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 > 第七十章:错踪复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钞票哗啦啦地掉了一地,俞凯瞬间就懵逼,靠,遇人不淑呀,找到了一个女神经病。

    "是个神经病就早点说,浪费大爷我的表情。"俞凯推开陈沁,也不管地上的钱,再次寻找下一个目标。

    他决定这次找个老家伙办事。

    "喂,你还想走?"陈沁上前一把揪住俞凯的衣服,大声叫嚷道,"死变态,你说你为什么要拔我们家小齐的头发?"

    "谁他妈想要拔你们家小齐的头发,我说的是静心堂的小男孩,你的毛谁要。"俞凯想推开她,但因她身上的衣服穿得实在是太少,他又无法下手。

    只好指着被她揪着衣服的手呵斥,"松开你的爪子!"

    "想跑,没门。"陈沁来了气势,"你也不打听打听,在我们宛南只要提我陈沁的名号。十里八乡没有一个男人不带怕的,你今天算是惹错了人!"

    说着,她抬起她镶嵌着铆钉的小凉鞋对着俞凯的重要位置就是一脚!

    俞凯没有防备,某处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在他还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他已经痛的站不起来了。

    陈沁拍了拍手,恶狠狠地瞪了俞凯一眼,大步地朝静心堂走去。

    "你给我站住!"俞凯捂住"蛋"指着陈沁。

    陈沁回过头朝他做了一个鬼脸,"死变态,我劝你还是滚蛋吧。小心老娘再给你一脚!"

    "女人,你死定了!"俞凯一边捂住自己的下体一边迈步朝静心堂走去。

    他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疯女人!

    陈沁一进静心堂,就开始叽叽喳喳地向万敏山汇报刚才在外面发生的事情。

    "有个男人发变态,居然喜欢小男孩的头发,你们一定要注意小齐的安危。"

    正说着,俞凯弯着腰走了进来。

    "死女人,你给我过来。"他对着陈沁大吼。

    陈沁一回头,见是他追了过来,连忙拉起万敏山禀告,"就是他就是他,他就是那个变态!"

    "墨……墨景羽?"因为万红珊说俞凯是墨氏集团的总裁,所以万敏山就误以为俞凯是墨景羽,他见这个三天前来过的男人又来了,还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一时这间不知道怎么处理。

    "您怎么啦?"还是林青幽机灵,她上前一把扶住俞凯,柔声询问。

    "这个女人下毒手,他踢了我的……"俞凯被林青幽扶着坐下,血红的双眼依然瞪着陈沁。

    "我下毒手?"陈沁指着自己,"明明是你拿着钱让我来拔小齐的头发,你是变态你知道吗?"

    这时,拎着食盒来送午饭的万红珊走了进来,她一见医馆里这么热闹,连忙挤进去问怎么回事。

    话还没问完,目光就扫到了俞凯的身上。

    "哎呀,这不是我们墨少爷吗?"她说着急急地放下食盒,奔到了俞凯的身边,"墨少爷,什么风又把您给吹来了。"

    她那表情与仪态像怡红楼的老鸨子似的,大概是年轻那会演过这样的角色。所以才熟门熟路。

    "什么风,邪风!"俞凯还在气头上,他指着陈沁,"你给我过来!"

    陈沁没有想到这屋里的人都认识这个变态男,墨少?听上去好像来头不小。但是刚才他明明拿着钱让她去拔小齐的头发,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干嘛过来,明明你是卖凶杀人,我只是替社会教训你的不正当行为。"

    俞凯不傻,现在他自然是不会承认他掏过钱请这个女人帮忙拔头发,再说刚才给的那些钱,现在八成都被人捡跑了,证据都没了,谁会听这个女人胡说八道。

    刚才这里的人喊他什么?墨少!

    看来这帮人以为他就是墨景羽,好,他就是墨景羽。

    "她是你们什么人?"俞凯沉着声音问万红珊。

    万红珊看了一眼陈沁,今天陈沁的打扮就像一只拔了毛的鸡,吊带衫热裤加上亮瞎眼的鞋,一头短发黑不黑红不红黄不黄的,耳朵上还打了十几个耳眼,真心是不能看。

    "她是我们家亲戚,小地方来的,不懂事。"万红珊跟俞凯解释,脸上露出对陈沁的嫌弃和对俞凯的讨好。

    不愧是当过演员的人,两种表情合二为一还能分出层次。

    俞凯没有卖她的帐,他继续指着陈沁说道,"女人,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啊,我墨景羽的蛋也是你能踢的?"

    "踢了又怎么样?"陈沁嘴硬。

    "踢了就要赔钱!"俞凯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本少爷的蛋一百万一颗,明天你把两百万给我准备好。"

    说完,他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瞪了陈沁一眼,然后转身准备离开,在离开的时候他还不忘从小齐嘴巴里把他含得捧捧糖给夺掉,然后愤然而去。

    一时间,中医院传来两个声音,一个是万红珊的哀嚎,"哎呀,这可怎么办呀。人家要赔两百万!"

    另外一个是小齐的哭声,"我的捧捧糖!"

    万敏山跟林青幽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露出不知所谓的表情。

    这都什么跟什么!

    俞凯找到墨景羽,把装进塑料袋的棒棒糖往他桌子上一丢,然后十分不客气地坐到桌子上。

    "墨景羽,你要赔我的蛋!"

    墨景羽看着桌面上的棒棒糖,又看看一进来就让他赔蛋的俞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让他去弄根头发,他怎么弄了一根棒棒糖回来?蛋!他用蛋跟人换棒棒糖?

    "怎么回事?"墨景羽拿起桌上的棒棒糖,"为什么拿了一根棒棒糖回来?"

    "这是那个孩子正在吃的棒棒糖,比起头发这个更好,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今天过去被人袭击了。"

    "哦!"墨景羽来了兴趣,他想会不会俞凯拿小家伙棒棒糖时被小家伙打了,如果是这样,那这个小家伙还有几分他墨景羽的基因。

    是他儿子的事十拿九稳。

    "谁袭击你?"墨景羽问,面带笑意。

    "你还笑!"俞凯把桌上的一份文件抄起来扔到了墨景羽的身上,"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差点让人把我的儿子儿孙踢爆了!"

    儿子儿孙?墨景羽的目光投下俞凯的某处,突然之间他明白了过来,怪不得俞凯一进门就说要赔蛋,原来他的蛋被人踢了。

    墨景羽不用想像,就知道那滋味一定很不好受。

    "谁这么大胆?"他问,心里想肯定不是林青幽,依林青幽的性格,真生气也就是瞪下眼,了不起上口咬几下,但绝对不会去踢男人的裤裆。

    "一个野丫头,爷我今天真是倒霉。不过看她的样子跟你老婆和你老婆的老公很熟。"

    "你是当着林青幽跟万敏山的面被她踢伤了你的兄弟?"墨景羽站了起来,心里对俞凯是怎么拿回这根棒棒糖产生了疑惑,他该不会是用抢得吧?

    "不是,是在我去静心堂之前,不过我已经准备去起诉那个女人了,让她赔我两百万。妈的,要是我今天晚上不举,两百万算是便宜她了。"

    墨景羽笑了,"你俞二少爷还差两百万,既然那个踢你的女人跟林青幽认识,这事就算了。要不今天晚上我安排两个人伺候一下你,保证你的兄弟生龙活虎!"

    "算了?没这么简单,我俞凯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踢过裆,那娘们真的是欠收拾。"

    "就是因为你没有被人踢过,那就更要算了,要不然传出去也不好听。"墨景羽继续劝。

    俞凯无所谓地笑了笑,"没关系,反正静心堂的人都以为我是你。对了,林青幽还是第一个喊出你名字的人,不过她喊得是我。"

    "什么?"墨景羽皱起了眉,"你说林青幽以为你是我?"

    "对呀,先是一个老太太跑来拉着我喊墨大总裁,然后林青幽就喊了一声墨景羽。我猜八成他们一家是打听过你。"俞凯说的这里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墨景羽继续说道,"你说会不会是林青幽知道你就是她的前夫叶承希?"

    "不,她一定不知道。"墨景羽十分笃定,"如果她知道我在帝都,她是不会在帝都生活的。当初她走的那么绝决,是打算好了一辈子不见我,我太了解她了!"

    "那你现在怎么办?她既然打算一辈子要躲着你,而且现在又跟另外一个男人结了婚还有孩子……当然,你今天让我过去拿那个孩子的头发,自然是想知道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但这都不重要,她的心最重要,不是吗?"

    这句话戳住了墨景羽的痛处,是的,就算林青幽还活着,就算她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可是现在的她会因为他的出现重新回到他的怀抱吗?

    如果她说,她已经嫁给了万敏山,她决定跟他生活下去。他该怎么办?

    还有,米虹彩要是知道林青幽的存在,她又去找林青幽,然后说一些曾经龚家珍对她说的话,她又该怎么办?

    不,不能让这些问题摆在他跟她的面前。

    这一次,一定要小心。

    "你是说静心堂的人以为你是我?"墨景羽又问了一遍。

    "是,而且我也默认了。"俞凯回答。

    "好,很好,那你就继续当墨景羽吧,特别是在万家人面前你就是墨氏集团的总裁。"墨景羽坐了下来,"对了墨总。等小家伙的DNA结果出来后你能不能发一下淫威?"

    "发什么淫威?"俞凯斜睨了墨景羽一眼,墨景羽这家伙从小到大鬼点子最多,他该不会怂恿他用墨景羽的名字把那个踢他档的女人给上了吧?

    他只不过借用他的名字被人踢了一下档,痛的人是他又不是他墨景羽,坏点名气怕什么,他才不要挽尊干非法的事情。

    玩女人可以,强女人可不行。

    墨景羽知道俞凯是误会了他的意思,他笑着解释道,"我说的淫威重点在威不是淫,你不是说要让那个女人赔你两百万吗,那就让她赔,明天让律师过去。不过,过去之前你应该去一趟伤残鉴定中心,确定一下你的老二还能不能用。"

    俞凯斜睨的眼神更甚。

    墨景羽再次微笑,他伸手拍了拍好友的肩,"开个玩笑,没让你真去,不过搞份资料才能唬住人。接下来,就是那个可怜的小女生瑟瑟发抖地求你饶恕了。想一想,是不是很爽?"

    "我怎么觉得你比我爽。"

    墨景羽神秘莫测地勾唇一笑。他爽不爽就要看俞凯这个兄弟帮忙的情况,情况好的话,他说不准能再次等到林青幽离婚。

    不,是于谨然离婚。

    俞凯的律师函是让人送到"静心堂"的,他跟人交待,这份函不要给的别人,要给到"静心堂"老板娘于谨然手上,然后让她转交给陈沁。

    陈沁,这是他找人打听到名字。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俞凯还嫌弃了半天,他觉得取这个名字的人就存心找渣。就是欠收拾!

    林青幽是在做晚饭的时候把律师函给的陈沁的,刚开始她并不以为是什么重要的文件,还以为是陈沁留了"静心堂"的地址跟她的名字,所以有人就把东西寄了过来。

    她把用快递装好的律师函给了陈沁后,就进了厨房。

    万敏山的晚饭自然还是在"静心堂"吃,一般这个时候林青幽就会在家做她跟小齐的晚饭,现在有了客人陈沁,林青幽自然不会随便对付。

    她挽起袖子开始洗菜,水龙头刚打开,客厅里的陈沁就叫了起来。

    "完啦完啦。那个姓墨的男人要告我!"她边说边紧张地看律师函的内容。

    林青幽连忙奔出去,甩着手上的水迹问,"他真的告你了?"

    "对呀,说是鉴定为永久性伤害,让我赔两百万治疗费及一百万的精神损失费。"陈沁说完像一团棉花似地瘫坐在沙发上,两眼放空地盯着天花板。

    林青幽没有想到墨景羽会真的告陈沁故意伤害,不过他那样的人,被人踢了一脚,而且还是踢到最为致命的地方,心中一定会有怒气。

    那可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呀!

    "你先别着急。我跟你表哥打个电话,让他出来我们一起商量看能不能和解。"林青幽说着准备去拿手机。

    "表嫂。"陈沁上前一抓拉住林青幽,"别告诉表哥,这事要是被他知道了,他肯定会亲自出面解决的。"

    "不告诉他那你还能怎么办?"林青幽还是想打电话,毕竟陈沁远道而来,能依靠的也只有万敏山了。

    "我自己解决。"陈沁性子好强,不想牵扯到万敏山,"我去找那个墨景羽,看究竟是不是像上面写的那样那么严重。"

    说着。她起身拿包准备出门。

    林青幽连忙拉住她,"这个点你去哪里找墨景羽?我先做饭,你先冷静地思考一下对策,等一下我们边吃边聊,这件事表嫂帮你出点主意。"

    陈沁看着担忧的林青幽,听话地点点头,说实话,她也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去找这个墨景羽理论。

    吃晚饭的时候,陈沁自然是没有多少味口,林青幽一边给小齐喂饭一边安慰她,"没事的,我听说那个墨景羽身价几千个亿,他这样的人只让你赔三百万,一看就知道是故意找你的渣报你踢他的仇。我想只要我们诚心诚意地去道个歉,让那位少爷出点恶气,这事说不准就这么算了。"

    "他有那么好吗?"

    "说不准有呢。"林青幽微微一笑,目光变得深远起来,她想起叶承希曾经跟她说过的一句话:真正的强者是不会欺凌弱小的。同样的道理,有钱的男人是不会在乎钱的,三百万对于身价上亿的墨景羽来说,他的命根子要是真的受了损,怎么可能只要三百万,这个价格不是针对他开的,而是针对陈沁。

    他知道普通老百姓,谁能拿出三百万,这中间没有等值。

    "吃了饭,我跟他打个电话,然后约他出来见一面,会没事的。"林青幽继续安慰陈沁。

    陈沁放下筷子问,"你有他电话?"

    "快递后面不是写了一串号码吗,寄件人信息哪里,如果不是他也是他的律师。"

    陈沁连忙起身去客厅拿过那个快递单,果然在快递包装的后面有一串数字,她刚才拆的时候压根就没有在意。

    看来,这个表嫂真是心细如发。

    不过,她人也挺好的,个性温柔待人也真诚。陈沁觉得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表哥万敏山算是找对了妻子。

    "表嫂,你人真好!"陈沁由衷地称赞。

    "还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林青幽以为陈沁在感谢她。

    陈沁摇摇头,"我不是在说这件事,我是真心觉得你人不错。我敏山表哥算是走了狗屎运,娶了你这么好的一个妻子。"

    "并不是这样的,"林青幽垂下双眸,看着儿子乖巧的吃饭的样子,幽幽地说道,"其实是我走了狗屎运,遇到了像敏山这么好的男人。"

    陈沁听她这么说,十分感兴趣地托起腮,想要听听她跟自己表哥的爱情故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很小的时候……"林青幽说到这里马上停了下来,"不是,是偶尔碰到了,我在一个地方工作,敏山哥去那个地方帮人看病,然后就碰到了。"

    林青幽说完吐出一口气,因为是大着肚子进万家,所以万家人从来都没有问过她跟万敏山两个人的相爱过程。

    街坊邻居只知道万敏山在外面娶回来了一个妻子,其它的也是一无所知。

    林青幽话里的前后不一让陈沁起了疑,她不解地问,"究竟是很小的时候就认识还是后面碰到的?"

    "是后来碰到的。我说很小的时候是想说我很小的时候就想嫁个医生,然后碰到了敏山,觉得他医术好又帅,所以……"

    "那你们是谁追的谁?"陈沁问。

    "是我。"

    "真没有想到。"陈沁捂着嘴笑,"表嫂你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居然还会主动表白!"

    林青幽笑了笑,她不想再谈她跟万敏山的事情,于是转移话题问陈沁,"你有喜欢的男孩子吗?"

    "有哇。"陈沁大方的承认,"我喜欢大明星尹择一。他是我心目中的男神。"

    林青幽虽然不追星,但也知道尹择一的名字,歌手出道,后来拍了几部电影,是当下炙手可热的流量小生。

    原来陈沁喜欢的人是大明星呀。

    "这是你选择来帝都发展的原因?"林青幽问陈沁,她其实挺羡慕陈沁这种能为爱豁出去的性格。

    不像她,在爱人面前永远都不够自信,那怕叶承希手把手的教,她最后还是没有听从自己的内心,放开了他的手。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林青幽看着儿子小齐的睡颜想,如果当初她不配合叶承希的母亲演那场戏,她跟叶承希的结局又会是什么样子?

    按约定离婚?或是叶承希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然后再次允许她留在他的身边?

    但不管是什么结局,最起码小齐会知道他亲生的父亲是谁。

    每每想到这些,林青幽就会有丝后悔,但是,一切都结束了。

    叶承希,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而她也不再是林青幽。

    "是的。"陈沁开始憧憬未来,"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歌手,然后可以站在尹择一的身边,告诉他,我喜欢他。如果可以,我还想问他,我能不能做他的女朋友!"

    说到这里,陈沁有些害羞地捂住脸。

    不管是多么大方开朗的女生,在说起自己喜欢的人时,免不了会害羞。

    林青幽十分理解,她也十分羡慕。

    现在。她连这种机会都没有,对于她爱的那个人,她只能放在心里,默默牵挂。

    "不过……"陈沁从兴奋中回过神,有些沮丧地对林青幽说道,"我觉得像我这样的女生应该没有多大的可能,尹择一可是优质偶像,先不说像他这样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比我优秀的女生喜欢,就我现在的情况,想要够格跟他说一句话都挺难的。"

    陈沁说着说着垂下了头,"我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别灰心,这世上的事情谁能说得准,有时候看似你够不着的人,说不定有一天就会站在你身边跟你说加油!"

    "可是我听说尹择一家境特别好,他的姑姑是位名演员,后来息影嫁给一个富豪。"

    "那也是他的姑姑而已。"

    "可那不是一般的姑姑,他的姑姑是当年选美出身的尹丽恩,三十年前她可红了。"

    林青幽知道这个尹丽恩,据说她的美貌被誉为最完美无瑕的容颜,现在也偶尔会有人拿她出来当标准评判其它人的美貌程度。

    陈沁说起尹择一,有些停不下话头,连自己被人索赔三百万的事情都忘了,她继续跟林青幽聊道,"表嫂,你知道尹丽恩嫁给了谁吗?"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_第六十九章:偷孩子的来了_若初文学网_若初阅读网

    最后,俞凯还是屈服了,第二天就跟墨景羽去了向阳街。

    在去的路上,墨景羽把他跟林青幽之间的事情全数告诉了俞凯,俞凯听后唏嘘不己,他没有想到墨景羽会是这么痴情的一个人,也没有想到他跟林青幽之间会有如此荡气回肠的爱情。

    "我怎么遇不到这样的女人呢?"墨景羽坐在车里问,一副十分苦恼的样子。

    墨景羽看着他微微一笑,告诫道,"只要你在花丛中转,就别想在她们身上找到真爱,因为她们知道你在玩,也就不会动真感情,谈恋爱还是要找良家妇女。"

    "那你告诉我,哪里有良家妇女?"

    墨景羽笑而不语。

    俞凯见他不吱声,自问自答地来了一句,"难道要搞别人的老婆?"

    这句话彻底让墨景羽不说话了,他不仅不再说连笑容也收了。

    是的。他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林青幽真的改名换姓成为了于谨然,那她就不是他的妻子,她现在是万敏山的妻子。

    这,真让人心痛!

    车,拐进了向阳街,在距离"静心堂"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

    墨景羽把林青幽的照片再次给的俞凯确定,然后让他伺机去收集一根林青幽的头发。

    俞凯做了一个明白的手势,下车离开。

    时值中午。天气十分的炎热,墨景羽坐在开着空调的车里,透过遮光效果很好的车窗玻璃看向"静心堂"

    在俞凯迈步走进"静心堂"时,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子拿着一个玩具奔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老太太,嘴里喊着他的名字。

    墨景羽眯起眼睛认真打量那个老太太,他认出了她,就是昨天出现在墨氏集团大楼的那个老太。

    看来林青幽去墨氏集团大楼是因为这个老太太,她大概是去救她吧。

    这时,拿着玩具的小男孩跑了起来,似乎是在跟手里的玩具玩飞行的游戏,他嘟着小嘴说的什么,小脸红扑扑的。

    墨景羽的车就停在"静心堂"这边的街道上,小男孩顺着人行道慢慢地跑着,最后停到他的车前。

    "攻击!"他用手上的玩具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车头,可能是觉得他的这辆迈巴赫像个怪物。

    墨景羽的车窗贴着黑色的遮光膜,他可以从里面看见外面,但是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所以小男孩并不知道他在车里。

    他拿着玩具从车头开始一直攻击到车窗的位置,可能是车窗玻璃可以照出他的人影,于是他嘟哝的更起劲了。

    "我是巴斯光年,我是宇宙的守护者。"

    这时,那个老太太已经奔了过来,她手上端着一个碗,一边跟小男孩搭话一边往他嘴里喂饭。

    "对对对,我们家小齐是宇宙的守护者。"说着,塞到他嘴里一勺饭。

    小男孩嘴里含着饭纠正老太太的问题。"不是我,是巴斯光年。"

    "好好好,巴斯光年。"老太太明显敷衍着。

    男孩子笑了,他站在墨景羽的车前低头摆弄着手上的玩具,似乎对于老太太的妥协很满意。

    墨景羽坐在车里,视线全数被小男孩吸引,他觉得这个小男孩很眼熟,但是又说不上来在什么地方见过。

    难道……

    他的心猛地一惊,昨天去"静心堂"时那个店员的话重新钻进了他的耳朵。

    "我们万医生小孩都有了!"

    他是——万敏山的儿子?

    也就是说他有可能是林青幽的儿子?

    墨景羽的喉咙像似被什么给堵住了,他想喘气却怎么也喘不出来,只能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这个小男孩,他明亮的大眼睛下肉嘟嘟的小脸蛋,还有粉红色的小嘴。

    他们如果有了孩子,那他就算求证了于谨然是林青幽的事实又能怎么样?

    林青幽跟万敏山连孩子都生了,她会为了他跟万敏山离婚吗?

    就算他想方设法让她离了婚,他能保证他的母亲米虹彩不来左右林青幽的心吗?

    林青幽一直是自卑的,就算他教她如何强大,她的内心还是不敢去挑战比她更为强大的人。

    要不是这样,当年她又怎么会狠下心来摘下戒指,一去不回!

    在她的心里,爱不爱并不重要,配不配才是幸福的关键,她把自己当成尘埃,用仰望的姿势去看待他对她的爱。

    她很傻,但又无奈,让人心疼到不忍责备。

    "林青幽,你为什么又要给我出这样的难题,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上我最在乎的人只有你!"

    墨景羽愤怒地捶了一下方向盘,没有想到这一击却击到了喇叭上,车发出一声巨大的鸣笛声。

    小男孩明显地被吓了一跳,他耸着肩惊恐地盯着车窗,漂亮的眼睛像两颗黑色的宝石。

    墨景羽马上按下车窗,想去安抚他,没有想到小家伙鼻子一吸仰天哭了起来。

    "哎哟,你这个人真是的,小孩子在边上玩又不挨着你什么事。你按什么喇叭呀?"万红珊平来就是一个泼脾气,侄孙被吓哭,连忙上去跟墨景羽理论。

    墨景羽连声说着对不起,"我是不小心按到了。"他解释,目光依然落在小齐的身上。

    如果他真是林青幽的儿子,那这个孩子也是他最爱的女人生的,就凭这一点他都会对他温柔。

    "别哭,好吗?"墨景羽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叔叔跟你道歉!"

    小齐吸了吸鼻子,眨着泪蒙蒙的大眼看着墨景羽。

    "算了算了,看你态度端正,我们就不跟你计较了。"万红珊接过小齐准备回去。

    "等等!"墨景羽下了车,他再次跟万红珊和小齐道歉,"刚才真的对不起,我能不能送个礼物给这个小家伙当赔礼。"

    说着,他返回车里四处翻找,心里暗怪自己没有提前做准备,这可是给林青幽孩子的见面礼,不能马虎。

    翻来找去他终于找到了一样东西,是墨氏集团周年庆的一个徽章,纯金打造还镶着一颗蓝宝石,这本来是准备他在周年庆上戴的,现在也只有这个拿得出手。

    "来,我把这个送给你。"墨景羽把徽章递到小齐面前。

    小齐马上擦干眼泪,看着金灿灿的徽章问,"这是勇士徽章吗?"

    "对,勇士徽章,你可以给你的玩具戴上。"

    万红珊见一个陌生人要给东西小孩子,自然是准备过来阻拦的,但是一看男人拿出的东西居然是墨氏集团的徽章,看那成色八成是金,她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模样俊朗一表人才,开的车也是帝都数一数二的豪车。

    天呀,该不是墨氏集团老板在附近办事,他的司机在这里等着吧?

    正暗自猜想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怎么啦?"成功拿到林青幽头发的俞凯问墨景羽。他没有想到就这么一点功夫,墨景羽就开始逗街上的小孩子了。

    "没什么事。"墨景羽摸了摸小齐的头,转身上了车。

    万红珊一见俞凯顿时眉开眼笑,她想这个年轻人八成就是墨氏集团总裁了。

    因为只有总裁才会配这么帅的司机,开这么豪的车。

    等等,刚才这个总裁大人好像是从"静心堂"出来的,怎么?是不是看中她的"静心堂"了,想收购?

    墨景羽按下车窗,再次跟小齐拜拜。此时的万红珊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

    墨景羽一走,她就拉着小齐屁颤屁颤地回到"静心堂"。

    "重大消息,重大消息!"她开始奔走相告。

    这时店里没有病人,就看完诊正在收东西的万敏山和正在吃饭的万红玉与打扫卫生的林青幽。

    "什么重大消息?"搭腔的依然是林青幽。

    "刚才是不是有个高高帅帅的男人到我们医馆来了?"万红珊问。

    林青幽点点头,然后指了指万敏山,"刚才他让敏山哥号了一下脉。"

    "就号了一下脉呀?"

    "是呀。"林青幽回答的有些不自然,她不想告诉姑姑刚才那个病人,就号了一下脉也不说哪里出舒服,临走的时候还非要在她头上捉个虫子,真是奇怪的很。

    他是来看病的还是卫生部门查四害的?

    "我告诉你们呀,那个人是墨氏集团的总裁!"

    "您又在哪里听说的?"万敏山不相信。

    "我怎么是听说的,我是亲眼看到的。他的司机,一个更帅的小伙在路边等着他呢,就刚才,不信你问小齐。"

    小齐正趴在桌子上给他的巴斯光年戴徽章,压根就没有听到姑奶奶在说什么。

    "小齐,你说刚才是不是有一个很帅的司机在外面守着。"万红珊让小齐作证。

    "是叔叔,不是司机。"小齐应了一声。

    其它人,包括正在吃饭的万红玉都看着万红珊,大家都觉得万红珊刚才有点像是在说相声。

    可惜没有笑点。

    "真的是墨氏集团的总裁,我有证据。"万红珊指着小齐手上的徽章,"你们看,这是什么?"

    林青幽走过去,拿起小齐正在玩的徽章,"这是什么?"

    "你看你,平时不看财经频道连这个都不知道,这是墨氏集团的徽章。那个司机给的,亲手给我们小齐的。"

    "为什么要给小齐徽章?"林青幽关注点是孩子的安全,怎么能要一个陌生的人的东西。

    "因为他按喇叭吓哭了我们家小齐呀,说是要赔礼道歉就顺手给了一个徽章,你们看一个司机都能顺手给个金徽章,墨家真是有钱,对不对!"

    大家又齐刷刷地看着她。

    "你们难道不激动吗?"万红珊再次询问,她可是兴奋的吃不住。

    "不就是一个总裁过来看病嘛,有什么好激动的。"万敏山把号脉枕放进抽屉里,转身坐到桌边继续吃他的饭。

    "不过,墨景羽长得还挺帅的。"林青幽为了不让万红珊冷场,随口说了一句,如果那个男人真是墨氏集团的总裁的话。

    "是呀,有钱人就是不一样,不仅是老板帅连开车的司机也很帅,谨然,你刚才说他叫什么来者?"

    "墨景羽呀,网上有他的名字。不过我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本人。"

    "墨景羽,"万红珊默默念着这个名字,"连名字也好听,如果我再年轻二十岁,我一定会追求他,当总裁夫人!"

    林青幽不说话,只能偷偷地笑。

    ……

    俞凯把偷偷扯下来的头发放进一个小塑料袋里然后递给了墨景羽,他打趣的说道,"如果她真是你说的那个林青幽。长得确实挺漂亮的,不过不是那种让人有压迫感的美,看得很舒服的那种,像个良家妇女。"

    墨景羽开着车,没有说话。

    "怎么啦?"俞凯问。

    "刚才那个小孩有可能是林青幽跟万敏山的孩子。"墨景羽说到这里无奈的叹了口气,有几分伤感。

    "那就难办了,光结婚还好说,这有了孩子就有牵扯,就算你拿出她就是你老婆的证据。她不一定会跟你走,因为她现在是于谨然。"

    墨景羽的目光更暗淡了,他有些恨母亲米虹彩,如果不是她一手策划,现在他也不会面临这种局面。

    最爱的人还活着,可是她已经不是他的了。

    "你打算怎么办?"俞凯问。

    "我不知道。"墨景羽是真的不知道,他不想让林青幽为难,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被迫在做选择题。

    从她的母亲用肾给她还一段婚姻开始,她总是一边背负着良心的债一边乞求着幸福。

    现在她似乎过得很好。一个不计较她过去的丈夫,一个可爱的孩子,柴米油盐简简单单。

    难道该放手的人是他吗?

    忘掉她,随便娶个女人,结婚生子传宗接代?

    他可以吗?他可以拥着另外一个女人入眠吗?

    答案显而易见,他不能!

    想着她就在这个城市,跟他呼吸着同一片空气,他怎么能当她不存在!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能确定。"墨景羽吸了一口气,"我不能娶你的妹妹俞小瑶。这件事还需要你帮忙。"

    "没问题,我也觉得你跟我妹妹不适合。"俞凯看了一眼墨景羽,"当然,我并不是觉得我妹妹不好,我是觉得你心里装着另外一个女人,娶她,是犯罪!"

    "那你能跟我保守这个秘密吗?"墨景羽看向俞凯。

    "向谁保守?"

    "我的母亲大人。"墨景羽收回目光,继续开车,"在我没有想好如何处理之前,我不想让她去骚扰林青幽的生活。"

    "这个更加没有问题,身为男人,我跟你站在统一的立场。"

    三天后,汪启明把两份检测报告放到墨景羽面前。

    墨景羽没有翻开只是看了一眼,然后拿出一支烟点燃。

    "她们是一个人吗?"他问汪启明。

    "两个DNA图谱完全一致。"汪启明看着墨景羽,"你打算怎么做?"

    墨景羽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虽然他知道结果肯定是,但是确切的答案一但摆在他的面前,那就表示他所有的猜测都是真的,剩下来的就是他的选择。

    是当不知道,还是去见她?

    "他们有了孩子?"墨景羽把这个结果告诉了汪启明。

    汪启明啊了一声,"他们有孩子了,多大了?"

    "看上去有两三岁了吧。"

    "不会吧,林青幽步伐也太快了,虽然你们分开有四个年头,但是细算一下也就三年零四个月,她一转身就跟万敏山结婚生子?"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墨景羽,他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然后怔怔地看着汪启明。

    "女,女人怀孕要几个月?"他问汪启明。

    "怀孕十月一朝分娩,不都这么说吗?"

    "你去帮我查查那孩子有多大!"墨景羽一下子站了起来,他觉得故事也许还有其它的版本。

    汪启明是个机灵的人,他在向阳街转了一圈就搞清楚了林青幽的儿子小齐的出生年月日。

    不用墨景羽算,汪启明就帮他算了出来,"老大,林青幽的儿子是元旦那天生的,所以取名叫万齐元。我又帮你资询了一下妇产科专业医生,她们说孕妇的预产期是九个月多七天的算法,也就是说如果林青幽是元旦生的孩子,她受孕的时间应该是头年的三月份。"

    三月份?

    墨景羽紧张地吞了一下口水,他跟林青幽的第一次是三月八号,第二次是三月十五号,这中间隔了一次经期,这些他记得非常清楚。

    然后从三月十五号一直到三月三十一号,除了林青幽生的病的几天外,他们从来都没有断过。

    依他对林青幽的了解,她跟他刚分开,她是不会跟万敏山在一起的。嫁给万敏山只有一个可能。

    她怀孕了,她怀孕了!

    她怀了他的孩子!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墨景羽颤着声音问。

    "在向阳街。"

    "那你能不能从那个孩子身上拿点DNA样本回来!"

    "这恐怕不行,林青幽万一认出我来怎么办?"汪启明压低声音说道,"我看还是派你的兄弟过来一趟。"

    俞凯在接到墨景羽的电话请求时,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

    "什么,去拔那个小孩的头发?景羽,我可是俞家二少爷。虽然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但总是有身份的人,你不能老让我去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让你去你就去,我要是有人能帮忙还用请你这位大爷出马,再说了,拔头发这种事情你最在行,读书那会隔壁班的几个女生,哪个人的头发没有被你拔过?"

    "我那是拔毛不是拔头发,地方不一样。"俞凯还开始怼上了。

    "好了。知道你厉害,那就去拔吧!"

    "行。"俞凯挂了电话,心想,嘿,怎么就同意了呢,这个墨景羽说话就喜欢绕来绕去,然后把人给绕了进去,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又是一个午后,俞凯开着车到了向阳街的"静心堂"。他没有下车而是坐在车里想对策,上次他是装病去医馆看,现在又去,编什么理由呢?

    还是得病?

    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能有什么病要去一周之内跑两次中医馆,这要是传出去了,帝都的那些妞们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他不行?

    不行,这次不能去。

    于是,担心被人以为他不行的俞家二少爷决定在街上拉个人帮他完成这个工作。

    陈沁并不是第一次来帝都,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老妈带她来过一次,当时她的姨妈也就是万敏山的妈妈还在世,当时的向阳街还是一条老街区,房子又破又烂,街道上也没有几个人。

    十几年过去了,帝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区不复存在,高档的小区如雨后春笋般地耸立在陈沁的面前。

    她觉得她来帝都来对了,这里一定有她的梦想。

    "我要当大明星!"她站在大街上吼道。一副元气满满的样子。

    "喂,大明星!"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陈沁身后响起。

    陈沁回过头,就看见一个架着墨镜穿着LOK新款夏装的男人倚靠在他炫酷的豪车旁朝她招手。

    这男人什么意思?

    "过来呀!"俞凯朝她勾勾手指,然后把墨镜推到头上,笑容可掬地看着她。

    "你干嘛?"陈沁警惕地盯着俞凯,来之前她听人说过,帝都星探多狗仔多但是坏男人也多。

    像她这样漂亮时尚的小女生最容易被人盯上了。

    所以她不敢冒然上前。

    "帮个忙可以吗?"俞凯从身上掏出钱包,开始一张一张地往外掏钱。

    陈沁更懵逼了,心想这帝都的男人是不是他妈有病,没事在街上数钱给人看?

    俞凯觉得拔根头发给八百块应该可以,于是将钱递给了陈沁,"小姐,能不能请你去对面的静心堂办点事?"

    静心堂?不是表哥的中医馆吗?

    陈沁收回疑惑的目光,再次警惕地盯着俞凯,心想这个猥琐发育的男人是不是眼红自己表哥的中医馆生意兴隆,给钱她让她去使点坏。

    妈的,就因为她穿着吊带衫打着一排耳洞就以为她是不良少女?

    她只是一个玩摇滚的未来歌手罢了,穿得潮点也是错。

    不过,遇到她也算他倒霉。

    陈沁一把夺过俞凯手中的钱,然后往地上呸掉嘴里的口香糖,歪着脑袋问俞凯,"小哥,什么意思?"

    "帮个小忙。"俞凯指着静心堂,"帮我去把屋里那个小男孩子头上的毛拔一根给我。"

    变态?

    陈沁退后一步,再次上下打量着俞凯,穿得挺人模狗样的怎么会是一个恋童癖?还独恋小男生的头发?

    他一定是看到她家小齐长得好看才动了歪脑筋!

    陈沁咬着牙把俞凯给她的八百块揉成了一团,然后十分不客气地甩到了俞凯的俊脸上。

    "你小子给我听着,离我们家小齐远点!"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