地站着,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他轻轻地走到她的身边,伸手将她拉入了怀中。

    突然有人靠近让林青幽吓了一跳。她回眸看是万敏山,有些惊讶,"你回来了?"

    "嗯。"万敏山没有让她逃开,他搂着她望向了窗外,"没有想到墨景羽就是叶承希。"

    他的语气很淡,就像是在跟林青幽谈论今天店里有多少病人。

    "是呀,我也没有想到。"林青幽重新看向窗外,那临街的商铺已经被推倒,取而代之的是墨氏集团的大徽标,这条街终于要动工了。

    "不过,"林青幽的目光从墨氏集团的徽标上移到万敏山的脸上,"不过这跟我们没有关系,墨景羽是墨景羽,我是我。所以敏山哥,就算是独处的时候,你都要喊我的新名字——于谨然。"

    万敏山侧过头也看着林青幽,他的心里有少许的感动。

    "谨然。"他喊了她一声。

    林青幽笑了,那笑掩不住她心里的沧桑。

    万敏山把她搂得更紧了,他俯到她的耳边说了一声谢谢。

    林青幽把头靠到了他的怀里,而她的目光又落到了墨氏集团巨大的徽标上。

    她在心里轻叹了一声,墨景羽现在就跟这徽标一样,就算他耸立在她面前。她也永远都触摸不到他。

    再见了,叶承希!

    墨景羽终于回了家,跟他一起回去的除了汪启明还有俞凯,俞凯一直跟在他身后,不停地问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公布你的个人信息?"他指着手机问。

    墨景羽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威士忌,打开为自己倒了一杯,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回答道,"为了不让你用我的名字骗小姑娘,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吧!"

    "这是什么烂理由,让我用你的名字招摇撞骗的人是你。"俞凯气不过。他拿起酒瓶也为自己倒了一杯。

    汪启明看老板这是准备喝酒聊天,他没有吭声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果然,两人喝了几口,就开始聊重点了。

    俞凯问,"你不是担心你妈去找林青幽的麻烦吗,为什么又要对外公布你是墨景羽?"

    "因为我被拒绝了,林青幽决定跟她现在的老公继续生活。"

    "她直接说的?"

    "当然不是,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墨景羽斜靠在酒柜上,勾唇一笑,"我还是第一次听她会讲故事,讲得挺好。我很感动。"

    "所以呢?"

    "所以我就让叶承希消失了,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叶承希。"墨景羽说到这里一仰脖子将杯中的酒喝光,那模样有些颓废。

    "你这是要放弃了,这么说你打算跟我妹订婚?"俞凯问。

    墨景羽没有回答,他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空酒杯。

    俞凯笑了笑,无限感概地说道,"听你讲林青幽的事情,我还以为这世界上真有他妈的真爱,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虚空一场,爱情,不过如此,女人,也不过如此,你跟她掏心掏肺,最后她拿你当屁!"

    "你说谁是屁?"墨景羽皱眉,这俞凯在国外生活了几年,怎么变粗俗了。

    俞凯歪着头看向他,然后用拿酒杯的手朝他指了指,"你呀,现在她不是把你给甩了吗?"

    "那不叫甩,她是太善良了,所以做了一个不伤害更多的人的选择。"

    "什么?"俞凯掏了掏耳朵。他觉得墨景羽爱林青幽都爱出问题来了,林青幽当年假死害得他痛苦这么多年,现在她拿了钱又嫁了人,他居然还说她善良。

    "她哪里善良了?"他问墨景羽。

    "她哪里都善良!"墨景羽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家里的天花板,自言自语道,"这一次我决定先从外部着手,一点一点瓦解她的后顾之忧,到时候她还是我的。"

    "……"俞凯这次不仅要掏耳朵,他觉得自己要洗一下耳朵,墨景羽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还要追她。

    "你还不放弃?"他问。

    墨景羽瞪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放弃,她是我老婆,我只不过暂时把她寄放在万敏山家里,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娶回来。"

    俞凯张了张嘴,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你打算怎么做?"

    墨景羽倨傲地瞟了他一眼,傲慢地来了一句,"对于一个猪队友来说,你不适合听我的计划!"

    "噗。"汪启明笑出了声。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_第七十七章:万万没想到_若初文学网_若初阅读网

    林青幽奔出医院,在门口碰到迎面走来的万敏山,他拎着早餐见她抱着小齐出来,连忙上去问,"做完体检了?"

    "差最后一项,我们改天再来。"

    "怎么啦?"万敏山看她着急的样子不仅也担心起来,林青幽是不是遇到什么事。

    林青幽看了一眼身后神色严峻地对万敏山说道,"敏山哥,我遇到汪启明了,他在医院里。"

    林青幽话音一落,万敏山连忙一把接过她怀里的小齐,然后拉着她的手就往停车场走去。

    他走得很急,似乎担心汪启明会追上来似的。

    到了停车场,他把小齐放到安全座椅上坐好,然后上了车,在车里他问林青幽,"汪启明怎么会来帝都?"

    "我,不知道。"林青幽垂下双眸,在心里斗争着要不要跟万敏山说实话。

    最后,她放弃了。

    万敏山发动了车子。脸上阴云满布,汪启明的到来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这意味着叶承希马上会找上门。

    他相信这四年来叶承希是不可能忘记林青幽的,曾经他是那么在乎她,在乎到连他万敏山的存在都在意。

    现在,就算林青幽用于谨然的身份跟他结了婚,依叶承希的性格他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我为什么会这么心慌?"万敏山在发动汽车的时候问自己,现在林青幽已经不存在了,存在的只有他的妻子于谨然,可是他为什么会心慌。

    其实他心里清楚,他心慌是因为他知道林青幽的心里只有一个叶承希。她从来都没有真正地看过他一眼,那怕他注视了她这么多年。

    车驶入大道,万敏山平静了下来,他一边开车一边问林青幽,"青幽,如果叶承希来找你,你会怎么做?"

    说这句时,他没有看副驾驶上的林青幽,他不敢看,不管林青幽是什么样的表情,对于他来说都是心酸。

    "敏山哥,在你为小齐取名字的那一刻起,我就好想了要用于谨然的名字生活下去,叶承希要找的人是林青幽,而林青幽已经在四年前死了!"

    "这么说,就算叶承希来找你,你也不会跟他走,对吗?"

    "是的,四年前我用五百万把自己跟他的结局卖给了他的妈妈,那钱我都收了,现在又怎么能不管不顾地跟他走,当年是我负了他,他应该恨我而不是爱我。"

    "可是,他并不知道,对于他来说,你是为他而死。"

    "既然他不知道,那么等他找来时,我告诉他真相就是。"林青幽转眸看向万敏山,"敏山哥,我是于谨然。我会当个好妻子的。"

    "谢谢你!"万敏山伸出手紧紧地握住林青幽的手。

    林青幽看着他,心里一阵酸楚,这酸楚并不是因为她的选择而是因为万敏山的这句谢谢。

    她知道,万敏山答应娶她的那一天,他就为她辜负了家人,他是家里独子,却娶了一个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他三十四年了,却容忍她成为他的挂名妻子。

    他为她牺牲了这么多,这一次,她不能让他再牺牲。

    所以,叶承希,别找过来,忘记我吧!林青幽依在车窗对着城市的天空祈祷。

    ……

    汪启明这颗深水炸弹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甚至连水花都没有看到,这让叶承希很惊讶。

    在汪启明回来跟他汇报时,他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林青幽为什么一看到汪启明就抱着孩子离开。

    照说,她见到汪启明应该会跟汪启明讲他的现状,他现在这么惨,眼睛瞎了记忆力又不好,这两天她的眼神里满满意的都是心疼,可是为什么她一见到汪启明就跑?

    难道是怕万敏山发现汪启明?

    但是,当时汪启明跟她说话的时候万敏山明明不在呀。

    叶承希很苦恼,原计划他是想让林青幽把汪启明带到他面前,这样子他才能慢慢地"好转",然后他才能跟林青幽"相认"。

    当然,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俞凯给他的烂设定,什么眼瞎还有记忆力错乱,他怎么不说他瘫痪在床大小便失禁?

    玩这么大,让他怎么改设定!

    叶承希想到这里,又想骂俞凯这个戏精——他不加戏能死!

    "汪启明,你确定是用偶遇的方式跟林青幽碰到的?"叶承希觉得还是在汪启明身上找找原因,也许汪启明现在也成了戏精。

    "当然,我当时的脸部表情层次感非常好,有惊讶、恐惧、不可思议还有淡淡地悲伤!"汪启明说完又眯起他的小眼,他这次给人的层次感就是滑稽。

    叶承希怀疑就汪启明这不大的眼睛加上瘦削的脸型并不像他说的那样有层次感。

    林青幽八成是被他吓跑了。

    "不过,老板,现在怎么办?"汪启明问叶承希,"林青幽不跟我相认。那么接下来我们的计划就无法实施呀,你怎么让自己好起来,总不能我们找个人演神医,给你一颗保仙丹你就好了!"

    "算了,本来让你去找林青幽就是想让她承认自己是谁,现在她装成不认识你也是情有可原,还是慢慢来吧。"叶承希话音一落,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米虹彩坐着轮椅被张秘书推了进来。

    "景羽,你这些天去哪儿了,为什么一直不回家?"米虹彩一上来就开始质问。

    已经成为墨氏集团总裁的叶承希现在只能转换成墨景羽的身份,他看着自己的老妈,无所谓地笑了笑,"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有必要天天回家?"

    "可是妈妈总要知道你的行踪,我问了张秘书,他说你有时候连班都不上。"

    "老板还需要上班?"墨景羽靠在办公桌上问张秘书,"张秘书,你说我需要上班吗?"

    "这个……"张秘书额头开始冒汗,他那回答得上来呀,说需要那就得罪了总裁大人,说不需要那就得罪了董事长大人,里外都是死。

    "景羽呀!"米虹彩推着轮椅来到了墨景羽的身边,"你也老大不小了,下个月你就三十岁了,这俞家还等着我们上门提亲,你在外面玩夜不归宿,妈妈都不管你,但是这婚事我们要尽快订下来!"

    "我说了很多遍,我的妻子只有一个,其它女人我是不会娶的。"

    "我也说了很多遍,林青幽她死了!"

    "不用你说。"墨景羽移开身子,把办公室的一个骨灰盒移到了米虹彩面前,"我知道她死了,这不,我把她的骨灰从蓉城带过来了!"

    说完,他还敲了敲骨灰盒的盖子。惊得米虹彩连忙大叫起来,"景羽,你怎么把这种东西放在办公室!"

    "什么叫这种东西?"墨景羽反问米虹彩,"这是我老婆,她不是一种东西,她是我的全部!"

    说到这里,墨景羽俯下身盯着母亲米虹彩的眼睛,一句一顿地说道,"你如果让人把她从我的办公室拿走,这就意味着你拿走了我的全部,我墨景羽剩下的就只有一个躯壳,你觉得一个躯壳会听任由你摆布?"

    "你在威胁妈妈吗?"

    "不,我是给你建议,想让我娶妻生子也可以。找个跟林青幽一模一样的女人,我一定娶,不仅娶,还还会马上让你抱上孙子。"

    "这世上怎么会有一模一样的人?"

    "对于米女士来说,这世上没有不可能,你可以把我藏十二年,可以让黑家掉以轻心,可以让墨家起死回生,应该能找到一个跟林青幽一模一样的女人!"

    米虹彩没有说话,她紧紧地盯着儿子墨景羽。

    墨景羽也不再说话,他的目光也死死地锁住母亲的眼睛,他的眼里有阴霾、愤怒、悲伤。

    米虹彩被墨景羽的目光震慑住了,她有些慌张地躲开他的目光,转动轮椅背过了身,语气一软说道,"妈妈就你一个亲人,你难道不能回家看看妈妈吗,再说妈妈脚受伤了,你也不管。"

    "我不是让张秘长带你看医生了吗?"

    "但你是我儿子。"

    "好吧,我会跟你找个更好的医生。"

    "妈妈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这里还有客人。"墨景羽不想再跟米虹彩废话,他朝张秘书挥了挥手,让他把米虹彩推出去。

    米虹彩被张秘书推到自己的办公室,她从轮椅上下来,脸色阴沉地问张秘书,"墨总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不过俞家二少爷经常给墨总打电话。"

    "俞凯?"米虹彩若有所思地坐到她的老板椅上,虽然现在俞家有一半的产业由俞博文在打理,不过尹丽恩这个女人可不是吃素的,所以最后俞凯一定会接手另外一半俞家的产业。

    俞凯跟墨景羽关系一向要好,要是俞小瑶嫁过来。那更是如虎添翼,墨家以后在帝都再无敌手。

    但是墨景羽的态度……

    米虹彩现在最为头疼的就是儿子墨景羽对林青幽狂热不变的感觉。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让她有所担心,那就是换了身份的林青幽现在已经下落不明。

    原本她是安排林青幽出国的,当时林青幽的签证都下来了,没有想到林青幽当天晚上被黑天明绑架,在情急之下,米虹彩觉得还不如将计就计让林青幽直接死去。

    死比离开更能让墨景羽痛恨黑天明。

    她这么做了,那个叫林青幽的女人也配合了,事情似乎天衣无逢。

    唯一的遗憾就是帮林青幽找的新身份因为资料不全不能办理出国签证,于是米虹彩让她到另外一个城市生活。

    她给了她一笔钱,她觉得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来说,她做得很仁义。

    前些日子,在她张罗着让墨景羽跟俞小瑶完婚时,她派人到林青幽所在的城市调查了一下改名为于谨然的林青幽现状,没有想到的是,派去调查人居然没有查到于谨然的下落。

    她消失了,无声无息,那个城市连她的一点踪影都找不到。

    这不免让米虹彩有些忧心,她担心林青幽这个女人并不像她表面上那么老实。也许她在无意之间看到了她当年的丈夫现在成为墨家的掌门人,所以她偷偷地潜到了帝都,也许就潜在她墨家的四周,然后趁机再迷惑墨景羽。

    如果是这样,那她也太小看她米虹彩了,他们墨家怎么会让一个市井之女成为儿媳。

    笑话!

    米虹彩嘴角微微地抽动了一下,她手指轻轻一挥打发掉张秘书,然后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另一端一个稳重地男人声音响起,"夫人!"

    "袁杰,帮我查一个人。"

    "什么人?"

    "当年让你送到S市的于谨然。我怀疑她到了帝都。"

    "好,您什么时候要结果?"

    "越快越好。"

    ……

    从医院回来,万敏山去了医馆,林青幽在家陪小齐的时候在想,如果叶承希真的知道她在帝都,如果叶承希眼瞎记衰只是借口,那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最坏的设想就是从她身边带走小齐,因为依他的智商,他肯定会推算出小齐是他的儿子。

    孩子!

    林青幽看着坐在地垫上玩巴斯光年的小齐,眼泪忍不住地掉了下来。

    懂事的小齐发现她哭了。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奔到她身边。

    "妈妈,你怎么啦?"

    "没什么,妈妈眼睛里掉虫子了。"林青幽轻抚着儿子的小脸,挤出一丝微笑。

    "那我帮妈妈吹吹。"小齐嘟起了嘴踮起脚尖对着林青幽的眼睛轻轻地吹着。

    林青幽看着儿子乖巧的样子,更是想哭。

    但是她忍住了。

    "小齐,妈妈问你,如果有一天妈妈撒了谎,你还爱妈妈吗?"

    "妈妈为什么要撒谎呀?"小齐不懂,妈妈不是一直跟他说不能撒谎吗。

    林青幽垂下眼眸,神情暗淡地说道。"因为妈妈做错了事情,一步错步步错,所以妈妈想撒谎弥补错误。"

    小齐眨着萌萌的大眼睛表示听不懂,但是他很快就露出了笑容,安慰林青幽,"妈妈,别怕,我保护你。"

    林青幽想,小齐还是太小,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但小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不敢置信。

    小齐上前轻轻地拭去她眼角的一滴泪。然后认真地对她说道,"妈妈,做错事要道歉,你说对不起就行了。"

    是呀,做错了事承认就是了,为什么要撒谎?

    林青幽觉得一个二岁半的孩子都懂得道理,她却一直都闹不明白,她是真的太笨了!

    如果叶承希设这些局是为了逼她说出当年假死骗他的真相,她可以实话告诉他。他怪她也好怨她也罢,她都认了。

    还有小齐,她也应该实话告诉他,不过她是不会把小齐给他的,这是她必须要坚守的立场。

    想好这些,林青幽坦然了很多。

    晚上七点,叶承希十分忐忑地待在公寓里,他不知道林青幽见到汪启明后会不会再过来帮他煎药。

    原计划里他是想到林青幽肯定会带汪启明来见他,他设想的台词跟情节都在脑海里排练好了,但是现在林青幽声称并不认识汪启明,那这戏又是另外一种演法。

    怎么演,叶承希心里没有一丝的把握,他不知道自己是该继续装瞎还是应该跟林青幽直接挑明他根本就没有事,他好得很。

    装瞎装失忆都是因为他有一个猪一般的队友俞凯,他甚至想要告诉她,他才是墨景羽。

    但是,他不敢冒险,林青幽这个人也有执念,那就是如果她跟她在乎的人发生利益冲突时,她往往会维护他人的利益而不是她自己的利益。

    她就是一个笨蛋,让人心疼的笨蛋。

    正在叶承希惴惴不安时,他公寓的门铃被人按响。他抬腕看了看手表,七点零三分。

    是不是林青幽来了,因为昨天没有按时给他敷药,所以她今天提前来了。

    叶承希有些高兴,她能来表示她只是单纯地不想看到汪启明,对于他的现状,她还是担心的。

    整理了一下衣容,叶承希快步奔到门口,含笑着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并不是林青幽,而是俞小瑶。

    "你来干什么?"(墨景羽)叶承希脸上的笑容一收。马上变得冷若冰霜,他不欢迎这个客人。(说明一下,因为叶承希本名确实叫墨景羽,所以除了他跟蓉城有联系的人相处时用叶承希的名字写外,其它部分都会用墨景羽,我相信大家能看懂。)

    自然,他也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

    俞小瑶微仰起脖子,像只高傲的孔雀,因为继承了母亲尹丽恩良好的基因,她的样貌在都市女性之中算得上翘楚,不过她的性格跟她的美貌并不匹配。

    她见墨景羽没有让她进去的意思,有些不太高兴地撅起了嘴,说道,"景羽哥,你能不能让我进去说话?"

    "不能。"墨景羽直接拒绝,林青幽马上要来了,他可不想让林青幽在他的公寓见到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傲慢又娇情的女人。

    墨景羽直接了当的拒绝让俞小瑶很没有面子,但是她也拿他没有办法,谁让她喜欢他呢。算了,就这样吧。

    "那我们就在门口聊,我问你,这几天你跟我哥神神秘秘地在搞什么?"俞小瑶抱着手臂质问,来势汹汹的样子。

    "我跟你哥做什么还轮不着你来过问。"

    "我为什么不能过问,你是我的未婚夫!"

    "你在……"墨景羽不再说话了,他的目光落到了门外不远的走道上,林青幽正往这边走来,手里拎着一个食盒。

    "呯。"墨景羽(叶承希)想都没想,连忙关上了门。

    然后他在猫眼里往外看。他希望碰了一鼻子灰的俞小瑶能转身就走。

    没有想到高傲的俞小瑶受了气,发起了小姐脾气,她开始捶门,"景羽哥,给我开门!"

    而此时的林青幽正不知所措地站在两米之外,看着俞小瑶。

    该死!叶承希暗骂了一句,掏出手机给俞凯打电话。

    "快点上来,把你老妹给我拖走。"

    他命令完又趴在门上通过猫眼朝外看,俞小瑶依然气急败坏地在捶门,而林青幽也依然静静地站在两米之外看着。

    俞小瑶见里面没有动静。气得原地转了一圈,这时她才发现林青幽站在身后。

    "看什么看?"因为丢人,俞小瑶开始把气撒在林青幽身上,"还不快滚!"

    林青幽站着没有动,她狐疑的目光从俞小瑶身上移到那扇紧闭的大门上。

    刚才进去的人是叶承希,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对着大门喊景羽哥,景羽不是墨先生的名字吗?墨先生的房子在楼下,这个女人既然找上门应该知道这一点。

    还有,刚才她往这边走的时候,这个女人似乎在说你是我的未婚夫。

    谁是?叶承希吗?

    正在林青幽一头乱地分析这些信息时,一个黑影"刷"地一下从她身边闪过,然后那个捶门的女人就被人制服。

    "你搞什么?"上来的人是俞凯,他的衬衣皱巴巴的,还光着一双脚,一看来之前大概是在睡觉。

    他上前捂住了俞小瑶的嘴,一边骂她不懂事一边把她往外拖。可怜俞小瑶穿着恨天高就这样被自己的哥哥拖着往后退。

    "呜呜呜。"俞小瑶的双手在空中乱挥,眼睛死死地瞪着自己的哥哥。

    "呜什么呜。"俞凯把妹妹的嘴巴捂住得更紧,"我的房间在楼下,你怎么跑到楼上来了?"他说着还朝林青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然后,双手一提夹着俞小瑶就下了楼。

    楼道里又安静了。

    林青幽想。这个女人八成是以为墨景羽在叶承希的房间里,所以她被叶承希拒之门外后才会喊墨景羽开门。

    但她究竟是谁,从墨景羽的态度来看,这个女人应该跟墨景羽和叶承希都很熟。

    难道她就是四年前叶承希的母亲口中从小订亲的女子?

    原来他已经跟母亲团聚了!林青幽苦涩的一笑,她想叶承希还是那么喜欢捉弄人,他明明与家人团聚明明跟自己订亲的女人在一起,可是他为了惩罚她当年的欺骗,他装成瞎子装成失忆者,为得就是让她内疚。

    他成功了,她确实很内疚。这是她欠他的,她必须还!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