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 > 第七十五章:天雷地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米朵对于俞凯的到来,很是意外,她从楼下奔下来看着六七年没见的俞凯,开心地笑了起来,"你怎么不见胖呀!"

    "我为什么要胖?"俞凯问。

    "我希望你胖呀,这样子我就可以心安理得。"

    "这是什么逻辑?"

    "因为你胖了,她会觉得自己当年拒绝你非常有远见,但是没有想到你依然帅气,这显然打了她的脸。"墨景羽代替米朵回答,他说完还不忘问表妹米朵,"是不是这个意思,表妹。"

    "不错。"米朵微笑着,漂亮的眼睛眯成了缝,亲热的模样仿佛昨天他们还在一起说笑。

    俞凯见她这样,心里某些东西渐渐也开始释怀,人生最容易过去的坎,就是回首时你已经可以拿它当玩笑来开了。

    他觉得他来看米朵是来对了。

    "你最近身体怎么样?"他问米朵。

    "比以前好多了,不过到了秋天还是喜欢犯哮喘的毛病。"米朵将两人引到茶几边坐下,一边给他们沏茶一边聊自己的近况。

    俞凯喝了口茶,开始批评米朵,"你应该加强锻炼,不要整天待在画室里画画。"

    "我好几年都没画了,每天也在跑步。"米朵反驳,"我身体不好不是我的问题。是我妈的问题,别人怀孕十个月,她居然只让我在她肚子里待八个月!"

    "那是因为你着急出来,怎么能把早产的问题赖到阿姨身上。"俞凯怼她。

    米朵又笑了,捧着茶杯一边吹着茶沫一边笑,她知道俞凯已经不再记恨她了,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份最好的礼物。

    一直以来,她对俞凯都抱有一份歉意,俞凯是表哥墨景羽最好的朋友,小时候常常带着她玩,她哭,他第一个给她擦眼泪。她笑,他陪着她笑,在她的心目中,俞凯就跟墨景羽一样,都是她最为敬爱的哥哥!

    所以,面对俞凯的感情,米朵没有心动的感觉,对此,她真的很抱歉。

    墨景羽见两人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于是开始说他到来的目的。

    "米朵,我今天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忙?"

    "帮我扮个病人。"墨景羽用最简短的语言把他跟林青幽之间的事情告诉了米朵,不过他并没有说自己母亲在中间起的作用。

    对于米朵来说,米虹彩毕竟是她的姑姑。她也许不会相信姑姑米虹彩会做这些事情,要是跑去求证就完蛋了。

    "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个秘密,"墨景羽继续对米朵说道,"所以我只能找你帮忙。"

    "让我去骗你前妻的丈夫?"米朵还是不明白,"可是表哥,那个女生既然都嫁人了,你为什么还要坚持?"

    "因为我欠她一个交待。"墨景羽又捡重点跟米朵讲了林青幽出现过意外,而他以为她已经死去的事情。

    "我亲手为她下葬,也向当地派出所出具了死亡说明,但我并不知道她还活着,后来我离开蓉城,没有人知道我去了哪里,我想她当时肯定很无奈。"

    "她是怎么出的意外?"米朵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活着人会被人以为已经死了。

    墨景羽叹了口气,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黑天明。

    米朵惊愕地捂住了嘴巴,黑家曾经不择手段,还让墨景羽出了一场可怕的车祸,这事米家是知晓的,在过去的十二年里,她也以为表哥墨景羽已经死了。

    没有想到黑天明又找到了表哥,还让表嫂下落不明。

    "她一定经历了很可怕的事情!"米朵的眼中闪现了泪花。

    "是的,只可惜这四年来我并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所以我想重新跟她在一起。但是我必须要搞清楚她跟现在的老公是不是真的夫妻。"

    "这夫妻还有假的吗?"

    "当然有,"墨景羽凑近米朵,压低声音说道,"有件事我告诉你,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我妈。"

    "什么事?"

    "我妻子林青幽在被我误以为死亡时已经怀了孕,她是为了跟孩子上户口才选择嫁给现在的丈夫!"

    米朵越听越觉得匪夷所思,"是真的吗,表哥?"

    "我调查过,至于他们是不是真夫妻,我无法调查,不过依我对我妻子的了解,她应该不会背叛我。"

    "那,那个医生为什么要娶她。"

    "因为善良吧,他是一个十善良的男人,我妻子是个孤儿,而他跟她从小一起长大,他像大哥哥一样在保护她。"

    "他真是一个好人!"米朵瞬间就对没有见过面的万敏山有了好感,一个在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的男人,最有魅力的。

    "表哥,你要让我怎么做!"米朵目光坚定地看着墨景羽。

    墨景羽看了一眼俞凯,俞凯也看了一眼墨景羽,随后,俞凯偷偷地朝墨景羽竖起一个大姆指。

    他在恭喜他,又成功地洗了一个脑!

    接下来,墨景羽把现在的状况,还有米朵扮演的角色跟她说了一遍。

    米朵听得很认真,不过她也十分感概,在她心里,表哥墨景羽是个行事果断,凡事不留余地的男人,但是现在他为了重新赢得妻子,居然如此大费周章地计算每一个步骤。

    如此小心肯定是在担心什么。

    他在担心什么呢?米朵马上想到了一个人——米虹彩,她的姑姑。

    姑姑最近一些催表哥跟俞凯那个妹妹结婚,这个节骨眼上要是让姑姑知道表哥想要找回以前的妻子,依姑姑的性格,肯定会出面分开他们。

    这些上流的人,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曾经她还是米家的大小姐,俞博文的妈妈杨慧也一样嫌这嫌那,更别说表哥喜欢的那个前妻还是他在蓉城认识的。

    她米家大小姐都如此,小地方来的女生肯定会遭到更大的反对!

    也许,那个叫林青幽的女生也会意识到这一点,如果她知道表哥现在是墨家唯一的掌门人,她可能不会承认自己是表哥的前妻林青幽。

    所以表哥墨景羽必须要搞清楚她跟现任的丈夫是不是真夫妻,如果真的尘埃落定,表哥也许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让那个叫林青幽的女生平平安安地过一辈子。

    表哥墨景羽。居然是这么一个伟大又温暖的男人!

    ……

    林青幽接到俞凯的电话时很是奇怪,之前不是说好了她每天七天半到公寓里为叶承希煎药敷药,为什么干了一天就要把见面地点改到咖啡厅。

    她忐忑不安地到了约定地点,一进门就看到万敏山坐在店门不远的一个咖啡桌前。

    她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心想万敏山怎么会在这里?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墨景羽"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于小姐,这边!"

    她寻声望去,这才发现在"老公"万敏山的对面还坐着"墨景羽"。她连忙去看"墨景羽"身边的人,生怕叶承希也在。

    幸好,他身边坐的是一个女生,瘦瘦弱弱的样子,戴着一副墨镜。

    林青幽走到三人面前,狐疑地挨着万敏山坐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她小声问万敏山。

    "我想确定你的安全。"万敏山握住林青幽的手,"你不会生气吗?"

    林青幽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她茫然地看向俞凯。

    "你老公怕我是人口贩子。"俞凯一脸的不高兴,"明明是你们要求和解的,现在居然还让我提供证明,要不是我表妹不喜欢男人碰她的脸,还轮不上你这样的鳖脚的药理师帮她煎药。"

    "你表妹?"林青幽看着面前被墨镜遮住大半张脸的米朵,她一语双关地问道,"你不是说他是你朋友吗?"

    叶承希呢?

    "我怎么称呼他那是我的权力。"俞凯开始朝林青幽瞪眼,"我说于小姐、万医生,人你们也看了,现在我们可走了吧!"

    "等等,能不能让我帮你表妹把个脉。"万敏山要求道。

    "你还真的开始做生意了!"俞凯提高了嗓门。

    "表哥,让万医生帮我看看吧。"米朵拦住发怒的俞凯,主动伸出手,她对万敏山是有好感,而且在刚才交谈中,她发现万敏山不仅彬彬有礼,而且举手投足对进来的林青幽全是保护性。

    这样的男人既然想帮她看病,那就看吧,她本来身体就不好,也免得他担心俞凯骗他。

    万敏山见对方愿意,也不客气,他伸手按下她的脉搏,他低眉垂目慢慢地感受她的脉向,几分钟过后他叹了口气,"小姐你这是胎里的带着病。"

    "怎么说?"米朵问。

    "就是从小落下的病根,春愁夏滞秋喘冬咳,你不仅仅容易呼吸道感染,整个感观也有问题,怕热又怕冷对不对?"

    "对对对!"米朵激动地想去握住万敏山的手,这些年她看了不少大夫,有些医生甚至说她的病要做手术,没有一个医生像万敏山这样,只是号了一下脉就能说中她的病理。

    这个年轻的医生简直就是神医。

    "但是你的眼睛怎么回事?"万敏山好奇地问,按道理她的病根不会伤及眼睛。

    "我的眼睛就是视力有点弱。"米朵开始瞎编,"还动不动就发痒,痒得我彻夜难眠。"

    "这么说来还是你体虚引起的,你的药单带来了没有。"万敏山是医者仁心,想要看她的药单上的药有没有错误。

    "我这里有。"林青幽从包里拿出昨天从叶承希哪里得到的药单,其实她也希望万敏山帮叶承希看看,药里有没有问题。

    虽然她现在还搞不清楚,为什么墨先生会把叶承希变成一个视力不好的女生。

    不过,她内心深处还是庆幸墨先生这样的安排,要是对面真的坐着叶承希,她不知道万敏山会怎么想。

    他肯定会很伤心,因为她昨天晚上回去什么都没有说。

    "对不起。敏山哥,等叶承希眼睛好了,我再跟你解释。"林青幽在心里默默地跟万敏山道歉。

    万敏山看了一下药单,微微点了点头,药单上的药确实是醒脑明目的药方,不过这药方对面前的这个女生并没有多大的作用,她的问题还是在体质上。

    "光敷这些药肯定是不行的,你的身体需要调理。"万敏山诚恳地对米朵说道。

    俞凯在旁边一听又开始叫了起来,"我说你还真开始做生意,是不是接下来我们要到你们静心堂抓几副回来吃吃?"

    "表哥,听医生怎么说!"米朵打断俞凯,转身万敏山一脸崇拜地问道,"万医生,你说我的身体该怎么调理?"

    "吃药是下下策,你的身体这么虚,是药都有三分毒,我担心你的身体抗不住,所以我建议先从饮食习惯及生活习惯方面着手,用食疗代替药疗。"

    "吃东西就可以治我的病?"米朵还是第一次听说。

    万敏山点点头,"食物就是最好的良药,就像体寒之人不能食凉物,体热之人不能食辛辣一样,饮食方面不注重,身体很容易出问题。"

    "好有道理!"米朵双手紧握放在胸前,现在她觉得万敏山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我先跟你开一周的食单,你回去吃一段时间再说。"万敏山从怀里掏出钢笔,开始在便签纸上写食谱。

    其实他在跟省委书记当保健医生时,就开始研究如何通过饮食习惯改善身体状况,在这方面他也是一个专家。

    万敏山很快把食谱写好,然后叮嘱米朵,"你身体虚又偏寒,就算是夏天也不要吃冷饮,知道吗?"

    "知道了!"米朵接过食谱,像个听话的小学生毕恭毕敬地回答。

    "还有你的睡眠,每天要保证八小时以上的充足睡眠,锻炼身体的时间最好放在下午。这个时候你的整个身体机能从活跃期慢慢过度到疲惫期,你适当锻炼就会激发它们的潜能。"

    "好,那我做些什么运动呢?"

    "瑜伽与慢跑都可以。"

    "好。"米朵再次点头。

    俞凯见他们聊完,伸手从口袋里摸出钱包,问万敏山,"多少诊金?"

    "我不收诊金。"万敏山看向俞凯,"我表妹伤了你,虽然你们签了和解书,但是我希望墨先生不要为难我的表妹跟我的妻子,如果这位小姐按照我的处方身体有所起色的话,不知道墨先生能不能取消和解书上的内容。"

    "什么内容?"俞凯问。

    "让我的妻子停止跟你的表妹煎药敷药,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万敏山话一出口,对面坐着米朵就开始看俞凯,她虽然是来假扮病人的,但是面对医生如此忠恳的建议,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让我继续吧!"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林青幽开了口,她没有看万敏山,只是坐着哪里低着头请求,"敏山哥,请你让我继续煎药吧,我答应过墨先生的事情,我不想出尔反尔。"

    "谨然!"万敏山心疼地看着林青幽,他只是不希望林青幽因为陈沁的事情太过劳累。

    林青幽知道万敏山的心思。她抬起头朝他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我不累。"

    现在,叶承希比她要累。

    "好吧,那你继续吧。"万敏山只好妥协。

    米朵坐在对面看着万敏山对林青幽如此在意,她隐隐觉得这个男人并不像表哥墨景羽说的那样,只是因为善良才愿意帮林青幽。

    他,可能是出自于爱。

    她把目光又投向林青幽,林青幽那微蹙的眉头似乎说明她已经知道身边这个男人对她的爱意,她可能在苦恼。

    毕竟她也见到了自己的表哥墨景羽,虽然她以为他是叶承希。

    看来,表哥墨景羽的这次爱情争夺战是危机重重。

    怪不得他会如此的小心翼翼。

    林青幽坚持要煎药敷药。万敏山也没有办法阻拦,他知道林青幽是一个守信的人,既然她坚持他也只好依她。

    知道对方是一个女生后,万敏山也放了心,他先行离开,留下林青幽继续为他们服务。

    万敏山一走,林青幽连忙问俞凯,"墨先生,您怎么突然换了人,叶先生人呢?"

    "叶承希回蓉城了,我也是刚才才知道,你老公堵在我公寓门口非要确定你煎药敷药的人是谁。我跟他说实话怕他不相信,所以就让我表妹过来挡一挡。"

    俞凯的这些话,林青幽除了叶承希回蓉城这一句,其它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他怎么回蓉城了?"林青幽问俞凯。

    "他说回去把妻子的骨灰带到帝都,他可能是记起一些事。"

    "你的意思是说他今天记忆力又变好了?"

    "我不知道,他反正时好时坏,有时候想起来一些事就会用本子记起来,我想他现在大概能记起一大半的事情而不是恢复了一半的记忆。"

    林青幽苦笑了一下,她想叶承希可能知道一些事情,也可以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但是照昨天的情况来看,他根本就不清楚她的声音是什么样子。

    他还是不记得她的。

    不过。这样也好,先帮他把眼睛治好。

    正在林青纲胡思乱想中,俞凯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听了一会儿然后对林青幽说道,"叶承希回来了,他让你过去。"

    "这么快?"不是回蓉城了吗。

    "蓉城到帝都从飞机就一个半小时,能不快吗。"俞凯不想让林青幽起疑,他催促她快点过去。

    林青幽赶到叶承希公寓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今天她照例没有吃饭,一时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她还来不及做,二是俞凯催的急,直接从咖啡馆开车把她送了过来。她连在路边吃点东西的时间都没有。

    怀着复杂的心情,她敲开叶承希的房门,很快,房门被打开,叶承希站在门后含笑着望着她。

    今天他没有戴墨镜,眼睛像正常人似的一样的明亮。

    "是于小姐吗?"他的眼睛明明盯着她的脸,但好像又看不见似的。

    "是的,叶先生,晚上好!"

    "快进来。"叶承希拉过她的胳膊,把她带进了屋。

    屋里很暗,没有开灯,但是餐厅的方向有烛火在跳动。林青幽仿佛还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你能跟我共进晚餐吗?"叶承希离她很近,几乎是凑到她耳边跟她说话。

    林青幽知道他是因为看不见才会凑这么近,但是这突如其来的轻语还是让她吓了一大跳。

    "啊,吃饭吗?"

    "是的,我订了晚餐,是上好的牛排。"叶承希反握住她的手,像是借助她的力量往餐厅走,又像是带着她往餐厅走。

    "来,坐下。"叶承希把她按到餐椅上,他的动作一气呵成,但是眼睛却注视着一个地方,像个盲人。

    林青幽有些坐立不安,她问叶承希,"叶先生,你今天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不是请你吃饭,是你刚好来了,而我正好在吃饭。"

    "可是,这里有两份……"

    "是我妻子的。"叶承希坐下来,摊开餐布注视着林青幽,烛光中他的眼睛熠熠生辉。

    "哦,我忘了跟你介绍,你旁边就是我妻子林青幽。"叶承希说着朝林青幽身边的椅子上一指。

    林青幽侧过身一看,吓了连忙跳了起来,她的座位旁边居然放着一个骨灰盒。

    这个叶承希,他真的把骨灰盒带回来了!

    "于小姐,是不是吓到你了?"他还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

    林青幽拍着胸脯,魂早就吓得飞了出去,虽然她知道这骨灰盒里装的不是自己,可是就算不是她总要有个人的骨灰在里面吧,也不知道当天米虹彩拿了一个什么人当她的尸体。

    说不准是路边饿死的乞丐,也说不准是医院里没人认领的死尸。

    跟这些不知道来历的骨灰坐在一起,她真心不敢。

    "叶先生,你能不能把它拿走!"林青幽颤抖着声音请求。

    "为什么?"叶承希歪着头一脸不悦,"你讨厌我的妻子?"

    "不,我并不讨厌,我只是有些害怕。"

    "可是。"叶承希垂下双眸,"我把她拿走了,谁当我的妻子陪我吃饭,今天可是我跟她重逢的日子。"

    "我,我陪你吃饭。"林青幽赶紧回答,她现在真的无法直视身边的骨灰盒。

    "好吧,既然于小姐想暂时代替,那我跟我的妻子商量一下。"叶承希站起来走到骨灰盒旁边,摸索着把它抱了起来。

    他轻声对骨灰盒说道,"青幽,我知道你也很寂寞,今天我带你回家,以后我们要天天在一起,你先去睡,我等一下来找你。"

    说完,他抱着骨灰盒去了卧室。

    林青幽心情地复杂地看着他离开,又看着他回来。

    "好啦,于小姐,接下来就由你陪我吃饭。"叶承希让林青幽坐下,然后伸手拿起桌上醒好的红酒。

    "帮我倒酒。"他对林青幽说道。

    林青幽定定地坐着没有动。

    帮我倒酒。曾经他也这样对她说过这句话,那一天他在山庄打麻将,而她是他叫过来的女伴。

    那天他喝了好多酒,那天,他搂着她吻了好久。

    往往一幕幕就像放电影般在林青幽脑海里掠过。她的眼泪滴了下来,满含深情地看着对面的叶承希。

    叶承希没有动,他静静地看着林青幽流泪,他知道她想起了那个夜晚,他让她为他倒酒的夜晚。

    记起来就好,小家伙,今天晚上我会让你想起更多的东西。

    "于小姐,快来帮我倒酒。"叶承希再次晃了晃酒瓶。

    林青幽偷偷地擦了擦泪,她站起来接过酒瓶为叶承希倒了一杯。

    "给你也倒上,今天你可是代表我的妻子,我想跟她喝一杯。"

    林青幽想了想,听话地为自己倒了一杯。

    她重新坐下。见叶承希端起酒杯,她也端起酒杯。

    "青幽,我爱你!"叶承希对着空中敬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林青幽又想哭了,她抽泣着也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快吃吧!"叶承希对她说道,"青幽,这牛排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时吃的神户牛排,你尝尝,看是不是当年的味道。"

    林青幽切开一块放在嘴里,她细细地品尝慢慢地回味,眼泪不争气地又流了下来。

    叶承希看到她哭,也不理会。就当没看见似的继续吃。

    接下来,他开始讲过去跟林青幽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讲他从池塘里把她救上来,讲他跟她做人工呼吸。

    "青幽,我脑子现在越来越不好了,但是关于你的事情,我只要想起来一件就马上记下来,然后让人读给我听,所以我虽然看不到你的样子,听不清你的声音,但是我能记得跟你的每一件小事。"

    林青幽不说话,一直静静地听着。

    叶承希观察着林青幽的表情,她虽然很难过但是好像还很清醒,难道她的酒量见长了?

    于是他让林青幽又为彼此倒了一杯酒。

    "来,我们再喝一杯。"他又举起了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林青幽似乎想要喝酒,她泪流满面的也干了这一杯。

    叶承希觉得差不多了,他朝空中打了一个响指,屋里顿时响起了音乐声。

    "青幽,"他站起来朝她走过去,"我们跳支舞吧。"

    林青幽现在已经恍恍惚惚了,她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叶承希,自责、愧疚,一股脑地朝她涌来,她朝他奔了过去。一把抱住他。

    "跳贴面舞呀?"叶承希问,手上的动作还算礼貌,他不知道林青幽有没有醉。

    林青幽在他怀里嗯了一声,"叶先生,请你带我飞翔。"

    "好。"叶承希揽住她的腰,随着音乐开始翩翩起舞。

    林青幽已经醉了,烛光下,叶承希带着她不停地旋转,这让她更加晕眩,她已经分不清自己是于谨然还是林青幽。

    "青幽。"叶承希喊她。

    "嗯。"她回应了。

    "我好想你。"他说。

    "我也想你,叶承希。"她说。

    叶承希一个旋转,把她抵到了墙上,他目光如炬地看着她,慢慢逼近。

    林青幽也看着他,她的目光如梦如幻,像点燃的烟光。

    "承希。"她的手抚上了他的脸。

    叶承希瞬间就捕获了她的唇,然后肆意妄为起来。

    这一吻就像天雷勾动了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叶承希想要的更多,他的手滑进了她的衣服里,然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