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 > 第六十七章:真相背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秘书走后,墨景羽久久不能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乱极了,无数个问题在他脑海里狂奔,但是他一个也抓不住,也无法抓住。

    刚才那个像极了女人为什么会认识一个开中医馆的男人,而这个男人还偏偏叫万敏山。

    这世上会中医的人很多,但有那么巧两个人都叫万敏山吗?

    如果这个万敏山就是蓉城的那个万敏山,那么,这个像极了林青幽的女人又是谁?

    难道,林青幽真有一个双胞胎姐姐或是妹妹?

    井然或是谨然,跟林青幽有关系吗?

    没听说林青幽有姐姐跟妹妹呀!

    墨景羽站了起来,他不停地在办公室走动,想要理清这些思绪。

    最后,他放弃了,他觉得想要搞清楚这些,唯一的办法就是亲自去一趟向阳街"静心堂"。

    从墨氏集团大楼到向阳街本来就远,林青幽回去时又遇到中午时分堵车。

    帝都的堵不是一般的堵,所以在司机跟别人报道到向阳街不久,林青幽又给万敏山去了一个电话。本来他们是约好林青幽先回向阳街,然后把小齐接回家,但是这么堵,按约定时间回去肯定是不太可能。

    "敏山哥,你在哪里?"

    "我在民南路,正在开车。"

    林青幽看了看自己所处的位置,连忙说道,"我离民南路不远,要不今天中午我们在外面吃吧,反正午饭姑姑没有准备。"

    "哦。姑姑有事出去了吗?"

    "是的。"

    "那你怎么也在外面?"万敏山问。

    呃……林青幽不想出卖姑姑,只好随便搪塞了一句,然后她对万敏山说道,"敏山哥,今天我们在外面吃饭吧,反正我们好久都没有在外面吃了,今天敏山哥能不能请我吃一顿!"

    万敏山笑了起来,"好,当然没问题。"他停顿了一下,"我在对面看了一家西餐厅,那我先过去停车,等一下给你发个地址。"

    几分钟后,林青幽收到了万敏山给她的地址,她让司机改变行程,中途下了车。

    而在同一路段,半个小时后墨景羽正开着车前往向阳街,很显然他们又是一次完美的错过。

    林青幽走进西餐厅时,儿子小齐正兴奋地坐在椅子上朝她招手,"妈妈,妈妈!"

    林青幽快走了两步,坐到了儿子身边,小齐连忙拿出万敏山给他买的巴斯光年给林青幽献宝。

    "妈妈你看,是最新的。"

    林青幽拿过来瞧了瞧,果然是最新款,她看了一眼玩具外包装上的标签,标价是一千多块。

    "怎么买这么贵,买个几十块的就行了。"她埋怨道,有些嗔怪地看了万敏山一眼。

    "给小齐买玩具,怎么能买几十块钱的,他可是我的宝贝儿子。对不对,小齐?"万敏山慈爱地看着小齐,那眼神就像是真正的父亲。

    小齐认真的点了点头,对万敏山说道,"对,我是爸爸的宝贝,爸爸是妈妈的宝贝!"

    一句话惹得站在旁边等着他们一家人点餐的服务生笑了起来。

    林青幽瞬间就脸红了,她不客气地捏了担儿子的小脸蛋,让他别再吱声。

    说实话,小齐的语言表达能力要比同龄的孩子强很多,他一岁左右就会说很多词语,这也得利于他有一个喜欢说话的姑奶奶。

    而且他说起话来十分的认真,有时候也会语出惊人。

    这一点倒是跟他亲生的父亲叶承希一模一样。

    叶承希!

    林青幽看着儿子,心里滑过一丝悲伤,她想叶承希肯定不会知道他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个儿子。

    而且他的儿子还在叫一个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为爸爸。

    如果他知道,他肯定会杀了她。

    但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的母亲,那个优雅高贵的女人把话说的那么绝,她说她林青幽的存在只会让叶承希陷入危险之地。

    既然她的存在会害了他,那么她最完美的谢幕姿势就是完全消失。

    只是,她没有想到叶承希母亲所设计的完美谢幕会那么的别出心栽。

    死亡,不仅仅是完全消失,而是彻底消失。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林青幽了!

    那么,这个世界上的叶承希呢,他过的好吗,他结婚了吗,有了孩子了吗?曾经,她也偷偷地打听过他,不过她不敢去找汪启明,只好去调查令孟夏的行踪,后来帮她打听的人告诉她,令孟夏出国了。

    令孟夏是一个人出的国。

    曾经她以为叶承希对令孟夏念念不忘,但结果并不是这样,叶承希是个不吃回头草的男人,直到令孟夏独自出国她才明白这一点。

    真傻呀!她笑自己,在跟叶承希在一起的时候她居然还为这件事苦恼。

    "我果然是一个不适合他的女人。"夜深人静的时候林青幽也假设过她跟叶承希的未来,每一次她都摇头。叶承希是一个敢爱敢恨,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他的很多言论都是来自于他真实的内心。

    他是高深莫测的但又是完全透明的,他说我爱你的时候是真的在爱,全身心的在爱。

    但是她却因为不自信完全地辜负了他的爱。

    选择用死亡的形式消失虽然不是她的主意。但是要离开他却是她一直在想的事情。林青幽觉得她的犹豫反复配不上叶承希曾经为她所做的付出。

    他是她这一生遇到过的最好的男人!

    她真心地希望他能幸福,希望他能爱上他母亲为他准备的新娘,希望他依然保持倨傲不逊的性格,希望他能忘记她这个配不上的女人。

    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地生活下去,把他跟她的孩子哺养成人,成为一个优秀的男人!

    "谨然。"在公众场合,万敏山会叫林青幽的新名字,他把切好的嫩牛肉放进小齐的盘子里,然后十分认真地对林青幽说道,"我们其实可以跟小齐要个弟弟和妹妹。"

    林青幽正在往嘴里喂牛肉,吃万敏山这么一说差点噎住,她咳嗽了两声然后喝了一点水,这才惊慌失措地看着万敏山,"敏山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万敏山也觉得突然提这个要求有些唐突,他低着头脸色微红地解释道,"秦子墨这一次是真的出国,跟他一起出国的是他在云海认识的一个男人,看来他是准备在国外一直生活下去。"

    "可是他喜欢的不是敏山哥你吗?"林青幽说这话时小心地看了一眼儿子,所幸小齐吃得很专注,根本就没有理会"父母"在聊什么。

    "爱情这玩意是可以移情别恋的,更何况他也知道他在我这里是得不到回应的。"万敏山坐正了身体十分严肃地看着林青幽,"喂,你该不会一直以为我也是……"

    "没有没有。"林青幽掩饰,其实她有那么一点点觉得万敏山是,起码他的内心是偏向于这方面的,要不然他为什么一直都不恋爱?如果纯粹是为了友谊,为了担心秦子墨的病情,这就有些扯!

    这也是当初万敏山说要娶她,她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了。

    一是她真的需要一个丈夫给她一段婚姻让她顺利生下小齐。二是她依赖万敏山,觉得他也是需要她的。

    可是现在他怎么突然又……

    林青幽的掩饰让万敏山动了气,他放下刀叉盯着林青幽的脸,一直一直盯着,直到最后林青幽妥协。

    "好吧,我承认,我确实这么想过你。"

    "我就知道。"万敏山拿过餐巾擦了擦嘴,"既然大家都把话说开了,那么我郑重地告诉你,我不是,我非常非常正常,我一直……"万敏山看了一眼小齐,然后压低声音说道,"我一直没有绯闻,是因为我对另外一半要求非常高。"

    林青幽胡乱地点点头,她并不知道万敏山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要求高不高,她一无所知。

    "你点什么头,我在跟你说一件十分认真的事情。"万敏山的胳膊越过餐桌,扶住了林青幽的额头,让她正视他。

    林青幽只好看着他。

    "我们是夫妻。对吧?"万敏山问。

    林青幽看了一眼儿子,这时小齐也觉得自己的爸爸跟妈妈有些古怪,他歪着头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林青幽跟万敏山。

    "爸爸,妈妈,你们在干什么?"他好奇地问。

    "爸爸在跟妈妈说一件严肃的事情。"万敏山回答,但是手依然按在林青幽的脑袋上。

    "什么叫严肃的事情?"小齐继续问。

    "给你生个弟弟或是妹妹的事情。"万敏山再次回答。

    "真的吗?"小齐一下子高兴起来,他转向林青幽再次确定,"是真的吗,妈妈?"

    "敏山哥!"林青幽轻声警告,他们结婚的时候可是说好了的,他给孩子一个家,她让他免于被家里催生。

    林青幽的警告让万敏山收回了手,他暗淡地问她,"还不能忘记他吗?"

    "这不是忘不忘记的问题,我……"

    "因为不喜欢我?"

    "不是!"林青幽连忙摇头,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要有一个人是她最为感激的,那无疑就是万敏山,他在她最为困难的时候给予她无私的帮助,让她成为一个幸福又满足的妈妈的。

    "我只是一时回不过神来。"林青幽解释,突然之间一个最为亲密的战友说要跟她两个人一起创造一个孩子。

    这等于说我们今天晚上上床吧,这种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我只是一个建议,并不是想让你马上回答我。"万敏山重新拿起了刀叉,一边切自己盘里的牛肉一边说道,"我们不可能一辈子都用这种方式生活,也许你可以,但是我不能。我刚才都说了,我是正常的,现在没有后顾之忧,我必须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而你是我的妻子。所以我想要个我们的孩子!"

    "我就是你们的孩子呀!"小齐又插话进来,他依然眨着萌萌的大眼,对于他的年龄,他完全听不懂他的父母在聊什么。

    "对,小齐说的没错。"万敏山拿起餐巾擦了擦小齐嘴角的酱汁,"但是爸爸跟妈妈还想要一个,这样子我们就能永远地生活在一起了!"

    是呀,如果跟万敏山有一个孩子,那么他们就真的是一家人了。

    林青幽盯着自己的盘子,这样想着,她觉得万敏山的要求并不过份,他三十四岁了,就算之前是为了敷衍老爷子娶了怀孕的她,但是现在他做了她四年的丈夫,让她为他生个孩子也是无可厚非。

    不能总是让他为她付出。

    再说,她也不能一辈子用一个假妻子的身份跟万敏山过下去,这事迟早会露陷。到时候该怎么办,跟万敏山离婚?

    那她怎么跟小齐解释?

    能告诉他,他的生父其实不是万敏山,是一个叫叶承希的男人。

    小齐能接受这一切吗?

    万敏山看林青幽陷入沉默之中。连忙出言安慰,"我只是随便说说,没有让你马上答应我,我也知道,这对你来说有点强人所难!"

    "……"林青幽抱歉地看着万敏山,她虽然在不停地说服自己,但是要马上跟万敏山有夫妻之实,她还是做不到。

    这个,真的很别扭!

    "我真的没有让你马上答应下来。"万敏山重申一下自己的立场,"我只是希望我们现在开始能朝这个方向发展。先试着交往或是你能试着喜欢我……"

    林青幽想了想,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这并不是一个过份的要求,再说她也需要真正意义上的重新开始。

    为了小齐,为了她的将来!

    吃过饭,在回去的路上,林青幽给苏童发了一条短信,把今天万敏山跟她说的事情告诉了苏童。

    苏童对于这个消息有些吃惊,不过她马上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她想也许万敏山并不像她们以为的那样,这也许才是秦子墨真正得抑郁症的原因。

    "你们现在是夫妻,为了小齐,我也觉得你们是应该开始了,给敏山哥一次机会吧,也算是给你一次机会。"苏童劝了劝林青幽。

    苏童想,也许自己的这个异姓大哥早就喜欢上了林青幽,只不过是他隐藏的比较深罢了。

    这么一想,她就开始回忆小的时候,好像林青幽每次到她家来吃饭。万敏山都会在餐桌前坐很久,虽然他依然不怎么说话,但是绝不会提前吃完回他的房间。

    还有,每次放学,万敏山都会在必经的路口等她们,然后领着她们一起回家,但是只要林青幽上了她们家的楼,万敏山就会快步走,像是他只是接送林青幽回家似的。

    为此,苏童没少在万敏山抱怨。"干嘛走这么快,刚才还走得挺慢的。"

    万敏山每次不冷不热地回她一句,"刚才有人跟你聊天,现在又没人跟你聊,你应该走快点。"

    以前,苏童觉得万敏山这样也许是出于对陌生人的礼貌,直到今天,苏童才发现她的万敏山还真是一个暗恋者中最能忍的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谁会娶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

    准生证?就万敏山在政府的人脉,他搞一张准生证又不难,要知道他还是一个医生,还是蓉城第一人民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医生。

    就算没有准生证,林青幽一样可以生孩子,到时候出点钱给孩子上个户口也不是难事。

    说白了,就是万敏山一直以为林青幽已经死了,当她突然出现时,他觉得他的机会来了,所以他顺着自己的想法娶了她。

    苏童知道对于林青幽的死,万敏山是懊悔的,他肯定觉得如果他不一直隐忍他对林青幽的感情,那么林青幽不可能会有那么凄惨的结局。

    林青幽下葬的那一天,不仅仅只有叶承希一个人在流泪,万敏山也是,他一个人在墓园里痛哭失声。

    所以,当挺着大肚子的林青幽找到他,然后告诉他,她没有死了,她的死只是一个计划时,他毫不犹豫地提出娶她的方案。

    当然,林青幽并没有一口答应,她担心自己最后成为万敏山的负担,必定她是离了两次婚,又死过一次的女人,而万敏山是一个前程似锦的中医学博士。

    但是,万敏山说了一大堆他的问题、他的苦恼。仿佛突然出现的林青幽就是他的救世主一般。

    当时,万敏山在那边编一大堆理由时,站在一旁的苏童很感动,特别他还说出他为了秦子墨不可能跟女人正常交往时,苏童差点就要哭了。

    为了娶一个女人,万敏山连自己的性取向都要改变。他真是豁出去!

    ……

    "我会认真想这件事的。"林青幽给苏童发了一条信息后抬头看了一眼开车的万敏山。

    万敏山对着后视镜也在看她,四目相对,林青幽的脸瞬间就红了。

    墨景羽对着导航终于找到了向阳街的"静心堂",不大的店面装修的倒是古色古香,很有点中医馆的味道。

    他停好车,看了一眼四周的商铺,跟所有居民集中的街区一样,这条街上除了小吃馆、百货店外还有几家烟酒铺。

    墨景羽进了"静心堂",里面并没有万敏山的身影,只有一位老者坐在靠墙的一张桌子后面,全神贯注地给人号脉。

    店里还有几个人,都是老者,有的在等抓药,有的聚在一起在聊天,柜台后面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正用小称杆称一些药,然后放在铺开的纸上。

    "先生,您是来抓药的吗?"那个站在柜台后的男人问墨景羽。

    墨景羽连忙望向他,问,"万敏山在吗?"

    "万医生今天不坐诊。不过我们老中医在。"男人指了指跟人号脉的万红玉。

    墨景羽点点头,朝万红玉看了一眼,万红玉也跟他打招呼,"请您等一下。"

    "好的。"墨景羽还真的开始等了起来,他今天来的目的十分清确,一定要搞清楚这家店的万敏山跟蓉城的万敏山是不是一个人。

    于是,他开始在店里转悠,不一会儿他就发现店里的一面墙上有医师的介绍,他走过去,驻足望去。

    第一眼他就倒吸了一口气。那墙上的照片,万敏山一栏的男人正是蓉城的那个万敏山。

    真的是他?

    真的是他!

    那么……那么那个井然或是谨然的女人会不会是——林青幽?

    墨景羽马上又否定了自己,他觉得现在的他就像一个思念成狂的病人,只要有一点点希望他就会疯狂地求证。

    有人说,希望越大失望也会越大。林青幽是他亲手下葬的,她手上的结婚戒指也是他亲手摘下来的,她还能复活吗?

    "请问,"墨景羽转过身问抓药的男人,"万医生结婚了没有?"

    "结婚了,都有小孩子。"男人搭了一腔。

    "这么年轻就结婚了?"墨景羽又问。

    "万医生是长得帅所以显得年纪。"男人把目光投向了墨景羽。对于万敏山来说,面前这个男人长得更帅,更年轻,而且面前的这个男人还透着一股贵族气质。

    "您不是来看病的吧,是来找我们万医生的?"男人机警地问。

    墨景羽笑了笑,"也不是来找他,怎么说呢,我妈妈摔了一跤,听人说这里的万医生对接骨非常在行,所以我就先过来看看,但是看照片万医生很年轻。"

    原来是不相信万医生接骨的手艺。男人呵呵地笑了笑,对墨景羽说道,"我说这位先生,您大可放心,我们万医生虽然年轻,但是医术了得,以前他在蓉城的时候还给省委书记当过保健医生呢。"

    "是吗?"

    "当然,我们万医生就是在蓉城认识他现在的妻子的。"

    "那他的妻子一定也很优秀。"

    "是呀,我们老板娘人挺好的,也贤慧。不像我们帝都女人一天到晚咋咋乎乎,最主要是人还长得漂亮。"男人说到这里朝另外一面墙努了努嘴,"那上面第一排第一个就有我们万医生爱人,她跟我一样平时负责给人抓药,不过今天没有过来。"

    墨景羽连忙转头朝男人所指的地方看去,果然在经营许可证下面有一排人的照片,药剂师一栏第一个贴着一张女人微笑的照片,照片下面写着她的名字。

    于谨然。

    她叫于谨然。

    可是,她的照片,她微笑的样子就是林青幽呀,这个于谨然究竟是谁,她怎么又成了万敏山的妻子!

    墨景羽觉得,这中间肯定有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肯定有!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