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品书客 > 再婚游戏:我的老公有点坏 > 第五十六章:私会情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品书客] https://www.pinshuk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追逐战最后在游艇到达海湾时结束,那艘紧跟其后的游艇不仅在到达海湾时变了方向还神奇的消失不见。

    这让叶承希再次确定来的那个大个子男人是深山豹派来的,深山豹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虚张生事的本事倒是渐长。

    真是三天不收拾就上房揭瓦,叶承希打定主意要会会。

    在酒店吃了午饭,叶承希让林青幽一个人在房间休息,他则给方子扬去了一个电话,询问深山豹的下落。

    不一会,他就整装出发。

    林青幽并不知道叶承希单刀赴会,她以为叶承希找方子扬是为了了解昨天来的时候让其打听的那个人。

    林青幽目前只知道那个潜入何敏芬房间的男人当过兵在部队待过,看来那个看上去一本正经的方子扬在部队有关系。

    真希望能打听点什么,这样她陪叶承希去帝都时也有线索可寻。

    不过,这些都不是林青幽该操心的事情,待叶承希一走,林青幽跟着也出了酒店,她下午也有任务,那就是给叶承希找份惊喜。

    这份惊喜,林青幽早就想好了。她想为叶承希买一枚戒指。

    有人说戒指是爱情的信物,情侣跟夫妻彼此交换戒指就相当于彼此承诺,叶承希给了她一枚,不管他的承诺是什么,林青幽也想为他戴上一枚,给予她的承诺——她爱他,此生不渝!

    云海市因为临海,城市旅游业发达,街上的游客也多,大小店铺也多。

    林青幽初来乍到,对云海并不熟悉,于是这街逛得有些慢,到了下午三点她还没有找到一家像样的店。

    不过,林青幽很聪明,她没有向过路的人打听云海什么地方有金店而是去了一家看上去看了很久的咖啡店,对于随机选取的路人来说,一家年代久远的咖啡店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情报机构。

    她临窗而坐,点了一杯咖啡,先用手机打开地图搜索,想等一下向店员打听要去的地方怎么走。

    正在她积极查找信息时,突然一个人站到了她的咖啡桌旁。

    林青幽以为是店里的服务员过来,并没有在意继续看手机,桌旁的人站了一会,似乎看到她没有反应,最后伸出手敲了敲桌面。

    “咚咚。”

    林青幽抬头朝来人看了一眼,然后咦地一声站了起来。

    “子墨先生?”林青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这个露着浅浅微笑夹着一本书的男人怎么会是秦子墨!

    他不是出国了吗?

    “我还以为我认错了!”秦子墨用他淡然寡欲的声音说道,这让林青幽更加确定面前这个看上去微冷但是还算亲切的男人就是秦子墨。

    “我可以坐下吗?”秦子墨礼貌地问。

    “可以,当然可以!”林青幽依然盯着他,秦子墨要比她跟苏童大几岁,算一算他应该快三十了吧,不过看上去跟五年前的样子差不多,不过眉宇之间的气度更为沉稳。

    “你怎么会来云海?”秦子墨问。

    “我,我是来度蜜月的。”林青幽有意无意地用手摸了摸刘海,想让秦子墨看到她手上的戒指。

    果然,这一招很有效。秦子墨很快就发现她无名指上那枚闪着光的钻戒。

    “你结婚了?”他问。

    “是的。”

    “恭喜你!”秦子墨向她伸出了手。

    林青幽礼貌地握了握。

    “那么……”秦子墨又站了起来,“我是不是打忧你们了,你先生呢?”

    看样子他是准备离开。

    林青幽连忙摆手,“没关系的,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他去办点事,下午是我的自由活动时间。”

    “原来是这样。”秦子墨又坐了下来,他为自己点了一杯红茶,“这是我经常来的咖啡店,比起咖啡,这家店的红茶更有名。”他跟林青幽介绍。

    林青幽捕捉到他话里的信息,连忙问,“子墨先生一直在云海?”

    “嗯,到这里快三年了。”秦子墨端起红茶轻品了一口,目光随意地望向了窗外,那神情那动作给人一种岁月安好的感觉。

    林青幽觉得秦子墨在云海过得很悠闲。

    她再次认真地打量他,手上没有戴婚指也没有戴婚指的痕迹,看来没有结婚。嗯,薄款毛呢西装上有疑视猫毛的东西,看来养了一只猫。

    一个没有结婚但养了一只猫的男人还如此悠闲地坐在咖啡店里喝红茶,哇,秦子墨果然是秦子墨,不愧是苏童口中禁欲系第一男神。

    林青幽决定近一步打听一下秦子墨的生活,万一苏童还有希望呢?

    “子墨先生,你打算一直待在云海吗?”

    “应该吧,我……”秦子墨染上墨霜的眉眼低垂了下来,“我的身体不允许我四处跑。”

    身体不允许?“子墨先生你生病了?”林青幽再次上下打量秦子墨,他除了脸色苍白一些,看上去精神还不错,怎么就病了?

    “是的。”秦子墨笑了笑,“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偶尔会发作,云海这个地方海阔天空对我的病有好处,我暂时也没有做离开的打算。”

    偶尔会发作?会是什么病呀!林青幽伤脑筋地挠了挠额头,她又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下去。

    “你想知道我是什么病吧?”秦子墨似乎看出林青幽的心思,他叹了口气。淡淡地回答道,“是抑郁症,”

    啊,林青幽很是吃惊,她虽然不了解抑郁症是什么情况,不过上高中的时候她们班上有一个女生得了这种病,后来跳楼自杀了。

    秦子墨……

    哎,想当初苏童拉着她到他餐厅去的时候,他所表现出的态度除了冷漠就是拒人于千里的冰冷,今天他能主动过来跟她说话,八成是病情得到了控制,云海这地方果然能治愈人心。

    “你一定很痛苦吧!”这是林青幽唯一能想到的安慰语言。

    秦子墨抬手支起头,嘴角隐着似有似无的笑容,但是眉宇之间的忧郁依然太甚,他轻声说道,“是呀,很痛苦,总是找不到出口,有时候会想到离开这个世界所有的烦恼或许就会消失。”

    “千万别这么想!”林青幽上前握住他放在咖啡桌上的另外一只手,“子墨先生,要不你回蓉城吧,敏山哥现在是个很了不起的中医,他说不准会有办法!”

    提到万敏山的时候,秦子墨的眸子里微微跳动了一下,似有火花,但是很快就熄灭了。

    “他还好吗?”他问林青幽。

    秦子墨是蓉城人,跟万敏山是高中的同学,要不是因为万敏山,苏童也不会认识秦子墨。

    当然,没有苏童,林青幽也不会认识这个散发着忧郁气质的冰山男神。

    秦子墨问林青幽万敏山的近况,林青幽想了想如实回答,“他现在是省委书记的保健医生,平时也在医院坐诊,看上去好像很不错。”

    “不错就好。”秦子墨的眸光又垂了下来,脸上似乎有悲伤之色。

    林青幽这下子不知如何是好,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话让秦子墨陷入悲伤之中,虽然她不知道秦子墨为什么会悲伤。

    “子墨先生,你下午有空吗?”林青幽决定转移话题,谈点轻松有趣的事情。

    “我随时都有空,有事要帮忙?”秦子墨果然来了点精神。

    林青幽重重地点了点头,“我刚才不是说我来云海是跟老公度蜜月吗,因为我们婚礼举行的匆忙,婚指老公就给我准备了一枚,我想到云海为他买一枚。弥补这个过失,不知道子墨先生有没有时间陪我去选购一款?”

    秦子墨想了想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也正觉得无聊,现在刚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他说完站起了身,主动付了帐。

    两个人出了咖啡店,秦子墨是开车过来的,林青幽自然捡了一个便宜,坐了他的车去了当地最为繁华的商业街。

    国内几家知名的金饰店全数集中在这里。两个人下了车就近开始逛了起来。

    最后,他们进了一家最大的珠宝店,林青幽跟店员说明了来意。

    “我想为我老公选一款婚指。”

    店员看了一眼林青幽身边的秦子墨,问,“先生戴几号戒指?”

    “我不是她老公,我是她的……”秦子墨看了一眼身边的林青幽,“我是她的哥哥!”

    “是,这是我哥,是来为我做参谋的。”林青幽也觉得尴尬,连忙解释。

    店员自知弄错,连忙不再说话,开始指引林青幽去看店里的产品款式。

    林青幽认真地看了一会儿,说实话她真不知道叶承希戴什么样的戒指合适,总觉得像他那样的男人,戴这种东西有些俗气。

    “你知道他的手指尺寸吗?”秦子墨问。

    林青幽摇摇头,她没问过。

    “那跟我的手相比呢?”秦子墨伸出自己的手,他的手十分修长,骨结也很分明,但跟叶承希的比好像缺了点什么。

    叶承希的手更果断更有力量。

    “手指部分好像差不多。”这是林青幽唯一能确定的一点,两个人的手指确定精细差不多。

    “那我帮你试戴吧,你先选你要的款式。”

    “好!”林青幽让店员拿出几款她中意的,然后一款一款地在秦子墨手指上试戴。

    但是,选戒指这种事本来就很纠结,更何况是给男人选,林青幽更纠结。

    “想听我的意见吗?”秦子墨问。

    无可奈何的林青幽求之不得。

    “男人喜欢简单的东西,越简单越好,所以我不建议戒面上有过多的装饰,所以柳叶款必较适合。当然因为你选的是婚戒,戒面太平淡也不行有些元素还是需要的,例如钻石。所以我建议你选一种内镶店石的柳叶款。”秦子墨说着拿出一款他认为不错的递给林青幽。

    林青幽先套在自己的手指上欣赏了一会儿,然后与自己手上戴的进行了对比,她想这枚婚戒不仅仅要像秦子墨说的那样符合叶承希,还必须要跟她的戒指凑成一对。

    综合了再综合,林青幽选好了一款,她付了钱,再次感谢秦子墨的帮忙。

    “今天能遇到子墨先生真是我的幸运。”

    “也是我的幸运!”秦子墨回头看了一眼珠宝店,“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进这种店。”

    “为什么?”林青幽不解地问,如果秦子墨将来要结婚,他也要面临挑选婚戒的事情。

    “我是不婚主义者。”秦子墨回答。

    哦,原来是这样。林青幽很想问他为什么不想结婚,但是她觉得这部分太隐私,而她跟他的关系还达不到问这类问题。

    “苏童还好吗?”在送林青幽回酒店的时候,秦子墨终于问到了苏童。

    林青幽还以为他把苏童给忘了,听到他这么问,她稍感安心,看来爱一个人也会被对方记住。

    希望一年以后,叶承希还能记得她,还能记得她爱过他!

    “她也不错,刚从国外学习回来,最近应该准备面试吧,不过前段时间试菜的时候把脚给烫了。”

    秦子墨听到这里突然就笑了。

    “她呀,一直就是一个马大哈,像她这样的性格不适合当厨师,可惜我的话她不听。”秦子墨说到这里还摇了摇头。对苏童的顽固不化感到头疼。

    林青幽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想问他当初是不是因为苏童的表白而离开,但是她终究没有问。

    她想,苏童应该不喜欢她开口问吧。

    有些感情一旦说开了,反而容易看到伤口。

    车很快行到酒店的停车场,林青幽从车里下来跟秦子墨道别。

    “谢谢你今天陪我逛街,改天你如果回蓉城给我打个电话,我当面再感谢一次!”

    “你真是太客气了。”

    “那……”林青幽想了想决定还是要一个秦子墨的联系方式,“能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

    “我不用手机。”

    啊。这下可就没撤了,本来想回去偷偷告诉苏童的。

    “不过我有座机。”秦子墨伸出手让林青幽把手机给他。

    林青幽松了口气,心想说话慢的男人都喜欢大喘气,让人一会上一会下的。她把手机给了秦子墨,对方存了一个号码。

    “上午我都会在住所。”他把手机还给了林青幽。

    “我会给你打电话的!”林青幽说到这里顿了顿,她想应该可以分手了吧,是握手呢还是拥抱一下。

    看着秦子墨孤寂的模样,林青幽决定抱一抱他,曾经那位自杀的女同学在跳楼之前写过一封遗书,她说在孤独的时候她多想让人抱抱她呀!

    拥抱对于一个抑郁症患者来说应该很重要。

    “子墨先生,再见!”林青幽张开双臂示意想要去抱秦子墨。

    秦子墨犹豫了一下,也张开了双臂,但是他没有主动走近她。

    林青幽含笑着主动地跟他拥抱了一下,然后安慰似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她希望给予他力量,那怕他们只是萍水相逢。

    看着秦子墨的驶出停车场,林青幽这才转身准备回酒店,还没有走两步,背后就传来一个不太友善的声音。“林青幽,你还真会见隙插针!”

    呃,怎么会有叶承希的声音?林青幽连忙伸长脖子在停车场找,没想到叶承希的车就停在刚才秦子墨停车的旁边,只不过刚才他的车窗没有打开,现在摇了下来。

    “你回来了!”林青幽开心地朝他跑去,主动为他拉开了车门。

    叶承希下了车,脸上依然是阴天,他关上车门靠在车上没有回酒店的意思。

    “说,刚才那男人是怎么回事?”

    “你说秦子墨呀,是我认识的一个哥哥。”

    “哥哥?”叶承希醋罐子全部被打翻,“什么时候你又出来了一个哥哥,是不是所有男人只要比你大你都喊哥?”

    “也不是呀!”

    “那还喊什么?”

    “我就没喊你哥哥,对不对?”

    “你还想喊别人老公呀!”叶承希瞪大了眼睛,这妞是越来越放肆。

    “什么老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青幽决定装聋作哑,她上前挽住叶承希的胳膊,想把他拉回酒店。

    叶承希站就不动。他把她重新推回来,依然靠在车上问,“刚才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我刚才都说了,叫秦子墨,是敏山哥的高中同学,本来呢敏山哥高中时住校,我也没有机会认识秦子墨,但是苏童很喜欢秦子墨,我们上高中的时候她经常拉着我去秦子墨的餐厅看他做菜,一来二往我们就认识了。”

    叶承希似乎听到了话里的重点,他指着秦子墨离开的方向问,“你说他是苏童喜欢的男人?”

    “是的。”

    “那你为什么要抱他,闺蜜喜欢的男人就可以随便抱,那我是不是应该让苏童抱一抱?”

    “苏童愿意的话我没有意见。”林青幽说一出口就见叶承希阴下了脸,她连忙改口道,“我也不是故意去抱他的,今天他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是感谢他才抱的。”

    “你感谢人的方式还真特别!”

    “熟人嘛!”

    “啪!”林青幽的脑门上吃了叶承希一记敲。

    林青幽委屈的不行,捂住脑门嘟起了嘴,“你干嘛又敲我?”

    “我不高兴当然要敲,因为你一直不长记性,跟你说了多少次,你只能我一个人亲一个人抱,你居然还主动抱别人,次次都在我面前。林青幽,我脾气再好也受不了你这样的刺激!”

    “你脾气什么时候好过。”林青幽小声咕噜。

    “什么?”叶承希又要咆哮,但是他突然就停住了。目光越过林青幽的头顶看向酒店出口的方向。

    有个人好像鬼鬼崇崇地躲在酒店出口的绿化带里。

    会是谁?他起了疑心,想到今天上午追游艇的那个男人,他觉得外面不宜久留。

    “回去我再收拾你!”他警告着牵起了林青幽的手,快步带着她离开了停车场。

    回到房间,叶承希让林青幽先进去,他则在门口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况这才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林青幽觉得他的举动很奇怪,凑过来问,“怎么啦?”

    “我看有没有情敌在外面,如果有的话,我好把他揍一顿!”叶承希恶狠狠地回答道。

    林青幽“噗哧”一声笑了,叶承希还真是爱演,她林青幽怎么会有人喜欢,如果有,她也不会嫁给叶纪文。

    对于她来说,嫁一个爱自己的人比嫁一个自己爱的男人要幸福的多。

    一定要幸福可是妈妈临终前的嘱咐也是妈妈的心愿,她可以为妈妈的这个心愿嫁给任何一个男人,更何况还是一个爱她的男人。

    “你还有脸笑?”叶承希坐到沙发上,翘起腿开始审问。“老实交待,你怎么跟那个苏童喜欢的男人遇到的?”

    “喝咖啡的时候。”

    “不是让你在房间里待着吗?”

    “多无聊呀!”

    “……”叶承希还准备继续审问,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是汪启明打过来的。

    “老板,快看新闻,林青幽上新闻了,爆炸性的新闻!”

    叶承希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林青幽,不解地反问汪启明,“她跟我在一起还能有什么爆炸性的新闻?”

    “啊。你确定一直跟你在一起吗?”汪启明问。

    叶承希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他挂了电话开始上网搜索,果然有一则林青幽的新闻,是五分钟前发出来的。

    标题为,富豪之妻云海秘会情郎,还配了几张照片。

    一张是林青幽跟秦子墨在咖啡店喝咖啡,林青幽的手握住了秦子墨的手。照片上,秦子墨目光低垂有些悲伤,林青幽好像在安慰。

    另外一张是在珠宝店。林青幽站在一旁,秦子墨手指上戴着一枚戒指展示给她看,两个人似乎在交流。

    第三张是林青幽付款的照片。

    第四张是秦子墨送林青幽回酒店,两个人在酒店门口相拥的照片。

    内容写得十分劲暴,什么蓉城嫁入叶家豪门的林姓女子偷偷到云海秘密私会自己的情人,林姓女子为了哄情人开心,不惜重金为其买下一枚钻戒,两个人还在酒店门口激吻云云。

    接下来就是林青幽的个人介绍,关于林青幽母亲是叶家工人,用肾换来嫁入豪门的机会,先是嫁给叶家嫡孙叶纪文后又勾搭叔叔叶承希。内容用词之犀利,简直把林青幽描述成一个为了钱不择手段,上位后又为了情欲包养情人的潘金莲翻版。

    叶承希看完扔了手机,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林表幽见他这样,悄悄地拿过他的手机查看新闻,还没有看两行就被叶承希一把夺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